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徐雅娘感动的承诺

    平淡的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打烊后徐雅娘聚精会神的翻看着账目核对着盈亏。刘子承一如既往懒洋洋斜躺在长凳上擦着桌子。只有徐栓溜出去一趟不大功夫就回来了神神秘秘的将一个纸包交到了刘子承手里返身回了后院。

    刘子承横上了门栓伸了个大大懒腰打着哈欠斜睨了徐雅娘一眼自己自语道:“哎呀!又忙碌了一天要早点休息了。”说完也向后院走去。

    身后徐雅娘微微抬起头望着他的身影嘴角勾起个诱人的弧度狡猾的像一只小狐狸。

    夜!深沉如水更锣声在寒风中久久回荡让人更觉严冬的清冷。

    徐记酒楼的厨房内灯火通明锅碗瓢盆齐响热闹异常。

    刘子承散下了扎起的起长垂肩蓬松凌乱。潮红的脸上神色正经手中捧着个大海碗碗中盛满了黄酒正一口口向嘴里灌着。

    “没有市真不方便。”刘子承重重的啐了两口将大碗撂在备菜桌上一边用力抓着头一边啐骂着。

    “什么是市?”忽听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轻吟刘子承一激灵回头看去只见徐雅娘正亭亭的站在他身后玲珑有致的娇躯包裹在一袭墨绿的罗裙下上身披着一件碎花小棉袄双手敛着衣襟环在胸口。莹莹的烛火映着她光洁如玉的脸颊熠熠生辉美眸中流转顾盼生姿刘子承不禁看的痴了。

    这混人又呆傻了。徐雅娘心中暗自嗔怪更多却是得意骄傲。她当然也知道刘子承是为了自己的美貌所动不由自主的扬起俏脸丰满的酥胸高高挺起像只骄傲的公鸡。

    “你这呆子我在问你话呢。”徐雅娘在刘子承越来越火热的目光下没多久便败下阵来娇嗔道。

    “啊?哦!没什么我就是晚上有些饿了找些吃的填填肚子。”刘子承艰难的将目光由她玉颊上移开又停在了那对高耸的山峰上。

    “鬼才信你!”徐雅娘被他盯得浑身滚烫羞赧的瞥他一眼急急侧过身去。

    可能是动作过猛她着一侧身原本紧束的已经微微开了一道小口刘子承的目光正好交集在那里那大红的一角和缠于脖颈上纤细的带子全部落在他严重。

    ‘噗——’两行男儿热血自鼻中汹涌而出。

    徐雅娘哪知这是神经受到强烈刺激所致。当下便慌了神也顾不得其他一步跨到他身前傻呵呵的用手去堵。

    这一下棉衣失去的束缚顿时衣襟大开鲜红如火的菱形肚兜全部暴露出来两肋洁白的肌肤欺霜赛雪一对浑圆饱满两颗樱桃清晰的印在胸前热火撩人。

    “死鬼!你怎么了?”徐雅娘慌张中一把把的抹着他流淌的鼻血急声呼唤可认她如何施为却仍然挡不住如决堤之势的鲜血喷涌大急中呆着哭声:“死鬼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血越流越多呀?”

    你要是再不让开我就要失血过多而死了。处在生死边缘刘子承咬着牙将目光移开拉住雅娘沾满鲜血的手微笑的摇了摇头扬起头颈用力的吸了吸鼻子不一会血就被止住了。

    “我没事你别担心不过是刚才多喝了点酒虚火过剩而已。”刘子承看她焦急的样子心中感动又不想让她过分担心指了指桌上的黄酒解释道。

    “你这死鬼骗人的话张口便来。”徐雅娘取过徐栓平时擦汗的毛经轻轻的为他擦拭无情的揭穿了他的谎言:“平日里都未见过你饮酒反倒喜欢深更半夜偷饮吗?再说我已经来了大半个时辰了也没见你真饮几口都是尝了又吐休想糊我。”

    汗!这傻妞原来在偷窥我我一定要在多看起来才能找回场子。他有了借口便又将目光转向徐雅娘胸前怎料鼻中又开始隐隐做痒连忙收敛心神将目光转向自己脚面。

    “怎得?被我说中无言以对了吗?”徐雅娘见他不言不语便似被说中心中得意的养着螓瞪着他说道。

    刘子承见她得意样样与平时大相径庭的俏皮模样刚刚平静点的骚心立刻又翻起了波浪炙热的欲火自丹田升腾胯下兄弟已成一柱擎天之势在这样下去说不定会把他两世的处男之身丢到他最讨厌的厨房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老板娘子明天就要推出火锅了我还有一些工作没完成可能要忙到很晚你先去休息吧。”刘子承转过身背对着她挥手道。

    “什么工作?我可以帮你忙。”徐雅娘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有十分好奇小心翼翼的问道。

    “研究工作!”刘子承很痛快的回答。

    “研究什么?”徐雅娘打破沙锅问到底。

    刘子承猛然转过身在她胸前狠狠的看了两眼仿佛要印在脑中随后一脸正色的说道:“研究工作是神圣的你要帮忙也可以不过请你先把衣服扣好!”

