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你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第六百一十六章你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看着他笑道:“刘主任,你这话是不是在审问我呀!”赵中遥一听刘天明这么说,他心里倒是也有些不大高兴呢!

    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怎么了,我就是在审问你呢!你不服吗!”刘天明看赵中遥还有些不高兴,他当然就更加不高兴了,怎么说他是赵中遥的上级呢!

    一看刘天明有些火了,赵中遥自然是也不敢跟刘天明顶嘴了。他看着刘天明笑道:“刘主任,我好象没有犯法吧!”

    “你是没有犯法,可你违反了一些军工基地的规定了,你作为一个基地的领导干部,你已经犯了严重的作风问题了,你知道吗!”刘天明看着赵中遥就又这样说道。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他就是有些不能理解了。他看着刘天明说道:“刘主任,你怎么能这以说,我那犯什么作风问题了。”

    “哼,你还在给我装蒜是不是,我切问你,你和你们基地的办公楼保洁员之间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看上那个保洁员了。”刘天明看赵中遥还不愿意自己承认,他就是又这样直接问道。

    一听刘天明这么说,赵中遥算是知道刘天明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了。

    于是就听赵中遥说道:“哦,是因为这个事情呀!刘主任,这事可不能怪我呀!”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刘天明就又瞪了赵中遥一眼说道:“不怪你,难道要怪我吗!”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笑着说道:“刘主任怎么能这么说呢!既然都不怪我了,那当然也不能怪你了。”

    “哦,这既不怪你,也不怪我,那能怪谁呢!”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这样反问一句。

    “怪谁,当然是怪汪小梅了。”赵中遥已经知道刘天明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了,于是,就是这样直接说道。

    “哦,怪人家汪小梅呀!人家可是受害者呢!”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这样说道。

    其实,刘天明当然知道这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他对于别人不了解,对于赵中遥还能不了解吗!赵中遥又怎么可能去欺负一个保洁员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吗!

    可不管怎么样,现在秦大川来向刘天明告状了,那他刘天明就是不能不‘受理’这一起‘案子’不是。

    于是,刘天明就把赵中遥找来了,他要继续‘审理’这一起‘案子’呢!

    一听刘天明这么说,赵中遥就是理直气壮地说道:“她汪小梅是受害者吗!我看不见得,我赵中遥才是受害者呢!”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刘天明就又瞪了赵中遥一眼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不是你‘欺负’了汪小梅了。应该是汪小梅‘欺负’了你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刘天明当然知道,这一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因为,刘天明不但是了解赵中遥的为人,他也非常了解秦大川的为人。这人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那也在刘天明的掌握之中。

    刘天明之所以会这样质问赵中遥,他当然也是在跟赵中遥开玩笑的。不管怎么说,人家秦大川这样来告状了,他作为赵中遥的领导,总不能一来,就和赵中遥站在一起呀!

    他也总得要先训斥赵中遥几句吗!要不,他也无法直接跟赵中遥说这一件事情吗!只有先训斥几句,才能把这一件事情给说开了,再一起商量着来把这一件事情给处理一下。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不是我‘欺负’了汪小梅。而是汪小梅她‘欺负’了我。”赵中遥又这样看着刘天明说道。

    “好,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你也得拿出证据不是,你说是人家‘欺负’你了,那就成了人家‘欺负’你了吗!你有证据吗!”刘天明又看着赵中遥说道。

    赵中遥一听刘天明的话,就是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没有,我没有证据,我的房间里面,又没有摄像头,要是有的话,我倒是可以采集到一些证据呢!”

    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说道:“你说这不是废话吗!你反正是没有采集到什么证据,那我现在就是只能相信人家秦大川说的话了。既然,你不能提出有力的证据,来证明你没有‘欺负’人家汪小梅。或者说是人家汪小梅反过来‘欺负’你了。不管怎么样,你就是要提供一些证据才行吗!”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有些无奈地说道:“那我上哪去找证据呀!这事,只有我和汪小梅两个人知道呀!”

    “这不就得了,既然你不能提供人家汪小梅‘欺负’了你的证据的话,那你就是‘欺负’了人家。你说呢!”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这样看着他说道。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说道:“可这明明是汪小梅他陷害我的吗!明明是她主动的吗!这怎么能怪我呢!”

    “这个我也没有办法,既然你不能提供出有力的证据,证明你是无辜的话,那我只能认为你是‘有罪’了。”刘天明又这样看着赵中遥说道。

    “刘主任,可反过来说,那秦大川又有什么证据,来证明我‘非礼’汪小梅吗!他当时也没有把那情况给录下来呀!难道,你就凭他一百之词,就认为是我‘非礼’汪小梅吗!”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是有些不服,就又这样反过来,问了刘天明这样一个问题。

    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你别这么说,人家汪小梅是女人,你是男人。这种事情,你男人一但成为被告,那就是你要拿出证据来证明你的清白。而不是要女方来拿出证据,来证明你的男方的清白吗!”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说道:“可我拿不出什么证据呀!可就是存在着这一样一种可能吗!就是有可能是汪小梅她在陷害我吗!要是那样的话,我不就是冤枉的了吗!”

