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苦肉计

    第六百八十五章苦肉计

    毕竟,秦大川还在这里,他们就是不能离开这里。毕竟,他们都算是秦大川身边的朋友了。既然秦大川还在这车间,他们几个自然也得陪着他了。

    对于赵刚和李南松来说,那不仅是要陪着秦大川,他们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呢

    现在秦大川看着眼前的这些新型钢材,他就是一阵高兴。这一高兴,他就想要到跟前去看看。本来,秦大川对于这些研制枪支的原材料是没有什么兴趣的。他以前当副厂长时,就是很少到车间来看这些生产枪支的原材料。

    现在秦大川虽然是当上了厂长,可要不是想着这些原材料,可以让自己发大财,秦大川就是也不会到这个车间来。他只用下一个命令,要赵刚和李南松负责,把这些原材料搬运到车间就可以了。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秦大川对于这些原材料,那是非常的感兴趣。因为,在他的眼中,这里堆放的不是什么生产枪支的原材料,而是他最喜欢的钞票。这一堆堆的原材料,在秦大川的眼中,就是一捆捆的钞票。

    现在秦大川看着眼前的这些原材料,就想走近一些看一看。于是,他就自己走到了那已经码好的一堆堆的钢板面前。先看了看,然后还用手轻轻的摸了摸。

    秦大川一边摸一边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他就想,这些钢材价值上千万。要是自己能够把这些新型钢材,换成普通的钢材的话,那自己随便就是可以赚好几百万呢到时候,要是自己一下子手里有好几百万,那自己当不当这个基地的一把手,都无所谓了。有了这几百万,这一辈子就是可以吃喝不愁了。

    就在秦大川还在做着美梦的时候,就是突然听到有人喊道:“秦厂长小心快躲开”秦大川一听这话,他就是一愣。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毕竟,他的大脑之中正在做美梦呢这突然出现的喊声,就是让他愣了一下,想要回头看看是谁的。

    可他还没有回过头来,就感觉头顶上面传来了一阵哗哗的声音,象是什么金属之类的东西马上要滚落下来了。

    秦大川这时,就想要抬头看看是怎么回事呢可是他刚抬下头,还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是感觉自己被一双有力大手,一下子就是推了一下。之后,他就是站立不稳,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随后,他就听到了一阵哗哗的声音会来。之后,他好象听到身后传来了啊的一声,象是谁被什么东西砸到了。

    秦大川摔倒后,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他很快就是又爬了起来。可是当他再爬起来时,就是看到让他惊恐的一幕。他看到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有许多钢棍从码好的一人多高的钢板上滚落了下来。然后,这些钢棍,就是砸到了一个人身上。这人现在就是倒在地上,身上还压着十几个钢棍。

    秦大川一看这情况,他就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被人推了一下了。他知道,一定是这个人刚才救了自己。要不然,现在压在这些钢棍下面的人一定是他呢

    “这这是怎么回事赵哥你你怎么样了”当一切没有动静后,马上就是传来了李南松的声音。刚才发生的情况,就是有些突然,现场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大家就都是愣在了那里。

    只是李南松反应快,他一眼就看到了现在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是赵刚呢看来,就是赵刚刚才救了秦大川。要不然,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应该是秦大川呢

    “赵哥赵哥”李南松赶紧跑了过去,然后就是把赵刚身上的那些钢棍给拿起来,仍到一边去了。

    而秦大川和郑方现在也才反应过来,他们俩也是赶紧走了过来,来到了赵刚的身边。

    “赵刚,你怎么样,兄弟,你没事吧”秦大川现在已经知道是赵刚刚才救了他。要不是赵刚把他一把推倒的话,那现在受伤的人一定是他,而不会是赵刚了。

    秦大川现在马上跑到了赵刚面前,他看着赵刚,就是一脸愧疚的样子。赵刚的右肩膀上面好象是受伤了,已经有血迹把他的衣服给染红了。

    “李南松,快把赵刚扶到医务室去。”秦大川现在看着李南松,就是这样说道。他是一看赵刚的胳膊受伤了,就是赶紧想要帮他包扎一下。

    赵刚这时,就是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他活动了一下右胳膊,然后看着秦大川说道:“秦厂长,我没事,只是擦破了一点皮。”

    “不,还是去包扎一下吧兄弟,刚才多亏了你,要不然现在受伤的会是我,并且,我伤的一定会很严重的。”秦大川带着感激地目光看着赵刚说道。

    秦大川看着地上这些乱七八糟的钢棍,他知道,刚才要不是赵刚救了他。那他是会被这些钢棍给砸到头部的。要是那样的话,那他受的伤可能会很严重的。

    “秦厂长,没事,你是厂长,我是你手下的职工,我救你是应该的。”赵刚揉了一下肩膀上面的伤说道。“别这么说,都是兄弟你仗义呀你不计前嫌,现在救了我。真让我很感动。走,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要不是不看一下,大哥我不放心呢”

    秦大川这时,不由分说,就是拉着赵刚出了车间。赵刚只好是跟着秦大川一起来到了医务室里面。当然,李南松和郑方也跟在秦大川的屁股后面,就是去了医务室了。

    到了医务室里面,就有医务人员,检查了一下赵刚的伤势。当医务人员,把赵刚外面的衣服脱下来,看到肩膀上面的伤口时,就是也松了一口气。刚才,这些医务人员,看到赵刚的右肩膀上面,有一片血迹,可想他这胳膊受伤很严重呢

