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肉麻攻势

    在刘子承一番直白得有些恶心的夸奖后两个来饭馆寻意境的小妞终于被搞定了。刘子承也恢复了平时懒散的摸样不紧不慢的在一食客中忙碌着。

    徐雅娘知轻重毕竟刘子承这黄瓜辣椒的只能当成玩笑。有特意吩咐徐栓弄了几个招牌菜亲自送上楼说尽了好话陪尽了小脸才将两位姑奶奶送走。

    不过临走前两个小妞每人各赏给刘子承一个飞眼。冷小姐依旧是余怒未消眼神冰冷好像是再说‘小子咱们走着瞧。’

    想必之下秦小姐的眼神就温柔多了不过看那意思好像也是在暗示‘公子我还会来找你的。’

    徐雅娘将她们的小飞眼看在眼里小心思琢磨的也差不多。在加上这些日子以来对这死鬼色狼的了解不禁醋意勃寒着脸冷冷的哼了一声狠狠的在他腰眼上拧了一把。

    刘子承心中叫屈更多却是无奈。他深深的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女人的怨恨。何况还是古代女子。

    忙碌的一天就在徐雅娘大吃飞醋刘子承含冤受屈徐栓不可开交的情况下过去了。

    在新得经营制度和新鲜火锅双管齐下的情况下徐记的营业额与去年同期想比增长了358腐坏菜肉的浪费率下降了462。形势喜人。

    大喜之下的徐雅娘大方出手随意的甩给徐栓百文钱让这年轻的小伙子自由活动去了。而到刘子承着却是一个大大的白眼。

    碰了一鼻子灰的刘子承悻悻的坐在桌边没精打采的模样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逗得徐雅娘娇笑连连。

    意兴阑珊的刘子承没一会就打起了瞌睡朦朦胧胧间只觉阵阵香气袭来敏感的厨师鼻子立刻觉出那是肉香菜香还有就是淡淡的女儿香不过这是靠色狼鼻子分辨的。

    刘子承顿时打起了精神只见眼前的餐桌上摆放着两个小火炉上面各置两个铜锅热水沸腾。一个里面正煮着菜肉另一个则汤着美酒。

    徐雅娘对他展颜一笑似百花齐放美艳照人。见他又露出呆傻得摸样徐雅娘心中甜蜜脸上笑容更胜。麻利的将已经调配好调料的碗碟放到他手边又夹起两片浓香的肉片放入其中才紧挨着他坐下。

    紧接着徐雅娘又取来两个小酒中将早已汤热的酒盏取出飞快的倒满了酒。将被烫得生疼的手指放在儃口边吹了吹似是效果不大又捏在了晶莹的耳垂上模样可爱之极诱人之极。

    刘子承狠狠的吞下口水总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可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嗫嚅半天强挤出两个字:“娘子……”

    “哎呀……”徐雅娘大惊刚端起的酒中脱手而出摔得粉碎酒水四溅:“死鬼你作死呀!”

    说着抡起小拳头便打。刘子承慌忙躲闪急声解释道:“哎!别打!这是误会是对‘老板娘子’的简称而已。”

    徐雅娘闻言陡然间像被抽空了灵魂颓唐坐倒原本红扑扑的脸蛋顺便变得煞白美眸中浓浓的纯情化作层层水雾洁白的贝齿紧咬着红唇神色凄苦委屈至极的泣声道:“你这死人便只会这般欺负我吗?”

    刘子承揉着被她捶得生疼的肩胛满头冷汗不就是当着她面夸了两句别的女孩子漂亮嘛至于嘛?看来这女子无论什么时代都是不讲理的代名词呀。

    可他哪明白女孩子心里。见他呆头呆脑的摸样徐雅娘心中更是恼怒泪珠簌簌而落瞬间便泪流满面似梨花带雨如海棠含露别有一番风情。

    见她已有大雨转暴雨的倾向刘子承也慌了神连忙出言劝导:“好了!好了!别哭了!刚才是我失言小生这里给小姐赔礼了。”说完还似模似样的作了个揖。

    看刘子承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滑稽的一下反倒成了引导暴雨的狂风。徐雅娘瞥了他一眼‘哇——’的一声趴在桌上大哭了出来。

