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到了组装车间

    现在赵刚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只好看着陈东山和张连营说道:“既然两位老同志暂时不愿意干我们这一项工作的话,那就算了,还是让他们先干一些轻松的工作吧!”

    “是呀!赵厂长,这强扭的瓜的不甜,牛不喝水强按角也不行吗!既然,两个老同志,想要先干一些女工同志们干的工作的话,那就让他们去到组装车间吧!”

    李南松现在的想法跟赵刚是一样的,他也想,既然两个老家伙,不愿意干制造枪管这样的工作,那就不让他们干了,就让他们俩干一些比较简单的工作吧!毕竟,人家是老专家老同志呀!该照顾的时候,还是要照顾一下的。

    一听赵刚和李南松这么说,赵中遥就又看着两个老家伙说道:“那好,我再问一句,你们俩真的愿意去干组装枪支的工作吗!”

    “当然,我们愿意干组装枪支的工作。”两个老家伙一听赵中遥这样问,那都是不假思索地这样答道。

    “好,你们要是这样想的话,那我只能照顾你们了,就让你去组装车间吧!走,我带你们过去。不过,你们俩可想好了,这个工作可是女工干的工作,你们两老专家,竟然要去干女工干的工作,那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你们俩就去干吧!”赵中遥又看着两个老家伙说道。

    赵中遥说完,就是自己先朝前走了。两个老家伙,现在是非常的高兴,这就跟在赵中遥的屁股后面,就是到了组装车间了。

    组装车间,现在有一些女工正在组装枪支呢!这其中,就有李南枝带领着赵倩倩和陈玉美一起在组装枪支呢!

    一看到赵中遥过来了,几个女工就是都站了起来。赵倩倩和陈玉美就也站了起来。

    陈玉美本来是把目光集中的赵中遥身上的,毕竟,在她心里,对赵中遥已经是有些好感了。虽然,赵中遥似乎对他有些爱搭不理的,可陈玉美的心中,还是对赵中遥很有好感。

    这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漂亮的女人,自然是男人喜欢的共同原因。可许多不漂亮的女人,同样也有男人喜欢。这根本就是没有什么道理的事情。

    反过来说,女人喜欢上男人也是一样,一些优秀的帅哥,自然是招人喜欢,可一些普通的男人,不一样是有女人喜欢吗。

    现在对于陈玉美来说就是这样,虽然赵中遥对她并没有好感,可也不能阻止陈玉美就是喜欢赵中遥。只要她看到赵中遥,那心就是嗵嗵之跳呢!

    只是现在当陈玉美在看了赵中遥一会之后,就是把目光又投到了别人身上了。因为,她看到这一次到他们车间的领导不只是赵中遥,还有两个老专家呢!

    “哎,陈叔叔,张叔叔,你们怎么也来了,你们也是来检查工作的。”一看到自己的陈叔叔和张叔叔来了。陈玉美就是显得有些兴奋呢!毕竟,在这个车间里面,就是没有人愿意搭理她呢!就连李南枝和赵倩倩就是不愿意跟她说话呢!

    在这工作时,只是能听到人家赵倩倩跟李南枝说个没完,毕竟,人家俩早就认识了,本来就是好朋友呢!

    平时在工作时,就是只有人家李南枝和赵倩倩是又说又笑的,一边干活一边说笑。而他陈玉美只能在一边听人家说话。有时候,她也想要插一句,可人家就是不愿意搭理她呢!

    在这个基地,也就只有陈东山和张连营才算是跟陈玉美是一个阵营的,只有他们三个才能在一起说话呢!

    所以说,现在陈玉美一看到自己阵营里面的人,那自然显得很高兴了。相反,李南枝和赵倩倩一看到两个老家伙,那当然是不怎么高兴了,就是不愿意看他们呢!

    还不等赵中遥说什么我,陈玉美就是先问了陈东山和张连营一句,就想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呢!

    陈东山听了陈玉美的话,就看着她笑着说道:“我们这一次不是来指导工作的,是来和你们一起工作的。”

    一听陈东山这么说,陈玉美就是不解地看着他说道:“陈叔叔,你们不是军工专家吗!怎么会跟我们一起工作呀!你们不是坐在办公室里上班就可以了。”

    一听陈东山这么说,陈玉美就是感觉有些不解呢!想,自己这个小秘书来车间工作也就工作了,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刚刚来到这个基地的新人,先干一些车间里面的工作也是应该的。

    陈东山听了陈玉美的话,就又笑着说:“我们这不是想来锻炼一下身体吗!俗话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呀!我们都老了,所以要多注意锻炼身体才行呀!光在办公室里面坐着也不是个事,我们应该多锻炼才能够健康长寿呀!”

    听了陈东山的话,张连营也看着陈玉美附和了一句说道:“你陈叔叔说的是呀!我们这就是想要到车间来锻炼一下身体呀!这样,我们才能够健康长寿呀!我们整天坐在办公室里面,也感觉没有什么意思呀!还是想要出来锻炼一下,和大家一起生活一起工作,这样我们才感觉生活更有意义吗!”

    听了陈东山和张连营的话,陈玉美就是信以为真了,她天真地看着陈东山和张连营说道:“好呀!能和两个老专家一起干活,我们就算是再累,也不会感觉到累的。”

    “是吗!那看来,我们俩以后要经常到这个车间来工作了。”一听陈玉美的话,陈东山就是赶紧看着赵中遥又说了这样一句话,他的意思就是说,要赵中遥以后就不要让他们再去干生产枪管的工作了,就让他们在这里跟几个女工在一起工作就可以了。

    赵中遥半天并没有说话,他只是站在一边听着陈东山张连营和陈玉美的对话。本来,他是想要说些什么呢!可他们三个人一唱一和的,让他也是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呢!

