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重要的技术工人

    第五百八十五章重要的技术工人

    “是呀!要不然,他们俩会这么牛逼吗!就是因为,他们俩在这个车间很重要,所以他们俩才会有恃无恐呀!”郑方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看着他这样说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这两个家伙罢工了,那我们车间的生产任务怎么完成呢!”秦大川看着郑方说道。

    “我也不知道,现在要是赵刚和李南松不愿意回到车间工作,那可是一件麻烦事呢!”郑方又这样说道。

    “算了,这事已经发生了,那就等两天再说吧!我想赵刚和李南松也不敢一直矿工吧!难道,他都不想挣钱养家糊口了吗!”秦大川还是有些不服,感觉赵刚和李南松怕是也不敢一直不上班呢!

    再说,赵刚和李南松走出车间后,立马就去了赵中遥的办公室了。毕竟,这事他们俩是解决不了了。必须要请示赵厂长了。因为,郑方和秦大川要是真的把他们俩记旷工的话,那他们俩可就会被扣很多钱呢!这事,不是他们俩可以解决的。

    赵中遥正在办公室,想着下一步要研究狙击枪的事情,他想要自己设计一种狙击枪,先生产出来一些试验枪支再说。要是质量可以的话,再批量生产。

    也就在这时,赵刚和李南松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里。

    一看到赵刚和李南松,赵中遥就问道:“你们不在车间干活,来我这里干吗呢!”

    两个人看了一下赵中遥,赵刚就开口说道:“赵厂长,我们没法在车间工作了。”一边说,一边一屁股坐在了墙边的沙发上。

    李南松这时,就也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郑主任和秦副厂长,他们俩故意找我们的事,说我们俩干活时不穿工作服,我们和他们辩解了两句,他们就生气了,要扣我们的工资呢!”

    赵刚和李南松现在就是把他们在车间遇到的事情都说了一下。

    一听赵刚和李南松这么说,赵中遥也很生气,他看着他们俩说道:“好了,这事我知道了,你们俩先回去吧!我来处理这一件事情。”

    赵刚和李南松听了,也只好又回到了宿舍了,他们俩要看看赵厂长会怎么处理这一件事情。

    “怎么会这样,这两个家伙在搞什么名堂,人家好好在车间干活,你们俩是捣什么乱呢!”

    赵中遥听了赵刚和李南松说的话,他心里也是非常的生气,现在正是生产的关键时刻,怎么能出这样的事情。现在有两个重要的职工罢工,那不是会严重影响生产和工作吗!

    想到这里,赵中遥就打电话,让秦大川和郑方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来了。

    当秦大川接到了赵中遥的电话时,他就问赵中遥有什么事情。

    赵中遥并没有直接说自己有什么事情,只是告诉秦大川,要他赶紧来到他的办公室就是了。

    之后,赵中遥又打电话通知了郑方。郑方也不知道赵厂长找他干吗呢!于是也就先问了一句。可是他得到的回答和秦大川是一样的。都是要他先到厂长办公室再说。

    要说郑方和秦大川都没有想到,赵刚和李南松会到赵中遥那里去告状,他们想,就算是他们俩训斥了赵刚和李南松,他们俩也不会去赵中遥那里告状。

    这是因为,首先这事,就是赵刚和李南松的错吗!是他们俩不按规定在车间工作,不穿工作服,这就是不按规定办事吗!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俩又怎么会到赵中遥那里告状呢!

    可结果就是让秦大川和郑方很奇怪。赵刚和李南松,还真就到赵中遥那里去告状了,这一点,可真是出乎秦大川和郑方的意料呢!

    只是现在两人还不知道赵中遥叫他们干吗呢!当两人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时,就是又碰面了,毕竟,他们俩现在就是有些形影不离了。刚才,当秦大川接到了赵中遥的电话后,他就先打电话问了一下郑方,想知道赵中遥找他有什么事呢!可郑方说他自己也不知道。也就在郑方,刚刚挂了电话没有一会,赵中遥就也通知他到厂长办公室了。

    之后,郑方就也给秦大川打电话,说赵中遥也给他打电话了,要他也到厂长办公室去呢!

    一听郑方这么说,秦大川就在电话里对郑方说道:“那好,我们一块去见赵中遥吧!看看他有什么事。”

    由于秦大川的办公室在办公楼里。而郑方的办公室是在车间呢!所以说,当秦大川接到了赵中遥的电话后,他就先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之后,才出来,当他看到郑方到了办公楼后,就和他一起向赵中遥的办公室走去。

    一路上,两人还在想赵中遥找他们有什么事情呢!他们也想,会不会是关于赵刚和李南松的事情,可是想来想去,感觉这事不大可能,他们感觉赵刚和李南松不大可能到赵中遥这里来告状呢!

    可当他们俩来到赵中遥的办公室后,他们才知道,赵中遥找他们来,还真就是因为赵刚和李南松的事情。

    “秦厂长,郑主任,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和赵刚和李南松吵起来了,现在这两个家伙罢工了,这事可不好办呀!”

    一看到秦大川和郑方来到了自己面前,赵中遥先就这样教训了他们一句。

    郑方听了,想要辩解一句。可又感觉自己不能在赵中遥面前说过分的话,于是,他就是没有说话。而秦大川一听赵中遥的话,就是不客气了。

    “赵厂长,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到底了解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我们和他们俩吵起来,那都是他们的不对,难道我们说错了吗!车间有明文规定,职工在工作的时候,是要穿着工作服的。可赵刚和李南松在工作时,就是没有穿工作服,只穿了一件汗衫,这难道不算是违反规定吗!我们俩说他们俩,难道有错吗!”

