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我不是下人,我是服务业者

    徐记酒楼的三人各怀着乱七八糟的心思过了乱七八糟的一夜。也不知道他们是没心没肺还是都具备很强的自我调节能力一夜过后那乱七八糟的事情像是从来没有生过平静如常。

    只是唯一不同的事徐栓干活更卖力气了再完成本职工作后自觉自愿的帮助落后的同志一起进步。

    譬如现在他就正在帮助刘子承擦桌子而落后的同志则坐在一边啃着鸡翅膀。

    时值正午正是就餐的高峰。而徐记果然不出刘子承所料食客锐减。甚至不到昨天的一成。虽然早被刘子承打了预防针徐雅娘依旧神情郁郁胳膊杵在帐台上撑着青黑的俏脸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呆。

    “小跑堂的过来招呼客人。”一声清脆的女声在门外响起顿时唤起了徐记三人组的注意。

    而只看了一眼徐雅娘刚升起了兴奋之情顿时消散眼神中闪过淡淡的厌恶及无奈。来人正是昨天来饭馆寻意境的秦、冷两位大小姐。

    而刘子承也在徐雅娘那里知道了这刁蛮的冷小姐闺名冷诗蕊。是榆关城知县老爷的千斤徐记得罪不起。另外那位秦梦玥秦小姐到不是但也绝非徐记能惹得起的。听说这榆关城外数百亩农田菜地都归她家所有每年每季产蔬菜无数不仅榆关城就连京城甚至全国乃至周边的南苑国西凌国有时都回来榆关秦家交流蔬菜贸易可谓典型的大型蔬菜批商地主与资本家的综合体成分比刘子承这三代贫农出身的苦孩子不知高出多少倍。

    虽然厌恶这两个没事找事的大小姐但徐雅娘一个小饭馆的掌柜无论如何也惹不起管家和蔬菜供应商无奈只好笑脸相迎。

    “两位小姐欢迎光临快请里面坐今天想吃什么还是由姐姐请客。”徐雅娘满脸堆笑语气真诚。

    刘子承自听见生那傲气十足略带挑衅的声音就知道找事的又来了。他懒洋洋的起身解气的狠狠咬了一口鸡翅膀向门外看去好家伙这一眼险些没把他噎死。

    只见秦小姐一身大红宫装胸前丝带飘飘长长的裙摆席地头顶的秀挽起两个圆环分左右两侧似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鬓旁两束青丝依旧垂于肩上女儿家青春柔美尽显。

    而冷小姐也是一改昨日装束青色棉质短衫暗红色的罗裙满头青丝散于背后头顶一顶羊毛毡帽灵动的大眼睛顾盼生姿颇有几分飒爽之气。

    “咳咳……”刘子承勉强将鸡肉咽下噎得一阵咳嗽踢了一脚旁边石化的徐栓问道:“兄弟昨天你去青楼可有这等姿色的窑姐若是有不管多少钱也定要乐呵乐呵。”

    他心情激动声音颇大听得门口三女脸色齐变。秦小姐俏脸火红色漫天云霞徐雅娘怒火中烧横眉冷对。冷小姐当仁不让的跳了出来指着刘子承鼻子吼道:“小跑堂的你刚才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边?”

    刘子承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说道:“这位小姐我刚才在问我兄弟凤翔阁有没有姿色群的女子有时间要去乐呵乐呵怎么你也有兴趣与我们同去?”

