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不愿意干重要的工作

    赵中遥看了一下手表,一看,他们已经聊了近一个小时了,就是赶紧叫大家一起到车间去干活了。毕竟,现在的工作任务是很重的。

    于是,赵中遥带领着这几人就是一起来到了车间里面。今天,赵中遥给两个老家伙安排的任务,就是要他们跟着赵刚和李南松一起锻压枪管呢!

    对于一支步枪来说,枪管是很重要的东西,可以说枪管是一支步枪中最重要的一个零件。要是枪管有问题,那这一支步枪,就等于是报废了,根本就无法使用。

    所以说,对于制造一支步枪来说,所有的零件之中,只有枪管是最重要的一个零件,这个零件就是一定要做发了,要是没有做好,那根本就是不能使用呢!也根本不能和其他的零件组装在一起。

    枪管是制造过程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工艺程序,每一步都要做好了。要不然的话,就是不能够把这一支枪管给做好了。

    一般来说,在没有数控机床的情况下,研制枪管,就是要用到锻压机床。要先把一根铁棍,锻压成枪管的雏形,然后再用冲压机术,把这一根铁棍当中的铁蕊挖掉,这样就成了一根空心的铁棍。这个样子,距离一个真正的枪管已经是差不多了。

    当然,还有最后一个非常关键的工序,就是要在这一根空心的钢管里面,刻上螺旋形的凹槽,也就是枪管里面的膛线。这一步是非常重要的,要是一根枪管里面没有膛线,那这一根枪管在组装的枪支上面时,就是很难打准目标呢!

    最早的枪支枪管当中,是没有膛线的。可是这样的枪支,根本是不能打远距离的目标。只能打近距离的目标,只要目标位置稍微远一些,就是根本打不准了。

    因为没有早期的枪管之中都是没有膛线的。在没有膛线的情况下,打出的子弹,由于不会旋转,所以,就是容易在空中‘飘忽不定’。也就是说,不会旋转的子弹,在空中很容易受到一些外在因素的干扰,而不能命中目标。

    而有了膛线的枪支,就是完全不一样了。因为枪管中有了膛线。这样打出去的子弹,就是旋转着飞出去的。这样的子弹,就是能够很好的保持着原来前进的方向,就是不容易偏离原来的方向,这样,就可以让枪支射击比较远的目标。就算是几百米甚至上几公里的目标,也可以射的准呢!

    所以说,枪管里面有了膛线,这枪支研制历史上的一次重大突破,也是一枪支研制技术上的一次重大的改革,自从枪管之中有了膛线,所有枪支的射击精确度就是高了很多。

    现在赵中遥就是想让两个老家伙跟着赵刚和李南松来研制枪管呢!毕竟,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也就是想要考验一下两个老家伙呢!

    “两位老同志,你们今天下午,就开始跟着赵刚和李南松一起研制枪管吧!这可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所以,我想让你们两个老专家跟两个老职工一块工作,把这一项重要的工作给完成好了。”

    正是因为这一项工作很重要,所以,在军工厂之中,凡是能够做枪管这一项工作的工人,就是要比一般的工人技术要好很多,可以说,能够制造枪管的工人,是工人之中的技师,是最有技术含量的工人。

    所以说,象赵刚和李南松这样的技术工人,就是要干制造枪管这样重要的工作。

    赵中遥之所以要两个老家伙来跟着赵刚和李南松一起制造枪管,那就是要考验一下两个老家伙,要是给他们一些简单的工作,那又怎么能够考验他们的动手能力呀!

    要是让他们干组装枪支的活,那他们还算是军工专家吗!既然他们是专家,那到了车间,也要干一些技术含量比较高的工作。

    赵中遥是这么想的,可两个老家伙可就不这样想了。他们感觉,让他们俩干这样高难度的工作,那不是故意在整治他们吗!

    听了赵中遥的话,陈东山就是有些不高兴地说道:“赵厂长,我们才刚刚进车间呀!能不能先给我们安排一些比较简单的工作呀!这制造枪管,可是高技术含量的工作,就怕我们俩老家伙干不好呢!”

    虽然陈东山之前,并没有到车间工作过,可他是军工专家,也对枪支有一些研究,他当然知道,在一枝枪之中,只有枪管是最难生产的。也是技术含量最高的零件。

    张连营一听赵中遥的话,就也是感觉,这活确实是有些难度了,他们俩刚刚进车间,就一下子干这高难度的工作,那不是故意难为他们吗!

    于是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也附和了一句说道:“赵厂长,老陈说的是呀!我们这才第一天进车间呀!怎么就给我们安排这么高难度的工作呀!就不能先给我们安排一些简单的工作。”

    赵中遥听了两个老家伙的话,就又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可都是军工专家呀!我怎么好意思给你们安排简单的工作呀!要是给你们安排一些简单的工作,那不是看不起你们吗!怎么能让你们两个老专家,干一些新职工才能干的工作呢!”

    一听赵中遥的话,陈东山就又解释道:“赵厂长,虽然我们是军工专家,可我们在生产武器这一块,还就算是新同志吗!我们当然可以先干一些简单的工作了。”

    “那你们俩想要干什么工作呀!”赵中遥听了陈东山和张连营的话,就又看着他们俩问了一句。

    陈东山和张连营相互看了一眼。好象是在想,他们该要选择一种什么样的工作好呢!

    陈东山这时,就又看着赵中遥说道:“我感觉,组装枪支的工作比较简单呀!能不能先让我们干这个工作呀!”