    秦大川当然是不服了,毕竟,他感觉自己就是按照车间的规定办事的。自己指责赵刚和李南松他们俩,那也是他们俩的不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做错的地方。

    郑方,本来是不敢在赵中遥面前说什么,毕竟,他只是一个车间主任。可他听了秦大川的话后,就也附和了一句。

    赵中遥听了秦大川和郑方说的事情,就看着他们俩笑道:“你们俩说的很有道理,你们俩做的也没有错。可问题是,你们俩这么做了之后,有什么效果吗!是不是赵刚和李南松更加努力的工作了吗!”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秦大川和郑方就都有些无奈。秦大川又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刚和李南松,这两个家伙真是太差劲了,他们俩不但不听我们的话,还和我们对着干呢!这样的职工,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职工。”

    赵中遥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笑着说道:“你们俩这是不尊重职工,知道吗!工人们在车间工作很辛苦的,你们自己可能是根本没有感受过,所以,你们才会想着完全按照车间的规定来要求工人们。

    其实,车间的一些规定,也不都是合理的。只是为了安全期间,自然要制定一些规定。可我们就是不能把车间的这些规定当成是什么至高无上的法律了。

    就算是法律在法院里面,还要经过律师的辩护,才能够确定给罪犯什么样的惩罚呢!所以说,我们车间的这些工作规定,那也不是不可改变的,也不是说,这些规定都是非常合理的。

    我之前对一些基层的管理人员们说过了,管理是一门艺术,不是把一些管理规定背会就可以了。只要那个职工违反的规定,然后就按照规定也处罚他们。

    要是这样的话,那一个车间的工人,不管有多少,都得让这些规定给整治跑了。

    我们作为管理人员,一定要明白这一点,明白车间的一些规定,其实也只是一个大概的管理制度。而在真正执行这些制度的时候,就是一定要灵活一下,不能因为有了这样的制度,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什么事,都要按照规定来办事呢!

    规定是规定,人是人,人和规定之间,是会发生矛盾的。在发生了这些矛盾的时候,就不要老想着规定的事情了,就要想着如何让车间能够保持正常生产和工作就可以了。

    如果一未的想着车间的一些规定,而只是想用这些规定和工人们过不去的话,那只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我们做为一个管理人员,特别是一些基层的管理人员,就是一定要学会灵活运用车间的一些规定。不能完全按照这些规定来办事。要不然,车间的工人们只会越来越少呢!

    你们俩现在这样做的结果,你们也看到了,不是可以让工人们努力工作,只会让他们产生抵触的情绪,然后消极怠工,甚至是矿工呢!你们这样做又有什么意思。工人们根本不听你的话,你又能那他们怎么样,难道,你要把他们全部开除吗!

    现在,你们俩倒是痛快了,可赵刚和李南松都不愿意干活了,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把他们俩都开除了吗!你们可知道,他们俩在我们这个基地的份量。

    你们别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工人。就感觉,有他们没有他们都是一样的。你们可知道,我们这基地是做什么工作的,我们是生产军工武器的。

    什么是军工武器,那都是一些高精尖的东西,我们不是地方上的小企业,随便生产一些日用品,对生产技术没有太高的要求。我们是技术企业。我们要做的事情,那都是有技术含量的。

    地方上的一些企业,要培养一些工人,可能根本不须要什么花太多的时间和成本。可我们要培养一个技术工人,那是花了很多的时间和成本的。

    象赵刚和李南松这样的技术工人,别说在我们这个军工基地很重要,就算是在我们国家的整个军工界就都是很重要的。

    你们只是把他们当成是普通的工人了,你们这样想,首先就错了。赵刚和李南松是工人不错,可他们不是普通的工人,是为数不多的技术工人。你们要是把他们得罪了,想要再找到两个可以和赵刚李南松相提并论的技术工人,就是很难呢!

    你们也知道,我们军工界生产的产品是很特殊的。在地方上是没有我们这样的企业的。更没有我们基地的这些技术工人,你们要是把这些技术工人们得罪了,那你们要想找到别人来替代他们,那可就难了。别说是不好找了,就算是能找到,那也要很长时间呢!而,我们车间每天的生产任务都很重呢!那有那么多时间,去寻找技术工人。

    现在,你们说,该怎么办吧!你们别看赵刚和李南松只是普通的工人,可他们在我们基地的重要性,一点也亚于我们这些领导干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比我们这些领导干部更加重要呢!

    象你我这样的领导干部,那怕是犯了什么错误,然后被调走了。上级领导,也可以很快再派几个基层干部过来。这都不是什么难事。还有,就算是在车间也是一样。没有领导干部,这些工人们该怎么干活,还是怎么干活。可要是没有了一些重要的技术工人,那我们的工作就是没法展开呢!

    现在赵刚和李南松的工作,别人是根本顶替不了的。他们俩的工作都是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现在他们俩矿工了,那他们的工作,只能是暂停下来了。

    这只是刚刚开始,他们俩之前生产的这些枪管,现在还可以给下一道工序使用。可他们俩要是明天还在罢工,不愿意上班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下道组装工序,无法组装枪支。而前面生产出来的零件,又没有什么用处,你们说,这样的话,那整个车间是不是乱套了。

    这些后果,你们俩都想过没有,你们只知道来一个简单粗暴的管理方式,好象是出了一口气。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