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领导的考验

    第五百四十九章领导的考验

    陈东山一时看着陈玉美,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毕竟,陈玉美出现的有些突然,完全是出乎陈东山的意料,现在陈玉美突然出现在陈东山面前,他当然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在这里打扫卫生的事情了。

    “我---我---我们这是在锻炼身体呢!”一看陈东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张连营倒是赶紧过去救场了。

    “锻炼身体!”一听张连营的话,陈玉美就是用奇怪地眼神看着他。她有些不相信,有人会用打扫卫生来锻炼身体呢!

    “是呀!玉美,我和老张,这也是整天闲着没事吗!于是,就想着怎么能锻炼一下身体,这人老了,那就是要多锻炼呀!要不然,我们这身子骨,那是一天不如一天呢!”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就也是赶紧附和了一句。就是要让陈玉美相信,他们就是在这里锻炼身体呢!并不是在这里打扫卫生的。

    “你们怎么会用打扫卫生的方式锻炼身体呀!”陈玉美不大相信张连营和陈东山的话,感觉,没有那个老人,会用打扫卫生的方式来锻炼身体呢!

    “是呀!近来工人们都很忙吗!我们这也就是想要替他们打扫卫生,这样以来,我们是既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打扫卫生吗!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吗!”陈东山看陈玉美不相信张连营的话,他就又解释了一下。

    说完之后,陈东山还想,你陈玉美还问我们,那你自己又是怎么提前下班的,你要是不提前下班,你又怎么可能看到我们在扫地呀!

    想到这里,陈东山就不等陈玉美再问什么,他就反问了一句:“玉美呀!你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你们不是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吗!”

    陈玉美听了,也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我提前把工作做完了,所以,我就可以提前下班了。”陈玉美自然也不能对陈东山说是自己想偷懒呢!于是就是随便搪塞了一句。

    陈东山一听陈玉美的话,也有些不相信呢!他又看着陈玉美问道:“你说什么,你提前把工作完成了,你一个新手,你怎么可能把工作提前完成呀!那别人怎么都没有完成,连赵倩倩这样的原本就是车间工人的女工怎么都没有完成。还有李南枝这样的女工中的高手,都没有提前完成任务,怎么就你一个新手,提前完成了任务。”

    陈玉美听了,就又看着自己的叔叔说道:“这又怎么了,他们正因为是老手,所以,他们就是完不成工作。我之所以能够提前完成工作,就因为我是新手吗!”

    一听陈玉美这话,陈东山和张连营就是相互看了一眼,根本就听不懂这女人在说什么呢!怎么叫新手可以提前完成工作,而老手,反而是不能够提前完成工作了。

    陈玉美听了,就又解释道:“就因为我是新手,所以,我分的任务比较少,所以,我能够提前完成工作吗!而他们是老手,所以,他们分的任务比较多,所以就是没有我完成的快呀!”

    一听陈玉美这么解释,陈东山和张连营才算是明白了一些,他们俩还看着陈玉美,对她笑了笑。分明是感觉,这女人还真是不错,干活还挺麻利的。

    “好,玉美呀!现在,我们基地的工作任务比较重,你也就辛苦一下吧!没有看到,赵厂长就跟你们一起工作呢!你就也别在想着什么当厂长秘书的事情了。暂时,怕是当不了了。不过,你就是厂长秘书,这身份是不会变的。只要我们基地的生产任务松了,那你自然就又可以回到办公室上班了。”陈东山看着陈玉美,还又说了一些安慰她的话。

    听了陈东山的话,陈玉美也感觉人家说的也有道理,自己又怎么能在乎这一段时间吗!既然赵中遥都能在车间干活,那她们这些秘书,又怎么就不能到车间干活了。

    “好,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在车间工作的。”陈玉美虽然心里不乐意,可既然连陈东山都这么说的话,她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

    “玉美呀!我知道,你对赵厂长是不是也有点意思。要是那样的话,你就更加应该跟赵厂长一起在车间上班了。”

    陈东山看陈玉美相信了他们说的话,就又说了这么一句,分明是在安慰陈玉美,要她安心在车间干活,不要再来找他们的麻烦了。毕竟,他们就是因为陈玉美的事情,才中了赵中遥的圈套,这让人家给弄到这里来打扫卫生了。

    陈玉美听了陈东山的话,还有些不大明白。不知道陈东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分明是就想要给自己说媒呢!

    可不管怎么样,陈东山的话,确实也是说到了陈玉美的心里。陈玉美自从第一眼看到赵中遥时,就已经是喜欢上了他。因为。赵中遥的形象在陈玉美的心里算是很完美了。年纪轻轻,已经是一个军工专家,现在还是一个军工基地的一把手,这样的年轻,这样的身份地位,那将来的前途会是一片光明的。

    陈玉美本来就是想要找一个有钱人结婚呢!可一时半会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那她就是想要找一个有身份地位的人结婚了。一般来说,女人结婚,就是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有钱人,一个是有地位的人。二者不能赚得的话,就选一个有身份的人就可以了。

    陈玉美现在看赵中遥算是一个十分完美的男人了。既有身份,又有地位,长得也帅。将来还有可能成为一个军工集团的大老板,那钱财自然也不在话下了。

    不管赵中遥对陈玉美有什么不好的印象。反正,陈玉美就是把赵中遥当成是自己梦中的白马王子了。就想着,要怎么才能够赢得赵中遥的好感,让自己能够成为他的女朋友呢!

