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罢工

    第五百八十四章罢工

    可秦大川就是不懂这些了,他只是会用车间的一些规定来整治赵刚和李南松他们俩了。因为,他要是不利用这些规定的话,他也找不出人家赵刚和李南松这样的技术骨干会有什么问题。

    听了李南松的话,秦大川也是感觉这个车间非常的热呢!可他想,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基地的规定,你们俩做为老职工工作的时候,不戴安全帽那就是违反规定,那就应该受到处罚。

    “是很热,那又怎么了,谁叫你是工人呢!你要是领导的话,自然就可以坐到办公室里享受清闲,又何必在这里吃苦受累呀!这能怪别人吗!你既然没有本事当上领导,那你就要在车间受罪,那你就要遵守车间的规定,谁叫你是普通工人呢!”

    秦大川本来就是来找事的,他一看赵刚和李南松不但不听他的话,还跟他辩解顶嘴,自然让他是十分的生气了。于是,就是不客气地看着赵刚和李南松说一些刻薄的话。

    这话说的很歹毒,正常人听了,那就是都会生气的。赵刚和李南松听了秦大川的话,自然也是很生气了。他们俩也早了解了一些关于秦大川的事情了。

    于是李南松就是不客气地看着秦大川说道:“呵呵!秦厂长说的真是好听呀!你说的真是很有道理呀!象我和赵哥,那都是干活的命呀!谁叫我们俩没有一个有本事的表哥呀!要是我们俩也有一个表哥在总部当领导的话,那我们俩又何必在这车间吃苦受累呀!我们俩不也可以坐在办公室当领导享清闲吗!”

    李南松这人的脾气可以说是比赵刚有过之而无不及。赵刚虽然脾气不好,可他是属于那种轻易不发脾气,一但发起来,就是非常厉害的人。

    也就是说,赵刚对于一些事情,还是有一个忍耐度的,也就在他忍无可忍的时候,才会发火呢!

    可李南松就是那种干柴烈火的性格。他可是一点也听不惯别人挖苦和讽刺自己。要是碰到有谁对他说刻薄的话,那他可就是马上就会成为一杆炮仗呢!

    李南松这话说的也很有火药味,这话一出口,那秦大川就是火冒三丈了,他指着李南松的鼻子骂道:“你他娘的,在说什么呢!我能当上领导,那是靠我自己的真本事,跟我表哥没有什么关系,你小子再胡说八道,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李南松听了秦大川的话,他看着秦大川说道:“不是我不想尊重你,谁叫你对我们太不客气呢!我这人的处世观点就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不范我,我不范人,人若范我,我必范人。”

    “你---你算老几,你敢跟我这么说话。”秦大川几乎是气的要发抖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李南松竟然是如此大胆,完全不把他这个副厂长放在眼里。

    “在家,我是老大,可在这里,我当然不是老大了。”李南松还挺幽默,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这样故意说了这样一句气人家的话呢!

    “郑主任,你看看,这就是你们车间的职工,你平时是怎么教育他们,他们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领导。”

    秦大川看李南松和赵刚都不鸟他,他只好把矛头转到了郑方身上,感觉这都是郑方没有教育好他的手下的原因。

    郑方一看秦大川发火了,他就是冲着李南松和赵刚吼叫道:“赵刚,李南松,你们俩行呀!敢在我面前顶撞领导了是不是。那好,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俩这个月的奖金就不用想了,我现在宣布,把你们俩这个月的奖金全部扣完。”

    郑方自然是要向着秦大川说话了,他站在一边看着赵刚和李南松,那本来也是一肚子火呢!自己手下的职工在他的领导面前如此的不尊重,那他自然是没有面子了。

    “郑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没有顶撞领导呀!我们只不过是跟领导辩解几句吗!这难道也叫顶撞吗!我们好象没有吵架吧!刚才秦厂长骂我,我就是没有还口呢!这怎么叫顶撞领导,你是不是听错了,你这样扣我们的奖金,不是滥用职权吗!”李南松听了郑方的话,他就是这样辩解了一句。

    赵刚听了李南松的话,他也看着郑方说道:“郑主任,你不能这样,你这是处罚我们的太过分了,我们俩根本没有顶撞领导,只是跟秦厂长辩解了几句吗!怎么就要罚我们这么严重呀!我们之前,还不是经常跟赵厂长辩解一些工作中的问题呀!可赵厂长,怎么从来就没有说要惩罚我们呢!”

    郑方则不管赵刚和李南松说什么,他只是看着他们俩说道:“不管怎么说,你们俩不听领导的话,那就是该罚。”

    李南松一看这个郑方就是一个马屁精,这就是在拍秦大川的马屁呢,于是他就是也生气了。现在就看李南松把手套摘了下来,然后往工作台上一仍,就是冲着郑方说道:“郑主任,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今天就是不干了,反正干了也是白干吗!”

    赵刚这时也是有些火了,看李南松这是要罢工了,他也是不客气了。学着李南松的样子,就把手套也摘了下来,只是他还没有仍在工作台上,只是拿着手套,指着郑方说道:“郑主任,请你收回你刚才说的话,你要是还要惩罚我和李南松的话,那对不起,我也要罢工了,你们这样欺负我们工人,我们还干个鸟呀!我们辛辛苦苦干一个月,不就是赚那么一点奖金吗!现在就和领导辩解了两句,你就要扣掉我们一个月的奖金,那我看,在这个基地工作也是没有意思了,我今天也不想干了,你们爱让谁干,就让谁干,反正,我们俩是不干了。小李子,我们走,加宿舍休息去。”

    赵刚本来也是一个牛脾气的人呢!现在一看郑方伙同秦大川两个人一起欺负他和李南松,那他们俩自然是都很生气了。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自然也是同意了,他看着郑方说道:“郑主任,要是这样的话,那你和秦厂长就另找别人干我们的工作吧!要是找不来人的话,那你们俩就自己干吧!我敢说,在这个基地,这个车间的工作,除了我和赵哥,就是没有谁能够胜任呢!”

