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劝说

    第六百五十七章劝说

    赵刚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秦厂长,行不行我现在也要试一试吗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好朋友吗我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他就被开除了呀”

    听了赵刚的话,秦大川就又说道:“行,我就给你网开一面,看在你是我们基地的技术骨干的面子上,就让你和李南松见一面。”

    “谢谢,秦厂长。”虽然赵刚在心里面骂着秦大川,可表面上还是要对人家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

    就这样,赵刚经过和秦大川的交涉,他就是可以去看望李南松了。和秦大川说过后,赵刚来到了关押李南松的禁闭室之中。其实,所谓的禁闭室,就是基地门岗旁边的一间屋子。由于闲着没有用,也就暂时用来关押一些不太听话的职工了。

    赵刚这就去了禁闭室了。只是禁闭室有两个保卫科的战士看着,赵刚自然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当赵刚走到禁闭室门前时,两个保卫科的战士,就是拦住了他。

    其中一个高个子战士,看着赵刚说道:“你来这里干吗呢这里是禁闭室,这有什么好看的。”

    赵刚这就走到这位高个子战士面前笑道:“我是来看望一下里面关押的人。他是我的朋友,我听说他让关押起来了,就想要进去看看他。”一听赵刚这么说,这个高个子战士,就是瞪了赵刚一眼说道:“哦,你说的道是挺轻巧呢想进去看看他。他现在是犯了错误的人,是秦厂长让我们把他关押在这里的。没有秦厂长的命令,谁也不能见他。”

    赵刚听了这个战士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我当然是奉了秦厂长的命令才来看望李南松的,我怎么敢私自来看望他呀”那个高个子战士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你有证明吗你说是秦厂长的命令,就是秦厂长的命令了。我们可没有接到秦厂长的命令。”

    赵刚听了这个高个子战士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我没有什么证明,我是得到了秦厂长的口头命令。不信的话,那你现在打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敢擅自做主呢”听了赵刚的话,这个高个子战士,就是看着赵刚说道:“行,我到门岗上去打个电话,你稍微等一下。”

    说完,这个高个子战士,就是来到了门岗上,他用门岗上面的内部电话,就是给秦大川打了一个电话。

    秦大川接到了这个电话后,就对那个高个子战士说道:“小刘,你就让赵刚去看望一下李南松吧这事,他已经给我说过了,我也答应他了。”听了秦大川的话,这个高个子战士,就是在电话里说道:“好,我现在就让赵刚进去。”

    说完,这个高个子战士,就是又来到了赵刚面前,他看着赵刚说道:“好了,我已经打过电话了,你就是可以进去了。”说完,他就是又对身边的那个年轻一些的战士说道:“小张,你去拿一下钥匙,把这禁闭室的门开一下,让赵刚师傅进去看一下里面关押的人。”这个叫小张的战士听了,马上就答应道:“是我现在就去那钥匙。”说完,这小伙子,就是飞快又跑到了门岗上,从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把禁闭室的钥匙拿了出来。

    这小伙子拿着钥匙,就又飞快回到了赵刚面前。之后,就是又飞快地把禁闭室的门给打开了。

    禁闭室的门开后,赵刚就是一个人走了进去。之后,那个年轻战士,就是又把门给带上了,当然并没有锁,要等赵刚和李南松说完后再锁起来。

    刚才赵刚在和这两个战士说话的时候,李南松自然也听到了。当赵刚进去后,他就是看着赵刚说道:“怎么,赵哥你也被关进来了。”李南松其实,已经听到了刚才赵刚和那两个战士的对话了。他只不过是装着没有听到,先跟赵刚开了一个玩笑。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说道:“你什么意思,就是也想要我也关进来跟你做伴吗”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那当然,我一个人在这里多寂寞呀要是有你陪我的话,那不就好了。我就算是再多关几天也无所谓。”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怎么着,你是打算再多住几天吗”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怎么,你现在就能给我弄出去吗我感觉,你还没有这么大能量吧”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你说的是,我那有这么大的能量,我只是来看看你,就已经是费了好大的劲了。”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就说道:“这样说来,你是给秦大川说了很多好话了,所以,他才会答应让你看我一次,是不是这样。”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没错,就是这样,你是不是觉得我已经向他投降了呀”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没错,我感觉你就是这样,你是不是打算向秦大川低头了,打算就这么认输了,愿意跟着秦大川混了。”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你这个人呀就是太不成熟,你的年龄也不小了,你以后能不能成熟一些,不要遇到一点小事,就是火冒三丈,特别是不要跟领导计较好不好。你说你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只会把小事给弄成大事呀”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是又怎么了,他秦大川根本就是在整治我们呢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先是把赵厂长给挤兑走了,之后,就是把你妹妹的秘书职务也撸了,去当保洁员了。现在又把我妹妹从车间调到办公楼当一个保洁员,你说这秦大川他是不是真对我们的呀他就是不愿意让我们在308基地混了,你说,我们还在这里混个求呀不如现在我们就一起离开这个308军工基地吧就算是我们离开了这里,我们还可以到别的军工基地工作吗”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你说的到是挺轻巧的,你在我们308军工基地犯错误,你以为别的军工基地还会要你吗你也不想想,那个基地的领导,愿意要一个敢跟基地一把手吵架的职工呀”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就是低着头,没有什么话好反对的了。

