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只不过是一个形式

    第六百二十八章只不过是一个形式

    当秦大川从总装备部的办公大楼里面走出来时,抬头一看天,就感觉,今天的天气格外好。可以说是万里无云艳阳高照。

    秦大川走在楼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然后就来到了自己的小车前,他上了小车,开着车了,一路上哼着小曲,就是回到了308军工基地。

    一回到基地,秦大川赶紧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秦大川先掏出一根香烟,就是叼进了嘴里。

    想着自己今天出去办的事情,秦大川感觉自己是特别的能干。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转败为胜,马上就可以成为这个308军工基地的一把手了。

    “哈哈,我秦大川可不是一般人呀我一定要成为一个大干部的,我要成为象姚部长一样的大干部吗”秦大川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边抽烟,一边在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

    也就在这时,汪小梅又及时地来到了大呼的身边了。对于这个女人来说,现在的日子也是十分的逍遥呢因为,现在就是谁也不管她了。她的卫生区是在三楼。也就只有赵中遥之前会去管她。现在赵中遥也不敢管她了,她就是自由了。

    每天早上起来,也就是随便把卫生打扫一下,然后就是到秦大川的办公室里,和他聊天了。

    今天早上也是一样,当秦大川和汪小梅商量好,自己要去一趟总装备时,汪小梅就是先去打扫卫生了。当她把卫生打扫完后,就是在等着秦大川从总装备部回来呢

    当汪小梅在休息室里,听到外面有小车的动静时,她就是出来看了一下。一看是秦大川回来了,她就想知道,他这一次去总装备部有没有一些收获呢

    当汪小梅来到了秦大川的办公室里时,正看到秦大川在那里吞云吐雾地抽烟呢

    一看这情况,汪小梅就感觉心里一沉,她在想,不会是又一次出师不利吧要知道,之前,有一次汪小梅来到秦大川的办公室里面时,就是看到他正在那里吞云吐雾呢

    当时的秦大川,那就是非常不高兴呢因为他刚刚从赵中遥的办公室里出来。而赵中遥给他说的话,让他是十分的不高兴呢

    秦大川一不高兴就会抽烟解闷呢这个习惯,连汪小梅也是知道的。现在,她一看秦大川又在那里吞云吐雾呢她就想,看来,这一次又是出师不利了。这秦大川又在刘天明面前碰了钉子了。

    可当汪小梅走到了秦大川的面前时,就是看到秦大川的表情和之前是不大一样。

    之前,他看到秦大川的表情,那是一脸的郁闷样子。可是这一次,他再看到秦大川表情,那是一脸陶醉的样子。完全是一种十分高兴的感觉。

    一看这情况,倒是让汪小梅有些云里雾里了。按说,秦大川在这里抽烟,那只能是因为他这一次出师不利,又在刘天明面前碰钉子了才对呀可是现在秦大川的表情,就是十分的高兴呢一点也不象是在领导面前碰了钉子的样子。

    秦大川本来是一副陶醉的样子,根本就不知道汪小梅已经站在了他面前了。他刚才只是在抽烟享受,还在做着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一把手的美梦。

    而他办公室的门也是开着的,毕竟,这是赵中遥的规定,所以说,在这一间办公楼里面,只要是领导干部的办公室,在上班时间,那都是开着的。

    所以说,当汪小梅走到秦大川面前时,他竟然是一点都不知道呢因为他正咪着眼睛,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正在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呢

    “秦大川”汪小梅站在秦大川面前,突然这么大叫了一声。

    这一下,可把秦大川给吓了一跳。他这一根香烟,本来也就快要抽完了,被汪小梅这么一吓唬,拿香烟的手一抖动,那一截烟蒂,就是落到了秦大川的手心里。

    “哎呀”秦大川赶紧又抖了一下手,把手中的烟蒂给抖落到了地板之上。之后,秦大川抬头一看,就是看到了汪小梅站在自己面前。

    “你你干吗呢吓我一跳。”秦大川有些不高兴地看着汪小梅。“秦大川,你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出神。”汪小梅又一次看着秦大川说道。

    秦大川听了汪小梅的话,先是瞪了他一眼。之后,就是又看着他说道:“哎,以后不准再叫我秦大川了,你要叫我秦厂长。”

    一听秦大川这么说,汪小梅就是愣了一下说道:“怎么了,你这个副厂长难道要扶正了。”

    “哼,那是当然的了,我马上就要成为这个308军工基地的一把手了。”秦大川又看着汪小梅得意地说道。

    “哦要成为一把手了,那是谁任命的呀”汪小梅又这样看着秦大川说道。“还能有谁,当然是总装备部的刘主任了。”秦大川也看着汪小梅一脸得意地说道。

    “哎,这可就怪了,你不是去问刘天明,关于赵中遥的事情的吗怎么就变成了,给升官的事情了。”一听秦大川这么说,汪小梅是有些不大明白呢

    “是说关于赵中遥的事情呀可这又怎么了。这两件事,本来就是一件事吗”秦大川又看着汪小梅说道。

    “怎么会是一件事呢”汪小梅又不解地看着秦大川。

    “那好,你还是让我把我刚才去见刘主任的事情给你说一下吧”秦大川知道,要是不把自己去见刘主任的事情说一下,汪小梅当然是无法理解他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事情是这样的。”

