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陷害

    第五百六十六章陷害

    这是因为,o型血是万能输血者,而ab型的血是万能受血者。这样的话,赵中遥自然是可以给陈玉美输血了。

    医生在验了赵中遥和陈玉美的血型后,就是看着赵中遥笑着说:“既然,你可以给她输血,那就采集你200mm的血了。”

    赵中遥一看这情况,他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虽然他并不愿意把自己的血输给陈玉美,可他也不能拒绝人家医生的建议。

    就这样,赵中遥给陈玉美献了200mm的血液后,陈玉美就是慢慢清醒了过来。

    一看到,陈玉美清醒过来了,赵中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只要陈玉美没事,那就是没有什么事了。不管,他陈东山怎么陷害他,这事,跟陈玉美突然昏迷比起来,就都不算是个事。

    站在一边的陈东山看到自己的侄女醒来,也是赶紧就走到侄女身边看着她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说道:“玉美,你终于醒了。”

    “赵厂长,陈叔叔,我---我这是在哪呀!”陈玉美睁开眼,四下看了看,感觉四周的环境有些陌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身处何处呢!

    “玉美,你在医院里呢!刚才,你突然昏迷了,你都忘了。”陈东山一听陈玉美的话,就是这样说了一句。

    赵中遥现在看着陈玉美,本来是想要问问她,自己刚才是不是只是扶了她一下,并没有对她进行猥亵的行为。可想想,这事,当着一个刚刚清醒过来的女孩,是不是不合适说。毕竟,这里是医院,还有医护人员在这里呢!

    “哦,是吗!我当时,就是感觉有些头晕,然后就是什么也不知道了。”陈玉美看着陈东山,说了一下自己刚才昏迷的情况。

    陈东山本来也想要当面问问陈玉美,刚才赵中遥有没有趁她昏迷的时候,对她有什么非礼和行为。

    可是想想,这是在医院,有医护人员在一边,他就是也不好意思和陈玉美说这事情呢!

    “好了,家属先到一边去吧!我来再给病人检查一下。”一个中年妇女来到了陈玉美面前,就让陈东山和赵中遥先到一边呆着了。

    赵中遥这就和陈东山一起,又站到一边去了。只是他们俩也都是相互看了一眼。都知道,他们俩之间的事情,不会因为陈玉美清醒了,就没有什么事了。一定还得再说道说道才行呢!

    现在那个中年女医生又给陈玉美检查了一遍,之后,就是看着陈东山和赵中遥说道:“病人没有什么事了,她可能就是贫血所导致的一时晕厥情况,回去后,好好休息几天,注意饮食,多吃一些补血的食物就可以了。”

    医生给陈玉美又检查了一遍,感觉她并没有什么大碍后,就让陈玉美出院了。

    现在赵中遥就又开着车,就又带着陈玉美和陈东山一起又回到了基地。

    当赵中遥又和陈玉美陈东山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的时候。陈东山可就又开始审问赵中遥了。

    “玉美,你说你刚才昏迷时,赵中遥有没有在你身上乱摸呀!”当着赵中遥的面,陈东山就这样直接问了起来。

    赵中遥也想要问这个问题呢!毕竟,他可不想让陈东山抓到他的什么把柄,说他是一个好色之徒呢!

    “陈玉美,你说,你刚才昏迷的时候,是不是我扶了你一下,可我根本没有对你动手动脚吗!你可要证明我的清白呢!”赵中遥一看陈东山可以问陈玉美这个关键问题了,他就又看着陈玉美重复了一遍,陈东山的话,就想要陈玉美不要象陈东山一样陷害他才行。

    “我---我只知道,我刚才在这个地方,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然后就昏迷了。至于我昏迷之后的事情,我当然是不记得了。”

    当着赵中遥和陈东山的面,陈玉美既没有说赵中遥乖她昏迷的时候摸了她。也没有说赵中遥没有摸她。她只是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好象她谁也不偏向一样。只是处于中立地位。

    可赵中遥一听这话,他就是不干了。虽然,陈玉美并没有说,自己乖她昏迷的时候摸了她。可她只是说自己昏迷了,对于后面发生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了。

    这样的话,那在她昏迷之后,就是有两种可能了。一种是赵中遥根本没有摸她。一切只不过是陈东山在陷害赵中遥。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赵中遥真的乖人家陈玉美昏迷后,占了人家的便宜。毕竟,陈玉美也算是一个标准的美女呢!男人在接触她的身体时,会有一些越轨的行为,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只要这个男人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都是有这种可能的。

    赵中遥一听陈玉美这么说,他可就是不干了。于是他看着陈玉美说道:“你说我可能去猥亵你吗!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我根本没有摸你。请你给我一个清白好不好。”

    陈玉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看着她有些无奈地说道:“赵厂长,我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我真的是不知道呀!你要我怎么说呢!我不知道的事情,你难道要我一定说,你根本没有碰我吗!”

    “你---你难道不了解我吗!我是那样的人吗!”赵中遥就是有些急了,他看着陈玉美就又质问了一句。

    “赵厂长,我都亲眼看到了,你还问什么呢!不知道我侄女只是一个未出格的姑娘吗!别说,她当时昏迷了,就算是没有昏迷,你乘机占了她的便宜,她也不好意思承认呀!”

    陈东山看陈玉美并没有说赵中遥摸了她。但也没有说没有摸,他就在一边继续说自己看到赵中遥摸了陈玉美了。

    “陈专家,你那只眼看到我摸了陈玉美了,我只是扶了她一下好吗!你别冤枉我好吗!我知道,我们之间之前有一些过节,可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牵扯别人好不好。特别是象陈玉美这样未出格的姑娘,你觉得,你这样说,对她自己的名誉有好处吗!”

