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膛线上的小缺口

    第五百四十一章膛线上的小缺口

    赵刚看赵中遥一直拿着这最后一把枪支不放,就用嘲笑的口气说道:“赵厂长,你不能一直拿着这一把枪吧!你总得把它放下吧!我早说过了,我验收过的枪,那是不会有问题的。”

    赵中遥听了赵刚的话,他没有说什么,而是把枪管放平了,然后用枪口对着自己的眼睛,好象是在看枪管里面有什么东西。

    赵刚看着赵中遥这奇怪的动作就说道:“赵厂长,这枪外面都没有问题,这枪管还能有什么问题。枪管是一支枪中最重要的一个零件,每一根枪管在生产出来后,都是经过了认真的检测后,才可以拿到组装车间的,这一点,任何一个普通工人都知道的,这枪支上那一个零件都有可能出问题,但但这枪管绝对是不会有问题的。”

    赵中遥听了赵刚的话,他拿着枪然后用平静的口气看着赵刚说道:“真的吗!这枪管就一定不会有问题吗!”

    一听这话,赵刚就是有一阵紧张,不过他还是十分自信地说道:“那当然,绝对不会有问题,就算是有问题,那也不可能逃过我的法眼。这里所有枪支的枪管我也都看过了。”

    “那你还是自己再看看这一把枪的枪管吧!”赵中遥说着,就把枪递到了赵刚的面前。

    赵刚一下子就有些紧张了,他赶紧就是把赵中遥递到他面前的枪拿在手里。然后,就是又和赵中遥刚才一样,把枪放平,开始检查枪管里面,看看有什么问题。

    可赵刚是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到这一把枪的枪管里面有什么问题。于是,他就又看着赵中遥不解地问道:“赵厂长,这枪管没有什么问题呀!”

    赵中遥听了,就又有平静的口气说道:“再看,再仔细看看,枪管中间的膛线,是不是有点问题。”

    一听这话,赵刚就是又仔细看了一下。这一看,他的脸色可就变了,因为,他真的是看到了问题了。在这一支枪的枪管内部中间的位置,竟然有一圈膛线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缺口,象是什么硬的东西伸进了枪管里面,然后在那一圈膛线上面,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这缺口非常的小,要是不仔细看,根本是看不出来,毕竟是在枪管里面,不容易发现。就算是拿着枪管往里面看,要是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因为枪管的直径也就七毫米到八毫米之间,这是一个很小的数据。所以说,枪管里面的情况,要是只是用肉眼来看,那就算是在大白天在阳光下,也是不容易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情况的。

    所以说,这一支枪管里面的情况,赵刚就是第一次没有检查出来,把它当成是合格的枪支,让它过关了。这可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这---这怎么可能,我---我都检查过了呀!”赵刚手里拿着枪,说话的口气已经是支支吾吾了。

    “你都检查过了,怎么还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你知道这问题有多严重吗!要真是枪身外面的问题,那还真不算是问题,毕竟,那只是外面能够看见的外伤。可这枪管里面的问题,那可就是内伤了。你说这膛线有问题的枪,在射击时会有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赵中遥只是用平静地口气教训着赵刚,可听在赵刚的耳朵里,就跟听到了炸雷一样。

    “我---我---我当时没有太认真。”赵刚一时是面红耳赤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说吧!我该怎么处罚你呢!”赵中遥看着赵刚,就是有些生气地质问道。

    “随便了,反正已经检查出问题了,一切听从赵厂长发落了。”赵刚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子汉。他想,既然自己输了,那就要敢做敢当,随便赵中遥怎么处置他,他都不会介意的。

    赵中遥听了,就是毫不客气地说道:“你的问题,这一次很严重,我在开工的动员大会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一次生产的枪支,那不同一般的枪支,这些枪支那都是要出口的,这质量问题,那绝对大问题,我不能就这样放过你的,对不起,我不但要处理你,还要专门再开一次质量大会,要大家从你的身上吸取一下教训。你还要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做一个深刻的检查。”

    一听这话,赵刚就是赶紧又说道:“赵厂长,你可以罚我,但别拿我开刀行不行,你能不能给我留一点面子呀!这要是让我在大会上做检查,那我不是要丢大人了。”

    赵中遥听了,就又不客气地说道:“不好意思,为了能够提高别的职工的质量意识,我这一次,只能拿你开刀了。”

    赵刚听了,心里就是有些不痛快,可他还是想不通,赵中遥怎么就一定要拿他开刀。想来,他和赵中遥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他怎么就一点也不给他面子呢!

    “赵厂长,我---我好歹也是厂里的职工骨干,你就不能给我一点面子吗!”赵刚一看,赵中遥对他处理的这么严重,他也是有些不高兴了。

    赵中遥听了,就又看着赵刚说道:“正因为你是职工中的骨干,你是职工的代表,所以,我才想要拿你开刀呢!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更广大的职工都引起重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赵刚也感觉是很有道理。正因为他是骨干,赵中遥严肃处理了他。才会让许多普通的职工引起重视,让他们知道,赵中遥那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不管是谁,那都是一视同仁的。

    “是呀!赵厂长这么做是有道理的,我---我也不说什么了,随便赵厂长怎么处理我吧!”

    一看赵中遥根本不给自己面子,赵刚心里是有些窝火,可当着赵中遥的面,他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在心里憋着。

    “好了,下面的工作由我来做吧!你到车间帮其他职工生产零件吧!特别是枪管的质量问题,你再过去检查一下。”

    一看快要下班了,赵中遥也不想再让赵刚在这里工作了,他要亲自验收一下剩下的这些枪支。

    赵刚听了,也只好回到车间里面去了。

    就这样,大家又干了一个小时后,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了。

    所有职工回到宿舍休息了一阵子后,就去食堂吃饭了。

    在吃饭的时候,陈玉美就是看到了陈东山和张连营。

    由于,他们都认识,陈玉美在吃饭的时候,就是故意和陈东山和张连营坐在一张餐桌上。

    陈东山看陈玉美和他们坐在一起,就关心地问道:“玉美,现在工作怎么样,还舒心吧!”

