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去找刘主任告状

    第六百一十三章去找刘主任告状

    赵中遥听了秦大川的话,自然是不服气了,就这样,他又辩解了一句。“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现在就一起去见刘主任吧!”

    秦大川现在看着赵中遥,就是一脸生气的表情,他感觉,自己这一次算是抓到了赵中遥的小辫子了,可以好好地整治他一下了。

    “我没有空跟你扯这些无聊的事情,你要去见刘主任,那你就去吧!我还怕了你不成。”赵中遥自然是不会怕他秦大川了,只是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自然不愿意陪秦大川到总装备部去了。于是也就这样说道。

    “好,那你就给我等着,这一次,你就等着刘主任收拾你吧!我现在就去总装备部去。”秦大川也这样不服气地说道。

    “行,你赶紧去吧!别在这里打扰我。”赵中遥不愿意跟这种人再啰嗦什么,于是就是向他摆摆手,不愿意再跟秦大川说话了。

    秦大川这就一转身走出了赵中遥的办公室,他想,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赵中遥,看他以后还在自己面前牛逼不牛逼了。

    秦大川走到楼梯口时,就是看到了汪小梅,她正在楼梯口等着他呢!毕竟,这事他们俩还要再商量一下。

    “秦大川,怎么样,那赵中遥有没有向你低头呀!”汪小梅还想,既然这一次,赵中遥被自己陷害了的话,那他应该会向秦大川低头了呀!

    “低头,低他妈的头,这家伙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呀!我们现在都抓到了他的小辫子,可他依然是不服气。”秦大川又看着汪小梅说道。

    “啊,这个赵中遥可真是一个狂妄的家伙,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汪小梅又看着秦大川说道。

    “还能怎么办,既然走出了这一步,那就要继续走下去了。我现在先到总装备部去找刘主任去,你就先在家里呆着,如果刘主任要见你的话,我再带你去见他。”

    秦大川知道,现在他已经是走上了贼船了,那只能是继续走下去了。既然,这戏已经开始演了,那不管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就是也要继续演下去。

    “好,那你先去吧!我也继续配合你,要是刘主任要见我的话,我也会跟你一块去的,到时候,我就一品咬定是赵中遥非礼我,我看他刘主任能拿我们怎么样。”

    汪小梅也是一个说不一二的女人,一看,既然她已经在和秦大川一起干了这一件坏事了,索性也就一直干到底了。

    “那好,我先过去了,你在家里呆着就行了。还要,好好工作,不能因为这事,就是不工作了,那可就会让赵中遥抓到把柄呢!”秦大川又看着汪小梅说道。

    “行,我听秦厂长的。”汪小梅看着秦大川笑了一下。

    “那好,你继续工作吧!我去总装备部了。”秦大川和汪小梅打了一个招呼,这就又下楼去了。

    来到楼下,秦大川马上开着自己的小车,就向总装备部开去。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他就来到了总装备部了。

    秦大川没有找别的领导。而是直接来到了刘天明的办公室里。

    当时,刘天明正和一个设计新式狙击枪的枪械师,在商量着如何设计一把新式狙击枪的事情。

    “喂!老李,你感觉怎么样,能在一个月之内,把新式狙击枪设计出来吗!”刘天明看着眼前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问道。

    这个中年男人叫李顺昌,是总装备一个很有名的枪械设计专家,这一次,刘天明,就是想要他设计一款新式的狙击枪,然后拿到308基地去试生产。

    李顺昌是一个脾气有些倔强的中年男人,身材比较矮小,可长得十分魁梧。皮肤还有些黑,但从他的外表,很难看出来了,他是一个军工专家呢!

    “差不多吧!应该能够设计完成。”李顺昌看着刘天明,一副非常自信的样子。

    “那好,你要尽快把图纸画出来,我们总装备的领导,也可以先睹为快呀!”刘天明又看着李大昌笑道。

    “行,那你过去吧!”刘天明又看着李大昌说道。

    “好,就这样,我先过去了。”李顺昌说着,就是站了起来。可他刚到门口,把门打开,就看到有一个中年男人也走到了门口。

    李顺昌并不认识秦大川,一看是一个陌生人,他就是看了秦大川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就从秦大川身边走过去了。

    而就在李顺昌开门的那一瞬间,刘天明也看到了秦大川了。心想,这家伙来找自己有什么事呢!

    秦大川也不认识李顺昌,也只是看他一眼,就开始敲门了。

    因为门已经开了,秦大川只是装样子,又敲了两下门。毕竟,他是下级,这样去见上级,那又怎么能直接走到上司的办公室里面去呢!他也不能再把门关上,再重新敲门吧!那样的话,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刘天明也看到了秦大川了,看秦大川又敲门,他就摆手示意道:“算了,进来吧!”

    秦大川这就闪身进了刘天明的办公室里。

    “哦,是秦厂长,你有什么事?”

    刘天明当然对这个秦大川是比较了解了,知道,这就是一个关系户,他根本没有什么本事,就是凭着他跟姚东升的关系,这就成了一个基地的一把手。

    可是后来,这家伙就是不争气,还和一起贪污收贿的事情扯上了关系,要不是姚东升在那里站着,他可能早就跟他那个副厂长一起进去了呢!

    所以说,刘天明这样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跟秦大川这种人,就不是一路人,他也看不起秦大川,也不愿意认识这样的人。

    秦大川听了刘天明的话,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道:“刘主任,我想要告一个人。”

    一听秦大川这么说,刘天明在心里还咯噔一下,还想,不会是308基地,那个领导干部,也有了贪污收贿这种事情了,这个秦大川就是也要告这样的人吧!

