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告状

    第五百六十八章告状

    陈东山听了就说道:“有没有关系,还不是我说了算吗!我问你,你想不想当这308基地的领导。”

    一听陈东山的话,张连营自然是点了点头,他当然也想要当这308基地的领导了。

    这时,陈东山就告诉张连营说道:“这事,要是不跟你扯上关系,那你怎么才能当上基地的领导呀!这事,只有也和你扯上关系,你才也能当上基地的领导呀!到时候,要是我们把赵中遥给搬倒了,那我要是能当上厂长的话,肯定要让你当副厂长了。可你要是和这事没有关系的话,我怎么举荐你当副厂长,你怎么着,也得跟这事扯上关系,你不是才能有些功劳,我才能举荐你吗!你说是不是!”

    听了陈东山的话,张连营自然感觉有道理了。于是,他就问陈东山,他要怎么才能跟这事扯上关系。

    陈东山就是看着张连营说道:“只要你跟我一块去见刘主任,然后告诉他,当时,是我们俩一块看到赵中遥‘猥亵’了陈玉美的话,那不就得了。这样的话,你不自然也跟这事有关了。”

    张连营听了,就是点了点头,感觉这样的话,是很有道理,可他又想,当时,自己明明是没有看到呀!当时,赵中遥也看到,只有陈东山一个人在门口站着呀!

    于是张连营就又问陈东山:“这事,我当时确实是没有看到,赵中遥也知道的,你现在让我在刘主任面前这样说,那又有什么用。人家赵中遥不承认呀!”

    陈东山听了,就瞪了张连营一眼说道:“你可真笨,你就不会说,当时,你是看了一眼,就走过去了。因为,你感觉这事跟你没有关系,人家赵中遥是厂长,人家对下属有什么越轨的行为,跟你这个军工专家也没有关系,你又不是陈玉美的什么亲戚。

    可我就不一样了,因为,我是陈玉美的亲戚,所以,我就是要管这事吗!我们俩一直都是形影不离的,这个事情,全厂都知道。我想,就算是刘主任也知道吗!

    我只说,当时就是我们俩一块去上班,然后就是都看到了,只是你只是看了一眼,就走过去了,而我是进了赵中遥的办公室,跟他理论起来了。而,你只是没有停下来,一直向前走,然后下楼去车间干活了,不就行了。”

    一听陈东山这么说,张连营感觉也是很有道理。这样的话,自己不也就跟这一件事情扯上关系了。要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不就是也可以到刘主任面前去告他赵中遥了。

    “好,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这就去告他赵中遥去。”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感觉,自己这一次也可以把这事搅和在一起了。到时候,要是上级领导论功行赏的话,那他当然也有可能当上这个308基地的一个领导了。

    “那好,老张,这事可是事不宜迟呀!我们现在就去总装备部找刘主任去。一定要告他赵中遥一状,看还在我们俩面前牛逼不牛逼了。”陈东山已经有些着急了,这事已经过去两天,可不能再拖了,必须要马上去告诉刘主任才行。

    “行,我们马上出发。这事要马上去做,要是等到赵中遥把这一批活干完,他成了这基地的功臣的时候,那我们还想去告人家,怕是就比较难了。”

    张连营也感觉,这事必须要马上做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要是再拖下去,那只会对他们不利呢!

    “老张,你说的是,我们马上出发。”陈东山一听张连营的话,就是感觉很有道理。

    于是,两个老家伙,也不想在办公室抽烟聊天了,马上就是收拾了一下,然后一起下楼,开着他们小车,就是去总装备部了。

    一个小时后,两人就是来到了总装备部。

    两人把车停好,就是直接来到了刘主任的办公室里。

    刘主任一看是陈东山和张连营这两个家伙,就知道,他们来不会有什么好事。

    于是不等两个人说话,刘主任就是说道:“你们来我这里干吗呢!不知道,你们基地现在的生产任务很重吗!马上要到月底了,你们这一批的生产任务要是完不成,那你们基地要受到处罚的。”

    陈东山听了刘主任的话,就是不在乎地说道:“刘主任,这事好象跟我们俩老专家没有多大关系。这事怕是跟赵中遥有关系。要是完不成任务,那也应该处理他赵中遥吧!”

    刘主任听了陈东山的话,就是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呢!308基地不是赵中遥一个人的基地,是我们大家所有人的基地,你们就不想让基地发展的更好吗!”

    陈东山听了刘主任的话,就又用生气地口气说道:“不是我们不想让基地发展的更好,只是我们基地的领导不怎么样呢!他根本就不配当我们基地的领导呢!”

    一听这话,刘主任就是感觉很不解了。不明白这两个老家伙现在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于是就是看着陈东山用质问的口气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中遥怎么就不配当你们308基地的领导了。他可是全军最优秀的军工专家,怎么就不配当一个军工基地的领导。”

    陈东山听了刘主任的话,仍然是一副傲慢的姿态看着刘主任说道:“因为赵中遥他犯了严重的作风问题。所以,他就是不配当我们308基地的领导。”

    “你说什么,赵中遥犯了严重的作风问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听陈东山说赵中遥犯了严重的作风问题,这可让刘天明感觉非常的奇怪,他对赵中遥也算是很了解了,知道赵中遥就是一个正人君子。这种正人君子,又怎么可能犯什么作风问题。

    “赵中遥‘猥亵’了我侄女。”陈东山一看,到了这个份上了。那也只能是不客气了。既然来到了总装备部,既然见到了刘天明,那就要把赵中遥的事情全部揭发出来。

    一听陈东山说赵中遥‘猥亵’了他侄女。这话一说,刘主任立马就是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他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赵中遥这样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呢!这根本不可能吗!这怎么能让他刘天明相信陈东山说的话呢!

