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刘子承的身世

    徐记承诺说到做到。以饱满的热情周到的服务让寥寥无几的食客满意而归。

    徐记三人组坐在平时吃饭的桌边徐栓对大哥不畏权贵的铮铮傲骨敬佩万分还偷偷烫了一壶酒敬英雄。

    而徐雅娘却愁眉不展她一介大耳朵老百姓不对现在应该说是普通的服务业者哪惹得起县官老爷这刁蛮的千金小姐还不一定要怎么报复呢?

    “死鬼你放心冷知县清正廉明不会因为这事为难你的。如果你真有什么事我就算告上州府告上朝廷也要为你讨回公道。”徐雅娘忽然下定了决心桃花眼中充斥着浓浓的深情坚定的说道。

    刘子承心中感动得无以复加又不忍心看徐雅娘愁眉深锁的样子笑道:“废话!我这可都是为了徐记你不罩着我谁罩着我何况你还是我娘……”

    本想拿两人之间的昵称逗她开心但见徐栓脸上那暧昧的笑容又怕徐雅娘害羞只说了一半生生止住了。

    可他这一止住却被早就留心这一刻的徐雅娘占了大便宜这傻妞当仁不让立刻乐呵呵的应道:“哎……我儿真乖!”

    刘子承什么人?哪能被这傻妞占了便宜当即摆出一副委屈的要哭的样子嘟着嘴说道:“娘!孩儿想吃奶……”

    “哎呀!你这死鬼作死呀!”徐雅娘得意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霎时红的通透又羞又恼啐骂一声赶忙别过头去不再理他。

    经这一闹气氛轻松了不少刘子承又恢复了懒洋洋的摸样手臂放在桌上撑着脑袋笑道:“徐栓一会你出去找那个卖菜的侯四当然不是让你找他去青楼是让你去买菜就按咱们这火锅所需的配菜准备越多越好。”

    “掌柜的你也别闲着去写水牌。”

    “死鬼(大哥)你什么意思?”两人心中疑惑齐声问道。

    “大哥大姐我们是干酒楼的没有菜没有水牌还干个屁呀?”刘子承没好气的说着看他们的眼神就像看白痴。

    “我们现在这个经营状况还用去买菜吗?还越多越好?”徐栓抢白了一句却是掌柜的最不爱听的话连忙闭嘴已经完了那边徐雅娘眼中已经翻起了淡淡的水雾。

    这挺好的气氛本来还想买个关系占点便宜被着傻小子搅了。刘子承也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变出一张自信慢慢的脸说道:“娘子小舅子……”

    “讨厌!”徐雅娘这次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淡淡的回了一句依旧神色黯淡只是脸色更红了似天边余晖下的彩霞明艳照人。

    “今天是我们推出火锅吃法第几天了?”刘子承高深莫测一笑问道。

    “第二天。”徐栓立刻回答。

    “为什么今天我们店里的客人比昨天少了那么多?”刘子承继续问道而这次回答的却是徐雅娘。

    “因为别的酒楼又效仿了我们的火锅。”

    刘子承咧开自信的笑了道:“就是因为其他酒楼开始效仿我们的火锅我才让你们多准备菜肉写好水牌。”

    “我知道了!”两人忽然明白了过来抢着说:“死鬼(大哥)你的意思是说食客们今天都去其他酒楼吃火锅就会意识到他们的火锅和我们火锅的差距所以明天都会回来我们这对吗?”

    “没错!这就是正版与盗版的区别。”刘子承这时又表现的很低调似模似样的对两人摆摆手示意他们比激动淡淡的说道:“我做的料酒能增加食物香味去腥解腻是火锅调料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而这种调料只有我们许久有。这种新吃法刚上市食客们绝不会只吃一遍所以……喂你们去哪?”

    “买菜!”徐栓回答的时候人已经到了门口。

    “你怎么又回来了?”看着跑到一半有扭扭捏捏回来的徐雅娘刘子承笑着问道。

    “死鬼这水牌怎么写?”徐雅娘恢复了往日神采飞扬的妩媚摸样对着刘子承就是两个夺魂的飞眼声音甜甜的似含了蜜糖一声死鬼叫得他骨酥肉麻险些跌倒桌子地下。

    “取笔墨来我说你写。”刘子承连连摆手险些鼻血狂流。

    徐雅娘甜甜一笑媚眼继续看刘子承要扑过来时才扭身走开气得刘子承暗骂‘狐狸精’。

    “牛肉每盘二十文羊肉二十五文各类蔬菜每盘十文调料每份三文……”刘子承眯着眼睛一副奸商像咬牙说着菜价好像在解恨一般。

    “死鬼这会不会太贵了连调料也要收钱呀?”徐雅娘也有担心的问道不过心里的却很赞同这个价钱真是不是一家人不如一家门呀。

    “贵?谁嫌贵可以到别家去吃。”刘子承丝毫不以为心中自信满满:“徐记火锅就是这个味爱他妈吃不吃!”(最近作者吃康师傅有感)

