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请表哥吃饭

    第六百九十五章请表哥吃饭

    人家这大人物,都是办大事的。而我们这些人,就是都被蒙到了鼓里面,我们就是什么也不知道呀”李南枝又看着赵倩倩说道。

    “没错,赵厂长这一次要做的事情,一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他之所以会告诉你哥跟我哥,可能是这一件事情,跟他们俩有关吧而我哥和你哥,不把这事告诉我们,那肯定也是赵厂长不让他们说的吗我们就是不能怪我们的哥哥吗”赵倩倩感觉,这事,一定是赵厂长对赵刚和李南松交待了,要他不要告诉别人,要不然的话,他们又怎么会不告诉自己的亲妹妹呢

    “那看来,我们就也不要纠缠这样的事情了。以后,我们不要想着再去找秦大川就是了。”李南枝又这样说道。

    “好,我们以后,就是老老实实地当个保洁员打扫卫生就行了。”赵倩倩又这样附和着说了一句。

    就这样,这两个女孩,虽然是不明白赵厂长和赵刚还有李南松他们在做什么事情,可她们俩也知道,自己以后就是要老老实实地呆着,不能再给自己的哥哥们添麻烦了。

    再说,秦大川现在看,自己已经把赵刚给收买了。他感觉,现在赵刚和自己那已经是一条心了。于是,他就是想要开始自己的大动作了。不过,在开始他的大动作之前,他就是要去见一个人。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这个很重要的人,不是别人,当然是秦大川的表哥姚东升了。对于,秦大川来说,他想要做这一笔大买卖,没有他表哥的支持,怕是不行的。因为,秦大川很清楚,自己这事,要是没有表哥的保护,那要是被上级领导查出来的话,他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可要是他在做这事时,也把表哥给拉下水了,那就不一样了。凭借他表哥的关系和能力。就算是他们这事被上级领导查出来的话,只要有他表哥来顶着这事的话,那他秦大川就是不会担心什么。

    就想上一次一样。其实,秦大川在贪污那一百多万之前,就已经先给他表哥二十万的保护费了。要不然,他秦大川的事,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解决了。

    当然,秦大川上一次的案子,之所以能够让他躲过一劫,这还跟他有一个愿意为他顶罪的副厂长有关的。要是没有这样一个对秦大川忠心耿耿的副厂长,那他秦大川说不定,还是有可能去坐牢的。

    可不管怎么说,上一次秦大川贪污受贿的事情,主要还是姚东升,在从中斡旋,才让他秦大川幸免于难呢

    现在秦大川就是又想到了自己的这一个保护伞了。他知道,自己在做这一件大事之前,那肯定是要去见一下自己的表哥的。要是自己没有见表哥,就做了这一件大事。那表哥知道后,肯定会生气的。毕竟,他这样做的话,那就等于是不把他表哥放在眼里了。要知道,他秦大川能有今天,就是他表哥帮他拉上去的呢现在,你秦大川想要吃一块大肥肉了。你就是不告诉你表哥,那你眼里还有你这个表哥吗那秦大川的表哥知道这事后,又怎么会生气呢

    正因为这样,秦大川是无论如何都要去见一下他的表哥的。只有见了他表哥,他把这事给他表哥说了之后,才能决定,自己要不要干这一件大买卖呢

    秦大川想好了这一件事情后,就是去了总装备了。当然,他也不能在他表哥的办公室里面说这事呢他要先请表哥吃饭,然后才能说这事呢

    毕竟,秦大川也有两个多月没有见过姚东升了。现在他要见表哥的话,当然要先请表哥吃饭了。

    秦大川这就请表哥到了总装备附近一家大饭店里面去吃饭了。

    姚东升还不知道秦大川请自己吃饭是有什么事呢本来,姚东升也听说,自己的这个表弟,现在就是又当上了308基地一把手了呢要说这事,可纯粹是秦大川自己一个人整的。姚东升,就是也没有帮什么忙。

    现在秦大川就到饭店要了一个包间,点了一些酒菜,这就跟表哥一起开始吃饭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姚东升就看着秦大川说道:“表弟,你现在混的不错吗这副厂长当了没几天,就又当上了一把手了。怎么,听说那个赵中遥犯错误了,你这是就被扶正了。”

    姚东升当然也知道赵中遥这个人。毕竟,赵中遥在整个军工界,那都是很有名的。姚东升当然也知道赵中遥是谁了。对于,赵中遥之前,犯了错误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了。

    “表哥,我这也是运气好吗谁知道,那个赵中遥是一个伪君子呀他表面装的跟一个正人君子一样,谁知道他是一个好色之徒。要不是他犯错误,我又怎么可能会被扶正呀”秦大川听了表哥姚东升的话,就是又这样说道。

    “嗯,你小子一向就是运气比较好呀既然这样的话,你就是要好好干呀将来,你说不定,还可以继续高升呢再过几年,你能坐到我这个位置,那也不是不可能的。”姚东升又看着秦大川说道。

    “是呀只要表哥肯帮忙拉我一把的话,我就是有可能爬到你现在的位置呀”秦大川听了姚东升的话,就是高兴地看着他说道。

    “表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一直不都是我拉着的吗我们是亲戚,我又怎么会不拉你一把呢”姚东升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看着他开了一句玩笑。