    陈东山自然也知道,在生产枪支的车间之中,只有组装车间算是比较轻松干净的工作了,因为,这一个工序,就是把一些枪支零件组装成整治枪支呢!这就象是孩子们玩堆积木一样,只是把一些零件拼在一起就行了,所以说,这是一项比较简单的工作,一般都是由女工来担任的。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也感觉,这一道工序不错,是比较简单轻松的工作了。于是,也是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老陈说的是呀!你就先让我们体验一下这种工作吧!这第一天,你就让我们干这生产枪管的工作,那我们那能适应呀!我们只是新职工呀!我们必须要从简单的工作开始呀!”

    陈东山和张连营都知道,在车间里面只有这一道工序算是比较简单轻松的了。虽然他们俩没有到车间工作过,也没有组装过枪支,可他们俩毕竟是军工专家,也到车间参观指导过工作,他们当然知道,枪支生产车间,那一种工作比较简单轻松了。

    赵中遥一听两个老家伙的话,他心里就是在骂两个老家伙,这是拈轻怕重,就想着干一些轻松的工作呢!可他嘴上又不能骂他们,于是就是又劝说一句道:“你们别这么说,你们怎么能算是新职工呢!你们光在车间看也看会了吧!你们都是在军工界混了几十年的老职工了,你们怎么能把自己当成是新职工呢!这组装枪支的工作,不是太简单了吗!这工作,根本是不须要学习呀!可以说,这工作,那直接就可以干了,只是一个熟练程度的问题呀!你们要是干这简单的工作,那不感觉掉价吗!你们可知道,这工作可都是女工干呀!难道,你们感觉自己就跟两个女工差不多吗!”

    “没有办法,我们俩现在就是刚刚进厂的职工,你说我们是女工就女工吧!反正,我们现在是干不了这生产枪管的工作呀!你要先让我们适应两天普通的工作再说吗!”

    陈东山就想,不管怎么样,也要先争取一下先干一些轻松的工作,要是一下子就干这么累的工作,那谁受的了呀!

    “是呀!赵厂长,我们都老了,没有那么大力气呀!之前,也没有干过这力气活,这一次,上级领导让我们到车间干活,可也没有规定我们必须干什么活吗!你做为一个厂长,你也要照顾一下我们老同志吗!能不能就给我们先干一些轻松的活呀!”

    张连营一看,赵中遥似乎已经是有些动摇了思想了,他也就在一边添油加醋的又说了一下。就是想要赵中遥重要安排他们俩老家伙的工作,要他们先干一些轻松的工作。

    “你---你们真的想要干轻松的工作?”

    赵中遥一看两个老家伙,这一定要干轻松的工作,他也是没有办法了。人家已经到车间来干活了,你也不能直接就让人家干劳累的工作,也要给人家一个适应的过程。

    “是呀!赵厂长,先让我们适应两天吗!过两天,再让我们干这些高难度的工作吧!”陈东山一听赵中遥这样问,他就是又这样说道。

    “赵刚,李南松,你们俩怎么看呢!你们感觉,要不要两个老专家,先干一些轻松的工作呀!我可是知道,这两天,你们这里的生产任务很重呀!就是有些跟上不其他工序的进度了呀!”

    由于生产枪管这一道工序的工艺比较复杂,也比较有难度,所以说,这生产进度自然也没有其他的工序快了。所以说,其他工序生产出来的零件已经是多的用不完了,可这一道枪支生产工序生产出来的零件,可就是还不够用呢!

    正因为这样,赵中遥才决定,让两个老家伙来帮助赵刚和李南松来完成这一项重要的工作呢!

    可两个老家伙可不管车间的生产任务怎么样,他们就是不愿意一到车间,就干这高难度的工作呢!就是想要干一些轻松的工作,反正是轻松两天是两天,以后再说,能拖就拖,实在拖不了的话,再干这些高难度的工作。

    赵刚和李南松听了,还能怎么样,他们总不能当着两个老家伙,说自己确实是忙不过来,确实是须要两个老家伙来帮忙呀!

    这样的话,那不但会让两个老家伙对他们生气。并且也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因为两个老家伙要是不愿意跟他们在一起干的话,你就算是勉强让他们干的话,他们也不会好好干的。

    还有,赵刚和李南松很清楚,这帮忙的人,要是想帮的话,那自然是可以帮到一些忙,可要是不愿意的话,那恐怕会适得其反呢!他们不但是帮不上忙,并且会帮倒忙呢!

    因为生产枪支零件,可以说一种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特别是生产枪管这一道工序,那就更是如此了。这枪管要是生产的好了,自然是好事。可要是生产的不好,那可就要浪费了一根原材料呢!

    还有这些帮忙的人,要是有一些技术,也愿意帮忙,那自然是可以帮助原来的工人,加快工作进度,可他们要是不愿意帮忙的话,那恐怕就会在现场捣乱呢!要是那样的话,就是还不如不让他们帮忙呢!不帮的话,说不定会能够生产的快一些。要是他们帮的话,怕是生产的会更慢呢!

    因为师傅在带徒弟的时候,不但自己要工作,还要教徒弟工作呢!要是这样的话,那师傅在工作时,不是会耽误一些时间吗!本来,一个小时可以生产三个零件的,结果就是在生产时,还要教徒弟,结果是只能生产一个零件了。

    正因为这样,赵刚一看两个老家伙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干这么重要的工作,他就是也不想勉强这两个老家伙,既然人家不愿意干这工作,那就让人家干别的工作去吧!

    现在赵刚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只好看着陈东山和张连营说道:“既然两位老同志暂时不愿意干我们这一项工作的话,那就算了,还是让他们先干一些轻松的工作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