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装蒜

    第六百一十五章装蒜

    汪小梅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你这就是看不起我,我为什么要一直当小姐呢!”

    秦大川听了汪小梅的话,就又看着她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要从良了吗!”

    汪小梅又看着秦大川说道:“你说呢!我不可能一辈子就当个情妇吧!”

    秦大川听了汪小梅的话,就又看着她说道:“那你想要当什么呢!难道你也想当一个领导吗!”

    “怎么了,就兴你们男人当领导,女人就不能当领导了吗!”汪小梅又看着秦大川说道。

    “好好好,要是我当上了厂长的话,就让你当一个副厂长,你看怎么样。”秦大川又看着汪小梅说道。

    “这还差不多,怎么能一直让我当小姐呢!”汪小梅又嘟囔了一句。“你这女人怎么这样,我是说让你当我的情妇,你知道吗!是情妇不是小姐。”秦大川又一次这样说道。

    “哼,你又来了,当我是没有做过小姐的女人吗!还跟我说情妇和小姐的事情,我可比你清楚多了。”汪小梅一听秦大川这么说,就又这样看着他说道。

    “好好好,那你说说,这小姐和情妇到底有什么区别吧!我不知道,你自己又知道多少呀!”一听汪小梅这么说,秦大川又有些不服气地看着她说道。

    “那好,我来给你上一课吧!我看你在这方面的知识,还是很欠缺呢!”汪小梅又看着秦大川说道。

    “什么,我在这方面的知识很欠缺,你别吹牛了,虽然我不是小姐,可我也太了解小姐这一行的事情了吗!你就给我说说,这小姐和情妇有什么区别吧!”秦大川又一次看着汪小梅说道。

    “那好,你可听好了,我告诉你,这小姐和情妇,一般来说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大家都知道,这些情妇,其实就是一些小姐。她们就是由小姐变成的东西。

    所以说,大家就是会觉得这两种东西那就是一种东西。或者说,这本来就一回事。其实,这是错的。这两种东西,那也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小姐,只是和客人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易就完了,可是情妇就不一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媳妇和小姐是有着本质的不同的。

    就从字面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两者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首先看小姐。这个词,本来就是暗娼的意思,是一种直接的金钱与欲望之间的交易。

    而情妇这个词,就从字面上来看,就是有情人和媳妇两部分合成的词。从个层面上来看,这个词就是包含着一些感情色彩的。毕竟,人与人之间是有感情的,就算是一开始这个情妇跟这个男人之间只是一种简单的买卖关系,可是时间长了之后,难免会生出感情。

    有一句话说的多好,‘日久生情’。这一句话,用在男女感情上面,那是再合适不过了。就算一男一女一开始只是物欲的交易,可是时间长了之后,就难免会生出一些感情来。

    其实,人就是这样,人就是物欲与感情交织在一起的产物。所以说,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就是存在着这两种东西。这两种东西,那是既相互矛盾,又和谐统一。

    这情妇和他的男人之间的这种关系就是这样,一开始只是简单的物欲交易,可是时间久了之后,就会演变成了一种感情方面的交易了。是有了感情的一种交易。

    可能很多男人在找一些小姐或者是情妇的时候,他们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可是玩了之后,就会感觉自己喜欢上了某一个小姐或者是情妇。

    一但到了这个地步,那就有些不好玩了。男人和女人到了这个地步,就是走到了一条死胡同里面了。想要再走出去怕就是很难了。

    这男女之间的事情,说到底就是一个情字。可是这个情字,又往往被一些物质和利益牵扯着。这样的话,这个情字,就是很难干干净净的,一定会拖泥带水,一定会有一些让人厌恶的东西。

    所以说,这小姐和情妇,那还是有区别的。当然,在开始的时候,这两者之间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可一但这个情妇当的时间久的话,那她可就会威胁到了正室的地位。

    而一个男人,一但把一个小姐包的时间太长的话,那要是不包出感情,才叫怪呢!

    试想,那一个男人,能够做到,自己跟一个女人,一起生活了好几年,就是没有一点感情,这可能吗!

    所以说,生活中的有些事情,人们在一开始做的时候,只是想得很简单。可一但是去做了之后,这一件事情,就会变得很复杂。

    人就是这样,就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更的复杂化。本来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就是很简单的。但是自从有了人之后,这些简单的事情,就是变得越来越复杂。

    有一句话叫做作茧自缚。这一句话用在人类的行为上,那真是太恰当不过了。人就是喜欢作茧自缚呢!

    特别是男女之间的事情,更是这样,本来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是很简单的,无非就是传宗接代生儿育女,可是到了人类社会后,这一种简单的行为,就是变得越来越复杂。复杂到了,剪不断,理还乱的程度。

    所以说,这个小姐和情妇这两种东西,看似是差不多的东西。在一些所谓的专业人士眼里,也会说这两种东西是一种东西,只是一种东西的不同称呼罢了。

    但我想说的是,这些专业人士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只能说这专业人士还是不太专业。要是真的非常专业的话,他就是不会这么说了。他一定会说这两种东西,那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好了,我就说这么多,秦厂长,你现在应该能够理解我说的这些话了吧!”

    汪小梅又认真而详细地把她知道的,所谓的一些专业知识,给秦大川说了一遍。

    秦大川听了之后,就是对汪小梅有些刮目相看了,他看着汪小梅说道:“嘿!汪小梅,我还真看不出来。你都快成为一个哲学家了呀!”

