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免费赠送

    “死鬼!想什么呢?”

    刘子承的思绪在痛苦和愤恨中稍稍缓解刚步入与前世女友曾经沧海的幸福回忆中正在yy那些亲密的镜头徐雅娘一声娇喝将整个糜烂的画面敲的粉碎。

    “干吗?”靠!刚把手伸到女友背后准备解内衣。刘子承翻着白眼瞟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反问道。

    “哼!”他没好气徐雅娘也没有不过脸上满是羞赧的神情连精致的耳垂都红的通透哼道:“看你着一脸的无耻的表情还流着口水我都唤了你几声你都没反应谁知道你在………在想些什么龌龊的事。”说完还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刘子承那高高凸起的胯下。

    刘子承下意识的随她的目光看了一眼顿时老脸泛红思绪立刻转到早上那比解女友内衣更刺激的一幕上骚心荡漾很是怀念的在徐雅娘诱人的娇躯上扫来扫去。

    徐雅娘一待字闺中的少女怎堪受男子如此炙热的目光红色的云霞满脸螓垂到了胸口娇躯还在轻微的颤抖着。

    “咳咳……老板娘子让你办得事怎么样了?”在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尽管刘子承很愿意但这大三九天的在厨房终归不好急忙干咳两声问道。

    一提到正事羞涩顿消精明果断的徐雅娘回归了。她将手中按刘子承吩咐刚刚赶工打造好的铜盆递到了他面前眼中满是星星在闪烁好像孩子在等待家长检查自己满分的成绩单一般。

    刘子承结果铜锅大致看了一番基本满意也很入戏非常配合的拍了拍徐雅娘的肩膀赞道:“好样的办得又快又好不亏是徐记最精明干练的老板娘子!”

    不过徐雅娘并没有戏中应有的兴奋反而俏脸红中泛青有点要暴走的意思尽管她已经对刘子承头口上的调戏有了一定免疫力但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早上的一幕实在太暧昧了暧昧到让她这样一个古代的单纯女子有些招架不住了。

    当气氛又将陷入暧昧与尴尬的时候徐栓这童工兴奋的跑了进来左右手各拎一个长约一尺直径约半尺比例均匀的小型泥制的小型炭火炉。

    “都回来啦!走!开会!开会!”刘子承挥了挥手率先向大厅走去。

    三人落座刘子承将小火炉放在桌上又将徐雅娘拿回来的铜锅放在炉顶。嘿!不得不佩服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与技术这两件物件刘子承既没有图纸又没有实物参照仅凭两人的转述还在这么短时间内支撑竟然不大不小正合适。

    “死鬼怎么样现在我们有了铜锅明天我们就可以推出这味道醇厚口感鲜美的火锅啦。”徐雅娘很兴奋仿佛在这小小的铜锅中看到了徐记的未来看到了父亲欣慰的笑脸。

    刘子承根本没理傻妞这茬对徐栓问道:“小火炉做得怎么样?”

    “我订做了五十个今天到现在为止已经赶出了三十个剩下的明天天亮如数完工。”没想到徐栓比徐雅娘还兴奋活完成得更好。

    “好吧!明天将这新吃法正式推出。”刘子承扫了两人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不过后面一句话让刚要庆贺的两人险些摔到桌底:“不过是免费赠送。”

    “什么?死鬼你疯了我们要不容想出了新吃法怎么还要免费呢?”徐雅娘怒了柳眉倒竖张着双手咬着牙狠狠的问道。那架势就好像你刘子承说错一句我就挠你。

    狂汗!这新吃法是我想出来的怎么成我们了?这傻妞一点都不傻这么快抢上专利权。

    刘子承很鄙视的白了她一眼继续对徐栓说:“徐栓明天你继续按照我说的四菜一汤的标准做菜不过要选好菜好肉。”

    “死鬼!”徐雅娘就像一直愤怒的小猫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怒喝一声呲着牙又准备对他又挠又咬。

    刘子承毫不客气将她两只柔嫩的小手攥在手中稍稍一带险些来个漏点相拥。徐雅娘知觉全身一滞与早上相似的感觉由手掌传来浑身酥软滚烫芳心跳到了喉咙上。

    刘子承望着这张倾国倾城俏脸也是一呆那娇艳的红唇微启如兰似麝的香气轻轻打在他连上又麻又氧哄哄的脸蛋就像熟透了的苹果真相狠狠吞下腹中连胡都不吐。

    “大哥到底为什么免费赠送呀?”未成年的徐栓被着对于古代来讲已经算限制级的画面刺激的面红耳赤不失时机的问道。

    靠!真没眼力儿见……不过这小手又柔又软实在舍不得放开。

    刘子承为了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趁徐雅娘还没挣扎之际连忙顺着徐栓的答道:“其实很间你们想想这四菜一汤的想法。不一样是我们先想出的吗?现在又怎么样?”

    “哦!我明白了大哥你是说如果我们再推出这火锅其他酒楼也很快就会效仿是吗?”徐栓一拍手面色苦的说道。

    聪明。刘子承暗赞一声。幸好是徐栓先想到了要是徐雅娘先想到一定会挣扎出自己的魔爪的。

    “死鬼这……还会有人效仿我们那我们岂不是又要一天新鲜?”徐雅娘情急之下也忘了自己的还有还在这个男人的掌中失落又焦急说道。

    “所以我才说要免费嘛。”刘子承得意一笑在她光洁的手背上缓缓摩擦着。

    徐雅娘大急之下也没注意她的小动作却又有些恼他卖关子有没有手来拍打他只好侧身拱他。这下可好两人本就四手相握她着微微一拱就像送羊入虎口顺势就倒在了他怀里。

    勾引!这是裸的勾引。刘子承温香软玉在怀贪婪的嗅着那淡淡的幽香为了能多享受一会这份香艳他情不自禁的在徐雅娘晶莹的耳垂上吹了一口仙气果然效果显著。只觉怀中的妙人全身一颤随后便瘫软了下去。

    “大哥我们到底要怎么做呀?”徐栓崩溃了眼前这画面他不久前刚听街角卖菜的王二麻子说起过听过他是去‘飘香院’送菜的时候偷偷向里面瞥了一眼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不过这次被打断刘子承到没有暗骂徐栓反而借坡下驴不动声色的开放了徐雅娘的小手轻轻的扶正她柔若无骨的娇躯虽然很舍不得但她知道这些都是事突然造成的一旦徐雅娘回过神来后果不堪设想。轻则腿打折重则全骨折……

    而徐雅娘却没有那样想心中反而有着隐隐的失落。刚才那个怀抱好宽阔好温暖。像父亲的怀抱温馨而安全。又不同于父亲因为他会放自己面红心跳全身烧……

    “你们俩听着明天一大早你们就和前些天我们推出四菜一汤一样分别去城头城尾给我使劲吆喝就说徐记酒楼四菜一汤只收八文另外免费赠送特色菜肴先到先得赠完为止……”刘子承定了定神将自己心中想好的广告词说与二人。

    两人略一沉吟满脸的疑惑不过处于对他的信任到也没再继续追问只是同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那你干什么?”

    晕!这都什么人呐?典型的小人!

    刘子承心中腹诽脸上却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抿着嘴唇挤出两个字:“秘密……”

    ………………………………………………………………

    今天第二更小血本求收藏!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