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暂时忍耐一下

    第六百四十六章暂时忍耐一下

    一听妹妹这么说,赵刚就是有些吃惊了,他看着赵倩倩说道:“妹妹,你怎么会这么想,难道真的会是秦大川所为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赵倩倩听了赵刚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这还不是明摆着的吗秦大川就是想要取代赵厂长吗他很清楚,他想要当厂长的话,那就要赵厂长犯错误才行呀可赵厂长是一个干事业的人,他一心扑在事业上,这样的人,那有那么容易犯错误呀正因为这样,秦大川才想着要自己主动出击,然后去陷害赵厂长,这样才可能让赵厂长犯错误呢

    一听赵倩倩这么说,赵刚感觉很有道理,他也就看着赵倩倩说道:“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秦大川的阴谋了。”赵倩倩又说道:“是呀这一切就是秦大川的阴谋呢”

    “好他个秦大川,他竟然陷害赵厂长,我现在就去找他去。”赵刚是一个脾气很大的人,现在一听妹妹的话,他就是火冒三丈,就想要去找秦大川呢

    赵倩倩一看哥哥要闹事,她赶紧把赵刚拉住说道:“哥,你别没事找事了,秦大川现在可是厂长呢你要是得罪了他,那他不会给你好果子吃的。”

    赵刚听了,仍然是生气地说道:“怎么了,大不了不干了。有什么了不起,我不在这里工作,也可以到别的地方工作。”赵倩倩听了哥的话,就又说道:“哥,我们能在这个军工基地工作算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了。要是到别的地方,怕是找不到这么好的工作呢”

    赵刚听了妹妹的话,就也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是,我们还是要珍惜这一份工作呀”赵倩倩看哥不那么激动了,她就又松开了拉着赵刚的手了。

    “哥,我们还是别管这些领导们的事情了。我们都是普通的职工,我们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赵倩倩又这样看着赵刚说道。

    “行,妹妹,你说的是,我们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赵刚又这样说道。之后,赵刚就是又回到了宿舍里面去了。

    赵刚回到宿舍后,就是来到了李南松面前。

    李南松也知道赵刚刚才是去见他妹妹了,于是,也就不等赵刚说什么,他就有些着急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你妹妹做的这事呀”

    赵刚瞪了李南松一眼说道:“放屁,这事不是我妹妹做的,是秦大川和汪小梅做的。”一听这话,李南松就是不解地看着赵刚说道:“啊,是这样呀这两个家伙,为什么要陷害赵厂长呢”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他就是还不能理解呢赵刚这时,就又看着李南松说道:“都是这个秦大川,他想要取代赵厂长的位置呢可赵厂长就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人家一心扑在工作上,又不会犯什么错误,于是这个秦大川就是和汪小梅联合在一起,设计陷害了赵厂长,这才让赵厂长犯了错误。”

    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是一下子就火了:“赵哥,什么都别说了,我们现在就去找秦大川去,他这个王八蛋,竟然是这样陷害我们赵厂长,我们跟他没完。”李南松也是一个脾气很大的人,听了赵刚说的话,他一下子就是火冒三丈了。

    赵刚这时,反而是冷静了一下,他看着李南松说道:“李南松,你别发火,这事我们就是管不着呀这都是领导们之间的事情,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我们管这些事情干吗呢”

    一听赵刚这么说,李南松就是有些生气地说道:“赵哥,你别这么说,赵厂长对我们多好呀那一次,我们两被秦大川给整了,说要扣我们工资呢是谁帮了我们,还不是赵厂长吗现在赵厂长,让秦大川这个王八收陷害了,难道,我们就是坐视不管吗”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我们不是不管,只是我们管不了呀我们只是普通的职工,你说,我们能管得了领导们的事情吗”李南松听了,就是有些不服气地说道:“什么能不能管的,我们就是要替赵厂长讨回一个公道,这有什么错吗”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好了,不管怎么样,你就是别管这事,要不然,我们都会有麻烦的。”

    李南松还有些不服气地说道:“赵刚,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胆小了呀我怎么感觉,你现在是变多了,不象我之前认识的那个血气方刚的赵刚了呀”李南松感觉,自从上一次秦大川和他们之间发生的矛盾后,赵刚就是变得谨小慎微了,不敢再随随便便向领导必脾气了。

    “李南松,你听我说,我不是我没有脾气,只是我感觉,我们已经不是一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子,我们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做事情的时候,就是还要多想一下,不能只是为了一时痛快,就是犯一些错误呀”赵刚现在确实是变得成熟了一些,他就是在劝说李南松呢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说道:“可我们总应该有些脾气吧这也不能,让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是不敢吭一声吧”赵刚这时,就又看着李南松说道:“不是不敢吭声,是要看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现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就是还是少说话为好。”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是又说道:“可我们不能不管赵厂长的事情吧赵厂长他是冤枉的呀我们总得想办法,为他讨回一个公道吧”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当然要讨回一个公道了,可这事,就是还再等一段时间再说,你忘了,我们赵厂长在离开我们基地时,给我们说过的话了。赵厂长不是说,要我们都要保持冷静的态度,不要无事生非吗”

    李南松听了赵刚说的这话,才又想起来了,之前赵中遥在离开这个基地时,对他们说的话了。想到赵厂长说的这些话,李南松就是又看着赵刚说道:“嗯,你说的是,我们暂时先忍耐一些时候,看看他大川到底会怎么管理这个基地吧”