    “你要告谁,谁又怎么了?”刘天明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秦大川说道。

    “我要告的是赵中遥。”秦大川突然撂出来这样一句话。

    这一句话,秦大川是很轻松就仍了出来,可听在刘天明的耳朵里,就跟听到了一声炸弹一样。

    “你说什么,你要告赵中遥。难道赵中遥也犯了贪污收贿的行为了。”一听秦大川这么说,刘天明就是感觉有些好笑,他跟赵中遥相处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是有两三年了,赵中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比谁都清楚。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贪污收贿吗!

    还有,刘天明也知道,秦大川才是一个正宗的贪污犯呢!现在,人家赵中遥不来告他这个正宗的贪污犯,他倒是来告人家赵中遥。这不是很可笑吗!

    秦大川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看着他笑着说道:“不,赵厂长一向是清正廉洁的,他怎么可能贪污收贿呀!”

    “那就是了,既然赵中遥是一个清正廉洁的领导,那你要告他什么呢!”刘天明听了秦大川的话,他就是有些不能理解呢!

    “我要告赵中遥的,不是他贪污收贿方面的事情,而是他在生活作风方面的事情。”秦大川突然又说出一句,让刘天明没有想到的话。

    “哦,生活作风上面的问题,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天明一听秦大川说,赵中遥犯了生活作风上的问题,他就是非常不解。同时,还有些好奇,就想知道,赵中遥到底是犯了什么样的生活作风问题。

    “刘主任,我要告的是赵中遥,他非礼了我表妹的事情。”

    秦大川想,反正,自己已经来到了刘天明面前,也说要告赵中遥了,那索性就把之前想好的事情都说出来算了。

    “什么,你说什么,赵中遥非礼了你表妹,你在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一听秦大川这么说,刘天明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了,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人竟然来向他告状,说赵中遥非礼了人家的表妹。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刘主任,我要是没有真凭实据的话,我又怎么会这么说呢!”秦大川又这样看着刘天明说道。

    “哦,你有真凭实据,那你拿出来给我看看,什么样的真凭实据?”刘天明就是不能相信秦大川说的话,毕竟,这事有些太不靠谱了,他不能相信,赵中遥这样一个正人君子,会做出这样下作的事情。

    “我的真凭实据,不是一件东西,而是一个人。”秦大川的证据,当然不是一个东西了,而是一个女人。

    “一个人,是谁呀?”刘天明不解地问道。

    “就是我表妹!”秦大川仍然轻松地说道。

    “哦,是你表妹呀!她是谁,在那里工作?赵中遥又怎么可能会非礼你表妹!”听秦大川说了赵中遥非礼了他表妹的事情后,在刘天明的脑海里,马上就是出现了一连串的问号。

    “是这样,既然刘主任想要知道,这一件事情的经过的话,那我就把发生在我表妹身上的事情,简单给你说一下吧!”

    秦大川知道,现在该是自己讲故事的时候了。于是,他就‘绘声绘色’的给刘天明讲了一段关于他表妹汪小梅的故事。

    “好,你赶紧说吧!”刘天明也想知道秦大川的表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表妹叫汪小梅,好老家是江海市郊区的一个村子里的。高中毕业后,出来找工作,可找了几份工作,就是都没有干好。毕竟,我表妹是一个高中毕业生,长得还可以,所以说,她这样的女孩,就是很难找工作,你也知道,她这样的女孩,就是高不成低不就的,一时半会,也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后来,她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给她找一份合适的工作。我就对他说,我这里没有什么好的工作,军工基地,自然就生产军事武器的,这里的工人大多都是男工。有一些女工干的工作也比较累呢!

    可我表妹就说,她对军工基地很是好奇,就想要过来看看,不管是让她干什么工作都可以。

    于是,我就把我表妹带到了我们那个308基地了。本来,我想到了基地后,就让她到车间工作呢!

    可是当我把我表妹带到了赵中遥面前时,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说要我表妹当一个保洁员呢!我之前,也没有多想,只是想,可能是我们那个办公楼缺一个保洁员吧!因为,赵中遥当时也是这么说的,说是那一个保洁员大姐,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想要我表妹也去帮忙呢!

    我当时也没有多想,既然赵厂长这么说的话,那我还能怎么说。人家是厂长,人家是一把手,人家想要我表妹干什么工作,那她不就得干什么工作吗!

    我当时和我表妹商量,问她愿意不愿意干这个保洁员的工作,问她,要是不愿意的话,他还可以再给她换一个工作。

    可我表妹听了,倒是说,她可以干这个工作。说就算是干保洁员,不是也比到车间干活强。到车间又累,还须要学习一些技术,这保洁员的工作,虽然是工资少一些,可工作也不累,并且也不须要学习什么技术,直接就可以干了,不象在车间上班,还有一个学徒工的问题。这样的工作,对她一个农村姑娘来说,也算是不错了。

    于是,我表妹就答应当这个保洁员了。她就开始兢兢业业地工作了。

    本来我想,我表妹就这样,可以平平静静地上班了。可是不曾想,就在今天的早上,竟然是出事了。

    当时就是一大早,我才刚刚上班,才刚到我的办公室里。

    可这时,我就是先听到有女人小声在哭泣,然后,我就看到我表妹哭红了双眼,来到了我的办公室里。

    我一看,就感觉有些奇怪,还想,会不会是她和那个保洁员陈大姐发生什么工作上的矛盾了,两人就是吵架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