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 编故事

    第六百一十章编故事

    “是呀!一般是自己谈的,那感情当然是很好了,我和中遥也有好几年的恋爱基础了呢!”曲玉倩又这样说道。

    “哦,怪不得你们感情这么好呢!”汪小梅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这个,怎么说呢!大凡是自由恋爱的男女双方,就是要比那些经人介绍的感情要好一些。”曲玉倩又这样说道。

    “是呀!毕竟自由恋爱的双方都是有感情基础的吗!而经人介绍的双方,就是没有什么恋爱基础吗!”汪小梅也这样说道。

    “哎,汪小姐,你有对象吗?”曲玉倩看,也不能光聊自己的事情,于是,她也就反过来问了汪小梅一句。

    汪小梅听了曲玉倩的话,就淡淡的一笑说道:“还没有呢!就我这样,谁会看上我呢!”

    “别这么说,汪小姐长得多漂亮,怎么会没有人看上呢!”一听汪小梅说她还没有对象呢!曲玉倩还就有些不信,想,象汪小梅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没有对象呢!

    “长得漂亮有什么用,现在这个社会上,男人不只是要看女人长得漂亮不漂亮,还要看女人有没有文化水平呢!没有文化的女人,就算是长得漂亮,那一些有钱的男人也是看不起呢!”

    对于汪小梅来说,她还真是有一些社会经验,在她们这些‘小姐’当中,那些有文化的小姐,就是比没有文化的小姐要吃香一些。毕竟,有钱人多大都是有文化的人,他们出来找女人,也想要找一个和他们文化水平差不多的,又怎么会愿意找一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女人呢!

    “哦,这么说来,汪小姐就是那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女人吧!”曲玉倩听了汪小梅的话,就又这样说道。

    “怎么说呢!应该和你说的差不多吧!象我这样的女人,你说要是找一个普通的男人结婚了吧!就又觉得有些亏。可要是想找一个有点出息的男人吧,可人家就是又会看不起我们这些没有文化的女人。所以说,我就是成了那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女人了,现在也二十好几了,可还是剩女一枚呀!”汪小梅看着曲玉倩,先聊了一些,两个人的感情问题。

    对于曲玉倩来说,她感觉,汪小梅也就是只是来给她聊天的,其他的可能也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可对于汪小梅来说,那可就不一样了,她可不只是在这里跟曲玉倩聊天呢!她是自己的目的的。现在她趁赵中遥去车间的功夫,偷偷地来和曲玉倩聊天,那她是有着自己的动机的。

    现在她看自己跟曲玉倩聊的挺投机的,就也开始慢慢地向自己要说的‘中心思想’靠拢了。

    “汪小姐,其实,你不用急,你长这么漂亮,不管什么时候,想要找一个好男人,都是不在话下的。”曲玉倩就是这样宽慰了汪小梅一句,当然,她说的这些也只是一些客气话了。作为一个外人,她对汪小梅的婚姻大事,自然也不是特别的关心。

    “曲小姐,说实在的,我不是不想找一个男朋友,只是我这么多年,就是没有看到一个真正让我动心的男人呀!”汪小梅看着曲玉倩,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没事的,好事多磨吗!我相信汪小梅一定能碰到一个如意郎君的。”曲玉倩又看着汪小梅笑道。

    “但愿如此吧!”汪小梅又这样说道。

    两人说到这里,就是都不在说什么了,场面一时有些冷场。

    曲玉倩还想,汪小梅现在既然是在上班时间,她可能跟自己说这几句,就又会离开这里了。所以说,两人没有说话时,曲玉倩也没有再说什么,就想等着汪小梅说她还要工作,就会离开这里呢!

    可是让曲玉倩没有想到的是,汪小梅不但没有说要离开这里,她反而是说了一句让她有些不太高兴的话。

    “曲小姐,说实在的,这么多年,我是没有碰到一个好男人呀!可是自从我到了这个军工基地后,就是感觉,这里面有一个好男人。”

    一听这话,曲玉倩就感觉心里咯噔一下,她在想,这个汪小梅说的好男人不会是赵中遥吧!毕竟,在这个基地里面,也就只有赵中遥算是最出众的年轻人了,要长相有长相,有事业有事业,可以说是一个让年轻女孩一看,就会动心的那种好男人。

    “哦,是吗!你说的是谁?”曲玉倩装着不知道,又问了一句。

    “还能是谁,当然是赵厂长了。”汪小梅直接就说了出来。

    曲玉倩就感觉自己的心使劲跳了一下,她立马就有些不太高兴了。转过脸盯着汪小梅说道:“汪小姐怎么这么说,你不会是也喜欢上赵厂长了吧!”

    汪小梅听了,就装做脸红的样子说道:“曲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这话,我本来是不应该说的,可是我这人就是一个直肠子,我是心里藏不住话呀!”

    “你---你怎么会喜欢上赵中遥呢!”曲玉倩一听汪小梅的话,立马就变了脸色,瞪着她,要她回答她的问题。

    “曲小姐,你别生气呀!你听我说了,我给你说了,你就不会生气了。”汪小梅敢说出这句话来,那当然有话可以为自己这一句唐突的话辩护了。

    “好,你说。”曲玉倩暂时压住了火气,坐在沙发上,瞪着汪小梅,想要听听,她是怎么为她这一句唐突的话做辩解的。

    “曲小姐,我想先给你打个比方。就比如你在上大学的时候,象你这样的美女,那不是校花,也得是班花了吧!当时,喜欢你的男生,肯定不至赵中遥一人吧!你说,你长这么漂亮,那身边有很多人喜欢不是正常的吗!难道,这还须要我多解释什么吗!”