    “你……下流!无耻!”冷诗蕊哪想到他如此干脆的重复了一遍气得七窍生烟狂吼出两个自己所知的最恶劣的骂人词汇。

    “那又怎么样?男人不好色女人不好过男人不流氓生理不正常男人不下流女人泪花流男人不无耻女人不快活……”刘子承对这刁蛮的小妞没有丝毫好感背过身看都不看她一眼顺口胡诌道。

    “你……你……”冷诗蕊千金小姐哪是他这种受了二十一世纪先进无赖教育的新新无赖的对手狠狠的瞪着她嗫嗫嚅嚅却没说过一句完整话。

    “冷小姐莫动气他就是个无赖别与他计较还是想上楼去吧。”徐雅娘赶忙过来打圆场没好气的白了刘子承一眼忙刚引路:“秦小姐楼上请。”

    秦梦玥轻轻一笑似三月桃花艳丽无双。微微摆道:“徐掌柜不要麻烦了今日食客不多我们便在这大堂就坐便可。”说完轻轻拽了一下还在暴怒中的冷诗蕊若有深意的看了刘子承一眼。

    心中暗付:‘这人也不知是哪里来的怎得什么话都张口便说。’心中不由得回想起昨日他用青椒比自己‘清纯柔美温情似水’我便真如他说得这般吗?不由得心中羞赧柔美的脸颊上浮上了一层淡淡的桃红。

    冷诗蕊虽然气不过被人比作青楼女子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自己和眼前这个说混话不眨眼的无赖决计讨不到好只好将怒火逼到眼中化作两道凌厉的寒光射向刘子承。

    可是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徐雅娘早就把他杀了一万三千五百遍了。

    她们就坐之后刘子承也懒洋洋的站起身跟着徐栓向后厨走去。作为前世今生都是厨师都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他来讲无论什么时代他对这些嚣张跋扈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都没有任何好感。何况是在这个纯粹的封建社会里县官就相当于土皇帝他还要吃饭还要活着尽管惹不起还他妈躲不起吗?

    而他的举动在三个女人的眼里却绝然不同。

    在徐雅娘看来这个死鬼是为了徐记为了自己甘受委屈心中感动莫名。

    秦梦玥想法却是这个男人昨天对自己的那些夸奖都是在骗自己的不然他怎么会连看都不看一眼呢?他那借菜喻人的夸奖如一个小石块在她少女平静的心湖激起了小小的涟漪而此时这颗芳心正泛着淡淡的酸楚无比的失落。

    而在冷诗蕊眼里刘子承的行为完全变成了挑衅是对他的不屑是不可饶恕的!

    徐雅娘见气氛不对老板娘睿智及时的体现出来脸上露出让人如沐春风般和煦的笑容声音柔柔的说道:“两位小姐今天想吃点什么别跟我客气。”

    “什么也不吃。”冷诗蕊怒火满盈气哼哼的回了一句。她昨天受了刘子承的气虽然被一盘炒辣椒糊弄过去了但回到家越想越气从小到大也没人当着那么多人面辱骂过自己他一个小跑堂的凭什么。姑娘娘一定要找回场子。

    “啊?”徐雅娘吃惊又郁闷什么也不吃你来酒楼干什么?摆明了找茬吗?

    “徐掌柜别挺她的。”秦梦玥在纷杂的思绪中恢复过来见气氛尴尬连忙打圆场:“我们随便吃点就行像……像昨天那样就可以!”

    秦梦玥声音越来越小好像点菜是一件什么羞人的事。不过她也确实是这个心思她想再看看那个能让一盘不同的菜活起来的男人想在听他描述那唯美的意境想让她告诉自己自己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清纯柔美吗?

    “这……?”徐雅娘为难了还说不是找茬像昨天那样的菜那是吃嘛?根本就是听死鬼耍嘴皮子。

    “两位小姐想好吃什么没有?”刘子承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将筷子骨碟放在两女面前面无表情的问道。

    桌子下面刘子承轻轻的拍了拍徐雅娘滑嫩的小手。他知道不管徐雅娘如何精明如何睿智如何泼辣但毕竟还是个女人只要是女人就会需要男人。

    徐雅娘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强忍着羞意偷偷的捏了一下他的大手。

    秦梦玥这时也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他郁郁的脸上绽放出一丝浅笑那梨涡浅笑的样子似一株羞答答开放玫瑰花娇艳欲滴。

    刘子承霎时失神。这样的美女即便是前世明星也不及其十之一二。刘子承现在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亲亲她那一对可爱的小酒窝想捏捏看那粉嫩的脸蛋能不能不出水想把她……

