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有卧底

    第六百六十二章我有卧底

    这下可好,把老领导给得罪了,我看你小子,怎么收拾你的残局。 .李南松现在看着赵刚,脸上反而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赵刚一时,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赵中遥好象刚才已经是看出来了,李南松才想要对他说实话呢!于是,就是不在看赵刚那一张苦逼的脸,然后看着李南松说道:“哎,你说说看,你们现在的工作和生活都怎么样,那秦大川对你们怎么样。你一定要老老实实,你可别给我耍花招,我什么都知道。”

    李南松一看有赵厂长给他撑腰,他就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我们现在的生活很不妙呀!”一听李南松这么说,赵中遥就又看着他说道:“怎么个不妙法,你给我说说。”李南松这时,就又看着赵中遥说道:“我现在去了食堂当打杂的了,我妹妹李南枝去保洁队当保洁员了,赵倩倩现在也不能当秘书了,也去保洁队当保洁员了。现在人家汪小梅是厂长办公室秘书呢!”

    一听李南松这么说,赵刚的脸色是更加难看。赵中遥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哦,我这一离开308军工基地,这变化还真大呀!哎,人家赵刚同志怎么没有被贬呀!人家怎么还在车间工作呢!”赵中遥这时,就又故意看着赵刚装出一副笑脸问道。

    赵刚一听赵中遥的话,一下子就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看着赵中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我---我---我---”。赵刚看着赵中遥,一连说了三个‘我’字,就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行了,我看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让人家李南松说吧!”赵中遥现在就是又看着赵刚说道。赵刚一时也是没有什么话说了,只能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现在赵中遥就又看着李南松说道:“行了,还是你说吧!人家赵刚同志怎么就不在车间上班呢!而你怎么就被人家秦厂长贬到食堂去了呢!”

    李南松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这样说道:“这个吗!也不能怪别人,只能怪我呀!我因为我妹妹被秦大川调去当保洁员的事情,就是和秦大川吵了起来。我还当面骂了秦大川,还说他能够当上一把手,那都是陷害了你赵厂长的原因。所以,秦大川就是对我发火了,于是,我就是让秦大川给关了禁闭了,出来后,就把我调到食堂去打杂了。而人家赵刚同志,没有象我这么冲动,人家在赵倩倩被秦大川调到保洁队当保洁员后,人家就是没有去找秦大川,更没有因此,就消极怠工,不听秦大川的话呢!人家依然是努力工作,完全不受妹妹被调走的影响呢!所以说,人家赵刚同志,那是深受秦厂长的爱戴呀!这样的话,人家自然是不会被贬了,只有我这样的直脾气的人,才会被秦大川给贬了吗!”

    李南松感觉,现在赵中遥就是要的这样的实情,于是,他就是一五一十地把自己这几了这些话后,那一定会得到赵中遥的安慰和表扬呢!赵中遥一定会说他是好样的,敢于不畏秦大川的淫威,敢于同他作斗争,这才象一个男子汉吗!

    可是当赵中遥听了李南松的话后,就是又瞪着他说道:“哼,你这是自作自受,谁叫你跟秦大川作对的,你能斗得过人家吗!你还骂人家,人家是厂长,你知道不知道,你骂人家,那你有好果子吃吗!”

    李南松之前想,自己这样说了之后,赵中遥一定会安慰他的。同时,还会说要替他作主,以后,一定会好好教训一下秦大川呢!可是赵中遥的话,却是完全出乎李南松的意料。

    不只是出乎李南松的意料,连赵刚也感觉很奇怪呢!自己刚才说的话,明明是让赵中遥很不高兴呢!还说自己已经是叛变了‘革命’了呢!说的赵刚那是吓一大跳,毕竟,赵中遥说的这些话,要是让赵中遥真的又回到了308军工基地后,那赵刚就是很有可能让赵中遥给开除了呢!

    然而,就在赵刚感觉,这下李南松说的话,一定会受到赵中遥的表扬时,没有想到,赵中遥是一点也不同情李南松,反而说他是自作自受,这可真是太出乎赵刚和李南松的意料了。

    赵刚和李南松现在是看着赵中遥,两人就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为,赵中遥的态度,那是一会儿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让赵刚和李南松就是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赵刚和李南松就是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两人说的话,那是完全不一样,可都是遭到了赵中遥的批评呢!他们俩都不知道下面该怎么说话了。

    “赵厂长,我---我这样---怎么也要受到你的批评呀!”李南松现在就是很不解地看着赵中遥说道。“哼,批评的就是你,你怎么不学学人家赵刚,你要是象人家那样成熟的话,你会被秦大川关禁闭吗!你又怎么会被秦大川‘贬’到食堂去打杂呢!这不都是你自己把握不住自己,在人家领导面前压不住自己的火气,然后冲动才遭成的原因吗!”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李南松就是又不解地看着他说道:“赵厂长,可刚才赵刚那样说,你怎么也批评了他呀!既然他那样说也不行,我这样说也不行,那你到底要我们怎么说呀!”