    “呀——”徐雅娘这才觉自己胸口凉闻言低头一看哪知早已春光外泄惊呼一声忙敛上衣襟俏脸羞得通红螓低垂不再做声。

    这傻妞难道夜里改性子了?要是白天早就动手拼命了。刘子承也不懂女儿心思也不以为意又开始包弄坐上分好的几碗黄酒。口中问道:“老板娘子这寒夜更深露中的你不好好安歇跑这厨房干什么?”

    徐雅娘早就对他这又是老板又是娘子的称呼有了免疫力也不在意紧紧的抿着衣衫扭捏一阵细声答道:“打烊时我见你和徐栓鬼鬼祟祟心中好奇便过来看看你在搞什么鬼。”

    刘子承哈哈笑道:“你这傻妞还真精明。”

    “你……”徐雅娘这良家女子哪受得了他如此暧昧的称呼心中大羞嗔怪的白了他一眼却不知如何反驳只好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哼道:“死鬼!”

    嘿!这一声‘死鬼’叫得刘子承心中酥麻受用之极。受伤却不停歇继续在备菜桌上摆弄着。

    “你在做什么?”徐雅娘见他不答好奇心更重小心翼翼的凑到他身边问道。

    “我在做火锅的调味料。”刘子承随口回答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她胸口只可惜这次严瓷合缝再无春光。

    “调料?”徐雅娘不解:“昨日不是已经有了吗?我们只是试着推出并不用准备太多。”

    “傻妞!说你傻你就不聪明。”刘子承暧昧的看了她一眼叫她面色羞赧笑道:“昨天那些都是简单的配料只要其他厨师已尝便能效仿所以我要做出让他们仿效不出来的调料这样我们独家经营。”

    “可是他们就算要仿效也不能随时都能效仿出来可为什么我们明天要免费赠送呢?”徐雅娘眨巴着她一对桃花眼可爱的歪着脑袋问道。

    “昨天我为什么会吃火锅。”刘子承不答反问。

    徐雅娘略以思索眼睛一亮答道:“因为我们有很多的菜肉存放的时间太长要腐坏了。”

    “没错。我之所以免费赠送有两个原因。一我们的菜肉存放时间太长客人很容易就能辨认出来反而会指责我们。而我们在销售我们的四菜一汤快餐时免费赠送给他们吃这些出门在外的客商为了能占到小便宜也就没那么挑剔了。

    “第二由于我们前段时间的出新使好多酒楼都在盯着我们。如果我们这时候推出火锅很快就会遭到他们的仿效但他们不一定会想到我们的菜肉都是即将腐坏的所以如果他们要和我们同样经营必定会有所损失。让他们盗版亏死他们。”

    “呵呵……你可真坏。”徐雅娘也听明白了掩嘴轻笑。

    “还有就是我现在研制的特殊调料了客人们明天吃过后其他酒楼仿效出来后大多就会和现在一样选择别家大酒楼去吃了等到那个时候他们就会感觉出不同的味道体验出我们的特殊知道正版的与众不同让他们自己做出比较我们的优势就明显了。喂……老板娘子你没事吧?”

    徐雅娘听他说得头头是道更深露中的寒夜还不眠不休的为徐记搞研究工作心中感动无以复加鼻中酸楚泪珠儿不由自主的滑落。

    “死鬼!谢谢你!”徐雅娘微一欠身真情实意的道谢。

    这一下到弄得刘子承不知所措了这傻妞还算是个性情中人。他不以为意的挥挥手笑道:“都是一家人客气个什么。”

    ‘一家人’。听闻此言徐雅娘立刻止住了泪珠脸上羞赧之意更胜眼神也复杂了起来有欣喜有郑重有羞涩还有一丝恼怒。

    刘子承也意识到自己说得有点过讪讪一笑道:“我的意思是说我要在徐记混饭吃做的事情是应该的最起码我现在还在卖身还在阶段嘛。”

    “谁让你说这些!”徐雅娘恼了愤恨的跺了下脚没头没脑的哼了一句转身欲走。

    刘子承正在纳闷却见徐雅娘回转过来头低低的声如蚊呐:“死鬼等徐记生意好转我……我就……给你……”

    这是表白吗?是许诺吗?这傻妞还是古代人吗?这也太开放太大胆了吧?

    刘子承全身一颤大眼圆睁紧紧盯着他口中一串晶莹的液体顺着嘴角留下。激动的舌头有些打结连连催促:“给……我……什么?”

    “我就……给……给你月钱!”徐雅娘一咬牙终于将话说完了。

    刘子承也完了……

    …………………………………………………………

    吃饭前再一章祝大家好胃口!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