    李南松很清楚,在这个308基地,也只有他和赵刚算是技术骨干,能够生产ak-47的枪管。要是换了别人,怕是生产不了这样的高标准的枪管呢!

    “你---你们俩这是想干吗呢!是想要造反吗!”一看赵刚和李南松要罢工了,郑方也是快要气疯了。因为,他也清楚,这个车间的工作,也只有赵刚和李南松可以干呢!他们俩要是不愿意干的话,怕是很难再找到合适的人了呢!

    “郑主任,你别么说,我们造什么反了,我们好好在干活,又没有招谁惹谁呀!要说造反,我看是某些人想要造反吧!没事找事,影响我们工作,这算不算造反呢!”

    李南松火气比较大,他听了郑方的话,立马就是又辩解了一句。他这样说,也是很有道理的,毕竟,人家李南松和赵刚在这个车间好好的工作着,可秦大川和郑方就是过来,找人家的事,还把人家批评了一顿,这不是故意闹事是什么呢!

    “你们俩给我听好了,你们俩现在要是不干,那你们俩就是旷工,要是那样的话,可就不只是扣奖金的事情,有可能把你们的工资都全部扣了呢!”

    一看李南松和赵刚就是不听他们俩的话,还要罢工呢!郑方是感觉自己的脸面都让赵刚和李南松这两个家伙给丢尽了。本来,郑方也知道,要是让李南松和赵刚离开这里的话,他就是一时很难再找到合适的人选呢!可要是现在自己向他们俩投降的话,那不是更加没有面子吗!于是,郑方只好是硬着头皮,再一次加大了处罚力度,就是想要吓唬住赵刚和李南松,要他们俩老老实实地在车间干活就是了。

    可是让郑方和秦大川没有想到的是,李南松和赵刚那都是脾气暴躁之人,他们俩可都是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你跟他们来硬的,那他们会比你更硬呢!

    “行,郑主任,你有种就把我们俩的工资全部扣了,我们俩不干了。此处不留爷,处有留爷处。”

    李南松说着,就是大步走出了车间的房门了。赵刚一看李南松离开了,他也把手套往工作台上一仍,然后瞪着郑方和秦大川说道:“行,这活我们哥俩不干了,你们爱让谁干就找谁干去。”

    说完,两个人就是一起走出了车间了。

    “回---回来,你---你们俩给我回来。”一看赵刚和李南松真的离开了,郑方一下子就是晃了,赶紧就是冲着赵刚和李南松的背影喊了起来。

    可人家俩就象是没有听到一样,一直走出了车间,然后向宿舍楼走去了。

    “王八蛋,两个混蛋,竟然是不识抬举,真是不象话。”郑方看赵刚和李南松罢工了,他看着人家俩的背影,心里还真有些后悔。毕竟,这个工作,要是没有人家赵刚和李南松,那就是没有谁能够胜任呢!

    秦大川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刚才只是想进来训斥赵刚和李南松几句,解解气就行了,他想,只要是这两个家伙有违反规定的行为,那自己说他们,他们就是不敢不听的。

    可结果完全是出乎秦大川的意料,两个家伙,竟然是根本不听他们的话。他们刚说人家两句,人家竟然是罢工不干了,这可把郑方和秦大川都晾在那里了。

    “郑方,你看看,你手下的兵,都是什么样子吗!无组织无纪律,完全不把我们领导放在眼里吗!真不知道,你这个主任是怎么当的。”

    一看赵刚和李南松罢工不干了,秦大川倒是又把郑方给训斥了一顿。他感觉,这个郑方也真是没有能力,连自己手下的员工都管不住。

    郑方现在心里也有气呢!他想,要不是你秦大川来找事,那会有这样的事情。那赵刚和李南松不是还都是好好地在车间干着活吗!都是你没事找事,才让他们发火罢工了呢!

    可郑方又不敢指责人家秦大川,于是就是用无奈地口气看着秦大川说道:“秦厂长,你批评的是,我就是一个没有什么管理能力的人呀!可现在已经出了这样的事情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吧!这个车间的工作是很重要的,就是不能一直空缺着呀!要赶紧找人来顶替赵刚和李南松。”

    “郑方,那你们车间,就没有别人可以干这里的工作吗!我看,赵刚和李南松,他们俩就是丈着和赵中遥的关系,所以才会对我们有恃无恐呢!要是我们这一次向他们低头,那他们以后就是会在我们面前更加嚣张呢!”

    秦大川也知道,现在要是向赵刚和李南松低头的话,那当然也可能把他们俩劝回来,可是要是那样的话,那以后他和郑方,就是别想再管住这两个人了,他们就可以在他们俩面前肆无忌惮呢!

    “秦厂长,我们车间都是一些新职工呀!这个车间,就是全靠赵刚和李南松在这里顶着呢!一切生产上的事情,就靠他们俩呢!他们俩不只是能够生产枪管,可以说,整个ak-47突击步枪,所有零件的生产程序,他们俩就是都会呢!”

    郑方非常清楚赵刚和李南松在这个车间的份量,要是没有他们俩技术骨干,这个车间的工作就是很难开展呢!

    “啊!这么说,这两个家伙,就是这个车间的技术骨干了。”一听郑方的话,秦大川就又这样说道。

    “是呀!要不然,他们俩会这么牛逼吗!就是因为,他们俩在这个车间很重要,所以他们俩才会有恃无恐呀!”郑方听了秦大川的话,就又看着他这样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