    赵中遥这时,就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赵中遥的笑声,让赵刚和李南松就是更加的莫名其妙了,两人就是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赵中遥笑了一会就又看着赵刚说道:“我批评你,那是因为你不给我说实话。”之后,又转头看着李南松说道:“我批评你,是因为你太冲动,就是一点了不成熟,把一占小事,就是闹的沸沸扬扬不可收拾。”之后,又分别扫了他们俩一眼说道:“你说,你们俩是不是都该批评呀!”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赵刚和李南松就是都低下了头,不敢再说什么了。赵中遥这时,就又看着他们俩说道:“你们俩都给我听好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要老老实实地在308军工基地呆着,别再给我惹什么乱子了。只要秦大川不把你们开除,你们只管在那里老老实实地呆着就行,不要给秦大川吵架,并且,还要装出跟他关系不错的样子。最好是还要想办法巴结他一下,要让他感觉,你们俩已经是归顺他了,这样才最好。”

    赵刚和李南松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又不能理解赵中遥的话了。你说,要他们俩老老实实地呆着,那也说得过去,他们也会忍着不跟秦大川吵架,可你要他们俩去巴结秦大川,那可实在是些难为他们俩了。

    听了赵中遥的话,赵刚就是不解地说道:“赵厂长,这---这不好吧!你说,你要我们俩听秦大川的话,那我们可以做到,可我们也不至于去巴结他呀!就是他陷害了你,你才会犯了错误吗!你说,我们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巴结他呀!”

    赵中遥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正因为我是被秦大川陷害,所以,我才要你们去巴结他呢!”赵刚和李南松听了,就是很不解。李南松这时也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秦大川那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们怎么会愿意去巴结他呀!”

    赵中遥这时,就又看着赵刚和李南松说道:“正因为他是我们的敌人,你们俩才应该这样做。要不然,我们怎么打败我们的敌人呀!”

    赵刚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感觉有些理解了,他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的意思是不是说,要我和李南松打入到敌人的内部呀!”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也附和了一句说道:“赵厂长的意思,是不是要我们当卧底呀!”

    赵中遥听了他们俩人的话,就又说道:“还谈不上让你们当卧底,我在308军工基地是有卧底的。你们俩只是要尽量让秦大川感觉到,你们已经投降他了,不会跟他作对了,这样就好。也不用刻意地去侦察他的一举一动。”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赵刚就是有些吃惊地说道:“赵厂长,你是说,你在我们308军工基地安排的有眼线吗!他是谁呀!能不能给我说说。”赵中遥听了赵刚的话,就又看着他笑着说道:“开什么玩笑,这是军事机密能随便告诉别人吗!”

    赵刚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不好意思地说道:“啊,是军事机密呀!那就算了,我不再问了。”李南松这时,就又看着赵中遥说道:“这么说,我和赵刚在308军工基地一举一动都在你赵厂长的掌握之中呀!”

    赵中遥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笑笑说道:“也不能这么说,我也没有千里眼,你们的宿舍里面和车间里面,就是也没有探头呀!我怎么能观察到你们的一举一动呀!”李南松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不解地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赵厂长你是怎么知道我在308军工基地犯错误的事情呀!好象,我在没有说之前,你已经对我的事情了如指掌了吗!”

    李南松现在就是很奇怪,要知道,他在给赵中遥说他在308军工基地犯的错误时,就已经感觉赵中遥似乎是早就知道了,他在基地犯的事情了。这让李南松很奇怪,不明白赵中遥是怎么知道的。

    赵中遥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我不是给你说了,我有卧底在我们308军工基地吗!你怎么就还不能理解呢!你这脑子可真是够呛。”一听赵中遥这么说,李南松就是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道:“嗨!我可真够笨的,怎么这一点就是想不到呢!”

    赵刚这时,就又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这么说,你犯错误的事情也是假的了,你根本就没有犯错误。”赵中遥听了赵刚的话,就是想了一下,暂时也没有说什么。而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也感觉很有道理,于是就是附和了一句说道:“赵哥,你这不是废话吗!刚才赵厂长还骂我笨呢!我看你还没有我聪明呢!”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谁聪明,先听听赵哥是怎么说的吧!”赵中遥这时,就又看着赵刚和李南松说道:“谁叫我犯错误是假的,我犯错误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我怎么会被调到总装备部来了。你们俩胡思乱想什么呢!我当然是真的犯错误了。”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赵刚和李南松就是都又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他们俩感觉,自己不管说什么话,就都是说不对一样。

    赵中遥这时,就又看着他们俩说道:“我到底有没有犯错误,这事不是你们俩说了算,也不是我赵中遥说了算,也不是刘主任说了算,也不是某一个大领导说了算。我到底有没有犯错误,那得由某一个关键人物说了算。她说我是犯了错误,那我就是犯了错误,她说我没有犯错误,我就是没有犯错误。总之,这个问题,现在还不好说,还要看看事态的发展再说。”

    赵刚和李南松听了赵中遥说的话,一时就又有些云里雾里了,也不明白赵中遥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说的关键人物又会是谁。

    赵刚想不明白,这时就又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那你说的关键人物是谁呀!现在能告诉我和李南松吗!”赵刚在说了这句话后,就又有感觉自己说这话,可能是一句废话。赵中遥不大可能告诉他这个关键人物是谁呢!只是他已经说了,现在想要收回去也不大可能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