    赵中遥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他不明白陈东山为什么会宁愿牺牲他侄女的名誉,来达到陷害自己的目的呢!

    陈东山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说道:“你什么意思,你这样说的意思,就是等于承认你摸了我侄女了。你的意思就是说,为了维护我侄女的名誉,那怕她让别人qb了,那是不是也不能去报案呀!”

    赵中遥一听陈东山这么说,他就是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是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猥亵陈玉美。这一切都是陈东山在陷害自己呢!

    “陈专家,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我根本没有猥亵陈玉美,这也是事实。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呢!”赵中遥十分生气地看着陈东山。

    “赵厂长,不是我想要陷害你,是我亲眼看到你摸了我侄女的胸部。如果陈玉美不是我侄女,我可能睁一只闭一只眼就算了,可她毕竟是我侄女呀!我是不得不替她讨一个公道。”陈东山看着赵中遥,就是认定赵中遥猥亵他侄女了。

    赵中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又生气地看着他说道:“那你想怎么样,现在也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这事,恐怕不是由你一个人说了算吧!”赵中遥知道,这一切都是陈东山在陷害自己的。

    “当然,光我一个人是说了不算。不过,这事我不会跟你完的。我会找到证据的。到时候,你就等着瞧吧!赵中遥,这一下,我一定要把你整垮呢!”

    陈东山看,现在虽然赵中遥不承认他威胁了自己的侄女,可陈玉美也没有说赵中遥没有猥亵她。现在一切的主动权都掌握在陈玉美的手中。而陈玉美又只会向着陈东山。这一切,都让陈东山很自信,他知道,自己这一次,一定能够打败赵中遥。

    陈玉美半天没有说话,现在看赵中遥和陈东山吵了起来,她就是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不好意思,我感觉有些不舒服,我能不能休息两天再上班。”

    赵中遥知道,现在要是继续让陈玉美干活的话,那她不知道又会跟自己出什么幺蛾子呢!与其这样,还不如先让她放假休息吧!只要她不陷害自己,那自己还有回旋的余地。

    “好,那你休息去吧!”赵中遥也感觉,陈玉美既然不替他说话,让她在这里,也是没有什么用了。

    “好,我过去了。”陈玉美说完,就是转身离开了赵中遥的办公室了。

    这时,赵中遥就又瞪着陈东山说道:“陈专家,你老实告诉我,这一切是不是你设的局。”

    “设什么局?赵厂长,你别这么说,我只是在替我侄女讨一个公道罢了。”陈东山自然是不会承认自己陷害赵中遥了。

    “那就奇怪了,怎么陈玉美一昏迷,我刚一扶她,你就出现了,这也太巧了吧!你怎么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呢!”赵中遥也是越想越觉得奇怪,自己刚一到陈玉美的身边,刚扶了一下陈玉美。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可就在这时,陈东山就是刚好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这不是很奇怪吗!

    陈东山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毫不知耻地说道:“怎么了,这世间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巧吗!要是不巧,我又怎么能够看到你猥亵我侄女呢!”

    “那你突然来到我的办公室干吗呢!你怎么不到车间去干活,到我办公室干吗呢!”赵中遥继续质问陈东山。

    “我吃过饭到办公室抽了一根烟,然后想去车间干活的时候,不是要从你的办公室门口过吗!可我刚一起到你的办公室门口,就是刚好看到了你那龌龊的一幕呀!怎么了,这不正常吗!你可以在吃过饭后到办公室喝一杯茶,我难道就不能到办公室抽一根烟吗!这不能怪我吧!怪不怪,当时,你这办公室就是开着门呢!你要是关着门的话,我又怎么可能看到你的不轨行为呢!”

    看来,陈东山也是早就想好了,他就知道赵中遥会问他这样一个问题的,于是他就是这样说了一个理由。

    “哦,你这也是跟我学呢!可我根本没有做什么不轨的行为吧!我只是扶了你侄女一下,要不是我,她已经摔倒在地上了。”赵中遥一听陈东山的话,就是有些后悔当时没有把办公室的门关起来,要是那样的话,就是不会让陈东山抓到什么把柄呢!

    当然,这也是赵中遥一直的一个习惯。他这人只要是到办公室去,一般都是开着门。他感觉,既然是办公室,就应该开着门,要不然,那就说明,你这个领导在办公室里面玩呢!根本就没有工作。

    “怎么了,难道我不可以跟领导学习吗!”陈东山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一脸得意地说道。

    “行了,这事先这么着吧!我们还是先去车间干活吧!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会比我们赶紧把这一批的生产任务完成更加重要的了。”

    赵中遥知道,现在不管是什么事情,那都没有比完成生产任务更加重要了。所有一切事情,都要服从这一项重要的事情呢!

    “赵厂长,这事不能就这么完了吧!难道,你就白白猥亵我侄女了。”陈东山一听赵中遥的话,就是感觉他这是想不了了之呢!于是,就是又质问了一句。

    “那你想怎么样,现在我们的生产任务很重,你打算,让我们全厂职工停下来,解决我这个厂长猥亵下属的事情吗!”

    一看陈东山这是在无理取闹,赵中遥就是有些生气了。他知道,现在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先把这一秕的订单完成再说。只有先把这事情完成了,那再解决任何事情都不晚吗!、

    “赵厂长,你的意思是说,你打算不解决你的问题了。”陈东山又这样看着赵中遥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