    现在一听陈东山的话,赵中遥就是又看着他说道:“我看,你们应该现在就去生产枪管的车间工作呢!你们不是想要锻炼身体呀!这里的工作可都是女工干的工作,这就是抬抬手的事情,这是不是太轻松了呀!这样轻松的工作,那又怎么可能锻炼身体呀!我看,你们俩不如还是回到生产枪管的车间工作吧!那里的工作,才能够真正让他们俩锻炼身体呢!在那里工作,一定让你们俩的身体锻炼的捧捧的,每人都活到九十九都没有问题。可你们要是想在这个组装枪支的车间工作,那恐怕根本就是锻炼不了身体吧!”

    赵中遥这是当着陈东山的面,就是说了这些话。这话分明就是在嘲笑他陈东山和张连营呢!

    这也不能怪赵中遥,谁叫他们俩刚才陈玉美面前胡说八道呢!你就说你是来工作的就是了,就说,这是上级领导的安排不就可以了。可你们偏偏不这样说,非得要说是为了锻炼身体才来到车间的。

    既然你们俩不愿意降低自己的身份的话,那也只好是让你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陈东山和张连营一听赵中遥的话,立马就是红了脸。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就连陈玉美一听赵中遥的话,似乎就是明白了,陈东山和张连营为什么会到他们车间来了。这只能说是他们俩拈轻怕重,这才被赵中遥从生产枪管的车间赶到了这个组装车间呢!

    不过,陈玉美现在自然不会占在赵中遥的一面说话了。不管怎么样,陈东山和张连营是他们那个阵营的人,她陈玉美还是愿意替他们阵营的人说话的。

    现在就看陈玉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看着他反驳道:“赵厂长,你不能这么说,我们这车间的工作,怎么就不能锻炼身体了。这每一把枪都有好几公斤重呢!

    每天都要组装几十把的枪支,这几十把的枪支加起来,可就是好几百斤重呢!也就是说,我们每天都要在手上搬运几百斤重的货物呢!这怎么就不能锻炼身体了。”

    赵中遥看陈玉美在替陈东山和张连营说话,他就看着陈玉美说道:“你说的当然有道理了。可你说的情况,那也要看你是怎么比了。要是跟坐在办公室的人员相比,你们这个组装车间,那当然也可以算是能够锻炼身体的了,可你们要是跟一些生产枪管的重劳力的工作相比的话,你们这车间,还不就是一个十分轻松的工作吗!你说你们的工作劳累,可你们谁身上出汗了呀!还不是都没有出汗呀!

    可你们可以去看看生产枪管车间的工人们去,去看看他们有没有出汗,去看看他们什么叫累。你们这也叫累。那是因为,你们还没有干过很累的活,就组装一个枪支,就感觉自己干的是累的活了,要是真让你去干一些十分劳累的活的话,你才知道什么叫劳累呢!”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陈玉美就是不再说什么了。毕竟,赵中遥说的很有道理。她陈玉美也在车间工作了一个星期了。虽然她只是干这最后一道简单轻松的组装工作,可她是是亲眼看了前面那些生产零件的劳累工作,那些操作着体重的机床的工作,那些工人们全身都是汗,穿着厚厚的工作服,就是能把后背浸湿呢!特别是生产枪管车间的工作,那就是更加的累人了。不是青壮年,根本干不了这一项工作呢!

    陈东山一听赵中遥的话,就是怕又要让他们回到原来的生产枪管的车间呢!于是就是又赶紧解释道:“赵厂长,我们不是来锻炼身体的,我们就是要无来适应一下工作环境的。刚才,我们只是在跟我侄女开玩笑呢!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们只是说笑话呢!”

    一听陈东山这么说,张连营也又赶紧附和了一句:“是呀!赵厂长,你不要在意,我们只是在和陈玉美姑娘说着玩呢!我们怎么会想到到车间来锻炼身体呀!我们就是来工作的吗!”

    “好了,既然你们是来工作的,那就赶紧工作吧!我给你们两天熟悉和适应的时间,你们要是感觉,这个工作已经学会了的话,我就还要让你们回到生产枪管的车间工作了。只有那里才是适合你们老专家干的工作吗!虽然是劳累了一些,可你们在生产过程中,就是能够掌握一些设计枪支时应该注意的事情呀!还有,你们到那样的车间,才能够真正锻炼你们的身体呢!这也是实话吗!虽然你们没有赵刚和李南权年轻,没有他们力气大。可我也只是要你们去帮助他们俩工作,也没有非得要你们和他们干一样多的活呀!你们自己可是要好好想想,我让你们俩去生产枪管的车间,那也是在给你们机会呢!你们可又别不能理解上级领导的用意呀!”

    赵中遥看这两个老家伙那是拈轻怕重的,于是就又开始开导他们了,就是要他们知道,上级领导安排他们的工作,那都是有意义的。不是随便给他们安排的。

    听了赵中遥的话,陈东山和张连营就是没有过多的想什么。对于他们俩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找一份轻松的工作先干着,这走一步说一步,尽量不要干劳累的工作,这样就可以少受一些罪了。

    于是陈东山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看着他说道:“我们理解上级领导的用意,所以就是愿意到车间来工作呀!可上级领导也没有规定我们干什么工作合适呀!这还不是我们自己感觉干什么工作合适,就干什么工作呀!”

    听了陈东山的话,张连营也附和了一句说道:“是呀!上级领导并没有规定我们到车间一定要干什么工作呀!还不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意愿行事吗!我们想要干什么工作就干什么工作吗!这个,我们可都是老专家呀!就算是上级领导让我们到车间工作,也总得给我们一点选择工作的权力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