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暗语

    第六百六十六章暗语

    你到现在还在怀疑赵厂长和刘主任是不是在布这样一个局,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怎么就不会想事情呢!别人的话,你可以不信,难道连赵厂长的话,你也敢怀疑吗!”

    赵刚看着李南松就教训了他一下。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他挠了一下头说道:“赵哥,这一切真的是一个局吗!赵厂长犯错误的事情,也是假的吗!”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瞪着他骂道:“你他妈的说什么呢!赵厂长犯错误的事情,当然是真的了。只是这一次,赵厂长和刘主任,可能就是利用了赵厂长犯错误这样一个机会,然后对秦大川布了一个局呀!赵厂长犯错误的事情,那当然是真的了,这就是秦大川在陷害赵厂长的吗!”

    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猛地拍了一下脑袋说道:“哎呀!我可真笨呀!一直感觉,都是秦大川在使坏,感觉赵厂长是被秦大川陷害的,赵厂长现在很被动呀!现在看来,赵厂长,仍然拥有主动权呀!”

    “这就叫做变被动为主动,你懂吗!你以为赵厂长就是中会研制军事武器呀!人家对于敌人的研究也是很有经验的。”赵刚又看着李南松说道。

    “是呀!赵哥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也明白了一些道理了。现在想想,赵厂长自从担任了我们这个308基地的厂长后,就是有很多人不服气,就是想要给我们赵厂长使坏,可最终这些人就是都让赵厂长给打败了呀!”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自然就是想起了之前的陈东山和张连营的事情了。他知道那个时候陈东山和张连营这两个老家伙,就是对赵厂长不服气,想方设法地陷害赵厂长,可最后,他们俩那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没有害住赵厂长,那是害住了他们自己。

    “知道这一点就好,赵厂长什么时候,在人事斗争中失败过,这一次也一样,赵厂长虽然现在暂时被秦大川打了一拳,看上去,好象是吃了一点亏,可最终吃大亏的只会是秦大川呢!”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这样看着他说道。

    听了赵刚的话,李南松已经是明白了,赵厂长现在所做的事情,那都是有目的的,决不是随便这样做的。

    “赵哥,你说的是,我以后听你的就是了。我这个人的脑子不怎么好使,看来,还是要听你的才不会走错路。”李南松也知道,自己就是没有赵刚的脑子聪明,对于一些事情,他的理解力就是不如人家赵刚。

    “行了,我也不是和你一样,都是一个普通的职工吗!这样,反正以后,我们听赵厂长的就是了,他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不反对他的意见就行。”赵刚又这样说道。

    “没错,我们一切要以赵厂长的工作指示为标准,他要我们往东,我们就往东。他要我们往西,我们就往西,决不和赵厂长做对就是了。”李南松也又这样说道。

    “行了,那我们就回去吧!只是我们下面要找到赵厂长的卧底才行呀!我们只有找到了他,才能接受到赵厂长的指示,有什么事情,我们才能和赵厂长说上话。”

    赵刚知道,他们下一步的工作,就是要找到这个赵厂长的卧底,只有找到了他,他们才能经常了解到赵厂长的动向,知道赵厂长会有些什么样的动作,他们也好配合赵厂长完成一些任务。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找这个卧底吧!”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这样说道。“行,我们现在就去找卧底吧!”赵刚也这样说道。

    “可是我们到那里去找呀!我们这个基地也有好几百人呢!那一个人才有可能是赵厂长的卧底呢!”李南松又看着赵刚说道。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是呀!这个问题,我们就是要好好商量一下了。”说到这里,赵刚象是想到了什么,他停了一下就又说道:“李南松,走,我们到食堂去。”

    “去食堂干吗呢!现在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呢!”听了赵刚的话,李南松还有些不解呢!“你走吧!去了你就知道了。”赵刚没有给李南松解释什么,他只管是朝前走了。

    李南松也没有再问什么,他只是跟在赵刚的后面,然后就是去了职工食堂了。

    两人到了食堂之后,赵刚就是直接进了厨房里面。李南松也跟着进去了。

    两人进了厨房里面后,李南松就是看到,厨房里面有几个年轻的职工正在摘菜呢!赵刚走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职工面前问道:“请问,刘主任在那里呀!我们想要找一下刘主任。”

    一听这话,这个职工就是一愣,他看着赵刚笑着说道:“刘主任不是在总装备部吗!你怎么到这里来找什么刘主任呀!”赵刚听了这个职工的话,就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们不是要找总装备的刘主任,我们要找的是你们食堂的领导刘明刘主任。”

    听了赵刚的话,这个职工就说道:“刘主任在他的办公室里呢!你们不知道他的办公室吗!”赵刚听了,就笑笑说道:“是呀!要是知道的话,我们还来问你们吗!我们从来没有去过刘主任的办公室呀!”