    不得不说,汪小梅这个做小姐出身的女人,还真的是能说会道,她这样一说,风玉倩感觉这女人说的有些道理,自己上大学的时候,想要追求自己的男生那是多了去了。赵中遥,只不过是这些男生当中,长相比较帅的一个罢了。当然,更为重要的是,曲玉倩就是喜欢上了赵中遥。这个事情,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当时,有好几个男生,都比赵中遥还帅,还都是富二代。可曲玉倩就是没有看上他们,偏偏就是看上了赵中遥了。不得不说,男女感情这种事情,是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

    看曲玉倩没有再说什么,汪小梅就又看着她说道:“同样的道理,象赵厂长这样优秀的男人,难道喜欢他的就只有你曲小姐一个人吗!肯定还有别的女人吗!”

    听了汪小梅的话,曲玉倩一时是没有什么话说了。毕竟,人家汪小梅说的是很有道理的,明赵中遥这样优秀的男人。不管到什么地方,只要那个地方有女人,就一定会受到那个地方的女人的追捧,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啊,你说的很有道理,那在这个基地里面,就只有你喜欢赵中遥吗!有没有别的女人也喜欢他呢!”曲玉倩听了汪小梅的话,就又这样问了一句,毕竟,她现在也有些好奇呢!

    汪小梅听了曲玉倩的话,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说呢!在这个基地,也有几十名女工呢!她们难道不会跟我有一样的想法。”

    一听汪小梅这样说,曲玉倩就是脸色一沉说道:“这么说,在这个基地,有很多女人都喜欢赵中遥了。”

    汪小梅听了曲玉倩的话,就又看着她笑道:“曲小姐,你紧张什么呢!就算是这个基地里面的几十个女人,全部都喜欢赵厂长,可她们也对你构不成什么威胁不是。”

    汪小梅这样一说,曲玉倩就是又感觉轻松了一些了。毕竟,在这个基地里面的那些女工,绝大部分都是长相普通家境普通的女人,她们可能是真的不能和曲玉倩这样的白富美相提并论。也不大可能,会让赵中遥对她们有什么非分之想。

    “好,你这样说,我也就算是放心了。”曲玉倩听了汪小梅的解释,她感觉也有些道理,就又没有那么紧张了。

    可是正当她把心放在肚子里时,这个汪小梅又说了一句,让她不得不又把心提起来的话。

    “曲小姐,你感觉赵厂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不是一个正人君子呢!”汪小梅突然又撂出来这么一句。

    曲玉倩一听,刚才放下的心就又揪了起来,她仍然又瞪着汪小梅说道:“凭我和中遥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确实是一个正人君子,可以说,在上大学的时候,他除了拉过我的手,就没有跟我做过别的事情,就更不用说,对别的女生,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了。”

    “哦!曲小姐说的好,我也感觉,赵厂长是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只不过,就有一次,我和赵厂长在这办公室------”

    汪小梅说到这里,就是突然停住了,她赶紧改口道:“曲小姐,不好意思,你别在意,那天,我和赵厂长也没有什么,我相信,赵厂长只是因为喝多了,他不是那种人。”

    一听汪小梅说了一个半截话,曲玉倩就是感觉心里又是咯噔一下。虽然,汪小梅没有把话说完,可她已经是听出来了,那天,她和赵中遥一定是有了一些过分的举动了。

    不过,就算是心里有些生气,可到了这个地步。不管是谁,那都要想搞清楚,汪小梅那天和赵中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想到这里,曲玉倩就又看着汪小梅说道:“汪小姐,你就把那天的事情说一下吧!我们都是女人,我能理解你的。”

    “这---这---这你叫我怎么说呢!当着你的面,我真的是有些说不出口。”汪小梅又开始在曲玉倩面前装腔作势起来。

    “汪小姐,你说吧!要是中遥他欺负了你,我还要替你讨回公道呢!”曲玉倩突然看着汪小梅说了这样一句话。

    汪小梅听了曲玉倩的话,就又支支吾吾地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可就说了,不过,我并不生气,你千万不要责怪赵厂长。”

    “好,我不责怪他,你说吧!”曲玉倩又这样说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前几天,也就是赵厂长还没有回家探亲的时候。有一天早上,我去到赵厂长的办公室打扫卫生。当时,赵厂长本来是还没有到上班时间,他是不应该去办公室的。

    可那天,我也不知道赵厂长是怎么回事,他老早就去到办公室上班了。他刚一进到办公室,我就闻到了他身上有一股很浓的酒气,一看就是昨天晚上喝酒了,并且是喝多了,就算是到了早上,身上还是有酒气呢!

    我当时也没有在意,就是在给赵厂长擦桌子呢!可我刚又擦了几下,就听赵厂长突然看着我说道:“玉倩,你什么时候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呀!”

    当时,我一听赵厂长的话,就是一愣,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叫我玉倩呢!

    可就在我在发愣的时候,就看到赵厂长突然就跑到我面前,然后一下子就抱住了我,之后,就在我身上乱摸起来。

    我当时就非常害怕,就想要喊人呢!可是想想,要是我喊人,有人过来,看到了赵厂长这个样子,他一定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我吃点亏不要紧,可就是怕毁了赵厂长的名誉呀!你也知道,这些为官之人,最怕的就是他们的名誉。一但他们在生活作风上有了问题,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当时,我想来想去,决定还是不喊人。于是,我只是奋力挣扎,然后就摆脱了赵厂长的纠缠。也可能是赵厂长当时还没有完全醒酒,就是有些力不从心,他没有多大力气,我使劲一挣扎,也就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了。之后,我就跑出了这一间办公室了。

    当时,我真的是又羞又气,真恨不能打赵厂长一个耳光。可想想,赵厂长为人不错,在工作上也对我很照顾,于是,我就是只好把这一滴泪咽了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