    “咯咯……死鬼你真坏!”徐雅娘出一串如银铃般的笑声嗔道。

    “娘子你写得字可真好看!”这句话刘子承纯属胡说八道因为他的眼睛正盯着因为蘸墨而挽起的袖子下露出的那截白皙的皓腕肌肤胜雪光滑细腻嫩如葱白让人忍不住咬一口。

    徐雅娘不知他心思还谦虚的说着:“哪里我这也都是和我父亲学的。”

    “不!不!好就是好我们要实事求是娘子能教教我吗?”刘子承双眼满是绿色的光芒一个邪恶想法自心头浮现。

    “死鬼你不会写字吗?”徐雅娘这才想起来这死鬼跟天上掉下来的一样被徐栓捡来后也没问过他是哪里人怎么到这的?家里还有什么人?公婆是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嫌弃她这个儿媳妇?

    “我就读了一年的私塾只认识几个字却没练过字你写的真漂亮快教教我吧!”刘子承不知道她的想法只是紧盯着精雕细琢的皓腕狂流口水。

    “那你过来。”徐雅娘招呼他一声让开了作为并把毛笔递给了他。

    “怎么拿笔呀?”刘子承很有诚意的讨教

    徐雅娘心中更加好奇这死鬼也太怪了连拿笔都不会。不过她还是认真的为他讲解。一只温暖滑嫩的柔荑扶上他不分瓣的手纠正这他握笔的姿势。

    由于两人都是右手持笔徐雅娘只要站在他身后环过手臂才能握上他的手。刘子承当然闲着在徐雅娘伸手那一刹那身子立刻向后靠去。

    顿时挤上了两座巨峰虽然隔着衣服却仍然能感受到那它的雄伟柔软而又不失弹性若是脱去这层一副……刘子承觉得鼻中痒痒的嘴角湿湿的脸上热热的下边硬硬的……

    徐雅娘也感觉到了一股酥麻的感觉自胸口传遍了全身顿时想到是这个死鬼在作怪再看看两人这暧昧的姿势顿时红晕上颊心如鹿撞。不过她却没有躲开反而将整个身体都压到了刘子承身上。

    零距离接触。这下把刘子承爽坏了舒服得只哼哼。忽然耳边响起了徐雅娘的声音:“死鬼你家住何处?”

    刘子承一下就清醒了。这傻妞真是傻的可以这么些日子才想起问你看人家徐栓早就问过了。刘子承猛地一回头而两人之间是零距离这一下不偏不倚将正准备说话的嘴印上了徐雅娘刚问完话的樱唇上。

    ‘嘤咛’这两唇相接的感觉比隔着一副身体相处的感觉还要猛烈徐雅娘一声身体如遭雷击剧烈一颤连忙跳开了。

    ‘靠!不都是写未经人事的女人和男人一近距离接触特别是这样突如其来的接触都回如水般瘫软在男人怀里吗?怎么这傻妞跑了?我恨作者。’刘子承心中暗骂脸上却掩不住的得意还在不停的啧着嘴巴时不时还伸出舌头舔两下淫荡之极。

    “死鬼!”徐雅娘这单纯的如白纸一样女子哪受的了他这无耻的挑逗压着羞意啐骂道。

    “哦?啊!你是问我哪里人是吗?”刘子承也不再逗她岔开话题:“我就家住在榆关城外。”这话刘子承到没有撒谎他早就在徐栓那打听清楚了榆关城的地理位置确实是他的家乡不过是一千多年前而已。

    听他回答自己的问题徐雅娘羞意稍减却在也不敢靠近他身边跟防色狼似的躲得远远的坐下问除了自己最关心的话题:“那你怎么回到我们徐记来?家里还有什么人呀?”

    “我呀?”刘子承看她神秘兮兮又小心翼翼的样子顿时将她的心思猜了七七八八有些逗她故意摆出一副牛叉哄哄的样子笑道:“家里有正妻子一位偏方两位妾氏三位同村相好的四位隔壁村……哎……你别走呀?”

    他话还没说完那边徐雅娘已经俏脸煞白眸中泪珠儿打转咬着红唇转身欲走。

    “我是开玩笑的!”刘子承两步赶到她身前一把拉起那双柔嫩的小手露出无比伤感的神情道:“我是个孤儿家就住在榆关城外的小山村里原本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可恨那山中的土匪夺我大屋占我田并欲将我置之死地我拼着命才逃了出来直到逃到你店外身体剧痛难忍便昏了过去。要说起来你和徐栓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小生如今一穷二白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终生侍奉娘子左右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他声音低沉语气悲凉神色伤感徐雅娘不疑有他。心中对情郎既可怜又同情原本失望的泪珠儿变成悲哀的泪水划过了脸颊正准备将他揽入怀中好生安慰一番哪知他竟主动扑了进去还说什么以身相许……

    徐雅娘大羞之下狠狠的捶了他两下抹去泪水拧着小腰向后院跑去耳边响着刘子承出一阵得意的笑……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