    我靠!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不就是不小心叫了句‘娘子’嘛!又没让你尽娘子责任。

    他心中郁闷之极但见一直泼辣开朗的徐雅娘如此伤心欲绝的摸样心疼不已无奈轻叹一声:‘看来只好出绝招了。’

    刘子承一口将杯中十几度的白酒饮尽缓缓踱到徐雅娘身后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颤抖的肩膀。趁她回之极双手电射而出捧住了那张已经哭得似花猫般的俏脸。

    徐雅娘被他捧住俏脸那一刻浑身一僵再也动不了分毫。呆呆的望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棱角分明的脸颊夜空般深邃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微微翘起的嘴角无一不撩拨着她悸动的芳心。

    “雅娘!”刘子承声音低沉婉转俗称就是肉麻兮兮:“请收起你那天地间最纯净的露珠吧。你可知你的每一颗泪珠都似一把钢刀深深的扎在我的心上。你的每一声伤心的哽咽都像一道炸雷响在我的耳边你的每一颦都想一朵乌云压在我的头顶……”

    徐雅娘哪听过如此肉麻的语句顿时芳心急跳浑身烧又从未见过这死鬼如此正经的神色不过两人实在离得太近看他那张神色正经的面孔显得有些臃肿不禁‘噗嗤’一声轻笑出来。

    “对!就是这样!你的笑容就像冬日的暖样为我驱走了寒冷拔去了心坎上的钢刀。”刘子承并没有停止自己的绝招。

    心慌意乱的徐雅娘连忙打掉他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哦!雅娘你那如明珠一般闪亮的双眸就像黑夜里的一盏明灯穿越层层阴云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

    “讨厌!”徐雅娘羞赧之极低声啐着。

    “啊!雅娘你这如清脆婉转的声音宛如美妙的仙音抚平了轰响的炸雷沁入我的心脾!”

    “啊——”徐雅娘实在受不了全身的汗毛根根倒竖如坠冰窖尖叫一声转身就逃。

    “呀!雅娘你这婀娜的身段就像……”刘子承穷追不舍。

    (第一卷完。敬请关注第二卷为爱下厨在刘子承一番直白得有些恶心的夸奖后两个来饭馆寻意境的小妞终于被搞定了。刘子承也恢复了平时懒散的摸样不紧不慢的在一食客中忙碌着。

    徐雅娘知轻重毕竟刘子承这黄瓜辣椒的只能当成玩笑。有特意吩咐徐栓弄了几个招牌菜亲自送上楼说尽了好话陪尽了小脸才将两位姑奶奶送走。

    不过临走前两个小妞每人各赏给刘子承一个飞眼。冷小姐依旧是余怒未消眼神冰冷好像是再说‘小子咱们走着瞧。’

    想必之下秦小姐的眼神就温柔多了不过看那意思好像也是在暗示‘公子我还会来找你的。’

    徐雅娘将她们的小飞眼看在眼里小心思琢磨的也差不多。在加上这些日子以来对这死鬼色狼的了解不禁醋意勃寒着脸冷冷的哼了一声狠狠的在他腰眼上拧了一把。

    刘子承心中叫屈更多却是无奈。他深深的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女人的怨恨。何况还是古代女子。

    忙碌的一天就在徐雅娘大吃飞醋刘子承含冤受屈徐栓不可开交的情况下过去了。

    在新得经营制度和新鲜火锅双管齐下的情况下徐记的营业额与去年同期想比增长了358腐坏菜肉的浪费率下降了462。形势喜人。

    大喜之下的徐雅娘大方出手随意的甩给徐栓百文钱让这年轻的小伙子自由活动去了。而到刘子承着却是一个大大的白眼。

    碰了一鼻子灰的刘子承悻悻的坐在桌边没精打采的模样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孩子。逗得徐雅娘娇笑连连。

    意兴阑珊的刘子承没一会就打起了瞌睡朦朦胧胧间只觉阵阵香气袭来敏感的厨师鼻子立刻觉出那是肉香菜香还有就是淡淡的女儿香不过这是靠色狼鼻子分辨的。

    刘子承顿时打起了精神只见眼前的餐桌上摆放着两个小火炉上面各置两个铜锅热水沸腾。一个里面正煮着菜肉另一个则汤着美酒。

    徐雅娘对他展颜一笑似百花齐放美艳照人。见他又露出呆傻得摸样徐雅娘心中甜蜜脸上笑容更胜。麻利的将已经调配好调料的碗碟放到他手边又夹起两片浓香的肉片放入其中才紧挨着他坐下。

