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送礼

    第六百六十八章送礼

    他还是我们308基地的厂长吗!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赵厂长的这一盘棋还怎么下呢!”

    听了刘明的话,赵刚和李南松就是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们俩就是赶紧看着刘明点了点头。 .之后,李南松就又说道:“刘主任,你放心吧!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好,下面就看你们俩怎么表演了,鱼就在那里,上不上钩就看你们俩的本事了。”刘明又看着赵刚和李南松说道。

    “放心吧!刘主任,我们一定会让这一条大鱼上钩的。”赵刚又十分自信地看着刘明说道。刘明听了,就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李南松这时,也看着刘明说道:“刘主任,你放心吧!我不会再想着调动工作的事情了,人家说干一行,爱一行,我就在食堂给你们帮忙吧!”

    刘明听了李南松的话,就也说道:“其实,这样也有好,要是赵厂长有什么指示的话,我就是可以先告诉你李南松,然后,你再去告诉赵刚,这样多好。不用我再去找你们了。这样也不容易让秦大川看出什么破绽。”

    赵刚听了刘明的话,就也感觉很有道理,于是就也看着李南松说道:“李南松,你就先在这个食堂干着吧!大不了,也就是干三个月就好了吗!等我们把大鱼钓着了的话,那你想要再回到车间工作,那不是只用给赵厂长说一下就可以了。”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嗯,你说的是,我现在也不想着再到车间工作了,在这食堂不是也挺好的,这有吃有喝的,比在车间是强多了。”

    “那好,就这样,你们俩回去吧!赵刚,你就到车间去上班吧!李南松,你就在我们食堂帮忙吧!你们要记住,从现在开始,你们俩就是要想方设法地讨好秦大川了,只有你们俩先跟秦大川成了朋友的话,那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呢!”刘明又看着赵刚和李南松说道。

    “行,我们知道了。”赵刚又看着刘明说道。

    “那好,你们过去吧!以后,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来找我,要不然,要是秦大川又怀疑我们什么的话,那恐怕就麻烦了。我们现在的这一场大戏,那一切要在秦大川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进行才行,要是他怀疑我们了,那我们这一场戏,就是没法继续唱下去了。”刘明又这样说道。

    “行,我们回去了。”赵刚和李南松说完之后,就是又从刘明的办公室出来了。

    两人出来后,赵刚就是看着李南松说道:“你在食堂里面,就是一定要把秦大川给伺候好了,这样,我们才能取得秦大川的信任呢!”

    “嗯,好,赵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李南松也知道,现在自己只有讨好秦大川,那才能让赵厂长的这一出戏继续演下去。

    “那好,我到车间去了,你就在这里帮忙吧!”赵刚又和李南松聊了几句,他就去车间上班去了。

    再说秦大川得到了这样一份新式武器的新型钢材资料后,他就是在想着,这一种钢材一定会非常值钱的,自己要是能够把这些钢材弄一些拿出去买掉的话,那一定可以赚不少钱的。

    因为,秦大川对于这种事情,那是很敏感的,这样的机会。要是别人碰到,可能也不会想着要贪污的事情。可秦大川就是不一样,他就是一个掉在了钱眼里面的人,就想着要怎么样能发财就好了。

    现在,他认真地把赵刚给他的这一份资料看了一遍,就是感觉,这些资料,在他面前,就跟一块大肥肉一样,那是馋的他直流口水呢!

    可秦大川也知道,自己一次,就因为贪污基地公款的事情,被查了出来,要不是自己手下的那个副厂长对自己忠心耿耿,那自己现在恐怕已经是在牢里面呆着了。

    现在面对着这一块大肥肉,他也是只有眼馋的份,也只能是想一想,他知道,单凭自己的力量,怕是不敢打这一块肥肉的注意。因为,这一块肥肉,那可是价值一千多万呢!而上一次,他贪污的钱财,也就一百多万罢了。这一下子就是多了十倍,他就是感觉有些害怕,虽然心里很想在这一块‘肥肉’上面咬一口,可他就是只能想一想,而不敢真的这么去做。毕竟,有了上一次的教训,他就是不敢轻举妄动了呢!

    再说,赵刚和李南松,现在的想法已经和没有去见赵中遥时的想法完全是不一样了。他们俩的心情一下子就是好了很多。相对以前来说,他们俩知道赵厂长布下的这一个局后,就感觉,自己以后的日子还会是阳光明媚的,暂时虽然是有些阴云,但这一块乌云很快就会消散的。

    可想是这么想,要真正把赵厂长下达的任务给完成了,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为了完成这一次赵厂长交待的任务,赵刚和李南松在下班的时候,就是在一起商量着,下一步要如何行动呢!

    “赵哥!你说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吧!难道,我们现在就直接去见秦大川,然后对他说,我们俩向他投降了。以后,愿意跟着秦大川混了,这也不好意思直接这样说呀!还有,就算是我们俩这样去说的话,那秦大川不是很容易怀疑我们,这是在故意‘作秀’,是不是这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李南松对于这一件事情,也是想了两天了,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去讨好秦大川,既可以不露破绽,同时也能让秦大川接受他们。于是,现在李南松就来问赵刚了。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我看,这事也只能是用吃饭的方法来解决了。”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就是不解地看着赵刚说道:“你说什么,用吃饭的方法来解决,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我们和秦大川坐在一起吃一顿饭吗!”