    这个职工听了赵刚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那好,我带你们去吧!”说完,这个职工就是带着赵刚走出了厨房了。李南松听了赵刚和刚才那个职工的话,他也是有些一头雾水,不明白赵刚找这个食堂的刘主任有什么事。

    只是李南松现在也不想多问什么,他只是跟着赵刚一起从厨房里面出来了。现在这个身材高大的年轻职工,带着赵刚和李南松从厨房里面出来,然后一起来到了位于食堂餐厅门口,旁边的一个办公室门口。

    “这里就是刘主任的办公室,可他在不在里面,我就不知道了,你们可以敲敲门,看有人没有。如果有人的话,你们就可以进去了。”这个身材高大的年轻职工,看着赵刚这样说道。

    “好,谢谢你了,我们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赵刚又看着这个身材高大的年轻职工说道。“行,我先回去了。”这个身材高大的年轻职工,又看了一眼赵刚和李南松,这就转身离开了。

    赵刚这就走到了这一间办公室门口,李南松现在不解地看着赵刚,他想要说些什么,就是感觉到了这个时候,也不用再问什么了,等一会,见这个刘主任不就知道了。

    “砰砰!砰砰!---”赵刚站在这一间办公室门口,不轻不重地敲了几下门。“请进!”赵刚敲了门之后,里面马上就有反应了。看来,这个刘主任就是在办公室里面,毕竟,现在是上班时间,当领导的一般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吱呀!”赵刚听到里面有人说话,他就推门走了进去。当然,李南松也跟在赵刚的屁股后面走了进去。

    刘主任虽然是一个食堂的领导,可他也是认识赵刚和李南松的。毕竟,赵刚和李南松在职工当中,也算是名气比较大的人了。毕竟,技术骨干,这不是普通的职工。要是普通的职工,除了自己的直接领导,怕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

    可赵刚和李南松就不一样,他们算是普通职工中的佼佼者,他们在普通职工中的名气是很大的。刘明自然也知道赵刚和李南松这两个家伙了。

    “哦,是你们俩呀!来,请坐。”刘明一看是赵刚和李南松,他就非常客气地站了起来,请赵刚和李南松坐到旁边的长椅子上。

    赵刚并没有坐下,他仍然站着说道:“刘主任,我们就是不用坐了,我们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今天中午我们吃什么饭。”

    一听这话,刘明一时就是愣了一下,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象在想着什么事。而李南松一听赵刚这话,他就是更加一头雾水了。他拉了一下赵刚的袖子小声说道:“赵哥,你这是干什么呢!你找到食堂的领导,就为了问一下中午吃什么饭吗!要是这样的话,你直接去问厨房的职工们不就知道了,他们不是正在摘菜呢!”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他就是看着李南松微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然后,就又转过头来看着刘明。

    刘明想了一下,就笑着说道:“要不,我们今天中午吃‘土豆红烧肉’怎么样。”赵刚听了刘明的话,就也笑着说道:“那能不能再配一个地瓜汤呀!”刘明听了赵刚的话,就又笑着说道:“当然可以了。你是土豆,我是地瓜,我们是一家吗!”

    说到这里,刘明就是从办公桌前走了过来,然后握着赵刚的手说道:“真没有想到呀!赵厂长,对你们俩真的是很器重呀!不过,赵厂长的眼光也是不错,在这个308基地的几百名职工当中,也就你们俩的技术最为突出呀!”

    一听刘明这话,赵刚也是开起了玩笑,他看着刘明笑着说道:“老刘同志,你可隐藏的够深的,我一直都不知道你是赵厂长的人呢!”

    刘明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工作须要吗!要是我早就让你们看出来了,那我还怎么开展工作呀!”赵刚听了刘明的话,就又笑着说道:“是呀!象你这种搞地下活动人,不隐藏的深一些怎么行呢!”

    就这样,赵刚和刘明,就是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而站在一边李南松听着赵刚和刘明的谈话,他就是感觉一头雾水,不明白赵刚和刘明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南松这人就是这样,想不明白的事情,他就是会直接去问赵刚呢!刚才他听赵刚和刘明说到中午吃饭的事情,他就是非常不明白。因为刚才刘明说的是中午要吃‘土豆红烧肉’。可是李南松刚才到了厨房的时候,就是没有看到里面的土豆这种食材。他看到几个职工在摘的菜都是一些豆角和青菜,根本没有土豆。而刚才赵刚还问刘明,中午有没有地瓜汤,而刘明说也是有的。可李南松刚才在厨房,也没有看到那里放着地瓜。并且,他们食堂很少做地瓜汤的。他不明白,今到地瓜汤这种食物。

    现在李南松有些想不明白,他就看了看刘明,又看了看赵刚,用十分不解的口气说道:“赵哥,刘主任,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太懂呀!你们说中午要吃什么‘土豆红烧肉’,还有什么地瓜汤,可我和赵哥刚才在厨房里面,就是没有看到这两样食材呀!”

    赵刚和刘明听了李南松的话,他们俩就是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李南松看自己问了这话后,赵刚和刘明就是一起大笑起来,他就感觉,自己问这话,一定是问的有些傻了。于是,就是也不好意思了跟着笑了两声。

    只是李南松还是不明白,刚才赵刚和刘明在说些什么,于是,他就又看着赵刚说道:“赵哥,你在笑什么呢!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看着他笑骂道:“你个笨蛋,我和刘主任,刚才是在说的一些暗语呢!你怎么能听懂呢!”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就是又十分不解地看着赵刚说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暗语,我怎么不知道呢!”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笑着说道:“赵厂长,没有把这些暗语告诉你,你怎么会知道。”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不解地问道:“那赵厂长,什么时候把这些暗语告诉你了,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听你说过呢!”

    赵刚这时,就又瞪了李南松一眼说道:“就是昨天,我们去见赵厂长的时候呀!只是赵厂长在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没有注意听罢了。本来,赵厂长这话,就是专门说给我听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