    紧接着徐雅娘又取来两个小酒中将早已汤热的酒盏取出飞快的倒满了酒。将被烫得生疼的手指放在儃口边吹了吹似是效果不大又捏在了晶莹的耳垂上模样可爱之极诱人之极。

    刘子承狠狠的吞下口水总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可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嗫嚅半天强挤出两个字:“娘子……”

    “哎呀……”徐雅娘大惊刚端起的酒中脱手而出摔得粉碎酒水四溅:“死鬼你作死呀!”

    说着抡起小拳头便打。刘子承慌忙躲闪急声解释道:“哎!别打!这是误会是对‘老板娘子’的简称而已。”

    徐雅娘闻言陡然间像被抽空了灵魂颓唐坐倒原本红扑扑的脸蛋顺便变得煞白美眸中浓浓的纯情化作层层水雾洁白的贝齿紧咬着红唇神色凄苦委屈至极的泣声道:“你这死人便只会这般欺负我吗?”

    刘子承揉着被她捶得生疼的肩胛满头冷汗不就是当着她面夸了两句别的女孩子漂亮嘛至于嘛?看来这女子无论什么时代都是不讲理的代名词呀。

    可他哪明白女孩子心里。见他呆头呆脑的摸样徐雅娘心中更是恼怒泪珠簌簌而落瞬间便泪流满面似梨花带雨如海棠含露别有一番风情。

    见她已有大雨转暴雨的倾向刘子承也慌了神连忙出言劝导:“好了!好了!别哭了!刚才是我失言小生这里给小姐赔礼了。”说完还似模似样的作了个揖。

    看刘子承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滑稽的一下反倒成了引导暴雨的狂风。徐雅娘瞥了他一眼‘哇——’的一声趴在桌上大哭了出来。

    我靠!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不就是不小心叫了句‘娘子’嘛!又没让你尽娘子责任。

    他心中郁闷之极但见一直泼辣开朗的徐雅娘如此伤心欲绝的摸样心疼不已无奈轻叹一声:‘看来只好出绝招了。’

    刘子承一口将杯中十几度的白酒饮尽缓缓踱到徐雅娘身后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颤抖的肩膀。趁她回之极双手电射而出捧住了那张已经哭得似花猫般的俏脸。

    徐雅娘被他捧住俏脸那一刻浑身一僵再也动不了分毫。呆呆的望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棱角分明的脸颊夜空般深邃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微微翘起的嘴角无一不撩拨着她悸动的芳心。

    “雅娘!”刘子承声音低沉婉转俗称就是肉麻兮兮:“请收起你那天地间最纯净的露珠吧。你可知你的每一颗泪珠都似一把钢刀深深的扎在我的心上。你的每一声伤心的哽咽都像一道炸雷响在我的耳边你的每一颦都想一朵乌云压在我的头顶……”

    徐雅娘哪听过如此肉麻的语句顿时芳心急跳浑身烧又从未见过这死鬼如此正经的神色不过两人实在离得太近看他那张神色正经的面孔显得有些臃肿不禁‘噗嗤’一声轻笑出来。

    “对!就是这样!你的笑容就像冬日的暖样为我驱走了寒冷拔去了心坎上的钢刀。”刘子承并没有停止自己的绝招。

    心慌意乱的徐雅娘连忙打掉他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哦!雅娘你那如明珠一般闪亮的双眸就像黑夜里的一盏明灯穿越层层阴云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

    “讨厌!”徐雅娘羞赧之极低声啐着。

    “啊!雅娘你这如清脆婉转的声音宛如美妙的仙音抚平了轰响的炸雷沁入我的心脾!”

    “啊——”徐雅娘实在受不了全身的汗毛根根倒竖如坠冰窖尖叫一声转身就逃。

    “呀!雅娘你这婀娜的身段就像……”刘子承穷追不舍。

    (第一卷完。敬请关注第二卷为爱下厨。再次拜求大家收藏推荐!)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