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打情骂俏

    两情年轻男女相互追逐嬉戏玩笑打闹没有隔阂没有芥蒂没有羞涩。只有爽朗的笑声和两心相系的浓浓情意。当然还有刘子承让人恶心的肉麻情话。

    在友好祥和的气氛中两人吃着火锅把酒言欢就双方共同感兴趣的话题深切的交换了意见。另外刘子承还对徐记今后的展提出了可行性规划徐掌柜欣然接受。

    冬夜漆黑清冷沉静如水。徐记灯火通明热闹异常。

    推杯换盏中男的舌灿莲花情话绵绵。女的巧笑嫣然含情脉脉。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两张年轻的脸庞渐渐凑在了一起四目相对似有两道电光在中间闪烁。灼热的鼻息喷到对方脸上痒痒的却没人去顾及在这一刻在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咣当——’一声大响自门上传来。徐雅娘大惊看了一眼男人近在咫尺的脸庞心中羞赧之极嘤咛一声急急别过头去再也不敢抬头。

    “教训啊!下次再来一定要到后院。”刘子承看着到嘴的红唇飞了心中失望忍不住仰天长叹。而他这一句羞得徐雅娘直欲钻到桌子底下去。

    ‘咣咣——’木门又一次被捶响刘子承好事被搅心中怒火翻腾扯着嗓子开骂:“别他妈敲了这都什么时辰啦我们打烊了。想吃饭去别家想住店去青楼!”

    “大哥是我快开门!”忽听门外传来徐栓有些颤抖的声音。

    刘子承一愣连忙拉开门闩只见眼前一团白光闪过紧接着便听徐雅娘一声惊呼。

    刘子承忙回头看去徐雅娘一双小手掩面不知所措立于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身前。

    “我靠!哪来的暴露狂敢来老子这找便宜……哈哈哈哈哈哈……”刘子承还没骂完接下来换成了一串放肆的大笑。

    在他笑声中徐雅娘也渐渐平静下来小手缓缓分开两条缝隙偷偷看去。

    眼前这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还未成年的小厨师徐栓。此时的他髻散乱长披肩满脸通红神色即苦闷有羞愧扭扭捏捏好像在寻找地缝钻。

    认清了来人徐雅娘可来了精神当即柳眉倒竖杏目圆睁对着徐栓就是一阵怒吼加拳打脚踢:“徐栓你作死吗如此下流龌龊的事你也干得出来丢尽了我徐记的脸我打死你打死你……”

    徐栓徐雅娘两人自小一起张大这些年更是相依相伴情似姐弟。徐栓对这姐姐掌柜的脾气秉性知之甚深对她又敬又怕哪敢多言只能乖乖抱着头挨打当然也没忘向一边刚才险些做出更龌龊事的刘子承示意解围。

    “娘子……不对掌柜的。”刘子承见徐雅娘越大越来劲大有一不可收拾之势连忙劝阻。不过一时还没在刚才旖旎的气氛中走出来一句‘娘子’脱口而出虽然急忙改口却被二人听得真切还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徐雅娘闻言顿时心如鹿撞脸似火烧也不再继续为难徐栓转头拎着小拳头就向刘子承打来:“你这死鬼也来欺负我我跟你拼了。”

    前时一句‘娘子’惹得徐雅娘降了一阵雨。刘子承也明白这古代女子重名节愈生命他着一句玩笑的称呼要放在前世无异于强奸。

    不过后来两人把酒言欢气氛温馨感情也慢慢升温。刘子承渐渐放开娘子娘子的又叫了不少徐雅娘情窦初开心中虽有赧意更多却是甜蜜。

    不过这只是二人这私下的蜜语如今有第三人在场徐雅娘忍不住心中羞意当即爆出来。

    刘子承知她心思生生受了她两记粉拳故意岔开话题指着徐栓强忍着笑意问道:“徐栓你说这深更半夜外面又天寒地冻你怎么这般打扮回来了?”

    一问起徐栓徐雅娘也不再为难他俏脸板起狠狠的等着徐栓等他回答。

    “掌柜的大哥我……我……”徐栓脸色更红扫了两人一眼支支吾吾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快说!”徐雅娘暴脾气可受不了这些当即大吼一声吓得刘徐二人同时一激灵。

    徐栓见掌柜的动了真火也不敢隐瞒当下哆哆嗦嗦的说了起来:“时才掌柜的赏了我百文铜钱我便约了街角卖菜的侯四一同去吃酒可侯四说单吃酒恁的没趣便拉我……拉我去了……”

