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如梦方醒

    第五百五十二章如梦方醒

    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说道:“看来,问题不是出在别人身上,还是出在这两个老家伙那里呀!那好,从明天开始,就让他们俩也到车间干活吧!让他们也尝尝在车间干活的滋味,要不然,他们还想,在车间干活都是玩的呢!我看,他们这也是太闲了。既然这样的话,就让他们在车间玩玩吧!”

    一听刘天明这么说,赵中遥还劝了一下刘天明说道:“刘主任,我看还是算了吧!人家俩是老同志了,年龄也大了,就不要再让人家到车间去劳动了。我们也应该照顾一下老同志吗!”

    刘天明了,则笑了一声说道:“呵呵!你倒是心疼他们呀!可他们是怎么对你的呢!时时处处都在挤兑你呢!”

    赵中遥听了,就又说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感觉,不要让他们到车间干活了。我感觉,让他们到车间干活,他们也不会好好干,只会是给我们添乱呢!”

    其实,赵中遥早就想过要让陈东山和张连营也到车间去帮忙呢!可他想了想,就又感觉,这样做是没有什么意思的。因为,就算是你强迫他们到车间上班了。可他们根本不愿意干活,只是在车间给你捣乱的话,那还不如不让他们到车间干活呢!

    刘天明也明白赵中遥的心思,可是他感觉,这两个老家伙,要是不再让他们去车间锻炼一下,那他们就会更加的无事生非呢!与其让他们没事找事,还不如先给他们找点事干呢!

    想到这里,刘天明就又看着赵中遥说道:“那你说,你不让他们到车间干活,他们就不给你添乱了吗!他们俩不还是照样给你添麻烦呀!与其这样,不如,我们先给他们俩找占事干,那他们俩也就不会总想着算计别人了。”

    一听刘天明这么说,赵中遥就是又没有话说了。毕竟人家刘天明说的也有道理,有些人就是这样,你就不能让他们闲着。正所谓人闲生余事,驴闲弹踢子。有些人,就是不能让他们闲下来,要不然,他们就是给你没事找事。

    “那好吧!既然领导你这么说的话,那就听你的安排吧!不过,这两个老家伙,会不会阳奉阴违,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赵中遥很清楚陈东山和张连营的性格,一直就是这样,在领导面前,那是表现的很好。可一但领导走了,就又把尾巴翘了起来。

    “他们要是敢阳奉阴违的话,你就告诉我就可以了,我会收拾他们的。”刘天明就是这样看着赵中遥说道。

    “那好吧!明天,我就让他们到车间干活吧!”赵中遥看刘主任坚持让两个老家伙到车间干活,他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接下来,刘天明和王主任,还有其他的一些领导,一起在车间里转了一转,和工人们一起感受了一下工作的辛苦。之后,又询问了一下工人们的生活情况,这才又和赵中遥一起从车间里面出来了。

    当他们从车间里面出来时,就看到陈东山和张连营还在那里厥着屁股拔草呢!

    看来,两人这也是被领导的批评给吓着了,这干活的速度也是快多了。效率是提高了不少。这一大块的卫生区,他们俩只这一会,就已经把上百平米的杂草给拔光了。

    现在赵中遥和刘天明还有王主任和其他一些总装备部的领导一起从车间里面出来了。他们一起,又来到了陈东山和张连营面前。

    两人正在努力拔草呢!一看是领导来了,就又赶紧站了起来。

    陈东山看着刘天明说道:“刘主任,你看,我们拔的怎么样,还可以吧!”

    刘天明看了陈东山和张连营拔过的地面说道:“嗯,不错,就要这样,这干活就是要讲究质量和速度。”

    陈东山听了,就赶紧说道:“是呀!刘主任说的是,我们之前就是太懒了,以后一定会学得勤快一些的。”

    刘天明听了陈东山的话,就想要直接说让他们明天到车间干活去呢!可看人家这一会表现的还不错,他就又不好意思直接当着人家的面说了,就想要让赵中遥替自己传达一下自己的命令就行了。

    “好,你们把这一块地面上的杂草拔完后,就可以休息了。”刘天明看着陈东山,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

    “谢谢!刘主任,我们一定会加快速度,把这里的杂草都拔完的。”陈东山赶紧又在刘天明面前表现出一副要继续努力工作的样子。

    “行,你们忙吧!我们回去了。”刘天明说着,还又来到了张连营面前,也和他说了几句话。张连营也是赶紧向刘主任表示感谢,并向人家保证,自己以后再打扫卫生的时候,一定会把所有的卫生都打扫干净的。

    刘天明和陈东山张连营说了几句话后,就又和王主任还有其他的领导同志们一起,又走出了308基地,乘车离开了这里了。

    当赵中遥把刘主任还有王主任和总装备部的其他领导们都送走后,就又回到了厂子里。

    本来,赵中遥想,就算是刘主任走了,陈东山和张连营也会把剩下的杂草给拔完的,可人家俩一看到领导走了,就又开始牛逼起来。两人马上就坐在地上休息了,也不再拔草了。

    现在就听陈东山看着张连营说道:“老张呀!这下,我们可又开始解放了呀!不管怎么样,现在刘主任他们已经走了,那这个地面上的杂草,不也就不用拔了吗!”

    张连营也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是呀!只要领导走了,那这个基地的天还是我们俩的。我看他赵中遥也不敢把我们俩怎么样吗!”

    “那是,赵中遥算个鸟,他虽然是厂长,可他那有我们在军工界混的时间长,他怎么着还是一个年轻人,他怎么着,不还得让着我们吗!我们可以不给他面子,可他总得给我们面子吗!”