    赵刚看李南松不说话了,他就又看着他说道:“你也不小了,做事之前,就是要学会三思而后行了。不能再象一二十岁的小伙子一样,做事就是不考虑后果呀你可知道,你们家的生活都是靠你来支撑着的吗你是你们家的生活支柱呀你说你就这样,随随便便就和领导吵架,让领导给开除了,你不想想,你家的生活怎么办,你丢了这一份工作,想要再找到这样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听了赵刚的话,李南松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可是他也是有些不服气。于是,想了一下,就又看着赵刚说道:“赵哥,难道你不知道秦大川是故意在整治我们吗我们要是在他的手下工作,那迟早也得让他给赶走呀你也不看看,秦大川现在是想要干什么吗他就是想要把之前追随赵厂长的那些人都给赶走呀这俗话说的好,一朝天子一朝臣呀我们迟早是要让秦大川给赶走的。”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教训他说道:“没错,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可我们是臣吗我们只是兵呀你懂不懂。新皇登基,要整治的那都是一些前朝重臣,怎么可能是普通的一个士兵呢对于普通的士兵来说,跟着谁不都不一样。而新皇帝又会对地一个士兵看不惯呀你说这话,是没有一点道理的。”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哎,你别这样比喻,我们虽然是兵,可在秦大川的眼里,我们就是赵厂长的一些重臣呢他又怎么会不在意我们呢我看,秦大川是一定会继续整治我们呢”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你别这么说,我看秦大川是不可能把我们都赶走的,我们俩可都是技术骨干,要是把我们俩赶走了,那是会影响到生产进度的。他是厂长,现在主要就是抓生产呢你说,他可能会把我们俩都赶走呀”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哎,你别把自己太当一回事了。你以为秦大川是赵厂长呀一心想要把生产上面的事情给抓好了。这个秦大川,他就是一个贪污受贿的分子,你说他能在生产上面多用心呀对于他来说,只要有人在车间干活就可以了,他管是谁在车间干活呢”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感觉也有些道理,不过,他还是对李南松说道:“你说这话也是有些道理,可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就是要从现在开始就要夹着尾巴做人。你要相信,秦大川他是当不了多长时间的一把手的。赵厂长还是很有可能再回来的,现在我们就是不要跟秦大川作对,就让他自己在那蹦达吧看他能蹦达到什么时候。之前,赵厂长不是说,他只是到总装备学习教育的吗也就三个月的时间呀你难道就不相信赵厂长还可以再回来了吗”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你说的虽然有些道理,可我感觉这似乎是不大可能了。这个秦大川那可是有关系有门路的。只要他不犯什么严重的错误,那他肯定会一直担任我们308军工基地的一把手呢赵厂长,很有可能就要留在总装备了。以后,我们就是要一直跟着秦大川工作生活了,你说这多憋屈呀我们俩可都是技术骨干,难道我们俩就这样一直受制于秦大川吗赵哥,我看你是不是打算向秦大川投降了呀是不是打算改旗易帜了呀”

    听了李南松的话,赵刚就是瞪着他骂道:“李南松,你放什么屁呢我和秦大川难道会是一路人吗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能跟他走到一起。”

    “是呀既然我们和秦大川不是一路人,那我们干吗要顺着他呢我看,他迟早是要把我们都赶走的,你看看,现在你妹妹和我妹妹都已经是让秦大川整去当保洁员了。他这明显就是在挤兑我们呀你还要这样顺着他,我看,你尽早也得让秦大川给挤兑走呢你说,既然秦大川迟早都要把我们挤兑走,那我们还要向他低头吗我看不如跟他干一仗,然后离开这里算了。”李南松就是一个脾气暴躁之人,他看着赵刚就是又说了这些话。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看着他骂道:“李南松,你就会说这些幼稚的话,你就是把秦大川给打一顿,那能解决问题吗到时候,吃亏的不还是我们自己。之前,赵厂长是怎么跟我们说的,不是说,要我们暂时忍耐一下吗他秦大川是不可能一直当这个一把手的,你难道不相信赵厂长的能力吗虽然,他现在不是我们的一把手了,可他就是还注意着秦大川的一举一动呢你现在这样闹,那就是破坏了赵厂长布下的大局呀”

    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就又看着赵刚说道:“什么局,什么大局”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好了,你知道就好,在这个地方,我就是不能跟你说太多,我只告诉你,你还愿意不愿意跟着赵厂长干了,你说你要是愿意的话,那你现在就要老老实实地向秦大川道歉,争取让他能够对你宽大处理。你要是说,你根本就不想跟着赵厂长干了,就是破罐子破摔的话,那我也就不再管你了,你自己就好自为之吧”

    李南松听了赵刚说的这些话,他就是低着头象是在思索着什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