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 恋爱的感觉——爽

    刘子承深深的感受到怀中傻妞澎湃的心潮自己也被感染了。手上的动作又轻柔的几分每盛一匙都十分精细粥、肉、菜一个不少。

    身心相依的两人沉默着感受着彼此的情意那是心的碰撞是爱在交流……

    “大哥!我回来了!”门外响起了徐栓的声音打破了屋内的宁静徐雅娘最终还是羞涩的躲进了锦被中。

    刘子承有些郁闷更有些疑惑不自禁开口问道:“我说徐栓你怎么知道我在掌柜的房里呀?”

    “我猜的。以大哥你的秉性应该进去就不会出来了。”门外的徐栓沉思了一会如实的答道。

    房内的刘子承一阵开心的大笑心中暗道知我者徐栓也。

    而一直在森严的礼教下张大的徐雅娘可受不了这些。未嫁的女子闺房何其重要就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能轻易步入的神圣之地。如今一个男子就在屋内还在被门外的其他人评头论足徐雅娘娇羞不堪红着脸嗔道:“都怪你死鬼!你快出去快出去!”

    刘子承哪能如此顺畅不然以后还不得闹个妻管严呀?不但没出去反倒又溜回徐雅娘身边一阵挤眉弄眼却依然对着门外徐栓说道:“徐栓让你抓的药抓回来了吗?”

    “抓回来了!”徐栓回答。

    “剩零钱没有!”刘子承嘴上问徐栓用丰富的肢体语言像徐雅娘比划着那意思是说‘你!让我!出去?’

    徐雅娘用力的点了点眼神决绝。

    门外的徐栓的回答也传来进来:“我用今天买菜的四十问钱去抓药抓药只花费了五文钱还剩下三十五文呢。”

    “恩!你的算术学的不错。”刘子承赞了一声手继续对这徐雅娘比划着那是再说‘我真的出去了。’

    得到徐雅娘肯定的答复后刘子承却依然没动只是继续对门口喊着:“徐栓今天我们不营业也不用买菜剩下的三十五文钱我们去凤翔阁喝喝花酒吧。”

    话音一落刘子承已经站起身刚要迈步忽然觉得一股寒意自尾椎升起冰冷的感觉蹿如心房让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哆哆嗦嗦的回过头冷汗顿时簌簌而下。此时的徐雅娘也不知道在哪里摸出了一把剪刀锐利的剪尖闪着寒芒冷森森让人胆寒。

    徐栓现在最怕就是听到凤翔阁这三个字那悲惨的经历估计将成为这可怜孩子一生的阴影听了刘子承的话想都没想就答道:“大哥掌柜的身体有佯耽误不得我去煎药了!”

    “对!你去煎药吧掌柜的有些失眠让我给她讲个潘金莲谋杀亲夫的故事待她睡下我就去帮你!”刘子承颤抖着声音说道连忙闪身躲到了门边。

    徐雅娘听他胡说什么‘谋杀亲夫’怒意稍减羞意更浓不动声色的将剪刀压到了枕下狠狠白了他一眼娇哼一声了事。

    刘子承满脸讪笑悻悻的做到徐雅娘身边眼角一直瞄在瓷枕下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雅娘啊你现在身体不好就不好在缝缝补补了我帮你把剪刀收起来吧。”

    “哼!”徐雅娘冷哼一声拍掉他抹上瓷枕的手嗔道:“我这把剪刀不是用来缝缝补补的。”

    刘子承实在不想去深层理解他的话但潜意识这样想也没办法。剪刀除了剪裁还能干什么?莫不是帮人连葵花宝典?完了!刚才还想趁热打铁今晚就赖在这不走呢但现在占便宜和小命还是后者要紧。

    此时的刘子承如芒在背怎么呆着怎么别扭身体阵阵寒。假惺惺的装出一个神情的表情声音柔得能测出糖尿病:“雅娘啊你身体还很虚弱要多休息你先睡一会我去帮徐栓煎药一会再来叫你吃药。”

    他刚要再度起身却听徐雅娘娇喝一声:“不行!谁知道你出去要干什么?你今天就给我呆在这哪也不许去。”

    好!既然你都不怕引狼入室我这狼还有什么可怕的!

