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病榻柔情

    刘子承因为自己的险恶用心又一次被徐雅娘识破郁闷的半夜失眠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来到了大堂同时也做好了承受徐雅娘怒火的准备。

    而此时大堂里只有徐栓一人正在勤快的擦着桌椅。

    刘子承小人之心作缩着脖子鬼鬼祟祟的这瞧瞧那看看什么柜台后面桌子下面厨房楼上的雅阁就差翻老鼠洞了。

    “大哥你在找什么?”徐栓看着他好像要偷鸡的样子好笑的问道。

    “徐栓好兄弟你偷偷的告诉我老板娘藏哪了?”他是纯小人自己找遍了都不相信还要问问徐栓。

    “恩?掌柜的她还没出来。”徐栓也顺着他眼光四处看了看才老实的回答。

    “没出来?”刘子承嘀咕一句推开大门望了望天掰着手指算了算时辰大概巳时这傻妞平时都是辰时就来了今天怎么会晚这么久呢?

    “坏了!”刘子承恍然大悟低吼一声连忙向后院跑去。

    ‘哗啦。’一声推开徐雅娘的房门这是他第一次进徐雅娘的房间也是第一进传说中不闺房不过他此时没有兴趣欣赏直奔徐雅娘凤塌抬手就撩起帷帐见到床上的人儿顿时惊呆了。

    此时的徐雅娘被锦被裹得严严实实满头青丝散乱脸色苍白如纸紧颦着眉头凤目紧闭原本娇艳的红唇全然失去了血色苍白、干裂。

    刘子承大惊一下扑了过去掀开被角紧抓住她的香肩焦急的呼唤:“雅娘雅娘你怎么了?快醒醒雅娘。”

    “嗯?”焦急中忽听身下的人儿轻吟一声长长的睫毛抖动干裂的嘴唇粘在了一起微微嗫嚅却无法出声响。

    刘子承见并没有出现自己想象中那种结果提到喉咙的心也渐渐落回了原处。暗骂自己关心则乱。但眼前的情况依旧不乐观急忙出声道:“雅娘你先别动我去给我取水有什么一会再说。”

    这时刘子承才开始打量徐雅娘的闺房。房间的布局和他的房间一样不过多了一个带着铜镜的梳妆台上面放着胭脂水粉。另外还有一个红木大衣柜。圆桌茶壶茶杯。

    刘子承了杯水将杯沿儿放在她唇边一点点的饮湿她干裂的嘴唇然后才小小的喂了她两口。

    徐雅娘舔了舔嘴唇缓慢的张开那似有千斤重的眼皮。第一眼便看见眼前刘子承那张焦急的脸额头上汗珠隐现明亮的双眸紧紧盯着她一霎不霎那里面满是关切。

    一股暖流顿时涌入心头徐雅娘知道那是幸福的感觉是被人呵护的感受。自父亲去世后便再也没有感受过的感觉。不知不觉泪水盈满了眼眶。

    她这一哭又把刘子承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怎么了雅娘你哪里难受你先忍忍我马上去叫郎中!”

    “哎……死鬼别……”徐雅娘见他转身要走连忙出声阻止只是有些有气无力强挤出几个字便说不下去了。

    “你这傻妞都病倒了还倔什么我去叫郎中来诊断一下开副药吃。”刘子承又急着走又不担心她左右为难。又坐回她床边柔声说道。

    徐雅娘轻轻摇了摇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才缓缓说道:“死鬼我没事。只是觉得头有些疼有些闷而已。”

    头疼?闷?刘子承以他现代的生活知识稍加分析等处了结论。这傻妞感冒了。古代好像叫做风寒。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徐栓的声音:“大哥掌柜的怎么了?”

    “她是你掌柜的你不会自己进来看看吗?”刘子承哪有心思搭理他随意的答道。

    “我……”门外声音又起有些支支吾吾:“掌柜的从不让我进她房间也从来没有男子进过她房间她说进她房间的人除非是……”

    他还没说完刘子承就明白了当即大笑的补充道:“除非是她相公才能进她房间是吗?那你就别进来了以免误会!”

