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 昏迷

    第五百六十五章昏迷

    特别是知道他们上午没有干活之后,也没有怎么教训他们俩。所以说,他们俩就是要好好表现一下,给赵厂长一些面子。

    李南松听屯赵刚的话,就也看着赵中遥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他们俩肯定是这样,就是想要给赵厂长你一些面子。今天,反正是好好表现一下,谁知道明天他们又会怎么表现呢!我感觉,明天他们俩可能又要恢复原状了。”

    赵中遥听了他们俩的话,就说道:“你们说的也有些道理,看来,这两个老家伙就是想要表现一下给我一些面子。不过,我才不在乎这些呢!但愿他们俩这几天都能表现的好一些。”

    赵中遥可不想看到这两个家伙,就只是这一下午表现的比较好,等到明天,就又表现的不好了。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赵中遥就想,这两个老家伙,不会只是表现好一天吧!也就是昨天表现的好一些,今天可能就又回复原状了。

    可让他有些想不到的是,这两个老家伙今天表现的依然不错呢!老老实实地干活,也没有那么多废话。

    这一切还真让赵中遥对这两个老家伙有些刮目相看呢!感觉,他们是不是真的变好了呢!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赵中遥就又和赵刚和李南松聊起了这事。

    “今天上午两个老家伙表现的还是不错呀!你们说,他们是不是已经学好了呀!”赵中遥看着赵刚和李南松说道。

    “可能是吧!这两个老家伙,现在看来真的是学好了,不但是努力干活,并且也没有那么多的废话了。”

    赵刚也感觉,这两老家伙,今天表现的还是很不错,根本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之前,他们俩老家伙就是根本不愿意在车间干活呢!就算是干的时候,那也是一会儿说要去上厕所,一会儿又说要抽一根烟,反正他们就是有很多事情,就是不想干活呢!可是现在这两老家伙的表现,就是完全和之前不一样,就是让人感觉,他们俩很喜欢在车间干活一样。

    “看来,两个老家伙真的是学好了呀!我们俩以后,也算是有两个帮手了。”李南松也感觉这两个老家伙是学好了,就想着,他们俩以后有两个帮手干活了。

    对于两个老家伙的表现,现在让赵中遥和赵刚李南松他们都是感觉,他们俩老家伙已经是学好了。

    这几天,对于赵中遥来说,感觉还是非常的高兴的。因为,之前那两个总是和他做对的老家伙,现在表现的是非常好,让他是省心不少。再也不用整天为这两个老家伙烦心了。

    只是一天早上,陈玉美的表现,倒是让赵中遥又感觉很奇怪了。

    这天早上,赵中遥吃过饭后,就是回到了办公室里,就象往常一样,先喝了一杯茶,然后就想要到车间去干活呢!

    可就在这时,陈玉美就是来到了办公室里。她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我今天感觉有些不舒服,能请一天假吗!”

    赵中遥也没有在意,就是看着陈玉美说道:“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陈玉美这时,就看着赵中遥说道:“可能是吧!早上起来,就是感觉有些头晕。”

    “啊,是这样呀!那你就休息一天吧!”赵中遥想,反正这陈玉美本来就是厂长办公室的秘书,她在车间也干不了多少活,既然人家生病了,那就让人家休息一天。

    “谢谢赵厂长!”陈玉美说完,就想要离开呢!

