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商量

    第六百七十五章商量

    要不然,他也不可能现在还能混的这么好,要不是他有关系,又会处理这人际关系,他现在可能就是在监狱里面呆着了。

    “中遥,你说的很有道理,看来,我们就是不能操之过急呀这样,你就叫赵刚和李南松继续跟秦大川培养感情,一定要秦大川绝对相信赵刚和李南松,要不然的话,我们后面的计划就无法实施呢”刘天明又看着赵中遥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等一会,再给刘明打个电话,要他把你说的话,也告诉赵刚和李南松。”赵中遥又这么说道。

    “行,那就这样,我去开会了,你回到你的办公室吧”刘天明看自己跟赵中遥已经把事情说好了,他就和赵中遥一起走出了办公室,他去开会了。然后,赵中遥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回到办公室后,赵中遥就想先给刘明打了一个电话。可是又一想,这个时候,刘明可能不在半路,没有到家呢于是,他就又等了一会,感觉刘明已经回到了308军工基地了,他才又给刘明打了一个电话。

    而现在刘明才刚刚回到308军工基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就又听到了电话声音了。他一开始还想,会不会是秦大川打来的,毕竟,他的电话,一般别人都不会打,只有秦大川会打他的电话。因为这个秦大川就是喜欢吃好吃的,他想要改善一下生活的话,就会要刘明给他做一些好吃的,并且,还要派人送到他的办公室去呢毕竟,秦大川也不愿意在普通职工面前表现的很特殊,虽然,他现在的身份是有些特殊,可他就是也不想让工人们说他搞特殊化。

    现在刘明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又听到了电话铃声,他就感觉,这可能会是秦大川打给他的。因为,现在快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秦大川说不定又想要改善一下伙食呢

    可当刘明接到电话的时候,才知道,仍然是赵厂长打过来的。这就是有些意外,本来,他刚刚从总装备回来,赵厂长该说的事情,都已经给他说了,现在怎么又会打电话过来呢

    可不管怎么样,就是赵厂长打过来的,刘明接过电话,就是赶紧说道:“是赵厂长呀还有什么事”赵中遥听了刘明的话,就又说道:“也没有什么事情,刚才我去见了一下刘主任,他让我再交待你一句话,就是说,你要告诉赵刚和李南松,一定要他们俩继续跟秦大川培养感情,一定要让秦大川完全相信他们俩,和他们俩成为好朋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刘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那好吧我等一会,再把这话告诉李南松就行了,他现在是我的兵吗我现在跟他说话是很方便的。”

    “行,那就这样,你去工作吧”赵中遥说了这话后,就又挂了电话。刘明看赵中遥那边挂了电话了,他也把电话给撂了。

    刘明直接从办公室出来,就是来到了厨房里面,他进去的时候,就是看到李南松正在和一个职工一起在摘菜呢刘明进来时,这两人就是也没有注意。

    刘明现在走到了李南松面前,拍了一下李南松的肩膀说道:“李南松,你来一下。”李南松正在摘菜,感觉有人拍他的肩膀,他就抬头看了一下,他一看是刘明,就站了起来。

    “刘主任,有什么事”李南松就是笑着问了一句。“一点小事,你来我办公室一趟。”刘明看着李南松说道。说完之后,刘明就是又转身离开了。

    李南松自然知道,现在他和刘明的关系。他知道,现在刘明不只是他的直接领导,同时还是他们一伙的,都是革命同志呢这关系,那绝对是不一般的。

    李南松一听刘明说要他到办公室去一下,他就是知道会有一些重要的事情的,于是也就是马上跟了过去。

    两人这就来到了办公室里面。李南松就是看着刘明问道:“刘主任,有什么事”刘明看李南松也来到了办公室里面,他就看着李南松说道:“也没有什么事,就是传达一下领导的指示。”

    一听刘明这么说,李南松就是赶紧竖起耳朵说道:“什么指示”刘明就又笑了一下说道:“呵呵也没有什么重要的指示,也就是一句话。”

    “啊就一句话,是什么话”李南松有些不解地看着刘明说道。

    “是这样,我刚才接到了赵厂长的电话,他说总装备的刘主任对你们俩有一个要求,要你们俩尽快跟秦大川搞好关系,一定要成为秦大川最为相信的人,而不是现在这样,秦大川也就是仅仅不那么恨你们,其实,秦大川心里还在怀疑你们呢你们俩,就是一定要尽快的取悦秦大川,要让他相信,你们俩对他那是忠心耿耿的,只有这样,我们才好开展下一步工作。”刘明看着李南松,就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哦,是这事呀刘主任,这事我和赵哥也在考虑呢我们俩一定会尽快成为秦大川的好朋友的。”李南松又看着刘明说道。

    “那好吧知道就好,不过,你们俩就是要知道,现在秦大川对你们俩,可是仍然在怀疑之中,下一步,秦大川就是很有可能会考验你们俩。你们俩就是要做好思想准备,不管秦大川如何考验你们俩,你们俩就是要顺着他,不能让他生气。一定要取得他的信任。”刘明又看着李南松说道。

    “好,刘主任,这事我们一定会按照赵厂长和刘主任说的去做的。”李南松又这样看着刘明说道。“行,那你先回去吧等吃过中午饭,大家休息的时候,你就要去见一下赵刚,把赵厂长和刘主任交待的事情,同他再商量一下。”刘明又看着李南松这样说道。