    陈玉美想着今天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那就是气不打一出来,她一边吃饭,一边看了一眼陈东山说道:“叔叔,我感觉这军工基地可真是不好混呀!早知道这样,我真就不应该来了。”

    一听这话,陈东山就是奇怪地问道:“怎么了,你遇到什么问题了。”陈玉美又往嘴里扒了两口饭,然后用抱怨的口气说道:“我这个秘书当的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

    “又怎么了,你当秘书还没有意思,那人家在车间干活的女工就有意思了吗!”陈东山不理解陈玉美的话,就又质问了一句。

    陈玉美就又说道:“哎,你不知道,我今天下午在办公室,同那个赵倩倩吵了一架。”

    一听这话,陈东山就奇怪道:“为什么,你们俩有什么好吵的。”

    陈玉美听了,就把她和赵倩倩吵架的事情,同陈东山说了一下。

    陈东山听了,就又看着陈玉美道:“是这事呀!这就说明,那个赵倩倩是把你当成情敌了呀!我知道那小丫头,对赵中遥也是有些意思的,你不用介意,她把废纸仍在地上,那就是故意找你的麻烦吗!可人家对你厉害,难道你就怕了不成,人家敢和你竞争,你就不敢和她竞争吗!论样貌,你并不输给赵倩倩。论文化程度,你又比她高。她赵倩倩只不过是一个高中生吗!你好歹是一个大专文凭吧!所以说,你不能气馁,就是要和赵倩倩战斗下去,女人之间,这种争斗是再平常不过了,你没有看一些古装剧,那些皇帝身边的女人,还不是为了争宠而斗的不可开交。”

    陈玉美听了,虽然感觉这个比喻不大好,可也确实是说到了问题的核心之处。那个赵倩倩还不就是嫉妒她长得漂亮,还是一个大学生,这才处处刁难她的吗!

    她刚想也要说些什么,就听陈东山旁边的张连营也说道:“陈姑娘,那个赵倩倩之所以和你过不去,就是因为,她感觉你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吗!这正说明她心里是有些胆怯的吗!你现在应该高兴才是呀!既然你的对手有些惧怕你,那你打败她的可能性不还是很大的吗!”

    一听张连营也这么说,陈玉美就是又有了些信心。只是想着,自己下午在车间干了半天活,累的腰酸背痛的,她就又是气不打一出来。

    陈玉美先抬头看了看,看到赵中遥坐在距离自己比较远的食堂门口的餐桌上。并且,现在食堂里有很多人,每一张餐桌上的人都是一边吃饭一边说话。

    整个食堂可以说是喧哗声一片。这个时候,不管你说什么话,只要不是故意大声说的话,那旁边餐桌上的人,也是听不大清楚的。

    陈玉美一看,赵中遥吃饭的餐桌距离自己的餐桌很远,她就开始肆无忌惮地数落起了赵中遥了。

    “陈叔,张叔。你们知道当时赵中遥是怎么教训我和那个赵倩倩的吗!”想到自己竟然去车间干了半天活,陈玉美心里是老大不痛快。

    “怎么教训的,难道是把你骂了一嗵,然后对赵倩倩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要是这样的话,那也是正常的,谁叫人家赵倩倩进厂早,人家和赵中遥还是有些感情的,而你现在才刚来,当然不能和人家比了。不过,你只要慢慢去讨好赵中遥,他还是会慢慢让你给吸引住的,到时候,他就会慢慢地站到你这一边的。这就叫后来者居上,你知道吗!”一听赵倩倩这么说,陈东山就是先自己想了一下,赵中遥会怎么处理陈玉美和赵倩倩吵架的事情,毕竟,他感觉自己还是非常了解赵中遥这一个人的。

    “是呀!陈姑娘,你别介意,赵中遥和赵倩倩已经相处了两个多月了,他们还一起去m国参加了‘国际轻武器展览会’。所以说,他们的感情基础是有的吗!可这又怎么了,只要你肯努力,在赵中遥面前好好表现,他还是很有可能让你给吸引住的,我们知道,那个赵倩倩其实并不会讨好人,她只不过就是长得漂亮一些罢了。”

    张连营听了陈玉美的话,自然也在替她说话呢!就是要让她知道,那个赵倩倩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也就是长得漂亮一些。可这漂亮的容貌,陈玉美是一点也不输给赵倩倩。

    听了两个长辈的话,陈玉美就是感觉心里舒服了一些。不过,陈东山和张连营还根本不知道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在两位长辈说完了自己的看法后,她就看了看陈东山,又看了看张连营说道:“赵中遥当时并没有骂我们,他只是自己把那一团废纸捡起来,仍到了废纸篓里,然后说了我们两句,之后,就是要我们跟他一块到车间去干活呢!”

    一听陈玉美这话,陈东山和张连营就是有些吃惊,他们好象都没有想到,赵中遥会自己把那一团废纸给捡起来仍到废纸篓里,并且,还没有直接骂赵倩倩和陈玉美,只是说了几句,就让她们到车间干活去了,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玉美,你说什么,赵中遥让你和赵倩倩一起到车间干活去了。”陈东山听了陈玉美的话,就又重复了一遍,他有些不大相信,赵中遥怎么会这么处理两个吵架的手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