    可就在这时,就看到陈玉美手扶着头,眼神迷离地看着赵中遥,然后,走了两步,就是踉跄一下,想要摔倒呢!、

    赵中遥一看这情况,就是赶紧过去,想要扶着陈玉美。可就在赵中遥走到陈玉美面前时,她就是身子一歪,想要倒下去了。

    一看这情况,赵中遥也顾不了什么呢!赶紧就是把陈玉美抱在怀里。也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说倒就倒。

    “陈玉美,你怎么了。”赵中遥抱着陈玉美,就是使劲晃了两下。可陈玉美就是闭着眼睛,软软地躺在赵中遥的怀里,没有一点动静。

    也就在这时,就有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

    “赵中遥,你在干什么呢!放开我侄女。”

    赵中遥就是听到,有人在门口大叫了一声。他抬头一看,竟然是陈东山站在门口,生气地看着他。

    “她---她突然昏迷了,我在扶她。”一看是陈东山,赵中遥一时有些慌乱。毕竟,他现在举动,明明是有占人家姑娘便宜的可能。

    “可我明明看到,你的手在我侄女身上乱摸呢!”陈东山就是这样生气地看着赵中遥说道。

    “我没有,我只是扶了一下她。”赵中遥一听陈东山这样污蔑他。他自然要辩解一句了。

    “不要狡辩了,我明明看到,你的手在我侄女的胸口摸了一把。”陈东山就是这样一口咬定,赵中遥摸了他的侄女。

    “我没有,我只是扶了她一下。不信,你可以问你侄女。”赵中遥可不想背这个黑锅,他使劲晃了一下陈玉美,想让她醒过来,好给自己做一下证明。可陈玉美就是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显然是还在昏迷呢!

    “我都亲眼看到了,你还狡辩什么。我侄女已经昏迷了。就算是你摸了她,她自己也不知道呀!”陈东山看着赵中遥就是一口咬定,他摸了他的侄女。

    “我没有,你别血口喷人好不好,要不是我扶着你侄女,她都摔到地上去了。”赵中遥又辩解了一句。他可不想,自己做了好事,还让人误会。

    “过去,我来扶着我侄女,你赶紧叫救护车呀!”陈东山走过去,一把推开赵中遥,他自己抱着陈玉美。

    赵中遥听了陈东山的话,也无话可说了。他看陈玉美还昏迷着呢!于是,只好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可他刚打完,陈东山就又催促道:“救护车要十多分钟才来呢!我们还是自己先送她去医院吧!你来把我侄女背到楼下去。”

    陈东山这样一说,赵中遥也是没有办法。想想,刚才陈东山污蔑自己的话,他看着陈玉美犹豫了一下,就是没有动。他可不想再让陈东山污蔑自己呢!

    “听到没有,赶紧背我侄女下楼呀!要是你不赶紧把我侄女送到医院去,那我侄女有个三长两短,可都是你的责任。”陈东山一边抱着陈玉美,一边又开始命令赵中遥呢!

    赵中遥一听陈东山的话,只好是又来到了陈玉美面前,然后把她背了起来。对于赵中遥来说,现在他感觉,自己这一次算是够倒霉的。本来自己是在做好事呢!可就是让陈东山给误会了呢!

    可不管怎么样,现在人家陈玉美昏迷过去了,要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去。只有先把陈玉美送到医院去,等她醒了之后,她肯定会给自己澄清一切的。

    赵中遥背着陈玉美来到了楼下,他把陈玉美放到自己的小车上面,就又和陈东山一起开着车向附近的一家小医院开去。

    由于这个308军区基地比较偏僻,在这附近只有几个村子,并没有医院。距离这个基地最近的一家医院,就是位于江海市远郊区的一家乡镇卫生院。

    现在赵中遥开着车和和陈东山一起向那一家乡镇卫生院开去。只是他之前已经打了急救电话了。这一家卫生院的救护车还是很快就开了出来。

    他们在半路上就相遇了。

    赵中遥马上把车停在一边,就是先下车,把救护车给拦了下来。

    救护车停好后,赵中遥就说明了情况。

    医护人员,马上就从救护车上下来,从里面抬出一副担架,然后把陈玉美就是抬到了救护车上。

    “你们都是病伯家属吗!”其中一个医护人员,看了一眼赵中遥,又看了一眼陈东山说道。

    “我是她的领导。”赵中遥解释了一下。

    “我是她叔叔。”陈东山也解释了一下。

    “那好,你们赶紧跟我们一块去医院吧!”医护人员还不知道陈玉美生的是什么病,只是想,既然人都昏迷了,那一定是很严重的病,这当然要病人家属也到医院去办理一些住院的手续了。

    就这样,赵中遥和陈东山又开着车,和和医护人员一起,又回到了那一家乡镇卫生院了。

    到了卫生院后,陈玉美被送到了急诊科,要大夫赶紧给她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病,怎么会突然昏迷呢!