    秦大川就是又看着汪小梅,把自己刚才去见刘天明时说的话,就是又给汪小梅说了一遍。

    汪小梅听了秦大川说的事情,才知道他说的关于自己升官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汪小梅听了秦大川说的事情后,就用不屑一顾的眼神,看着秦大川说道:“哎,这只不过是人家刘主任给你开一张空头支票罢了,你怎么就当真了呢我看,人家只不过是哄你玩罢了。”

    一听汪小梅这么说,秦大川就是有些不服气地说道:“你懂什么,现在就是没有合适的人选来接替赵中遥呢只有我这样一个合适的人选呢”

    一听秦大川这么说,汪小梅就又看着他笑着说道:“呵呵,只有你一个合适的人选,合着这个308军工基地,除了你秦大川,就再也没有人才了是不是。”

    “哎,你别管我是不是人才,总之,我在这个军工基地也呆了两个月了,现在就是没有那一个基地的副职,比我更加了解这个308军工基地了。”秦大川又这么说道。

    汪小梅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这个308军工基地,不是还有一个副厂长吗”

    “你是说那个郑老头吗得了吧,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又没有什么工作才能,他也就是在这里等着退休罢了。你说他平时都做什么事情了,他纯粹就是一个闲职,一个养老的职务罢了。”

    秦大川根本看不起另外一个副厂长。因为,那个副厂长就是有些老实巴交的。不象秦大川这么能说会道的,自然给人的感觉,就是没有什么工作能力了。

    其实,人家那个郑副厂长,也是很有工作能力的。只不过,人家到了这个军工基地后,就是感觉,赵中遥非常能干,什么事情,人家已经都做好了,他这个副手,倒是落得个清闲。

    秦大川现在是根本不把那个郑副厂长放在眼里,感觉,这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呢

    汪小梅听了秦大川的话,感觉也有些道理,毕竟,她也是见地个郑副厂长的,这人就是一个小老头,平时开会都不怎么讲话,也就是在主席台上坐着,整个一个摆设。

    “嗯,你要是这样说的话,倒是有些道理,那郑副厂长,一看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工作能力的人吗”汪小梅也见到过那个郑副厂长,给她的感觉,也是觉得这人不怎么样呢

    “是呀所以说,现在我是这个基地唯一的人选了,你说我是不是可以当上这个基地的一把手呀”秦大川现在是十分得意地看着汪小梅说道。

    汪小梅看着秦大川那得意的表情,她禁不住又嘲笑他道:“你这也没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人家赵中遥只是到总装备部去学习教育三个月吗三个月之后,你不还得交权吗”

    秦大川听了汪小梅的话,就又看着她说道:“你懂什么,大凡是犯了错误的领导干部,一般是不会再原来的地方呆下去了。就算是不降职的话,也是会再调换一个工作岗位的。虽然明面说是让赵中遥到总装备去学习教育的。其实,说白了,那就是把赵中遥给调走了,你知道吗”

    一听秦大川这么说,汪小梅也是禁不住就也点了点头,感觉秦大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哦,原来你们官场就是一个到处流动的河流呀”汪小梅也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这种官场上的事情,于是就是这样说了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

    秦大川听了汪小梅的话,就又看着她说道:“那你知道,为什么犯了错误的干部要调走吗”

    汪小梅听了秦大川的话,就摇摇头说道:“我怎么知道,谁知道你们官场这些破规矩有什么用。”

    秦大川听了汪小梅的话,就又牛逼哄哄地看着汪小梅说道:“你们做小姐那一行的事情,我可能了解没有你多。可我们官场上的事情,那我了解的肯定是比你多了。”

    一听秦大川这么说,汪小梅就又看着他说道:“你了解的多,那你就给我说一说吗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我们不如好好了解一下对方的职业行为吧”

    毕竟,人都是有好奇之心的。对于汪小梅来说,当然也是一样了,她当然也想要了解一下官场上面的事情了。

    “好,我来给你上一课。其实,这犯了错误的干部,为什么要调走呢这就是因为犯了错误的干部,那总得要处理一下吗你不能不处理呀要是那样的话,那上面就是对付不过去呀

    可往往这些容易犯错误的干部,又都是一些有关系有门路的干部。你说这样的干部,要是犯了错误的话,那会马上就受到处罚吗肯定是不会得了。

    可不管怎么样,你犯了错误了,那总得要处罚一下吗有些工作,虽然是表面文章,但是也必须要做呢

    放到干部调动上面,也就是这样的事情。那些有关系有门路的领导干部,要是犯了错误的话,就会被他的关系户领导,从原来的单位调到别的单位去。然后给你找一个和这个位置,差不多的位置。然后就说是是给你降职了,给大家一个表面上对你处置的形式。

    有了这个形式,大家就是都没有什么意见了。毕竟,上级领导是对这个犯了错误的干部,进行处置了。你不能说人家没有处置吧人家已经把那个犯了错误的领导给调走了吗

    可这样做的结果,一般就是做了一个表面文章,也就是说,这可能是降级不降职。降职不降待遇。总之,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些表面文章。只是做给一些领导和老百姓看的。

    就象我之前在307基地犯了错误,然后我表哥就把我从307基地调整到这个308基地当副厂长了。这样的话,表面上说把我给降职了。可谁都知道,这个308基地,是总装备部最重视的一个军工基地,以后每年对这个基地的投入也是成倍的增长呢

    你说,有这样一个重要的军工基地,就算是在这里当一个副厂长,那也和在那个普通的307军工基地当一个正厂长都强呢

    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工资待遇,就是和之前在307基地当厂长时是差不多的。根本没有少多少钱。所以说,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形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