    门外的徐栓听的一怔。以免误会?这是啥意思?现在在她房里的人是你我现在就误会了。

    两人的对话徐雅娘听是又羞又躁特别是刘子承那得意的笑更是让她娇羞不堪用尽全身力气坐起身习惯性的抡起胳膊就像她捶去。

    刘子承不动不摇受了她两下整个人似石化一般眼神直头皮麻全身热下体硬……

    眼前的徐雅娘整个上身都露在锦被外玲珑的娇躯只着一件大红的肚兜胸前绣着一朵娇艳的牡丹花。

    不过花再好看也不及人的万分之一。迷人的锁骨圆润的香肩白皙的藕臂冰肌雪肤晶莹剔透。饱满的双峰浑圆挺翘鼓鼓的撑在胸前似要爆衣而出。两颗精致的蓓蕾高高挺起印在肚兜上清晰可见。

    “呀——”他这火热的眼神立刻让徐雅娘明白了各种缘由。惊呼一声急忙双臂环胸背过身去。

    ‘噗——’刘子承的上呼吸道处出一声轻响他知道他又溜鼻血了。可是没办法因为眼前的事物实在太有诱惑力了。

    徐雅娘这一转身将整个光洁的玉背都暴露在他眼前如雪的肌肤似被牛奶洗过一般白皙就像新破壳的鸡蛋一般吹弹可破细嫩幼滑。

    刘子承用力的吸了吸鼻子真相伸出手将那一条细细的丝带解开。忽然另一个念头在脑中浮现。古代人没有内衣上身能穿戴肚兜那下身……

    他假惺惺的讪笑了几声柔声细语的说道:“雅娘你现在受了风寒呢不宜受凉快躺下快躺下。”

    他借机伸出魔爪扶上了那光滑的香肩触手一遍细嫩柔滑宛如一匹上好的绸缎。

    缓缓的将娇躯轻轻颤抖的徐雅娘放倒在床上借着盖被子的机会将锦被撩得高高的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眼睛是只可惜看到了一条白色的亵裤。

    帮徐雅娘掖好被子才想起门外还有个徐栓在等情况可是让一个色狼进了女子的闺房哪还有再出去的道理隔着门说道:“徐栓你去写张告示说我们今天歇业一天然后再去药铺抓一副治风寒的药来掌柜的这个有我这个能进她房间的男人你就不用担心啦。”

    这时的徐雅娘哪还顾得上他占便宜的话操着有些沙哑的嗓音急声说道:“不能歇业。死鬼我们徐记刚刚好起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歇业。我没事我这就起床!”说完便挣扎着要起身。

    刘子承哪会听她的伸手将她按在床上对着门外大声道:“徐栓掌柜的病耽误不得你快去快回。”

    “知道了大哥。”门外徐栓应了一声留下一串脚步声。

    看着徐雅娘还在挣扎着要起身就连走光都顾不上了。刘子承一阵心疼沉声喝到:“别闹了!”

    徐雅娘一惊但并没有听他的话因为在她心里徐记要比她自己重要得多。

    “雅娘你听我说。”见她倔脾气又上来了刘子承连忙改变打语气顿时柔和了很多伸手梳理了一下她散乱的秀道:“徐记现在是有了好转但那是因为我们有味道独特的火锅。而这两天来的食客也都是为了吃到火锅所以我们更应该歇业一天。火锅虽然味道独特但也十分单调。你看昨天那些顾客基本上都是老面孔这火锅才上市他们就吃了三次这样下去很容易厌烦甚至以后见到火锅就会没有食欲那样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是徐雅娘要开口辩驳刘子承没有给她机会:“你是想说还有很多人没有吃到火锅这几天6续会有慕名而来的食客。那样我们就更应该歇业了。吊足他们的胃口让他们对火锅充满好奇即便明天我们再涨价他们也会接受。”

    徐雅娘冰雪聪明微以沉思便理解了他的话当下也不再挣扎任他为自己盖起被子眼中满是幸福之色。

    “雅娘你受了风寒要好好休息多饮水。对了你还没吃饭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做。”看她一副乖宝宝摸样刘子承爱煞了她伸手缓缓摩擦她憔悴的脸庞柔声问道。

    “死鬼你还会做菜?”徐雅娘第一次听他说起会做菜不由得眼睛瞪得大大的问道。

    “是呀!和我母亲学过几道菜。”刘子承笑着答道。

    “那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徐雅娘很享受他大手带来的温暖的感觉缓缓的闭上眼睛低声问道。

    “因为我讨厌做菜我恨厨房。”刘子承不禁又想起了前世他父亲逼他学厨师每天有没有没了的菜谱要看雕刻颠铁砂他讨厌他恨!不过现在不同了没有人再比他。看着徐雅娘苍白的脸轻声道:“不过我现在不再恨它我要为爱下厨!”

    ……

    由于人气较差徐雅娘郁闷的病倒了郎中为他配了副药点击收藏推荐小火慢慢煎熬永远持续下去直到本书结束徐雅娘就会好起来。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