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厂长去哪了

    第五百六十一章厂长去哪了

    “怎么了,你们要是感觉累,就说累吗!当着我的面,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不就是老朋友吗!”刘主任又看着两个老家伙笑道。

    “我---我们不累!我---我们已经习惯了。”陈东山看着刘主任,就是这样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

    “没错,我们不累,这工作不算很累。虽然我们年龄大了,可我们的身子骨还是挺硬朗的,我们还是很有力气的。”张连营听了刘主任的话,就也这样说了一句。

    “哦,是这样呀!我想,你们要是感觉累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们找一个更加轻松的工作呢!”刘主任就是这样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两个老家伙说道。

    陈东山一听刘主任的话,就是一阵惊喜呢!本来,就是想说,想让刘主任再给他们找一些轻松的工作。可又一看刘主任的脸色,怎么看,感觉刘主任说的话,不象是真心话呢!

    于是陈东山听了刘主任的话,就是和张连营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就听陈东山看着刘主任说道:“不用了,我们干这样的工作就可以了。”

    张连营也是明白了刘主任的意思,于是也就是又说道:“是呀!这工作已经算是比较轻松的了,我们干这个就可以了。”

    听了两个老家伙的话,刘主任就是这样看着陈东山和张连营又说道:“你说,你们俩是不是整个军工界最老的老同志了。有没有比你们还年龄大的老专家呀!”

    陈东山和张连营听了刘主任的话,就是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可既然刘主任这么问了,他们俩也要回答不是。

    于是就听陈东山先说道:“这个应该不是吧!应该还有比我们年龄大的老专家呢!”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也附和了一句说道:“没错,全军有几千名老专家呢!我们俩肯定不是年龄最大的,肯定还有年龄比我们大的老专家。”

    “是吗!可据我所知,全军不管是年龄比你们小的专家,还是年龄比你们大的专家,就是没有专家到车间体验生活,是到组装车间工作的呀!我不知道,你们怎么会到组装车间来工作呀!难道是赵厂长体谅你们,要你们来这个车间工作的吗!”

    刘主任听了两个老家伙的话,就是又说了这样一些话。两个老家伙一听,才知道刘主任问他们年龄的原因呢!

    这一下子,可让两个老家伙有些脸红了,他们俩知道,他们之所以想到组装车间来工作,那都是他们自己想要来的,根本不是赵中遥体谅他们,才让他们来到车间工作的。毕竟,赵中遥也深知上级领导的意思。要是上级领导不让两个老专家到车间工作,他赵中遥就算是基地的一把手,也不敢命令两个老专家到车间工作呀!

    一听刘主任这么问,两个老家伙就是老脸更红了,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又是愣在那里不说话了。

    “中遥,是不是你命令两个老同志,到这个组装车间工作的。”刘主任看两个老家伙不说话,他就又转身看着赵中遥问了一句。

    “我是想体谅两个老专家,要他们到组装车间工作。可我更知道,上级领导,让我们领导干部和专家到一线体验生活的良苦用心,我又怎么会让两个老专家到组装车间工作呀!我不但没有让他们到组装车间工作,并且还想让他们到那个生产枪管的车间工作呢!可我让人家到那个车间看了之后,人家就是不愿意干呢!没有办法,我只好让人家来这个组装车间工作了。”

    听了刘主任的话,赵中遥只能这样解释了一句。毕竟,这是他之前跟两个老家伙说的话。可两个老家伙,就是不领情,那他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们俩到组装车间工作,然后等着领导来训斥他们了。

    “哦,不是你让两个老专家到组装车间工作的,这看来,是两个老专家自己不想到生产枪管的车间工作呀!这样看来,两个老专家,这是感觉生产枪管的车间又脏又累,就是想要找一些轻松的工作干呀!”刘主任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又挖苦了两个老家伙几句。

    两个老家伙听了刘主任的话,就是老脸一阵红一阵白的。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不---不是赵厂长让我们来车间工作的。是我们自己想到组装车间来工作的,因为我们怕刚刚来到车间工作,就是不能适应车间的环境,于是想先要找一些简单轻松的工作干一干呢!”

    陈东山一看刘主任有些生气了,他就是赶紧又解释了一下。以表明自己并不是想一直在组装车间工作,只是想要来适应一下车间的工作环境。所以,才会先到组装车间工作的。

    “是呀!刘主任,我们只是想要来到组装车间适应一下工作环境呀!我们又怎么可能一直在这个组装车间工作呀!”张连营一看刘主任生气了,就是也赶紧这么解释了一句。

    刘主任听了两个老家伙的话,就又看着他们笑道:“哦,是这样呀!那你们现在适应的怎么样了,能不能再接受一些更加高难度的工作了。”

    一听刘主任这么说,两个老家伙就是知道,这下,自己是不能再在这个组装车间工作了。既然刘主任想要他们到其他车间工作的话,那他们是不敢不服从的。

    “差---差不多了,现在我们已经算是适应了车间的工作环境了。”陈东山听了刘主任的话,就是赶紧这样说道。

    “没错,我们已经在这个组装车间适应两天了,差不多已经适应了车间的工作环境了,可以再换一个生产车间工作也可以。”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也附和着说了一句。

    “哈哈,好,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俩明天就到生产枪管的车间工作吧!那个车间现在正须要人呢!你们是老专家,要是一直在组装车间工作,那不是大材小用吗!”刘主任就又看着两个老家伙笑道。

    “好好,明天我们俩就到生产枪管的车间去。”