    “老陈,你说什么,赵中遥‘猥亵’了你侄女,真有这事?”刘天明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是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当然是真的了,要不是真的,我怎么敢来跟你刘主任说。”陈东山当然也是十分肯定地说道。

    “没错,当时,我也在场,我也亲眼看到赵厂长‘猥亵’了陈玉美呢!”张连营半天没有说话,现在一听刘主任的话,他也就附和了一句。

    “你们俩就是因为这事来找我的。”一听陈东山和张连营的话,刘主任现在可以肯定,这两位肯定就是因为这事来找他呢!

    “是呀!刘主任,这事必须要马上解决呢!我一定要给我侄女讨一个公道呢!当时,我侄女就是哭着从赵中遥的办公室里出来的。”陈东山看着刘天明,就又这样说道。

    “嗯,这事情是够严重的,你先跟我说说,当时的情况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感觉,赵中遥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

    刘天明不相信,赵中遥会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于是,他就想听陈东山说一说当时的一些细节。这样,他也可以推测一下,到底是陈东山在说谎,还是赵中遥真的就是犯了这样的错误了。

    陈东山听了刘天明的话,就把当时发生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当然,这一次,他也把张连营给加了进去。说,不只是他一个人看到了,同时张连营也看到了。只是张连营当时没有停下来跟赵中遥理论。

    “怎么会这样呢!赵中遥真的会乘机‘猥亵’陈玉美吗!”听了陈东山和张连营的话,刘天明感觉这事也不是不可能。怎么说,赵中遥也是一个年轻人,虽然他也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可毕竟,他女朋友也不在他身边。他当然也有正常的生理须要了。遇到这样的机会,突然就想要摸一把,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不管怎么样,赵中遥他是一个军工专家,也算是一个军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这事不算很严重,可对于一个军人来说,那当然是很严重的事情了。

    “当然是真的了,要不是真的,我们俩怎么敢来找你刘主任,这事可是非同小可呀!所以,我们俩才赶紧来告诉你。”

    一听陈东山和张连营这么说,刘主任就是犹豫了一下,他在想,自己该怎么处理这事呢!

    本来,刘主任想,既然这事这么严重的话,那就应该马上处理呢!可是又一想,现在308基地正在关键时刻,这第一批的订单马上就要做完了。要是这个时候,处理赵中遥的事情,那势必会影响到整个生产的进度。

    要是到月底,不能够按时完成这一批订单的话,那是会影响到308基地以后的发展情况的。这第一批生产订单,要是都不能按时完成的话,那这一个订单的老板,怕是不愿意再跟308基地合作了。而这一个订单的老板,还是一个西方比较大的国家的老板呢!要是把这一个客户丢了,那对于正在起步的308基地来说,那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会对308基地以后的发展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

    想到这里,刘主任就是用无奈地口气看着陈东山和张连营说道:“你们说的事情,我感觉是非常的严重。可是你们这事再严重,也不能跟生产大计相提并论吧!你们也知道,现在你们基地的第一个订单就快要做完了。我之前,之所以要你们这些专家,还有基地的一切闲散人员,都到车间帮忙,就是因为这一个订单对于308基地非常重要,要是这个订单完不成,那会对308基地造成严重的影响的。

    还有,这一次生产的ak-47突击步枪,那都是要出口的。也是我们国家出口的第一批枪支呢!要是到时候完不成任务,那会对我们国家的出口产品的形象造成极大的不良影响。让以后,在在商品交易方面,跟我们合作的国家都会在心里打个问号。想要问一问,这个国家的信誉到底怎么样,订单都不能按时完成,这样的国家信誉,又怎么跟他们持续合作下去。

    所以说,这事要是单独来看的话,那确实是非常的严重,应该马上调查,要是情况属实,也要马上处理赵中遥呢!可是关键是现在的情况有些特别,你们308基地现在不能乱呀!还有一个星期就要交货了,要是现在一乱,那到时候,还怎么能够按时交货。你们说,我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因为你们的事情,现在就把赵中遥给撤职了。可要是这样的话,那出现的严重后果,谁来承担呀!你们承担的起吗!”

    一听刘主任这么说,陈东山和张连营一时是没有话说了。他们当然也承担不起这么严重的后果了。

    刘主任看陈东山和张连营不说话,就又看着他们说:“这事是这样,我想,赵中遥这一笔账,我们先给他记着,等到这一批生产任务完成后,再跟他算账,你们看怎么样。现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真的是不敢处理赵中遥呀!你们当下属的,只是为自己考虑,我们当领导的,那总是要站在全局的角度看问题吗!”

    本来陈东山和孙连营是想来向赵中遥告状的,他们俩还想,只要他们俩一说这事,那刘主任一定会大发雷霆,然后马上就会派人去调查赵中遥的事情呢!

    可是事情的发展不是他们俩之前所想象的。刘主任听了他们俩说的话后,就是没有显得十分的生气,并且还说要把这事给拖一拖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