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专家去车间

    第五百五十六章专家去车间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也笑着说道:“是呀!我们不就是想要跟两个老同志聊两句吗!要不然,我们早到车间了。”

    一听赵刚和李南松的话,陈东山就是又看着赵刚说道:“哦,是这样呀!那不知道,你们想要跟我们聊什么呢!”

    赵刚听了,就又看着陈东山笑着说道:“当然是想要聊一聊,你们俩老专家,怎么也要到车间去了呀!不知道,你们是去车间干吗呢!是不是去指导我们工人们工作的呀!”

    李南松听赵刚的话,就也附和了一句说道:“是呀!我们俩就是好奇,不知道两个老同志,也跟我们一起去车间干吗呢!你们一般不都是吃完了饭,然后就回到办公室去了吗!你们俩是坐办公室的呀!又不是到车间干活的,你们跟我们一路干吗呢!”

    李南松这话,分明就是带着嘲笑的口气的。他这一说,自然让两个老家伙有些不乐意了。

    这时,就听陈东山说道:“怎么了,我们就不能到车间去吗!我们是军工专家,我们想去办公室,就去办公室,我们想去车间,就去车间,这都是我们的自由吗!”

    听了陈东山的话,张连营也附和了一句说道:“陈专家说的是呀!我们是专家,不是普通的工人。可我们专家,也可以到车间去看看吧!谁规定专家不能到车间去了。到是你们工人,只能在车间呆着吧!你们能没事到宿舍呆着去,你们能在吃过饭后,先不去车间,然后先到宿舍睡一觉去吗!”

    赵刚和李南松听了两个老家伙的话,还真是有些无言以对了,毕竟,人家说的是头头是道呀!你们俩工人,又怎么能跟人家两个老家伙相提并论呀!

    “哦,是这样呀!那我们之前,怎么没有看到你们要到车间去呀!之前,你们吃过饭不都是到办公室去了,怎么今天就想要到车间看看了,这不是很奇怪吗!难道,今天的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可我感觉,今天的太阳还是从东边出来的吗!”

    赵刚一听两个老家伙的话,分明是对他们俩不服气,他自然也就不客气了。既然,你们俩老家伙这么说我们的话,那我们还要跟你客气什么呢!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也又附和了一句说道:“是呀!你们俩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想着要到车间去看看了,我告诉你们,我们车间现在很忙的,你们俩要是去了之后,那要是不干活,会受到赵厂长的批评的,他可是不愿意看到有人在车间不干活呢!难道,你们俩敢不干活吗!人家赵厂长还在车间干活呢!你们俩难道比赵厂长的身份还高贵吗!”

    一听李南松这么说,陈东山就是感觉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他分明是十分的生气,可又不好意思直接向李南松发火。于是他就是装出一副笑脸说道:“干活又怎么了,我们俩还就是想去车间锻炼一下身体呢!”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也附和了一句说道:“可不是,我们俩整天呆着,就是也想要到车间去锻炼一下身体呢!你们不知道,这人老了,就是要多多锻炼身体吗!”

    赵刚一听陈东山的话,就笑着说道:“哦,原来是这样呀!那好呀!我们希望两个老同志,能够天天到车间锻炼身体呀!你们俩说的真是太好了,这人老了,那就是要多多锻炼身体呢!这人就象是枪一样呀!那只有经常使用才不会生锈吗!”

    “是呀!赵哥说的好,人就跟枪一样,要是不经常使用,那肯定会生锈的。要是经常使用,那才会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工作状态,才能够在使用的时候,不会出现什么故障呢!”

    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也附和着说了一句,他就是要让两个老家伙知道,他们就是应该到车间去干活呢!

    “说的是呀!所以说,我们两老专家,也要到车间去干干活呢!只有这样,我们这身子骨才会越来越硬朗呀!才能为国家做出更长时间的贡献呀!”

    陈东山听了李南松的话,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这就开始自己夸耀起自己来了。

    “陈专家说的是,我们这就是为了要为国家做出更长时间的贡献呀!我们锻炼身体,这也是为了我们的国防事业呢!”张连营一听陈东山说的那些大话,他不但是不知道丢人,并且还跟着陈东山一起给自己脸上贴金呢!

    “哎哟!两个老专家,你们可真是太伟大了,你们可真是太高尚了呀!我们这些工人们就应该一起向你们学习呀!等到我们老的时候,到了快退休的时候,我们就也要向上级领导请示,要我们再干几年才退休,我们还想多为国家做两年贡献呢!”

    赵刚一听陈东山和张连营说的那些大话,他就是在心里嘲笑这两个老家伙,这可真是很能吹呀!到车间干活,竟然能说成是为了国防事业做贡献,这可真的是很能给自己脸上贴金呀!

    就在赵刚和李南松,还有陈东山和张连营在一起斗嘴的时候,就看到赵中遥向他们走来。

    由于他们四个人现在正斗的热火朝天呢!谁也没有注意到赵中遥已经走到了他们身边了。

    刚才吃过饭后,赵中遥并没有直接去车间,而是到办公室会了一会,喝了一杯茶。

    怎么说,他也是厂长,怎么可能完全和工人们一样吗!再怎么着,也可以吃过饭到办公室坐一会吧!毕竟,他也要处理一些办公室的事情吗!

    现在,当赵中遥在办公室呆了一会,喝了一杯茶出来时,就是看到有几个人有车间门口站着,也不到车间里面去,不知道这几个人是在干吗呢!

    由于刚才赵中年是站在办公楼的楼梯口向远处看的,只能看到车间门口有几个人,到底是谁,他自然是看不清楚了。毕竟,从办公楼到车间还有三百多米的距离呢!这样远的距离,就算是有眼力好,也不大可能看清楚那里的人到底是长的什么样子。

    刚才赵中遥只是看到有几个人在车间门口,可他并不知道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是陈东山和赵刚他们呢!