    虽然陈东山心里一百个不乐意,可他现在也只好答应刘主任,明天就到生产枪管的车间去工作呢!他可以不给赵中遥面子,但不能不给刘主任面子呢!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两个老家伙是不得不到生产枪管的车间去工作了。只是干了一天,就把两个老家伙给累坏了,他们这辈子好象就没有吃过这么大的苦。

    这一天干下来,两人都是累的腰酸背痛的。到了晚上下班后,两人吃过晚饭后,就是赶紧回到宿舍去休息了。

    现在就看陈东山往床上一躺,就是开始怨天尤人了。

    “这他娘的是什么日子呀!要是这样一直干下去,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了呀!”陈东山一边说,一边揉着自己的肩膀。

    “可不是,吗的,我从小到大,就是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呢!这生产枪管的车间,可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呀!”想着在上班时,那劳累的场面,张连营也是一肚子气呢!

    “不行,我们得想想办法呀!再这样下去,我们还不是要累出病来呀!”陈东山只是在生产枪管的车间干了一天,就是感觉自己已经是累的不行了,就想着,怎么着能先请两天假再说呢!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也揉了揉自己的老腰说道:“是呀!这话真不是我们这些知识分子干的呀!这得请假呀!要不然,我们俩这身子骨,可是吃不消呀!”

    “那我们要怎么请假呀!说什么理由呀!”陈东山这时,就是坐起来,看着张连营说道。

    “还有说什么理由,就说是感冒发烧了,须要休息两天。”张连营这样看着陈东山说道。

    “可感冒发烧,不会是两个人同时感冒发烧吧!你一个人说还可以,我们俩总不能都说是感冒发烧吧!”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虽然感觉是有些道理,可这个病假不能两个人同时说呢!只能一个人先说才有可能。

    “那你就说是扭了胳膊不就行了,你刚才不是还说胳膊肩膀痛呢!”张连营又这样看着陈东山说道。

    “嗯,就这样,我们俩明天早上就到赵中遥的办公室去请病假去。这样下去,怎么得了,我们俩可都是上了岁数的人,拿我们当年轻小伙子吗!”

    陈东山是越想越来气,就是不想再到生产枪管的车间工作了。于是,就是想要请病假呢!

    “好,就这样,明天我们俩就请病假,这样下去,可是不行,我们总得为我们自己的健康考虑一下吗!”张连营也感觉陈东山说的在理,他们总得为自己的身体健康着想吗!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早上,两人吃过早饭后,就是没有直接到车间上班,就是想要到厂长办公室去找赵中遥请假呢!可他们俩到了办公室后,就是没有看到赵中遥。

    “哎,赵中遥上哪去了,他一般吃过饭,都会到办公室坐一会,再到车间去的呀!”陈东山一看,厂长办公室里面,并没有赵中遥,就是想不明白,赵中遥今天去哪了,他之前的习惯,就是吃过早饭,再到办公室喝一杯茶再到车间去呀!可今天,他们就是没有在车间看到赵中遥呢!

    “可能是直接到车间去了吧!我们就还是到车间去找他吧!”张连营想,既然赵中遥不在办公室,那一定就是在车间了。于是,就叫陈东山跟自己一起到车间去找赵中遥去。

    陈东山听了,感觉也有道理。毕竟,赵中遥现在呆在车间的时间,要比呆在办公室的时间长的多。

    于是,两人就是又从厂长办公室出来,就又下楼向车间走去。可他们到了生产枪管的车间后,就是也没有看到赵中遥,只是看到赵刚和李南松在卖力地干活呢!

    两人在生产枪管的车间没有看到赵中遥,于是就想,赵中遥是不是到了别的生产车间了。于是两人就是又到了组装车间,可还是没有看到赵中遥。

    接着,两人就是又到了别的生产车间,可把整个大车间找了一个遍,也没有看到赵中遥的身影呢!

    “哎,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要找他请假,怎么就找不到他呢!难道,赵中遥知道,我们俩要请假,所以,他就是故意躲起来了。”陈东山一看,到处找不到赵中遥,他就感觉赵中遥是不是故意躲起来了呢!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是也说道:“谁知道呢!可能是躲起来了,可这个厂子也就这么大。赵中遥要是不在办公室,那就应该在车间,要是不在车间,那真不知道,他会到什么地方去呢!

    “走,我们还是回到生产枪管的车间问问赵刚和李南松这两个家伙,他们和赵中遥的关系不错,他们应该知道赵中遥去哪了。”陈东山感觉,现在也只有问问赵刚和李南松,或许才可以知道赵中遥去哪了。

    “嗯,你说的不错,我们去问问赵刚和李南松去,只有他们俩可能知道赵中遥去什么地方了。”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也附和着说了一句。

    两人一边说,一边就是又从组装车间回到了生产枪管的车间。陈东山来到赵刚面前问道:“赵刚,你知道赵厂长去哪了吗!我们今天早上怎么没有看到他呀!我们吃饭的时候,他不是还跟我们一块吃的饭吗!”

    赵刚听了陈东山的话,就是先把手里的活停了一下,然后瞥了一眼陈东山说道:“赵厂长,人家是厂长,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工,人家要去哪还用得着跟我请假吗!我怎么知道赵厂长去哪了。”

    赵刚听了陈东山的话,就是很不客气地呛了陈东山两句。陈东山听了,自然是感觉有些尴尬。也感觉,赵刚说的有道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工,怎么可能知道厂长去哪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