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报案

    第五百七十一章报案

    两人都是连抽了几口烟后,就是想着,下一步又要该怎么办呢!既然,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那也只能是继续走下去了。就是想,一定要把赵中遥给搬倒才行呢!

    “老陈,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呀!难不成,我们下午就再到车间干活去。”张连营感觉,现在他们也是没有办法了,就想着先到车间去干活呢!

    陈东山现在就是看了一眼张连营说道:“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要我们现在向赵中遥投降吗!”

    “可你不投降还能怎么样,连王主任似乎都不帮我们,我们还能怎么样。还是认命吧!我们斗不过赵中遥的。”张连营感觉,他们现在也只能是向赵中遥投降了。毕竟,他们找到了王主任,人家就是无法帮助他们呢!

    “老张,不管怎么样,王主任还是说只要过一段时间,就一定会帮我们呢!我们着什么急呢!”陈东山感觉,不管怎么样,现在走到了这一步,那就是不能放弃,一定要努力下去。

    “老陈,那你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吧!人家刘天明可是要让我们继续到车间干活呢!难道,你现在敢不听人家的命令吗!”想到他们之前在刘天明那里听了刘天明说的话,张连营还想,还是去车间干活算了,不想再和赵中遥斗下去了。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就又看着张连营说道:“不如这样,明天我们去一趟附近的派出所吧!”

    一听陈东山这么说,张连营就又是吓了一跳。他看着陈东山说道:“你---你这是又想要干吗呢!”

    陈东山就是看着张连营说道:“你说赵中遥现在是不是违法了。”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是有些不解地说道:“你什么意思,赵中遥违法了,他怎么违法了。”

    “他调戏妇女还不是违法行为吗!”陈东山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张连营一听陈东山的话,就是感觉眼前一亮呢!他想,陈东山说的是呀!赵中遥的行为,明明就是已经违法了呢!

    “嗯,你说的是不错,可这又怎么样。人家上级领导不管这事,我们还能怎么办呀!你能够直接把赵中遥给抓起来吗!”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感觉也是有些道理。

    “我们是不能把他直接抓起来了,可我们可以去附近的派出所去报案呀!让当地的警察把赵中遥给抓起来。这样不就行了。我们可以借警察的手,把赵中遥给搬倒。”陈东山倒是又想到了一个歪主意呢!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感觉是有些道理,可是他又一想,就感觉这事似乎不大对头。他看着陈东山说道:“这事恐怕不好这样做吧!我们这可是军工基地呀!不是普通的公司,警察能够进入我们这军工基地抓人吗!”

    陈东山听了,就又想了一会说道:“哎,你别这么说,我们虽然是军工基地,可也不算是部队呀!更重要的是,我们基地在外面挂的牌子可是‘江海机械厂’呢!我们既然是一个普通的工厂,那又为什么不能让警察介入呢!”

    陈东山只是从他们基地的名字入手,就是把自己这个军工基地当成是普通的工厂了呢!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我们这个基地对外的名字是‘江海机械厂’。那就说明,我们这个基地也和普通的工厂没有什么两样,人家警察当然可以到这里面抓人了。”听了陈东山的话,张连营也感觉有些道理。只要从‘江海机械厂’这个角度看问题的话,那警察是可以到这个机械厂来抓人的。

    “所以说,我们现在先不要到车间去干活,反正我们已经旷工几天了,再上班怕是赵中遥也不领情呢!我看,不如今天我们再休息半天,明天我们就去一趟当地的派出所,去找一下他们的所长,然后就把赵中遥的情况说一下,看看他们管不是不管。”

    陈东山就是想好了,这事,他是嗯不下这一口气,一定要现在就把赵中遥给抓起来呢!怎么说,他赵中遥已经是违法了。不能就这样完了,一定要先把赵中遥抓起来才行。

    两人商量好后,就是一起又开始抽烟聊天了,也不再想着这一件事情了。对于他们俩老家伙来说,感觉都是过一天算一天,他们俩也不想着在这军工基地还有什么建树了。只是想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呢!

    就在陈东山和张连营在商量着如何对付赵中遥的时候。在食堂里面,赵中遥也在和赵刚和李南松在议论着陈东山和张连营的事情。

    对于现在发生的领导调戏下属的事情。赵中遥自然是不好意思告诉别人了。而陈东山和张连营现在也不会把这事告诉别人。还有,陈玉美这个当事人,当然也不好意思把这事告诉别人。

    所以说,这事虽然是发生了。并且已经是捅到总装备部去了,可真正知道这事的人,并不是很多,也就是赵中遥陈东山张连营和陈玉美还有刘主任王主任他们几个人。其他人还是根本不知道这事呢!

    就算是赵中遥天天跟赵刚和李南松在一块干活,他也不好意思说自己‘调戏’了陈玉美的事情。虽然,他知道,自己是让陈东山和陈玉美设计陷害的,可他也不想把这事说出去。毕竟,只要把这事说出去,那就算是假的也会变成真的呢!