    赵刚看李南松已经不那么生气了,他也就放心了。

    这事,就这样过去了。虽然赵刚和李南松现在都对秦大川是恨之入骨,可他们俩就是忍着都没有发火。

    再说,李南松知道了这事情的真相后,有一天,他在给妹妹的聊天时,无意间就是把这事给说了出来。

    那天,是李南松是想要妹妹李南松给他洗两件衣服。他拿着衣服找到了李南枝,然后跟妹妹一起在洗漱间洗衣服。

    这时,李南枝就看着哥哥问道:“哥,你说赵厂长是不是让人给陷害的呀会是谁呀是谁在陷害赵厂长。”李南松也知道,赵厂长不可能会犯这样的生活作风问题的,她也在想,一定是有人在陷害赵厂长呢

    李南松听了妹妹的话,就又看着她说道:“妹妹,算你说对了,我们赵厂长本来就是被冤枉的吗”一听哥哥这么说,李南枝就是又看着李南松问道:“是吗那是让谁陷害的。”李南松听了妹妹的话,就又说道:“还能有谁,当然是秦大川了。”

    “啊,是秦大川呀他领先要陷害我们赵厂长。”李南枝还有些想不明白呢李南松这时,就又看着妹妹说道:“还能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秦大川想要取代赵厂长的位置了。”一听李南松这么说,李南枝就又看着哥哥说道:“是这样呀那秦大川到底是怎么陷害赵厂长的呀”

    李南松听了妹妹的话,就又说道:“是秦大川利用了汪小梅,是他让汪小梅去陷害赵厂长的,这才让赵厂长犯了生活作风问道的错误呀”一听李南松这么说,李南枝就是看着他说道:“哦,说来说去,就是这个汪小梅陷害了赵厂长呀”李南枝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是呀秦大川自己又怎么陷害赵厂长呀他只能是利用某一个女人来陷害赵厂长呀”李南松又这样看着妹妹说道。“嗯,看来这个汪小梅才是最坏的女人呢”李南松又这样一边洗衣服,一边恶狠狠地说道。

    “没错,这一切都是汪小梅的错,这个女人可真是红颜祸水呢”李南松听了妹妹的话,就又这样说道。李南枝听了哥的话,就也点点头说道:“嗯,哥,你说的不错,这长得漂亮的女人,就是没有几个好鸟呢”这也就是李南枝自己长得不漂亮,要不然,她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一听妹妹这么说,李南松就是又看着妹妹开玩笑道:“妹妹,你别这么说,难道,你的闺蜜赵倩倩也不是一个好人吗”李南枝听了哥哥的话,就又说道:“她她当然除外了。赵倩倩当然算是一个好姑娘了。”李南松听了,就又说道:“哎,妹妹,你说我和赵倩倩般配不般配呀”

    一听李南松这么说,李南枝就是瞪了哥哥一眼说道:“哥,你可别犯错误呀我看你,还是找一个普通的女人就行了。别找这么漂亮的女人,娶了这样的女人,那很容易让自己的老婆带上绿帽子的。”

    李南松听了妹妹的话,就是瞪了她一眼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哥这一辈子,就是非得要找一个难看的老婆了。”李南枝听了李南松的话,就又说道:“哥,我也不是反对你找一个难看的老婆,我想,你就是别太看重这女人的容貌了,只要过得去就行了。”

    李南松听了妹妹的话,就又说道:“好,我听你的,到时候,找一个跟你差不多的女朋友就行了。”李南枝听了哥的话,就又白了他一眼说道:“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那有这样比喻的。”

    就这样,李南枝从李南松这里了解到了一些事情。她当时,就是非常生气。一边洗衣服一边就是看着李南松说道:“哥,你说这个秦大川怎么这么差劲呢我看,我们就是要亲自去问问他呢看他怎么说,我看他到时候,怕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呢”

    李南松听了妹妹的话,就又看着她教训道:“妹妹,你可别乱来,不管赵厂长是不是冤枉的,这些事情,都与我们无关呢我们都是一些普通的职工,这领导们之间的事情,还是让领导们自己去解决了,我们就是别在掺和到其中了。”

    李南枝听了哥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哥,你不是脾气很大吗怎么,你现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了,也不想着去质问一下秦大川呀”李南枝还想不明白呢她还想,李南松会主动去找秦大川呢

    李南松听了妹妹的话,就又看着她说道:“妹妹,你忘了,我们赵厂长在离开我们这个基地时,是怎么给我们说的吗他就是要我们老老实实地呆着,一切等领导们来处理这一件事情就行了。”

    李南枝听了哥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怎么能光听领导的呀这领导们也很忙呀他们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解决赵厂长的问题呀要是他们一直都不解决赵厂长的问题,那赵厂长是不是一直都不能再回到我们这个308军工基地了。”

    李南松听了妹妹的话,就又看着她说道:“妹妹,你不要想这么多,一切由上级领导来为赵厂长主持公道呢我们就是不用太操心了。如果赵厂长是被冤枉的,那也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到时候,我们再去见赵厂长就是了。”

    一听李南松这么说,李南枝暂时是把心中的火气给压了下去。她想哥哥说的也是,一切由领导来解决这事呢他们这些普通的工人们,就是不用再想这事了。

    如果赵中遥是被冤枉的话,那上级领导也一定会给赵中遥一个公道的。根本不用赵中遥手下的这些工人们操心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