    可当他们把赵刚的衣服脱下来,查看伤情时,才看到,赵刚受的只是外伤,只是皮肤外面,被钢棍摩擦破了皮肤,伤口很浅,并没有伤到里面的肌肉。

    只是秦大川还有些担心,于是,他就看着那个给赵刚包扎的年轻女医生说道:“大夫,我兄弟的伤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还好,他这伤并不严重,我们给他摸一点药水,包扎一下就可以了。”这个年轻的女医生,一边说一边就是给赵刚包扎了起来。

    很快,她就是帮赵刚把伤口包扎好了。只是她包好后,就有些不解地看着秦大川说道:“秦厂长,他真的是你兄弟吗”这个年轻的女医生,当然也知道秦大川是谁了,毕竟,他是这个基地的一把手,是这里的最高领导,这个医务室也是归他管的。这些医生们当然也知道秦大川是谁了。

    只是他们并不认识赵刚和李南松。怎么说,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系统的。象赵刚和李南松这样的职工,也就是在车间的职工们之间有些名气,可放在全厂来说,就是也不是很出名。

    秦大川看了一眼这个年轻的女医生笑着说道:“是呀赵刚就是我的亲兄弟。”这个女医生一听这话,就是又不解地看着秦大川问道:“秦厂长,你刚才叫他什么,他是叫赵刚吗你姓秦,他姓赵,他怎么会是你的亲兄弟呢”

    秦大川这时,就又瞪了那个年轻的女医生一眼说道:“怎么了,姓不一样,就不能是亲兄弟吗我告诉你们,我和赵刚的感情,那是比亲兄弟还亲呢”

    这个年轻的女医生听了秦大川的话,一时有些纳闷,可她看秦大川并不想说实话,他也就不想多问什么了。

    “好了,你没事了,回去休息两天就可以了。你这是在车间干活的时候碰伤的吧”这个年轻的女医生,帮赵刚把伤口包扎好后,就又随便这样问了一句。毕竟,从穿着上来看,赵刚就是车间的一名工人。这个女医生虽然不是车间的工作人员,可他毕竟,在这个基地呆了几个月了,对于这个车间的工人们的穿着,她还是很清楚的。

    “行,谢谢大夫”赵刚还看着这个年轻的女医生表达了一下感谢。“不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女医生也看着赵刚笑了一下说道。“走,我们回去吧”赵刚这时,就又看着秦大川和李南松说道。

    说完后,赵刚就是一个人先走了出去。秦大川和李南松还有郑方也是跟着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后,秦大川就对郑方说:“你直接回到车间去吧叫工人们把车间里面刚才掉下来的钢棍收拾一下。我和赵刚兄弟到办公室坐一下,我有些话想要跟他说。”

    “好,那我回到车间去了。”郑方听了秦大川的话,就转身向车间的方向走去。而秦大川这时,就和赵刚还有李南松一起向办公楼的方向走去。

    到了办公室里面,秦大川就是让赵刚和李南松一起坐到墙边的沙发上。并且,还亲自给赵刚倒了一杯茶。

    “赵刚兄弟,这一次,真的是多亏了你。我要再一次向你说声谢谢。”秦大川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又一向赵刚表示感谢。毕竟,这一次赵刚是帮了他大忙了,要不是赵刚眼疾手快的话,他现在可能已经躺到医院去了。

    “秦厂长,没事,小事一桩,你不要再说了。我这不也是没有受什么伤,不就是擦破了一点皮吗这对于我一个年轻力壮的人来说,根本是算不了什么。你也不用太愧疚了。”赵刚又看着秦大川说道。

    秦大川这时,就是笑了一下说道:“好了,兄弟的恩情我记着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的。”赵刚听了秦大川的话,就是又赶紧说道:“秦厂长,你快别这么说了。你是厂长,我是职工,我帮你不是应该的吗”

    “好了,赵刚兄弟,说说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吧那些钢棍怎么会突然从上面掉下来了呢那些钢棍不是放到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滚落下来。”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秦大川也是有些心有余悸,他现在就是想不明白,那些放的好好的钢棍,怎么会突然从钢板上面滚落下来。

    赵刚这时,就是看着秦大川说道:“可能是那一个工人,在放置那些钢棍的时候,就是没有放好。当时他可能是没有注意。在你走到那些钢板旁边时,这些钢棍突然就是掉了下来。这纯粹是一个意外,秦厂长不用想的太多。”

    听了赵刚的话,秦大川就又说道:“那好,看来这事就是那一个工人不小心造成的。可他就算是不小心,那也是因为他粗心大意,不知道把那些钢棍放好的原因,看来,我还是要把这个工人给查出来,铁惩罚他一下。”

    一听秦大川这么说,赵刚马上就又说道:“秦厂长,算了,我也没有爱到太严重的伤,你不是也没有受伤,我们为什么还要追着这事不放呀就算是某一个工人造成的,可他肯定也不是故意的,他也是在工作的时候造成的吗既然们都没有受太严重的伤,那又何必查一个水落石出呀再者说了,真要查的话,那也是很难的,当时一起干活的工人,就是有十来个人呢你说是那一个工人,没有把那些钢棍放好呀别说,我们查的时候,他们谁也不会承认。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谁没有把那些钢棍给放好呀毕竟,当时在上面放置这些钢棍的工人有好几个人呢你能说是那一个放置的吗有可能是他们都在那些钢板上面放置的有钢棍呢你难道要把这十来个工人,全部都惩罚了吗”

    赵刚当然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所以说,他就是不让秦大川来追查这事,毕竟,再追查也不可能查出来是谁在从中作梗。因为,这就是赵刚和李南松一起做的事情,你查别的工人有什么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