    可陈东山和张连营这两三天又没有上班了。赵刚和李南松,自然也要问一下赵中遥了。

    “赵厂长,两个老家伙好象这两天都没有上班呀!他们又怎么了,怎么又不到车间上班了。难道上级领导又有什么命令了,不让他们帮我们干活了。”

    赵刚和李南松看陈东山和张连营已经两三天没有帮他们干活了,他们就想,是不是上级领导又有什么新的规定了。然后,就是不让两个老家伙帮他们干活了。

    虽然两个老家伙干活不怎么样,可是他们俩多少还是能够帮一些忙的。这多一个人总比少一个人强吗!所以说,赵刚和李南松,就是想要问一下赵中遥,不明白两个老家伙,怎么就不到车间去上班了。

    “这事呀!你们得去问人家陈东山和张连营呢!我怎么知道,人家两个老家伙为什么不到车间上班了。人家现在是自由人,我根本管不了人家。”赵中遥就是看着赵刚和李南松说道。

    “赵厂长,你怎么能这么说,难道两个老家伙不归你管吗!他们不一样也归你管吗!”赵刚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有些不解地看着他说道。

    “没错,他们俩是也归我管,可是他们俩已经旷工三天了。这样看来,他们俩是根本不想在我们这个基地混了。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不在管他们了。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现在的重要任务是抓好生产工作,至于这人事方面的事情,就等我们把这一批生产任务完成了之后再说吧!”

    赵中遥知道,现在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这一批的生产任务给完成了。至于其他的一切事情,对于他来说,都不是很重要的。

    听了赵中遥的话,赵刚就是又看着他说道:“这么说,两个老家伙是想要提前退休了呀!不想在军工基地混了。”

    “是呀!他们俩也岁数不小了,是该退休了呀!既然人家想要提前退休,那我也不能拦着人家不是。”

    赵中遥听了赵刚的话,就又这样说了一句。毕竟,他现在已经是没有心情管这两个老家伙了,他只有一门心思,把这第一个订单任务给完成了。

    “嗯,赵厂长说的是,我们现在就是不用管这两个老家伙了,我们只管把我们的生产任务完成就是了。”

    李南松刚才只是在吃饭,现在他感觉差不多也吃饱了。听了刚才赵中遥和赵刚的说的事情,他也附和着说了一句。

    “没错,我们不用管这两个老家伙了。我们只要吃饱饭干好我们的工作就行了。他们俩老家伙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过,我想,就算是我现在不管他们,到时候,也会有人收拾他们的。”

    赵中遥知道,这两个老家伙的事情,自己也不可能真的不管呢!只是现在没有空管他们罢了,等到他们把这一批生产任务完成的时候,就是他和两个老家伙算总账的时候。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赵中遥和赵刚他们起床后,就是来食堂吃了饭,之后,就又到车间去干活了。

    可是两个老家伙一直睡到早上八九点起来后,就是没有去吃早饭。对于他们俩来说,已经没有心思吃饭了。毕竟,他们俩心里装着一件大事呢!要是不赶紧把赵中遥给抓起来,他们俩是没有心思吃饭呢!

    两人就想着,赶紧把赵中遥给抓起来,然后他们俩再找一个饭店,好好庆祝一下呢!

    就这样,两个老家伙起床后,就是还没有到饭堂去吃饭。虽然,他们昨天中午没有到饭堂去吃饭。可他们昨天晚上还是到饭堂去吃饭了。

    所以说,早上刚起来,他们俩也没有感觉到饿。其实,他们也知道,他们起床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就算是还想到饭堂吃饭,那饭堂也不会有什么饭了。

    两个老家伙起床后,就是随便洗了一把脸,然后就是又开着车出去了。这一次,他们不是去总装备部了。而是去了附近的一个派出所。也就是附近一个镇上。

    江海机械厂,由于距离江海很远,只能算是江海市的远郊区呢!可就算是这样,这一个机械厂仍然是属于江海市的管辖范围。只不过,是间接的管辖。

    要说,可以直接管辖着江海机械厂的行政单位,就应该是这里附近的一个镇政府了。

    距离308基地七八里的地方,有一个镇叫江川镇。而江海机械厂的地盘,就是在这个江川镇的管辖范围之内。

    陈东山和张连营就是又开着车,来到了江川镇。他们找到了一家叫做山城派出所的地方。其实,也就在他和赵中遥陈玉美上一次来的那一家‘江川卫生院’的附近。

    到了派出所门口,张连营开着车,把车停在了派出所的门口。然后两人就是一起从车上下来了。

    两人直接就是找到了这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他们俩也感觉,自己的身份不一般。就算报案,那也不给一般的警察报案,而是直接来到了派出所所长的办公室里。

    这个派出所所长是一个四十多岁身材胖胖的中年男人,他们一看有两个上了岁数的老头来找他,看面相也很陌生,就是有些奇怪地看着陈东山和张连营,不知道他们来找他有什么用意。

    于是,这个所长先是看着陈东山和张连营问道:“二位老哥,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是---是有一些事情。”陈东山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先随口这样说了一句。

    说完后,就又看陈东山赶紧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包高档香烟,然后从里面抽出一根递到了这个所长面前。这个所长也是客气地站起来,接到了手里。

    “你好,我叫陈东山,是‘江海机械厂’的一名工程师。他叫张连营,和我一样,都是这个‘江海机械厂’的工程师。”陈东山先在所长面前自我介绍了一下。

    “哦,你们是‘江海机械厂’的工程师呀!知识分子吗!我叫刘山川,是这个山城派出所的所长。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我能够办到的话,一定帮你们办。”

    这个刘所长一听眼前的两个老头说,他们是‘江海机械厂’的两名工程师,就也是赶紧和他们握了握手又说道:“是两位工程师呀!不知道,你们俩找我有什么事。”刘山川一听陈东山说他和张连营是两个工程师,就是想不明白,他们俩工程师找自己这个所长有什么事情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