    大夫听了赵中遥说的病人的情况,又看病人已经昏迷了,也就是赶紧给陈玉美检查了一下。

    可是检查之后,大夫就是很奇怪地看着赵中遥说道:“病人一切生命特征都很健康呀!身体没有什么病,也就是有一些贫血而已。”

    听了医生的话,赵中遥的心才算是稳定下来了。毕竟,这一次要是陈玉美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他赵中遥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是这样呀!那就谢谢大夫了,原来她是有些贫血。”听了医生的话,赵中遥才知道陈玉美为什么会突然昏迷了。

    “可我侄女怎么还不醒呀!你们一定要救救她。”陈东山看着医生,装出一副悲痛的样子。就要医生赶紧救救他侄女。

    “大叔,没事,你侄女只是有些贫血没有什么问题。按说,她这种情况,不应该随随便便就昏迷呀!就算是有时候坐的时间长了,猛然站起来,会有些头晕,可她也不应该昏迷呀!这有些不合常理。”

    医生给陈玉美检查了身体之后,就是感觉她一切的生命特征都很健康,除了稍微有些贫血外,一点问题都没有。就算是稍微有些贫血,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昏迷呀!象她这种情况的人,可以说是多了去了。很多普通人都有贫血的问题呢!

    “医生,你要赶紧把我侄女救醒呀!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救救她,她不能一直这样昏迷着。”陈东山来到医生面前,就是求医生赶紧把他侄女给救醒。

    医生听了,只好说道:“这个,那只能是给她输血了。既然她是贫血所导致的晕厥的话,现在就给她输一些血看看吧!”

    医生也感觉很不解,怎么看,陈玉美的一切生命特征都是正常的,只是有一点点贫血,怎么就昏迷为醒呢!

    没有办法,医生就想,既然陈玉美是贫血的话,就给她输一些血,看看她会不会醒过来。

    “那好,你们赶紧给我侄女输血。”听了医生的话,陈东山就是又在催促医生呢!

    医生听了,就又看着陈东山说道:“要输血可以,只是我们这个卫生院只是小医院,并没有血库。要输血的话,也只能是现场采血呢!不知道,你们俩谁愿意献血呀!当然,还要看看,你们俩的血型和病人的血型相不相配。”

    陈东山一听医生的话,就是看着赵中遥说道:“那就先验他的吧!他是年轻人,这一次我侄女昏倒的事情,还跟他有关呢!他是脱不了干系的。你们先验了一下他的血型,看看和我侄女的相不想配。”

    陈东山可不想自己给侄女献血,一个是因为自己年龄大了。还有,他是感觉,这事就是赵中遥造成的,他当然有责任为陈玉美献血了。

    赵中遥听了,虽然在心里骂陈东山这个老家伙,这一次纯粹是陷害他呢!可他嘴上又不能说什么,就想,但愿自己的血型和陈玉美不一样,那样的话,说不定就可以不抽自己的血,而抽陈东山这老家伙的血了。

    可是让赵中遥有些生气的是,医生在验了他的血和陈玉美的血型后,就是说,可以采集赵中遥的血。

    因为,赵中遥的血型是o型血。而陈玉美的血型是ab型的血。虽然两人的血型不一样,可赵中遥完全可以给陈玉美输血。这是因为,o型血是万能输血者,而ab型的血是万能受血者。这样的话,赵中遥自然是可以给陈玉美输血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