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请客的理由

    第六百六十九章请客的理由

    这些礼物,就是会让秦大川想起之前,他贪污受贿的事情,那我们送钱,他不就是不会想什么了吗!这钱不管是谁身上都有吗!”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骂了他一句道:“你他妈的到底是怎么想的,你直接给秦大川去送钱,他又怎么敢要呀!你送礼他都不敢要,更别说是送钱了,他不是更不敢要了。 .”

    李南松听了,还有些不服气地说道:“这又是为什么呀!秦大川他为什么不敢要。”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瞪他一眼骂道:“你这脑子怎么又不好使了。你也不想想,现在我们和秦大川那是什么关系,那是敌对关系呀!你现在直接去给他送钱,那他会怎么想,他肯定会想,你这就是想要拉他下水呢!是要陷害他呢!你是先送给他钱,再去刘主任那里去告他。你说他秦大川会收你的钱吧!你当他是傻子呀!只要有人送钱,他就会乐呵呵地收下。”

    “啊,是这样呀!我还真是没有想这么多。”听了赵刚的话,李南松又挠了挠自己的头,感觉自己真的是想的太少了。只是把秦大川想象成一个见钱眼开的家伙了,就不想,他现在还是一个基地的领导,他刚刚把赵中遥给陷害了,你现在直接给他送钱,那不明摆着是也想要陷害他吗!

    “知道就好,所以说,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请秦大川吃饭。先跟他搞好了关系了,那才可能送给他钱呢!”赵刚又看着李南松说道。

    “哎,赵哥,怎么还是向秦大川送钱呀!难道说,我们和他关系好了,他就可以直接收我们的钱了。”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他还是有些不大明白呢!

    “李南松,你这个人呀!就是不会思考问题,你想呀!现在我们直接跟秦大川送钱的话,他肯定是不敢要了。可要是我们和他的关系好了,再送给他钱的话,那他肯定敢要了。你以为那些给领导送礼的,就是从来没有和领导见过面,然后第一次见面,就给领导送一沓子钱,那你说,这领导他敢要吗!就别说是一个领导了。假如说,你在大路上,有一个陌生人,突然拉着你,要送你一沓子钱,你说你敢要吗!你难道就不想,这一沓子钱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个人根本就不认识你,他为什么要给你钱呢!你要是这样想的话,那你还会要这个陌生人的钱吗!这道理也是一样的,你想呀!我们现在和秦大川的关系,不但是不好,并且,还算是敌对关系呢!你给我们敌人送钱,那你说,我们的敌人,难道什么也不想,就马上高兴地把你的钱收下了。这肯定是不大可能的事情吗!”赵刚看李南松的理解能力有些低下,他就又这样解释了一遍。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又一次解释后,他才算是明白了一些其中的道理了。他看着赵刚说道:“哦,原来是这样,你的意思是说,等我们和秦大川的关系搞好了,然后,我们再直接给秦大川送钱。”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不是说,我们和秦大川的关系好了,就直接给他送钱。我说过了,要巴结领导,那是要讲究一些方式方法的。直接送钱,这是最为低级的方法。这样直接的方式,就算是你和领导关系好,也让领导无法接受。毕竟,你这种行为,完全是把你和领导之间的关系,变成了一种买卖了,你说你这样行为,那又怎么会不让领导有些生气呢!

    所以说,我们要对秦大川采取的行为,绝对不是这样的。我们要送给他的,那不是钱,但比钱更值钱。这事,以后我再给你说吧!现在,我们还是商量一下如何请秦大川吃饭的事情吧!”

    赵刚知道,要是再给李南松解释一下以后如何拉秦大川下水的事情,那就是有些复杂,估计李南松又是听了半天还听不明白呢!与其这样,就是先不要解释的好。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那我们要怎么请秦大川吃饭,就在这食堂给他做一顿好吃的。”李南松一边说,一边就看着赵刚笑了起来。

    赵刚听了,又指着李南松的鼻子笑道:“你可真是个人才,你在这食堂吃秦大川吃饭,你感觉他会高兴吗!”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就说道:“那我们要怎么请秦大川吃饭,难道要到市区的大饭店去。”

    “那当然,秦大川好歹是我们基地的一把手,那是有身份的人,你在食堂请人家吃饭,你把人家当什么人了,当成是跟我们一样普通的职工了吗!”赵刚又看着李南松说道。

    “哦,这样说的话,我们就是要请秦大川到市区的大饭店吃饭了,那要是吃一顿饭的话,要很多钱呢!这钱谁出呢!”李南松就是想到了这一个现实的问题。

    赵刚又瞪了李南松一眼说道:“当然是我们自己先垫着了,难道,你还要向赵厂长申请一笔经费呀!”李南松一听,就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哎,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俩这点工资,怕是也不够折腾呢!”李南松又看着赵刚说道。

    “够不够折腾,反正现在是不能向赵厂长申请经费,等以后,赵厂长再回到我们308基地的时候再说吧!我想,赵厂长也是知道,我们俩为了完成他下达的任务,一定是花了不少钱的,他到时候,是不会亏待我们的。”赵刚是了解赵中遥的为人的,他感觉,不管他现在花多少钱,那到时候,赵中遥肯定会给他报销的。