    陈玉美听了陈东山的话,就是有些不解,但也感觉到陈东山这话,那是有着另一层深意的。那就是要她好好侍候赵中遥,好能够赢得他的好感,让她成为赵中遥的女朋友。

    想到这里,陈玉美就又问了一句:“陈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呀!”

    陈东山又看着陈玉美说道:“玉美呀!我的意思是说,现在赵中遥让你和赵倩倩去车间干活,说不定就是在考验你们呢!就是要看看,你们俩谁有吃苦耐劳的精神,以便他从你们两人之中选出一个优秀者,作他的女朋友。”

    陈玉美一听陈东山的话,感觉还真有些道理。毕竟,人家赵中遥是一个军工基地的领导。人家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人家要选对象,那当然也要慎重一些了。

    “嗯,好,我知道了,我会把握住这一次机会的。”陈玉美感觉陈东山说的有些道理,她也就不在计较赵中遥让她去车间干活的事情了。

    “那好,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我们把这里的地扫完,就也回去休息了。”陈东山想要马上把陈玉美给支走了。他可不想让自己现在的行为在陈玉美面前露馅。毕竟,等一会,就要下班了。赵中遥也有可能从车间出来的,要是让他看到了,那他可能会说他们不是在锻炼身体,而是在努力工作呢!

    陈玉美听了陈东山的话,就听话的点点头,然后向办公楼走去了。

    剩下陈东山和张连营就是赶紧把剩下的卫生打扫完了,然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了。

    回到办公室后,两人还有些得意。

    张连营就看着陈东山说道:“其实,这样也不错呀!我们还真就感觉跟锻炼身体一样吗!要是我们整天什么事都不干,不也是无聊吗!这样的话,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吗!”

    “没错,我们这样扫地,不就跟锻炼身体一样吗!看来,我们还是要感谢人家赵中遥呢!是人家给了我们一个锻炼身体的机会呀!”张连营看着陈东山就又开了一句玩笑。

    “是呀!我们是要感谢人家呀!要不然,我们还不想锻炼身体呢!这样多好,我们可以每天坚持锻炼身体,这样扫地,完全就是在增强我们的体质吗!”

    陈东山也是越想越开心,感觉之前的不愉快的心情也都没有了。

    再说赵中遥中午下班后,从车间出来,就看到了外面的地面卫生情况。他一看,就知道这两个老家伙,那是在偷工减料呢!他们这也叫打扫卫生,纯粹就是在糊弄领导吗!

    虽然赵中遥也知道两个老家伙是在糊弄他的,可他也并没有直接去找陈东山和张连营。只是把他们俩扫过的地都检查了一遍。从车间门口检查到办公楼前面,他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没有把他说的话当成一回事,只是在敷衍了事。

    中午吃过饭,休息了一会后,赵中遥就又和工人们一起去车间工作了。而陈东山和张连营则是一直呆在办公室里聊天看报纸呢!他们俩也就在上午打扫了一个小时的地面卫生,这也就算是完成任务了。下午也不再去扫地了。

    到了下午下班之后,赵中遥又从车间出来了,他本来想,上午这两个老家伙没有把地给扫好,说不定,下午还会再扫一下。要是那样的话,他也就不说这两个老家伙了,可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两个家伙,根本不把他的话当成一回事,下午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再扫一下地。只是一直呆在办公室抽烟聊天看报纸消磨时间呢!

    这下让赵中遥可有些生气了,他从车间出来,然后就来到了陈东山和孙连营的办公室之中。

    陈东山和张连营还在办公室里抽烟聊天呢!突然看到赵中遥去找他们俩了,就赶紧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

    “是赵厂长,你有什么事。”陈东山一看是赵中遥,他还先问了一句。

    赵中遥看了一眼陈东山,又瞄了一眼张连营。最后又把目光放在陈东山的脸上说道:“两们老同志,你们上午在干吗呢!我安排的工作,你们去做了吗!”

    陈东山听了赵中遥的话,先看了一眼张连营,之后就又底气十足地说道:“我们怎么没有做,当然去做了呀!我们不是把整个厂区的地面都打扫了一遍了。”

    赵中遥听了,就有些生气地看着陈东山说道:“你们这也叫打扫了一遍吗!你们这也叫打扫卫生吗!我怎么感觉,你们打扫跟没有打扫是一样的。”

    张连营听了,也有些不服气地说道:“我们当然打扫了一遍了。只是那些地面,也就那样,再怎么扫也不会见得能扫的多干净。就算你现在扫干净了,可要是等一会,刮了一阵风,那还不就又刮脏了呀!我们早就打扫完了,只是后来起风,不就又把地面给吹脏了吗!我们总不能一直在外面打扫卫生吧!”

    赵中遥听了,就又说道:“是吗!你们真的打扫了一遍了。可那地面上面的杂草怎么都没有处理呀!难道,打扫卫生,就光是随随便便扫一地吗!”

    陈东山听了,就又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你不能这么说,我们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老年人了,我们去扫一下地就不错了,你怎么还能让我们去除杂草呢!这活,可不是我们老年人能干的呀!”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就也在一边附和道:“赵厂长,这除杂草是很费劲的事情,不是说除就可以除的。你要是让我们除杂草,也得再给我们分几个人吧!就光让我们俩老专家除杂草,我们那干的动这样的体力活。”

    张连营也根本不愿意干这活,他一听赵中遥的话,就又马上有些生气了,并且是毫不客气地反驳了一句。

    赵中遥听了,心里就是有些生气了,他瞪了一眼张连营说道:“我真不知道除一下杂草,又有什么累的。你们这活,跟车间里面的工作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