    “是呀表哥,你别生气,都是我不会说话呀我今天的一切都是表哥给我的。表哥对我秦大川的恩情,表弟我是莫齿难忘。”秦大川又看着姚东升说道。

    “哈哈,看你这认真样,我在说着玩呢我们是一家人吗你何必这么客气,在我的亲戚当中,也就你有头脑有出息呀我不帮你,还能帮谁呢”姚东升又看着秦大川这样说道。

    其实,就算是亲戚们之间,也是这样。并不是说,亲戚们之间,就是严格按照亲疏的程度,来决定亲戚们之间的亲密关系的。而是根据亲戚们之间是不是经常往来,是不是感情好来决定的。

    大家都知道有这样一句俗话,是这样说的。远亲不如近邻。也就是说,有些亲戚,由于不经常往来,就是还没有自己的邻居亲呢这就是说,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并不是说,你有了血缘关系,你就一定会很亲。你没有血缘关系,就是一定会不亲。

    秦大川和姚东升的关系就是这样,虽然他们俩并不是特别亲的亲戚关系,可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就是比特别亲的亲戚关系还要亲呢

    秦大川听了姚东升的话,就也笑着说道:“表哥,你说的太好了,虽然我叫你表哥,其实,我感觉你比我亲哥还要亲呢”

    姚东升听了秦大川的这话,就又笑着说道:“哈哈,别在拍马屁了,你这一次请我吃饭一定有什么事吧说吧我们哥俩就是不用客气,你是又有什么事,想要表哥帮忙吧”

    秦大川听了姚东升的话,就又笑着说道:“表哥,我这一次不是求你办事的,我是想跟你合作做一笔大买卖呢”一听秦大川这么说,姚东升就是好奇地看着他说道:“哦,你要跟我做生意,我们都是为官之人,又怎么能做生意呢”

    姚东升刚一听秦大川这么说,他就是还不理解秦大川说这话的意思呢还当他秦大川是做的真正的生意呢

    “表哥,我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发现了一个赚大钱的机会呀不知道大哥有没有兴趣再合作一把。”秦大川一边说,一边就给姚东升使眼色呢

    姚东升一看秦大川的眼色,就知道他说的这个赚大钱的机会是什么意思了。于是,姚东升就是又看着秦大川说道:“表弟,你这是又瞄上什么肥肉了吧”

    秦大川这时,才又笑着说道:“表哥,你知道不知道什么新型钢材的事情呀”秦大川先这样问了一句。姚东升听了秦大川的话,就是说道:“哦,你说这一次总装备给一些基地军工基地配送的一些进口的新型钢材吗”

    姚东升作为总装备的一个领导,他当然也知道总装备部给一些基地配送一些新型钢材的事情了。

    “是呀我说的就是这些新型钢材,你可知道,这新型钢材多少钱一吨。”秦大川又看着姚东升说道。“多少钱一吨,这事我还真不知道呢”姚东升虽然听说了这事了,可他就是没有仔细地打听。毕竟,这事并不归他管。

    “十几万一吨呢比原来的普通钢材,那是贵了近十倍的价格。”秦大川又看着姚东升说道。“哦,这么贵呀看来,这进口的东西成本就是高,这好东西就是贵呀”姚东升又这样看着秦大川说道。

    “是呀现在总装备部配送到我们308基地的那一车新型钢材,就是价值上千万呢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呀想着就是让人感觉有些心痒痒呀”秦大川又看着姚东升说道。

    “表弟,可这新型钢材再贵,你也不能把它们直接卖了呀你要是把这新型钢材卖了,那不是露馅了,到时候,你让工人们拿什么生产新型武器。”姚东升听了秦大川的话,还想,他就是想要直接把这些新型钢材给卖了呢

    秦大川听了姚东升的话,就又说道:“我怎么敢这么做吗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不等于是直接犯法了。我秦大川再胆大也不敢这么做呀”

    “你不敢这么做,那你想怎么做,是不是少卖一些,并不是把这些全部卖了。”姚东升一听秦大川的话,就是感觉,他可能是打算把这些新型钢材偷偷的少卖一些。

    秦大川听了姚东升的话,就又说道:“要是这样的话,又有什么意思呀这些钢材是有限的,上面也是知道配送到我们基地的钢材是多少吨的。我就算是可以少卖一些。可万一要是让上级查出来的话,那问题还是很严重的。还有,就算是新型钢材很贵,可你要是只卖他个几百斤的话,那又能值多少钱,这又有什么意思。毕竟,我们不能卖他个几吨吧顶多也就是卖他个千把斤罢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也就是赚不了几个钱,这新型刚才就按十五万一吨,我们要是大胆地卖半吨的话,也就是七八万块钱,这又有什么意思,我们可都是中层领导,要干就要干大的,这几万块钱的买卖,我们做着又有什么意思。”

    姚东升一听秦大川这么说,他就是十分不解地说道:“那你不这样少卖一些,那你是打算怎么弄呢我可告诉你,这新型钢材,可都是进口钢材,上级领导对这些钢材也是很重视的,你要是敢打这些钢材的注意,那可是要小心一些。要是让上级领导查出来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姚东升虽然也是一个贪官,可他就是没有秦大川的胆子大呢他这人做事,还是非常的小心谨慎的。一听秦大川想要打这些新型钢材的主意,他就是有些担心呢

    秦大川听了姚东升的话,就又说道:“表哥,你放心,我做事一向也是非常谨慎的。我这一次,准备用偷梁换柱的办法,这样的话,那肯定是万无一失的。”

    一听秦大川这么说,姚东升就是看着他奇怪道:“什么意思,什么偷梁换柱呀我怎么听不懂,你给我解释的清楚一些。”姚东升还听不明白秦大川的话,于是就是又这样问了一句。

    秦大川这时,就又看着姚东升说道:“表哥,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用普通的钢材,把这一车新型钢材全部换掉,你看这样弄怎么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