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美女一锅烹

章节目录 第五章 不要傍大款

    就这样刘子承成为了徐记酒楼的三剑客之一。

    有了新血液加入徐记酒楼的内部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徐雅娘是老板娘兼掌柜兼账房兼迎宾小姐。徐栓是厨师兼面点兼切墩兼采购。而刘子承他是服务生兼传菜上菜收拾桌椅兼卫生部负责人楼上楼下及茅厕都归他管。

    又是冷清的一天过去了自从刘子承被安排进来后徐栓就一头扎进了厨房受了老板娘死命令去研究新菜去了。而刘子承与徐雅娘则是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一天也没看出一个铜钱。

    晚饭后徐栓又扎进了厨房徐雅娘先行回了后院刘子承留下收拾碗筷这也是他一天唯一的工作。

    ‘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一切妥当后刘子承哼着小曲插上大门紧了紧身上的棉袍向后院走去。还别说这徐栓真仗义就这一套棉袍给了自己说什么他每天在厨房和锅台打交道用不上棉袍了。

    刚迈进小院便见徐雅娘那纤瘦苗条的身影正端坐于石凳上只手杵在石桌上撑着香腮呆呆的出神。凛冽的寒风带起她耳鬓的秀迎风飞舞清冷的月光映照着她晶莹如玉的脸庞闲得淡雅除尘宛如仙子临凡美艳不可方物。

    刘子承一时看呆了。倒是徐雅娘被他的脚步声惊醒瞥了他一眼轻声道:“刘公……哎!算了我还是叫你死鬼吧这些日子下来已经习惯了。”

    我倒!你是习惯了我受得了吗?你这随便给员工起外号是违反劳动法的。不过这到符合这美艳的老板娘率真的性格再有这‘死鬼’两字好像是夫妻间暧昧的昵称我也不吃亏。

    刘子承在心中yy笑嘻嘻的点了点头。

    徐雅娘似有无尽的心思情绪低落长长的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死鬼我们店里的情况你也知道现在又多了一张嘴等着吃饭我实在维持不下去了。”说着徐雅娘自怀中取出了刘子承的戒指满脸歉意的看着他嗫嚅半天却没有说出只言片语。

    刘子承当然知道她的心思现在徐记维持的很困难还是想要将他的戒指当掉可是那是他家祖传之物也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念想说什么也不能当掉而徐记现在的情况……一时间陷入两难地步竟不知说什么好。

    徐雅娘也知道即便刘子承在这白吃白喝了数日也不会用这么多钱再看他对戒指如此重视定然是重要之物自己也有些强人所难可是又想到现在徐记的近况眼圈又不自禁的红了起来一对桃花眼中泛起了阵阵涟漪泣声道:“徐记是我家祖传产业世代经营。而到我父亲这一代偏偏家中只有我一女。怕家传产业旁落家传手艺后继无人便收养了徐栓这一晃也有十数年了。”

    徐雅娘口气幽幽似在说给他听又像在自言自语。不过刘子承听得明白不自禁的接口道:“我明白就是童养媳不对应该是童养夫才是。”

    其实他心里却在暗暗佩服古代人。这叫什么员工养成记。从童工到包身工绝对忠诚。

    ‘呸!’徐雅娘轻啐一口双颊绯红羞涩的嗔道:“哪有你说得这般不堪。不过我父亲早丧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我们相依相伴要说是夫妻我看更像是姐弟。这些年来也有许多大门大户来提亲都让用这个借口推搪了去。不过这时看来我也确实应该早早嫁了也好收写聘礼交给徐栓继续将徐记经营下去。”

    她越说越凄苦泪珠儿簌簌而落神色间满是无奈的苍凉。

    “不行!”刘子承看着这张没得动人心魄的玉颜脑中自然勾勒出了那些脑满肠肥的商贾士绅的样子想想这艳丽的美娇娘在他们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心里立时泛起阵阵刺痛不假思索的拒道。

    “唉……”徐雅娘似没听到他的话长叹一声喃喃低语:“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把我的戒指收好以后也不要再提什么傍大款的事了。”刘子承盯着那对让他有些神迷的桃花眼认真的说道:“我来拯救徐记一切等明天晌午见分晓。”

    说完也不等徐雅娘答话便走进了自己的小屋。

    徐雅娘望着他已消失的背影呆呆的出神刚才那坚定的话语凝重的神情都深深的震撼了她柔弱的芳心。明天见分晓明天会有什么事生呢?还有傍大款又是什么意思呢……?

    ……………………………………

    求收藏推荐!拜谢!

    ?

    <sty1e>

    ppa{ete;}

    </sty1e>(全本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