    可不管怎么样,赵中遥也是要到车间来的,他自然就是不慌不忙地走到了赵刚李南松,还有两个老家伙的身边了。

    一看是赵刚李南松和两个老家伙在这里争论着什么,赵中遥禁不住就是训斥了他们一顿。毕竟,现在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可这几个人,竟然是都在外面闲聊呢!怎么不让赵中遥有些生气。

    现在就看赵中遥走到他们几个身边,然后就是大声地质问道:“你们几个不去车间干活,你们呆在这里干吗呢!”

    一看是赵中遥来了,赵刚和李南松,就是赶紧说道:“赵厂长,我们这是陪着两个老同志一起进车间呢!我们怕两个老同志,找不到车间的大门呢!”

    一听赵刚说这话,赵中遥自然知道赵刚这是在嘲笑两个老家伙呢!于是赵中遥也笑着说道:“赵刚,你胡说什么呢!两位老专家,在我们基地已经呆了三个多月了,虽然不怎么进车间,可总知道车间在哪吧!你看看,你说的是什么话呀!军工专家,能不知道车间的大门在哪吗!”

    赵中遥和赵刚这样一唱一和,可是把陈东山和张连营给气的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可他们俩也不敢当着赵中遥的面说什么不高兴的话。只是看着赵中遥和赵刚,两人就是脸一阵红一阵白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李南松看两个老家伙听了赵中遥的话,就是没有什么话反对了,他也就在一边继续数落两个老家伙呢!

    “两位老专家,你们说,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车间在哪呀!要是知道的话,我们就先到车间去了,就不在这里陪你们了。我们刚才就是怕你们不知道车间的大门,才在这里等着你们俩呢!你看看,要不是我们俩怕你们俩不知道车间的大门,我们早就到车间去干活了,现在可能已经干了不少活了。这都是你们俩耽误了我们干活呀!还让我们让赵厂长批评呢!”

    李南松这可是不客气,当着赵中遥的面,就是把两个老家伙又戏弄了一番,让两个老家伙,一时都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俩要是再不说话,那不是又要让赵中遥批评了。于是,他们俩就在想着要怎么反击赵刚和李南松呢!

    可还没有等他们反击呢!赵中遥就是又开始说话了,他看着赵刚和李南松说道:“你们俩在胡说什么呢!人家两个老专家,怎么可能不知道车间的大门呢!”

    说完之后,就又看着陈东山和张连营说道:“两位老专家,你们说,赵刚和李南松说的对吗!他们是不是在胡说八道呀!你们俩怎么可能不知道车间的大门呢!你们难道,真的到现在还没有进过一次车间吗!这又怎么可能呀!”

    赵刚和李南松自然知道赵厂长这是在帮着他们俩说话呢!这也是和他们俩一起在嘲笑两个老家伙呢!于是,赵刚和李南松现在就是不在说什么了,只是笑咪咪地看着两个老家伙,就看他们俩怎么在赵厂长面前丢人现眼了。

    “赵厂长,你怎么能相信这两个家伙的话吗!他们俩这明明就是在胡说八道吗!我们俩可是军工专家呀!我们连枪支武器都会设计,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车间的大门呢!”

    陈东山这时,只好这样看着赵中遥解释了一句。虽然他知道,就算是这样解释了,那也根本无济于事,他们俩已经是让赵刚和李南松,还有赵中遥是一起嘲笑了一番呢!

    可不管怎么样,他们俩老家伙,也总是想要辩解一下呀!要不然,这也太窝囊了吗!

    “好了,都别说了,赶紧去车间吧!现在已经上班差不多半个小时了呢!你们四个人,今天下午要再加半个小时的班,才能下班,谁叫你们没事,在这里闲聊呢!”

    赵中遥现在可不管你是工人,还是专家,现在他可要一碗水端平呢!不管是专家还是工人,在他眼前都是一样的。

    一听赵中遥的话,赵刚和李南松就是不在说什么了。两人这就想赶紧就到车间去干活呢。

    可他们俩是刚转身走了几步,就又让赵中遥给叫住了。

    “哎,你们俩这时候知道着急了呀!早干吗去了。既然,你们四个人愿意在一起闲聊,那就一起干活吧!我现在让两个老同志,跟着你们两个年轻同志一块干活,你们俩感觉怎么样呀!”

    赵中遥走了几步,就是又来到了赵刚和李南松面前。

    两人一听赵中遥的话,立马就是愣住了。他们俩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两个老家伙,还真的是到车间去干活呢!刚才,他们俩还想,这两个老家伙,就是去车间参观一下,也就是去装装样子就完了,赵厂长也不会在意他们的。虽然是说让他们到车间干活,那也只是做做样子,走走形式,不会当真的。

    可现在一听赵中遥的话,赵刚和李南松才知道,赵中遥说的是真话,他说的话,都是认真的。说让两个老家伙去干活,那就是让他们去干活的,不是让他们到车间转悠着玩呢!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赵刚就是有些明白了赵中遥的意思了,只是他感觉,这样的话,他是既有些高兴,也有些为难呢!高兴的是,自己可以给一个军工专家当一下师傅,为难的是,你给一个军工专家当师傅,他会听你的吗!

    于是赵刚就是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你不会是说,要让两个老专家来当我和李南松的徒弟吧!”

    李南松一听赵刚这话,不等赵中遥回答,他就也急着问道:“赵厂长,你不会真是这个意思吧!让我们俩年轻工人当人家两个老专家的师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