    他又一次坐到了床边看着徐雅娘那我见犹怜的俏脸嘿嘿……嘿嘿的一阵傻笑。

    “我累了要先睡一会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徐雅娘白了依然傻的刘子承示威似的拍了拍瓷枕还真的阖上了眼睛。不多时呼吸就变得有偿还有轻轻的鼾声。

    刘子承见她如此虚弱却偏偏还如此好强不由得摇头苦笑轻轻的为他掖了掖被子搬过凳子倚在床帏上打盹。

    身边躺着和自己关系暧昧的大美人认谁也无法安睡。刘子承脑中胡思乱想这些日子以来在徐记的一幕幕电影般浮现最多的就是徐雅娘的一张俏脸火锅推出时的笑靥如花算账时的一丝不苟生气时俏脸含霜动情是柔情似水还有现在安睡时的恬静可爱每一种都让刘子承心动每一样都让他着迷。

    现在徐雅娘就尽在支持刘子承却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经历过一番失败的恋情后他成熟了更知道爱人之间感情的重要性。徐雅娘这傻妞明明现在虚弱的不行却偏偏让一个常占她便宜的色狼与他共处一室单说这份信任与依恋就能让刘子承认真的珍惜一生。

    迷迷糊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还附带一个美丽的梦。梦中美若天仙的秦梦玥羞赧的依偎在他怀中螓微抬星目迷离娇艳的红唇微微颤抖一副索吻的摸样。

    而刘子承自问无论是梦中还是现实中都不是正人君子当仁不让的印上了大嘴。

    正在这时徐雅娘忽然手持见到出现在两人身旁美眸含泪伤心欲绝的样子。贝齿紧咬着红唇小脚用力一跺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手中剪刀直刺而出正中刘子承胸口。

    ‘啊——’刘子承痛呼一声捂着胸口醒了过来。小心肝狂跳额头冷汗涔涔。

    徐雅娘似是听见了他的声音微微皱眉长长的睫毛抖动但终究没有醒来舒服的翻了个身继续睡着。

    刘子承后怕的拍着胸口看着徐雅娘恬静的睡相心中爱意汹涌刚要俯下身偷偷亲一下门外徐栓的声音又不识事宜的传来。

    “大哥药煎好了快让掌柜的服药吧。”徐栓这孩子就是老实掌柜的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就算是送药也不敢进房来。

    刘子承眼睛一两心道机会来了。反正也做好了准备顺势将大嘴印在了徐雅娘娇艳的红唇上阵阵香气入鼻甜甜蜜汁入口舒服的刘子承险些控制不住来个法式湿吻。

    刘子承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却装模作样的伸手在徐雅娘的脸蛋上拍了拍这样及时被抓也能说是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嘴唇口中柔声唤道:“雅娘醒醒!要服药了。”

    “恩?”徐雅娘懒洋洋的应了一声。

    刘子承见她醒来转身出门取药去了。却未见徐雅娘双颊绯红含羞带躁的请睨着他的背影偷偷伸出丁香小舌在红唇上缓缓舔动心中羞涩难抑捂着滚烫的小脸又钻进了锦被中。

    徐栓这小子很不负责任的将一碗汤药塞到刘子承手里就自顾自的跑走了听说还是要去找卖菜的侯四玩刘子承对着他的背影高声嘱咐了一声让他多加一副羞得小伙子险些摔倒。

    笑呵呵的回到屋内徐雅娘依旧如鸵鸟一般躲在被子中。刘子承以为她怕药苦刚想准备哄她几句哪知人家自己钻了出来劈手躲过他手中的药碗像和水一般鼓咚咚的来个一口闷。

    刘子承很欣慰孩子大了懂事了。刚想表扬两句可人家小妞没给他机会又跑到被子里当鸵鸟去了。

    这下刘子承郁闷了就算我张得丑也不至于把小姑娘吓成这样呀?要不就是我张得太帅她不敢多看怕被我深深迷住不自禁的以身相许?要不就是我刚才偷吻她被她现了?

    靠!一定是这样要不这小妞不能羞成这样。早知道就多吻一会了。不过这小妞的嘴唇圆润温湿又香又甜真是人间极品让人流连忘返。

    就这样各怀心思的两人一个被里一个被外同时陷入了沉默。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日已西沉羞答答的月亮露出半个脸庞点点繁星高挂夜空似一双双明亮的眼睛见证着这对有情人。