    陈东山也感觉,虽然赵中遥有些个性,还经常会刁难他们。可总体上来看,赵中遥对于他们俩老家伙,还是有些无奈的。

    “老张,我们不如就回去休息吧!剩下这一点,就不用罢了。反正上级领导也检查完了吗!就算是把剩下的这些拔完了,领导也看不到吗!就算是我们不拔了,领导不也看不到。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不拔了,回到办公室休息一下吧!”

    陈东山也感觉有些腰酸背痛了,就不想再干活了。就想要回到办公室休息一下呢!怎么说,也是上了岁数了,这老胳膊老腿的,那也是经不起折腾。

    两人说着,就想要离开这里呢!可就在这时,他们就是看到一个人朝他们走了。

    他们一看到这人,就又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又开始继续拔草了。因为,他们看到赵中遥正向他们走来。他们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一直坐在地上休息了。

    现在就看赵中遥走到了两个老家伙面前,他面带微笑地看着两个老家伙说道:“不好意思,让两位老同志受苦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呀!上级领导要来检查,我也是不得不让你们俩辛苦一下。这样,剩下的这些就由我来帮你们拔吧!你们就到办公室去休息吧!”

    赵中遥突然说了这样一些话,还真是出乎陈东山和张连营的意料。一时让他们俩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陈东山还结结巴巴地说道:“赵---赵---赵厂长,算了,就剩下这一点了,我们俩再加把劲,就能把它们拔完了。”

    张连营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怎么说,赵中遥也是他们的领导,他们又怎么好意思,让领导帮他们干活呢!

    “赵厂长,算了,还是我们自己来吧!这也没有剩下多少了,我们自己很快就可以拔完了。”张连营也看着赵中遥附和了一句。

    赵中遥听了,就又笑着说道:“那好,我们一起拔吧!我现在反正也没有什么事。”说完,赵中遥就蹲在地上,开始帮着陈东山和张连营一起,把地面上的杂草都拔了下来。

    陈东山和张连营看赵中遥真的是在帮他们拔草呢!就也赶紧开始努力干活了。这样,他们三个人也就又干了十来分钟,就把剩下的这上百平米地面上的杂草给拔完了。

    拔完后,赵中遥就又对陈东山和张连营说道:“好了,你们辛苦了,我来收拾这些杂草,你们回去休息吧!”

    陈东山和张连营听了,就是又感觉有些感动,想,赵中遥今天怎么这么好呀!这怎么好意思呀!人家可是自己的领导呢!

    可既然赵中遥愿意帮他们干活的话,他们俩也是感觉,这样的机会可能也不多,还不如就乘机回去休息呢!

    想到这里,陈东山就和张连营又相互看了一眼。之后,陈东山就是看着赵中遥说道:“那好吧!我和老张这也是感觉有些腰酸背痛了呀!我们就回去先休息一下,剩下的这些处理拔下来的杂草的工作,就请赵厂长替我们做一下吧!”

    “好,你们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这里的工作就交给我了。”赵中遥一边说,一边就开始用手,把一些他们刚刚拔下来的杂草拢到一起,然后又用手掐起来,放到了不远处的一个花坛之中。

    陈东山和张连营现在可是高兴坏了,两人这就偷偷地笑了一下,然后又一起快步离开这里,向办公楼走去。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两人就是又开始开怀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老张,你说今天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呀!怎么,赵中遥突然对我们这么好呀!好象他不是我们的领导,我们才是他的领导一样呀!”

    想到刚才赵中遥的表现,陈东山就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赵中遥怎么会对他们俩那么好呢!

    “可能是吧!今天的太阳可能是从西边出来了吧!赵中遥这可能是知道了,我们俩那也不是好惹的,这才赶紧想着要巴结我们呢!”

    张连营突然就又有了一些奇怪的想法,他感觉,刚才赵中遥对他们所做出的殷勤举动,那也是有原因的。

    “老张,你在说什么呢!我们俩又怎么了,刚才不还让刘主任给批评了一顿吗,怎么赵中遥又会对我们这么好呢!我怎么感觉,这里面是不是有些问题。”

    陈东山感觉,赵中遥的举动有些不太对劲,可他就是想不明白,赵中遥为什么会突然对他们俩这么好呢!

    “老陈,我感觉赵中遥之所以会突然对我们这么好,就是因为,刘主任虽然表面上是批评了我们,可实际上是在告诉赵中遥,我们俩可是老专家老同志,是应该照顾我们的。”

    张连营竟然是能想到这一层去了,也让陈东山有些刮目相看了,他听了张连营的话,竟然也有一种如梦方醒的感觉。

    “老张,还是你厉害,你想的太对了。看来,这就是当领导的高超之处呀!领导有时候批评人,那就是表现人呢!有时候,表现人,那又是在批评人呢!领导的心思可真是不好猜呀!”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就感觉他说的很有道理,当领导的,那还真就不是一般人,人家领导的想法,那也和一般人不一样呢!

    “是呀!虽然刚才刘主任表面上批评了我们,可实际上人家的意思是在批评赵中遥呢!人家的意思是说,你赵中遥是怎么当领导的,怎么能让人家两个老同志去打扫卫生吗!这不是不尊重人才吗!”

    张连营也是越想越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是有道理的。要不然,赵中遥是不可能突然对他们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的。这里面,一定是有些原因的。这个原因,那就是赵中遥已经领悟到了刘主任刚才批评两个老家伙时的言外之意了。所以说,他才会马上就开始要‘巴结’两个老家伙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