    前面说得还挺利索只是到后来有磕磕巴巴遮遮掩掩不再说下去了。不过这次没等徐雅娘催促刘子承那边有大笑了起来。

    “死鬼你笑什么?”徐雅娘见他笑容中满是坏笑定知他没想好事当下捶他一拳气呼呼的问道。

    “徐栓你可是去了妓院……不对应该是青楼!”刘子承见他这摸样就知道是去了欢场他穿越的那天也是当了薪水好多同事也就是厨师有得成群结队有得孤身奋战也都与此时徐栓一样。若不是那天与女友约好了没准他着对边缘有着丰富经验的处男也随着破处去了。

    还是古代好啊才区区一百文钱就能去逛窑子要是穿越那天自己也去的话那一千块钱最多也就能剩个三张。

    “你小子也真不仗义去逛窑子也不叫上大哥我这窝英雄冢我早有耳闻可一直就是没有机会……”刘子承脑中自然的呈现出在电视中看过八大胡同的盛况女子各各轻纱掩体热情似火媚眼横飞淫声浪语萧瑟交鸣的糜烂景象。

    ‘砰——哗啦’一声瓷器被砸碎的巨大声响将刘子承自yy中唤醒只见徐雅娘一张玉靥冷得似万年寒冰眉目凝成一团刚才的声响正是她将一个瓷盘砸向徐栓所致现在正握着瓷碗狠狠的像刘子承砸来。

    刘子承大惊怪叫一声急忙蹲身只觉头上生风瓷碗贴着脑皮而过浑身冷汗狂飙身体轻抖。

    好家伙!这一下要是砸上不死也重伤。

    “雅娘你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喂……啊……”刘子承刚开口相劝便见酒杯迎面而来想要闪避可惜为时已晚砰的一声轻响酒杯正中脑门。

    刘子承痛呼一声捂着额头痛苦的蹲了下去。这下徐雅娘也慌了神本来徐栓去青楼就让她怒火中烧又听刚于自己甜言蜜语的情郎也口口声声什么‘窝、英雄冢’的心中向往不已顿时怒火从生一向泼辣的她那还顾得上许多这才酿了血案。

    现在的她心中又气又挠又慌张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手足无措的进退两难。

    良久刘子承才捂着脑袋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额头上大伤没有大包到是有一个火辣辣的疼。

    “我说掌柜的去青楼的是他光着身子的也是他你打我做什么?”刘子承见徐雅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美眸泛红泪珠打转知她心思都怪自己嘴贱。当下怒气全消故作委屈的说道。

    “你……”徐雅娘见他捂着额头表情痛苦心疼的不得了本想问问他有事没事可心中余怒未消冷哼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下也不再多说小脚一跺扭身向后院去了。

    “大哥你没事吧?”徐栓吸了吸鼻涕羞愧的问道。

    “没事!没事!”刘子承又用力的揉了两下浑不以为意笑着说:“小子你去青楼不留宿也就罢了怎么还把衣服丢下了。”

    “大哥你别笑我了。”徐栓闻言更是羞愧不已低着头小声道:“我与侯四身上银钱不多只够喝桌最便宜的花酒一时多喝了几杯便与那凤翔阁的划拳行酒令哪知她们不赌金银不赌喝酒偏偏赌我身上的衣服……”

    “哈哈哈哈……”刘子承当即爆笑。好家伙敢情这哥们到妓院嘛也没干反倒被窑姐把衣服赢取了千古第一人呐!

    “兄弟。”刘子承笑过揽着他肩膀轻声道:“你与侯四这一趟多少花销?”

    “我与他各一百文共两钱银子。”徐栓老老实实回答。

    “那要是过夜要多少银子?”这话才是刘子承真正想问的。

    “最便宜的要五钱银子好点的一两二两再好就要五两十两了。”

    “行啊小子这一套你门清呀!”刘子承赞赏的拍了拍他肩膀笑道:“记住下次掌柜的再给钱……”

    刚说到这刘子承便觉尾椎处蹿起一股冷气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偷眼向后院方向望了一眼只见一条曼妙的身影自门后斜射出来哪里还敢胡言当下话锋一转。

    “记住下次掌柜的的再给钱要好好的存起来赶明攒够了钱盖房娶媳妇。”刘子承神色正经大义凛然缓缓向后院走去:“唉……这青楼妓管真是害人不浅改日寻了机会要强烈呼吁官府坚决取缔。”

    他边说边行已走到院门旁却目不斜视对那身影视而不见声音也陡然降低似在喃喃自语:“徐栓这小子真傻想见女人还要去得什么青楼。咱这徐记酒楼中便有一个美艳绝伦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每天见一眼便神魂颠倒见两眼物我两忘若是能天天见到便是死了也心甘呐!”一番话说完正好行至房门外他强忍着笑意顾作失魂落魄状长长的叹了口气推门而入。

    皎洁的月光静静洒下映在一张飘着云霞的玉靥上那女子立于门后眉目如画美绝人寰一双满含绵绵情意的桃花眼紧盯着刚刚关上的房门朱唇轻启:“死鬼……”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