    “雅娘。”刘子承打破了沉默轻唤一声。

    “恩?”被子里出一声。

    “你快出来换换气吧别闷坏了。”刘子承不无关心的说道。

    “哦!”被子里又回应了一个字小脑袋偷偷的钻了出来不过却对着里面不与他对视。

    刘子承也不在意微微一下在房间里忙活了起来。徐雅娘竖着耳朵偷听木器磕碰的声音哗哗的水声刘子承的脚步声复杂的交织着。

    “雅娘起来洗洗脚早点睡吧。”刘子承将烧好的水兑在盆中试试水温放在床边。

    “啊?”徐雅娘一下来了精神诧异的一声惊呼连忙转过脸只见床下已经放好了木盆氤氲的水雾缓缓升腾可能水有些偏热刘子承正伸手搅着水让其稍稍冷却。

    “水温差不多了快起来洗洗。”刘子承抬起头微笑着说道。

    徐雅娘心中泛起阵阵酸楚泪珠儿在眼中转了一圈便涌了出来划过脸庞红红的烛火映衬下显得格外晶莹。

    也难怪这傻妞心中感动。要知道这可是古代有着森严的封建等级制度别说两人现在是恋爱关系即便是成亲后也是由妻子服侍丈夫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

    更何况这倒洗脚水这是如何下作的事情试问天下间哪个男子为女子做过此事。

    可刘子承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自小就受着男女平等的教育。夫妻之间生活凭借的是感情是爱不会拘泥于任何形式。先进社会别说给老婆倒洗脚水就是喝洗脚水也不是没有的事。

    徐雅娘忽然落泪刘子承不明就里以为她病情加重却强忍着不愿说出来惊慌的坐在她身帮隔着被子抓住她香肩焦急的问道:“雅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现在就去给你叫郎中来。”

    看着他焦急的表情徐雅娘心中感动的无以复加抛却了矜持与羞涩扑进她怀中痛苦失声。

    刘子承不是傻子也明白了徐雅娘的心境。紧紧搂着她缓缓抚摸她如云的秀待雨声稍减才柔声笑道:“傻丫头别哭了赶快趁热洗脚你洗完我还洗呢。”

    “啊?”徐雅娘自他胸口抬起如梨花带雨般的俏脸嗔道:“你这人就知道作怪什么我洗完你洗的也不知个羞躁。”

    “什么羞躁这叫节省水资源。行了今天你身体不好需要多休息快点洗完咱们早点安歇了。”刘子承语极快的说出了心里话。

    “哦!”他说得太快徐雅娘也没来得及细想就应了可马上又意识到连忙问道:“什么‘咱们早点安歇’你这死鬼就会欺负人谁要与你安歇。”

    “这怎么能行呢?”刘子承忽然满脸正气一副舍己为人的悲壮表情:“你现在是病人需要人照顾万一像昨晚那样忽然病身边连个倒水的都没有叫我怎么放心的下。”

    徐雅娘虽然心中感动但她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哪能如此随便与男子同房古代女子视明洁如生命虽然眼前的男人是她的情郎但未婚同居的事是万万干不出来的。

    “不行!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死鬼你快些回自己的房间吧。”徐雅娘坚定的摇着头。

    “今天下午不是你让我留在这哪也不许去的吗?”刘子承搬出她的原话。

    “那是下午现在不同你快回去吧。”徐雅娘坚决不松口。

    刘子承深知这傻妞脾气一计不成顿生二计。眼珠一转脸上的微笑顿时消失不见换上满脸怒容声音也拔高了几分低吼道:“徐雅娘!你把我刘子承当什么人了你让我留下我就留下让我离开我就离开就算是养条狗也不能如此随便吧。”

    忽然见他暴怒而其脸红脖子粗徐雅娘初时还有些还怕。但刘子承知她她又合唱不了解刘子承呢?但看这死鬼的眼珠转动满是促黠当即将他心思猜了个透。

    “我说不行就不行!你快给我出去!”既知他心思徐雅娘也没什么顾及冷冰冰的回答。

    “我就偏不走!”刘子承以为自己的计谋多么高深继续佯怒还装模作样的拍了下桌子大声说道:“我就要看看咱们谁说的算!”

    “我说的算!”徐雅娘毫不退让‘唰’的一下将枕下的见到抽了出来横眉冷对一副要大义灭亲的摸样。

    刘子承当即就软了举起双手满脸堆笑:“我知道了!你说得算!祝您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说完刘子承也不敢多留这傻妞视名节如生命今天让他在她香闺内呆了一天已是极限若强留下过下说不定真会动刀拼命。

    见他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出了门徐雅娘眸中含泪脸上却笑得如花般灿烂。

    刘子承站在院中抬头仰望夜空弯弯的明月似徐雅娘娇笑时眯起的桃花眼巨大的幸福盈满心田他长长出了口气豪情万丈的仰天长啸:“恋爱的感觉——爽!”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