    刘天明又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吗!人家汪小梅可是一个女人呢!人家又怎么会随随便便就说是让别的男人‘欺负’了吗!要是那样说的话,对人家汪小梅的名誉也是会受到影响的吗!所以说,在这样的事情中,只要女方说是男方‘欺负’了她的话。那男方要是怀疑是女方陷害他的话,那他就是要拿出自己被陷害的证据呢!要是男方不能提供证据的话,那只能认定是男方欺负了女方呢!这就是在法律上,对于处于弱势群体的女人的一种保护。”

    刘天明说了这些话,就让赵中遥有些没有话说了,他看着刘天明说道:“刘主任,这么说,我这一次‘在劫难逃’了呀!”

    刘天明看着赵中遥又笑道:“你说呢!我感觉也是这样,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也没有办法,现在人家秦大川来告你的状了,那你要我怎么办,你说是人家秦大川和汪小梅在陷害你,可你又拿不出什么证据,你要我怎么办。”

    一听刘天明这么说,赵中遥就又笑着说道:“这么说,我这一次是要进派出所了吗!”

    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派出所当然是不用进了,你可是一个军工专家,你的这样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会进派出所吗!”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无奈地说道:“既然不能派出所的话,那就是要进我们总装备部的保卫处了是不是。”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刘天明就又看着赵中遥说道:“那你说怎么办呀!我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呀!”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刘主任,你一向都是自诩为足智多谋的刘伯温吗!这下,连你这个刘伯温难道也没有办法了吗!”

    赵中遥说了这话后,刘天明就又瞪了赵中遥一眼笑着说道:“我要是刘伯温的话,那你就赶上赵匡胤了吗!”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开玩笑说道:“我才不愿意当什么赵匡胤呢!赵匡胤算什么呢!只不过是一个被他的弟弟‘强奸’了的男人,最后还让他弟弟给劈死了,哎,说来真够可怜的呀!”

    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这么说,你是不想当赵匡胤了,那让你当赵括,你感觉怎么样。”

    一听这话,赵中遥又开玩笑说道:“嗨,你还别说,人家赵括,那也是有本事的男人。其实,也就是打了一场败仗罢了,这不是很正常的吗!谁没有打过败仗吗!人家赵括,这一仗虽然是打败了,可人家是第一次出征,经验不足,这不是很正常的吗!难道,就因为人家第一次领兵打仗经验不足,就认为人家赵括没有本事吗!这就是太小看人家赵括了吗!”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刘天明就又看着赵中遥笑道:“你这是在给赵括平反吗!”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话,就又说道:“是呀!人家赵括早就该‘平反昭雪了吗!人家是有真本事的,只是因为,人家的第一仗打败了,这就没有再给自己历练了机会了,他也就成了后人的一个笑料了。其实,想一想,人家赵括之所以会失败,也是因为对手太强大了吗!如果不是白起,太过强大的话,人家赵括说不定,也不会输的那么惨吗!你让一个身经百战的家伙,跟一个刚刚上了战场的新兵蛋子对决,那前者赢的可能性不是太大了吗!”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刘天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他只是看着赵中遥说道:“好了,不要扯的太远了。什么赵括呀!白起呀!这些历史人物,与我们现在的人物,是没有什么关系了。我们现在要解决的是你的问题。而不是赵括和白起的问题。”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那你说怎么办吧!你是领导,我一切听你的安排了,你想要睡得处分我,就怎么处分我吧!我现在只能是束手就擒了。”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刘天明就是又看着他说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呀!这事,我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呀!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一件事情呢!”

    “领导,看你说这是什么话,你是领导,你都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我自己更不知道了。你不用客气了,想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我吧!谁叫我遇到了秦大川这么一个副手呢!”赵中遥先这样说道。

    其实,赵中遥也知道,刘天明是不舍不得处分他的。可他就是也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赵中遥现在的问题呢!

    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看着他,有些无奈地说道:“中遥,你不用再说了,我现在也跟你说个实情吧!关于你的事情,我是不可能真的完全相信秦大川的话的。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难道还不了解吗!那秦大川又是什么样的人,我又怎么会不了解呢!

    可这个秦大川就是来把你告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总得给人家一个交待吧!你要是能够提供出证据的话,我自然是可以照顾你,可你又提供不出任何证据,我就是想要照顾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呀!

    所以说,现在,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呢!你自己看,你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吗!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刘主任,你别这么说,你是领导呀!这事,当然是你说了算了,我是你的手下,我怎么能决定领导要做的事情呢!”

    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是这样,我现在就是要给你打个比方,就是说,让你换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要是你现在坐在我的位置上,你现在是刘主任,你会怎么解决,现在赵中遥同志面临的问题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