    赵刚这两天,也在想着这一件事情,他一开始还想,要不要直接给秦大川送些礼。不过,他在想了之后,就又否定了。毕竟,秦大川之前犯的可就是贪污受贿的事情呢!现在,你故意去给他送礼,那他不是会想,你这是故意去陷害他呢!要是那样的话,秦大川一定会不高兴的。

    于是,赵刚就是决定用吃饭的方式,先跟秦大川套一套近乎。毕竟,他也知道,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才是最安全的。不管秦大川会不会愿意跟他和李南松一起吃饭,可他们俩这样说的话,那就是很合理的。一切都是在情理之中的。

    因为之前,李南松就是有冒犯秦大川的事情。现在,赵刚和李南松,一起请秦大川吃饭的话,那也算是对之前的那一件事情的一个了结。也算是在情理上靠在秦大川的一边。毕竟,人家李南松要是请秦大川吃了饭,那就明摆着,人家有归顺的意思了。这样的话,就是不用直接说他们愿意跟秦大川站在一起了。愿意和秦大川成为一伙人了。

    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就是很微妙的。特别是领导和下属之间的关系,那也是非常微妙的。如果下属不小心得罪了领导,要是处理的好,那领导自然会高兴。可要是处理不好的话,那以后,这个领导,可能就对这个下属有了看法了。当一个领导,一直对一个下属有看法的时候,那这个下属以后在这个单位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

    所以说,这下属巴结领导,就是也要有艺术的。不是说,你直接去巴结领导,当面说一些肉麻的话,甚至直接就给领导送钱送礼,你这样直接的话,你让领导怎么办,难道领导要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就是直接收受你的钱财吗!这样的话,那肯定是不行的。你要是这样做的话,那领导不但不会高兴,反而是会生气的。因为,你这样直接给领导送钱送礼,那分明就是在害领导吗!

    这下属要想巴结领导,那也要讲究一些方式方法。不要太直接,要不然,你让领导是无法接受的。一般情况下,下属巴结领导,那就是请领导吃饭了。毕竟,请吃请喝,算是一种正常的人际交往的形式。你要是直接给领导送礼,那领导是不会接受的。相反,还会批评教训你一番,说你这种行为,那是违法行为,是害人害已的行为。

    所以说,下属要想去巴结领导,那也是一定要讲究一下方式方法,而不能太直接,太没有技术含量,要是那样的话,那就是让领导无法接受呢!

    赵刚看自己说了这样的话,李南松竟然是有些不愿意,他就有些不明白了。于是,就又看着李南松说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愿意跟秦大川一起吃饭吗!”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是呀!难道,你想跟这种人一起吃饭吗!我看,不如这样,就给秦大川送一些礼物得了,我们把这些礼物,直接拿到秦大川的办公室去,他只要看到我们拿的礼物,那他不就也一样会高兴吗!”

    李南松本来对秦大川就十分的生气,你现在让他去陪秦大川吃饭,那他又怎么能吃得下去。他就是不想这样,就想直接给秦大川送一些礼物,这样的话,就是比较省事,他也不用去陪秦大川吃饭。毕竟,要是吃饭的话,那不就要陪秦大川说话了。李南松一看到秦大川,那就是一肚子气呢!现在,你要他陪秦大川吃饭,他又怎么会愿意呢!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你说不请秦大川吃饭,那你想怎么做这一件事情,你想要怎么和秦大川套近乎。”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要不就直接送给秦大川一些礼物吧!这样的话,不是很省事吗!”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你感觉这样做有用吗!你感觉秦大川现在还敢随随便便就接受你的礼物吗!”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不解地说道:“他有什么不敢的,现在他可是我们308军工基地的老大,这一切都是他说了算呢!他是一把手,他还怕什么呢!”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你说的不错,秦大川是一把手,他是可以接受我们送给他的礼物。可这个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秦大川之前,就是因为贪污受贿的事情,被领导处分的,要不是他的一个副厂长替他顶了罪,他现在不可能在这里继续当厂长的,可能早就去坐牢了呢!你说你现在要想直接去给秦大川送礼,你说会接受吗!虽然,他心里想要,可他就是也不敢要呢!毕竟,有一句话说的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呢!秦大川可是一个刚刚被蛇咬过的人,他难道会不怕蛇吗!你现在说是去给秦大川送礼。可秦大川就是不会这么想,他会感觉,你送给他的不是礼物,而是一条毒蛇呢!你说,他会不会接受你这样的礼物。”

    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就是又沉下了脸,他看着赵刚说道:“怎么,这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就非得要请秦大川吃饭吗!要不,这样,我们俩直接送给他钱就是了。你说这钱又不是什么东西,你直接给他钱,那他只要装到自己的兜里,不就成了自己的。这样的话,他说不定,就是不会拒绝呢!”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看着他笑妈道:“李南松,你他妈的要我怎么说你呢!你这脑子什么时候,能够变得好使一些呀!怎么越说越离谱了。这送礼都不行,你他妈的还要直接给秦大川送钱呢!”

    李南松听了,就是又不解地说道:“你说的送礼的话,就是显得太直接了。这些礼物,就是会让秦大川想起之前,他贪污受贿的事情,那我们送钱,他不就是不会想什么了吗!这钱不管是谁身上都有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