    这个世界有阳光就会有黑暗有幸福就会有悲凉有人yy就会有人破坏。

    本来看到刘子承就气不打一处来的冷诗蕊用那能杀人的眼光瞪着他哪知人家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到时一副痴呆的摸样看起了秦梦玥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张得开开的最可气的是口水流的长长的……

    “小跑堂的给我倒杯茶来。”冷诗蕊铁青着俏脸声音冷得想门外呼啸的寒风。太可气了居然被一个跑堂的当成空气了。

    “哦!”欣赏美女被人打扰比和美女xx被打扰还可恶。刘子承没好气的应了一声厌恶的瞥了她一眼飞快的操起一个茶壶为她茶杯里倒满了水。

    “你一个跑堂的下人一个有什么可张狂的?”冷诗蕊本就是找茬来的哼了两声讥讽道。

    对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享有人权的人来说这一句‘下人’无疑是对他人格的侮辱。刘子承怒了也没有心思去欣赏美女了也顾不得旁边还在拉扯他的徐雅娘了瞪着冷诗蕊冷笑道。

    “我是下人?那小姐你又是什么人呢?上人?”

    “我……我父亲是知县!”冷诗蕊被他反问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知县千金这个称号却一直是她高人一等的筹码。

    ‘呸!你姑父还娄知县呢!’刘子承心中暗骂一声用及其鄙视的眼神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冷诗蕊哼道:“你是知县的千金就是上人了?那在知府千金的眼里在皇帝千金的眼里你又是什么呢?”

    “你……你……”冷诗蕊气急又不知如何反驳指着他鼻子说不出话。

    刘子承厌恶的拨开她的手神色前所未有的正经语气却是淡淡的:“没错!我是个跑堂的但我绝不是下人我是一个服务业者。客人来我们酒楼就餐我们为客人提供服务不仅要有美味可口的食物还在尽量让客人感到宾至如归的让客人高兴而来满意而去……”

    “而我们是在用这个方式劳动用我们周到热情的服务来养活自己。这并不下作更不下贱。我们给予客人足够的尊重也应该得到客人的尊重。而你刚才的话没有丝毫尊重甚至还带有侮辱性对你这种人我无话可说只奉劝你一句不尊重别人的人永远也得不到别人的尊重。”

    刘子承一番话说得酣畅淋漓却有深深无奈这封建社会自然形成了等级制度权贵地主贫民。一层压一层。

    而他前世的那个时代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权贵还是权贵地主还是地主另外还新加入了资本家这个阶层受苦受歧视的永远是民众。

    “你……你敢这样说我?”冷诗蕊怒极俏脸涨得通红似要滴出血来贝齿紧咬着红唇棉袄下的双峰急剧的起伏划出一道道诱人的波浪。

    可刘子承没兴趣欣赏她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一眼哼了一声道:“我为什么不敢?难道只允许你说我我就不能说你吗?没错!你是知县千金生在蜜罐里多少人捧着宠着说话都挑你爱听的说但你以为他们说的话都是真的吗?那是对你的尊重吗?那是阿谀奉承是拍马屁。我!不会!而你仗着是知县千金肆意的辱骂侮辱我们这样奉公守法的老百姓更不配得到我的尊重。认真的跟你说一句你的行为就是‘狗仗人势’!徐记是不会向你这样的人提供服务的现在请你出去!”

    “哇……”刘子承刚说完冷诗蕊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委屈大哭出声掩面冲了出去。

    “小蕊……”刘子承这一番话在这个时代公然讨论人权的话可谓惊世骇俗。听得秦梦玥无比震惊直到冷诗蕊奔出大门才反应过来又是一个意有深意得看了他一眼才急忙追赶冷诗蕊而去。

    “喂……别走啊!还没给茶钱呢……”刘子承疾走两步对着门外已经跑远的身影大喊道。

    引得徐记大堂内寥寥无几的食客及美丽的老板娘哄堂大笑……

    …………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