    “可---可是这赵厂长真的还能回到我们308军工基地来吗!他要是回不来了呢!那我们这些钱不就是都打了水漂了。”李南松又看着赵刚说道。

    “李南松,你这人怎么回事,你不相信别人,你还不相信我们赵厂长吗!他既然这一次是为了钓秦大川这一条大鱼,才暂时委屈一下自己的,那他又怎么可能不再回到我们308军工基地呀!你怎么这么傻,你是不是总感觉,赵厂长真的是犯错误了。”赵刚看李南松,总是不理解他的话,他就又这样说道。

    李南松这时,就又说道:“好了,反正,你以后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也懒得多想了。”李南松现在也感觉,自己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感觉太累了,一点事情,就要想办法,这不是他的性格,他这人,就是不太爱动脑子。

    “那好,我想我们这个星期天,就请秦大川去市里面吃饭吧!一切,由我来安排就行了,你也不用做什么事情,你只要听我的就行了。”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也不想让他再想什么办法,怎么去给秦大川请客了,一切还要他自己想办法了。

    “那这样最好,我就是不想动脑子呢!”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这样说道。“嗯,好,你不用想什么办法了,一切听我的就行了。”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这样附和着说了一句。

    本来,赵刚想,他这样说了之后,李南松就是不会再问什么了。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样说了之后,李南松竟然又看着他问道:“赵哥,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可不可不去陪秦大川吃饭呀!你们自己陪他吃饭不就可以了。”李南松之前,跟秦大川吵过架,他现在看都不愿意看到秦大川这个人,你现在让他去陪秦大川吃饭,他当然是不愿意了。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你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说我要是请秦大川吃饭的话,你不去怎么能行呀!你也知道,我要是请秦大川吃饭的话,那说的理由,就是因为你之前冒犯了秦大川,现在我们请他吃饭,那就是让你去给人家赔礼道歉呢!你倒好,让我一个人去请秦大川吃饭,那还有什么意思,你是这一次请客的主角,你知道吗!我只是陪着你一起跟秦大川讨近乎罢了,你说你这个主角不去,那怎么能行。”

    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一时,就是又没有什么话说了,毕竟,人家赵刚说的在理,这事,本来就是你李南松惹出来的。现在人家赵刚是在帮你李南松摆平这一件事呢!你自己都不去,那让人家赵刚一个人去请秦大川吃饭,那又有什么意思。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是想了一下说道:“那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是只能和你一起去请秦大川吃饭了。”

    “好了,明天就星期天,我们俩一大早就起来,一起去找秦大川吧!”赵刚又这样看着李南松说道。“好,我听赵哥的。”李南松又看着赵刚笑着说道。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早上,赵刚起来后,就把李南松也叫醒了。两人吃过早饭后,就是去了秦大川的办公室了。

    两人走到秦大川的办公室门口,赵刚就是感觉,秦大川的办公室里面有什么动静,好象是有人在里面说什么悄悄话,只是声音很小,赵刚也听的不大清楚。

    于是,赵刚也没有太在意,毕竟,这里是秦大川的办公室,自己找他,那也是正常的。于是赵刚抬手敲了两下门。

    “砰砰!砰砰!---”赵刚敲了之后,就和李南松一起在秦大川的办公室门口等着。可两人等了一会,里面没有什么动静。赵刚就想,难道是自己敲门的声音小了,秦大川没有听到,于是,他就是抬手,又想要敲门呢!

    可就在这时,就是听到里面传来秦大川有些喘息的声音:“谁呀!进---进来吧!”赵刚听到了秦大川的声音,这才推门走了进去。李南松自然也跟着赵刚走进了门里。

    两人进了门里面后,就是感觉里面的情况不大对头。赵刚看到,办公室里面,不只是有秦大川一人,还有汪小梅也在里面站着,只是这女人两颊绯红,好象是喝了酒一样。就连秦大川也是脸色有些红,象是刚刚喝了一杯烈酒一样。

    一看这情况,赵刚和李南松就是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两人怎么也想不到,汪小梅这个时候,会在秦大川的办公室里。并且,看样子,两人象是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

    “哦,是赵刚和李南松呀!你们有事吗!”秦大川倒是很快镇定了下来,然后,就是看着赵刚和李南松说道。

    赵刚这时,才也镇定下来,他看着秦大川说道:“秦厂长,我们是有些事情想要和秦厂长商量一下。”说完,赵刚还看了看,站秦大川身边的汪小梅。显然,他是不想让汪小梅站在这里的。

    秦大川也是明白了,他一看赵刚的神色,就是回头看了汪小梅一眼说道:“小梅,你先出去一下,我和赵刚他们有些事情要说。”汪小梅听了秦大川的话,就也说道:“那好,我先出去,秦厂长有什么事你再叫我。”说完,汪小梅就是一扭一扭地从赵刚身边走了过去。她从赵刚身边走过时,还故意瞄了赵刚一眼,嘴角还浮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

    当汪小梅出去后,秦大川就又看着赵刚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就说吧!这里没有别人了。”赵刚这时,就看着秦大川说道:“秦厂长,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想要请秦厂长吃一顿饭。”

    一听这话,秦大川就是感觉有些意外,他看着赵刚说道:“怎么回事,好模好样的,干吗要请我吃饭呀!”

    秦大川这时,就把李南松从后面拉到秦大川面前说道:“还不是因为他呀!他之前跟你吵架了,这是对领导极大的不尊重呀!现在他已经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了,于是,他就想要来给你赔礼道歉呢!所以说,李南松他就想要请你吃一顿饭呢!不知道,秦厂长能不能给我们一个面子呀!我们知道,秦厂长身份高贵,我和李南松都是普通的工人。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