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快餐

    改变的一天很快就来临了大厅中徐栓挺着腰板正襟危坐餐桌边的长凳上对面徐雅娘青丝高绾晶莹如玉的粉脸略施粉黛眉目如画樱唇娇艳欲滴勾魂摄魄的桃花眼顾盼生姿美艳照人。

    刘子承敛着棉袍打着哈气懒洋洋的来到大厅看着直勾勾盯着他的两人下意识的摸摸脸笑问道:“我脸上长花了吗?”

    “你……”徐雅娘当即就要暴走感情昨晚那豪气干云都是顺口说的自己怎么就相信了这个吃货呢?

    “刘大哥刚刚掌柜的说你有办法能改变我们徐记的窘相眼下我们就要营业了我也有好多东西要准备所以你有什么办法就赶快说吧。”徐栓看老板娘变脸连忙迎向刘子承问道。

    “哦!你们是说这个呀?”刘子承恍然大悟挠着脑袋笑道:“简单我的办法是徐栓你继续去厨房老板娘继续出门招呼客人。”

    说了一句废话!徐栓愣住了。徐雅娘疯了。一下蹿到他身前抬起小脚就向他踹去口中骂道:“你个死鬼你敢消遣老娘我跟你拼了。”

    刘子承连忙躲闪围着桌子乱跑哈哈大笑道:“你个泼妇前日还一口一个奴家怎么还没几天就改成老娘了?”

    “你……你给我站住!”徐雅娘急急追赶尖声叫着。

    一番打闹徐雅娘最终也没有抓住刘子承自己却骂的喉咙哑嗓子干气鼓鼓的瞪着他。刘子承自己也是累得气喘吁吁不过又看到了徐雅娘恢复成原来泼辣的样子也算是成功了。

    刘子承摆手示意两人落座灌了一大口凉白开似模似样的清了清嗓子说道:“徐栓我先问你你最拿手的都是什么菜。”

    徐栓闻言一愣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几样刘子承从来都没听过的菜名估计是古代最常见的菜色。

    “老板娘我再问你……”刘子承转头又对徐雅娘问道不过还没说完便被徐雅娘打断了。

    “你刚才叫我什么?”徐雅娘显然对他刚才的称呼更感兴趣。

    “老板娘!”刘子承重复了一边很是不解。

    “你这人怎么能随便称呼我为娘呢?”徐雅娘晕红满面有些忸怩的嗔道。

    汗!这是明目张胆的占我便宜真是不拿劳动法当回事呀!这新名词还真是害人不浅不过你能占我便宜难道我就不能吗?

    “你误会了我刚才说得是老板……娘!”刘子承故意将三个字分成两个词来说而且‘娘’字咬得极重徐雅娘这泼辣的小婆娘听得眉开眼笑刚要应承却听刘子承口中又挤出一个字:“子……”

    “你……讨厌……死鬼!”这重新以叫原本是占便宜的事忽然变成了‘娘子’大大的吃亏徐雅娘一张俏脸红的通透几乎要滴出血来羞涩难抑的嗔骂着。

    刘子承哈哈大笑还未成年的徐栓也紧咬着嘴唇强憋着笑意。

    “好了!时候不早了先说正事吧。”刘子承继续刚才的话题:“老板娘子你家在这经营多年这来来往往的人群以什么样人居多。”

    听他这占便宜的称呼徐雅娘大羞又要暴走不过见他神色正经问题也很有建设性便生生压下怒火白了他一眼说道:“这榆关城是进京的毕竟只顾来往的大多是一些与我东平国有贸易来往的客商。”

    “我再问你我们徐记的生意为什么不好?”