    李南松听了刘明的话,就又说道:“好,我会的。”

    说完之后,李南松就是又走出了刘明的办公室了。

    就这样,等到吃过中午饭的时候,李南松就去宿舍找了一下赵刚,和他一起又来到了办公室后面的一个花坛旁边,这里比较隐蔽,是赵刚和李南松谈论一些机密事情的地方。毕竟,在宿舍这种地方,那是人多嘴杂,没准那个职工听出了赵刚和李南松说的话,有什么蹊跷的话,就会想他们俩可能会做一些对秦大川不利的事情。要是有人去秦大川那里告了赵刚和李南松,那他们俩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可就是白费了。不但是他们俩的努力会白费,就连赵中遥和刘主任他们经营的一切也都会毁于一旦呢

    正因为,赵刚和李南松在说这些重要的事情时,那都是到办公楼后面的一个花坛那里。这个地方,就是很少有人来。而他和李南松是好朋友,两人没事就是到这个地方来抽烟聊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是有人看到了,也不会怀疑什么。毕竟,爱抽烟的人,就是喜欢找一些比较僻静的地方,这样就是在抽烟的时候,不影响别人。要知道宿舍里面的空间也没有多大,要是所有的男工都在宿舍抽烟,那整个宿舍还不就是乌烟瘴气呀对此,赵刚之前,就在宿舍里面,制定了一个规定,凡是烟瘾大的人,想要抽烟的话,就是到办公楼外面去抽,最好是找一个隐蔽的地方,不要让领导看到。

    虽然这军工企业,也没有规定不允许职工抽烟,可要是你在抽烟的时候,让领导看到的话,那也是会说你两句的。毕竟,抽烟对于安全,就是有一定的影响呢

    所以说,在赵刚这个宿舍里面住的男工,只要是烟瘾大的家伙,那都会自觉地到外面抽烟,没有谁敢在宿舍抽烟,毕竟,谁都知道赵刚的脾气,你要是惹他恼的话,那对谁都没有好处。

    既然赵刚制定了这么一条规定,那他赵刚当然要首先执行了。所以说,他和李南松,就是会经常一起到办公楼的后面花坛边去抽烟。这也算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毕竟,当赵刚和李南松坐在花坛边抽烟时,要是有职工站在宿舍里面的窗户边,办公楼后面的楼下看的时候,就是能够看到赵刚和李南松的身影呢当然,他们也只是看到赵刚和李南松的身影,可他们是绝对听不到赵刚和李南松在说些什么话呢

    现在赵刚和李南松就又来到了老地方抽烟呢两人一边抽烟,一边就是聊起了李南松从刘明那里听来的事情。

    “赵哥,我刚才接到了刘明的通知了,赵厂长和刘主任他们要我们俩尽快和秦大川搞好关系,一定要取得秦大川的信任,要让我们俩尽快成为秦大川的好朋友。”李南松看着赵刚先把这事说了一下。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这事呀我当然知道了,我们不正是在朝这方面努力呀”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赵哥,刘明还告诉我,赵厂长说,秦大川下一步,有可能会考验我们一下呢因为,他现在并不是真心地相信我们。虽然,我们俩请他吃了饭,可他也只是表面上跟我们和好了,可他的内心深处,并不认为,我们俩是真心归顺他呢”

    一听李南松这么说,赵刚就又说道:“赵厂长分析的很有道理,我们俩虽然是刚刚请秦大川吃了饭。可他不可能因为这一顿饭,就把我们俩当成是他的心腹了,他肯定还会继续考验我们。一直到他能够彻底相信我们俩才行。”对于李南松说的事情,赵刚其实也早就想到了,他就知道,秦大川是不会轻易就相信他和李南松的,这想要真正和秦大川建立起感情,那还就是要再下一番功夫呢

    “赵哥,那你说,秦大川下一步,会怎么考验我们呀我们又该怎么应付他。”李南松猜不透秦大川的心思,于是,他就是有些担心地看着赵刚说道。

    “管他呢兵来将当水来土囤,我们只要有心理准备就行了。”赵刚又看着李南松这样说道。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有些紧张地说道:“赵哥,你别这样呀你可是我的主心骨呀你要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话,我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赵刚这时,就又看着李南松说道:“这事,你要我怎么办,我怎么知道秦大川会用什么样的办法考验我们俩呀我们现在,只是要有这样一个心理准备就行了。”

    听了赵刚的话,李南松就也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这么说,我们现在就是还不知道敌人会有什么动静呀”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纠正道:“不,你现在不能用敌人来形容秦大川,他现在不是我们的敌人,他是我们的朋友,或者说是一个普通朋友。”

    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就又说道:“真是这样,那我们以后,就是可以跟秦大川敞开心扉了。”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那是呀既然我们要和秦大川做朋友,当然要跟他敞开心扉了。只是我们要知道一点,那就是说,我们只是在演戏,我们可以有真感情,可归根结底,我们是在演戏,你明白吗”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是挠了一下头说道:“这可真难呀这既要动真感情,又要演戏,这玩意可真是不好整呀”赵刚这时,就又看着李南松说道:“当然,没有一点难度,赵厂长会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吗赵厂长既然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那就是看得起我们,所以说,我们就是一定要想办法,把赵厂长给我们下达的任务给完成呢”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行了,赵哥,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吧我反正听你的指挥就行了,你说怎么整,咱就怎么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