    汪小梅听了,就笑道:“秦厂长你是过奖了,我那算是什么哲学家呀!只不过是因为我做过小姐罢了。”

    秦大川听了汪小梅的话,就又看着她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小姐都是哲学家了。”

    汪小梅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看着他笑道:“我可不敢这么说,不过,小姐们所从事的事情,还真就有一些哲学的因素呢!”

    “是吗!你能不能再给我讲解一下。”秦大川听了汪小梅的话,就又这样笑着问道。

    汪小梅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笑着说道:“这话要我怎么说呢!我只能给你说一些,小姐们对我们这一行的总结语言吧!”

    “是吗!你赶紧说说看看。”秦大川也是越听越有兴趣了。虽然他和汪小梅已经是很熟悉的人了,可他就是还没有听到汪小梅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这些总结性语言就是说,就象这样一句话,‘只有小姐才是女人’。你感觉这话有道理吗!”汪小梅又这样说道。

    一听汪小梅这么说,秦大川就感觉有些可笑,他看着汪小梅说道:“你说的真是太好了,‘只有小姐才是女人’那么说,这一句话,也可以再衍生出另外一句话了。”

    “什么,还可以再衍生出另外一句话,那是什么话。”汪小梅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这样问了一句。

    “就是这样一句话,‘只有嫖客才是男人了。’你说对不对。”秦大川又看着汪小梅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嗯,你说的真是太对了。真是很有道理吗!”汪小梅听了秦大川说的这一句话,马上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秦大川听了汪小梅的这一句话,就又看着她笑道:“你看看你,你真是都成为一个哲学家了,你说的这话意义实在是太深刻了,怕是一般人都理解不了呢!”

    汪小梅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说道:“这算什么,我还有意义更加深刻的话呢!”

    “啊!是吗!那是什么话。”秦大川又看着汪小梅说道。

    “是这样一句意义更加深刻的话,就是说‘我是可乐,老婆是白开水,我结了婚还是可乐。’你感觉这话的道理是不是也很深刻呢!”汪小梅又看着秦大川笑着说道。

    “哈哈,真是太有意思了,要是这样说的话,我也算是喝过可乐的男人了呀!我现在想说一句广告语了。‘是男人就应该喝可乐’,你感觉怎么样。”秦大川现在也是非常的兴奋,看着汪小梅就又说了这样的话。

    “哈哈!哈哈!哈哈---”汪小梅听了秦大川的话后,就是也大声地笑了起来。

    就这样,在秦大川去向刘主任那里告了赵中遥后,他就是感觉心情是特别的爽快,就感觉,这一次,一定能够让赵中遥受到刘主任的处罚呢!

    这一对狗男女,现在是非常的得意,毕竟,他们这一次,可真是要让赵中遥吃不了兜着走了。

    ------------------------------

    再说,刘天听了秦大川说的事情后,他也是非常的重视,不管怎么说,秦大川说的事情,还是很严重的。他刘天明作为赵中遥的领导,那是不能不管这事呢!

    当刘天明听秦大川说了赵中遥‘欺负’了他的表妹的事情后,马上就是打电话给赵中遥了。

    当时,赵中遥刚从车间回到办公室里,就是刚好听到了电话铃声了。他拉过电话,里面就传来了刘天明的声音。

    “你是赵中遥吗!”刘天明的声音之中,已经是包含着一丝不高兴的语气。

    一听刘天明这么说,赵中遥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他感觉,自己这一交,真的是要犯错误了。刘天明已经是知道了,他‘欺负’汪小梅的事情了。

    只是赵中遥也没有直接问刘天明这个事情。他只是还想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呢!

    “是刘主任,你有什么事?”赵中遥先这样问了一句。

    “我能有什么事,当然是因为你自己的事情了,你自己犯了事了,你知道吗!”刘天明在电话里这样说道。

    一听刘天明这么说,赵中遥就是有些不解地又问道:“我犯了事了,我犯了什么事了。”

    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有些生气地说道:“你犯严重的事情了,你还是赶紧到我这地方来,我要好好跟你说道说道。”

    一听刘天明这么说,赵中遥就想,一定是因为汪小梅的事情了。一定是秦大川在告他的状了。可现在既然刘天明没有明说的话,那他也不能怀疑人家秦大川吗!

    “那好吧!我现在就到总装备部去。”赵中遥虽然心里有些不太愿意去。毕竟,现在的生产任务很紧张呢!可既然,有人告自己了,那自己就是也要去把这事给调查清楚,要不然,他也无法好好上班不是。

    “好,你快点过来。”刘天明又这样说道。

    就这样,赵中遥只好是开车又去了总装备部了。

    轻车熟路,很快赵中遥就亲自开着车,来到了总装备了。

    到了总装备部后,赵中遥直接来到了刘天明的办公室里。

    “刘主任,你找我呀!”赵中遥先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刘天明。

    “中遥呀!你是怎么搞的,怎么给我捅这么大的娄子呀!”刘天明看着赵中遥,就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还是装出一幅一无所知的样子,然后看着刘天明笑着说道:“刘主任,你到底在说什么,我给你捅什么娄子了,我的工作很紧张呢!我就是想捅娄子,不是也没有时间吗!”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刘天明就又瞪了赵中遥一眼说道:“赵中遥,你是不是在这里给装蒜呢!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找你有什么事吗!”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看着他笑道:“刘主任,你这话是不是在审问我呀!”赵中遥一听刘天明这么说,他心里倒是也有些不大高兴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