    徐雅娘略一沉吟神色黯淡的说道:“我们徐记处于几道的最中间段而来往的客商大多都选择在头尾两端所以才会如此清冷。”

    “分析的很好。老板娘子你真聪明。”刘子承挑着大拇指赞道。

    “呸——”徐雅娘攥着小拳头狠狠的啐了他一口没再多说。

    “客商之所有选择头尾打尖住店是因为来往方便那我再问出门在外的人出了方便还有什么对他们来说更重要。”刘子承眼光在徐雅娘与徐栓之间得意的来回扫着那骚包的样子让人真相踹上两脚。

    徐雅娘和徐栓两人面面相觑思所一阵也没什么好答案纷纷摇头。

    “对于出门在外的人而言除了方便最重要的就是节省。特别就这些常年在外面做正义的商贾节省开支就是另一种盈利我们由于地理位置不能给他们提供方便所以便要在这节省上做手脚了。”

    徐雅娘两人听他分析的头头是道都赞许的点着头可这些话说下来简单具体要怎么给客商节省呢要知道他们开酒楼就是为了赚钱总不能在这个拮据的时候还赔本赚吆喝吧这个地方可不会有什么回头客。

    “死鬼你别卖关子了快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吧。”徐雅娘是急脾气看刘子承那老神在在模样更是气急娇声嗔道。

    嘿……这语调这称呼分明就是小媳妇在和老公撒娇嘛。

    刘子承心中舒坦嘴巴就更利索噼里啪啦一顿神侃:“要想赚钱还能给客商节省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薄利多销这才能做到双赢。”

    什么赢?两人听得云里雾里心里就如小猫爪子在挠纷纷出言催促。

    “最后一个问题每位顾客来吃饭平均消费多少银子。”

    这个问题徐雅娘了解急忙答道:“一般的客商都是吃些最简单的饭菜也就三十文钱左右稍稍有请客的大概也就一两银子左右。”

    徐雅娘说完得意洋洋的看着他好像是在打击他一样。可是刘子承的下一句话险些让她撞墙。

    “恭喜你都回抢答啦……不过一两银子等于多少文?”

    “大哥你不会没花过钱吧?”徐栓用看牲口的眼光瞪着他疑惑的问道。

    “咳……快说时间不等人!”刘子承干咳两声缓解尴尬。

    “一两金子能换十一两银子一两银子能换一贯钱也就是一千文。一家普通农户一年也就能收入五到十银子。”这题也没难倒掌柜的徐雅娘认真的回答道。

    “恭喜你已经答俩答案啦……”刘子承咋呼一声好像在欢呼胜利。直见到徐雅娘气势汹汹向他走来才恢复了正色说道:“我们这里一盘菜大概多少钱?”

    “十文。”徐雅娘重重的哼了一声。

    “好!现在听我吩咐我保证马上就能见成效立刻改善徐记现在的局面。”刘子承信心十足的说道:“徐栓你马上去做四个最简单客商吃的最多成本最低的菜在煲一大锅汤菜量就按照这里最兴旺的时候的菜量做现在就去越快越好!”

    徐栓虽然不明白但还是认真的点头点头扎进了厨房。

    “你!老板娘子跟我一起去你去城头我去城尾充分挥你那如黄鹂鸣翠的甜美嗓音只喊一句话:“徐记酒楼四菜一汤只需十文钱……”

    徐雅娘还美滋滋的听他赞赏自己的声音只见刘子承已经冲到了门外浑厚粗狂的声音响彻整个街道:“徐记酒楼盒饭快餐四菜一汤只需十文钱先到先尝喽——”

    正晌午时分徐记酒楼人声鼎沸门内外人头攒动身着各式服色风尘仆仆的人们络绎不绝。门外的在焦急的等待着门内的或酒足饭饱满意的剔着牙或风卷残云似的扫荡着盘中的食物。

    徐雅娘自回到柜台后那双娇艳欲滴的红唇就没有闭上过一直挂着诱人的弧度十文十文的数钱差点数到手抽筋。

    而炒完菜的徐栓现在又重新做回了跑堂的老本行因为对于适量盛菜刘子承不放心生怕他多放一个菜叶由他自己亲自操刀。

    最小的盘子还盛一半的菜量小气得不能再小气但客人们并不在乎盘子里的东西有多少在乎的是桌子上的盘子有多少所以每个人都是满嘴溜油的连声称赞。

    不过让刘子承感慨的是这四菜一汤的简单。素炒土豆丝醋溜白菜洋葱炒鸡蛋肉末炒芹菜。没有一个是刘子承爱吃的也是他最厌恶做的。

    ………………

    收藏、推荐免费送快餐!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