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坚固耐用

    第五百二十八章坚固耐用

    一听赵中遥这么问,汉斯就是马上红了脸,他看着赵中遥结结巴巴地说:“当然是我的射击水平不怎么样了,我要是神枪手的话,那怎么可能打出这样差劲的成绩。”

    赵中遥听了,就又说道:“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你就再找一个神枪手跟我比试一下吧!我就不信,你们的枪能比过我们的枪。”

    汉斯听了,就是看着赵中遥说道:“算了,我不想跟你比射击精度了,我现在也不可能再到部队找一个神枪手来了。但,我想是这样,一支枪,不管是射击精度很重要,还有一个指标也是很重要的。”

    赵中遥听了,就又说道:“那你说说看,你说的别外的指标是什么呀!”赵中遥一听汉斯的话,还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的指标就是指一只枪的坚固程度,也就是说,我们军工专家在研制武器时,不只是要考虑武器的射击精度,还要考虑一下武器在战场中可能遇到的很多环境问题。”

    汉斯一边说一边看着赵中遥,显然还很牛逼,感觉他说的这些问题,好象赵中遥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一样。

    赵中遥一听汉斯这话,他似乎是已经明白这家伙要说的是什么意思了。于是就是嘿嘿一笑说道:“呵呵!汉斯先生的意思是不是想要跟我比赛一下枪支的耐用程度呀!”

    “是呀!枪支在战场上使用时,那是各种情况都能够碰到的,如果只是打的准的话,怕是也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些枪,都是突击步枪。并不是狙击枪。

    狙击枪是主要是强调射击精度的。因为狙击手在射击时,都是隐藏起来,慢慢瞄准的。可突击步枪,则是在射击和冲锋时使用的。这个时候,枪的射击精度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因为,谁也不可能在枪林弹雨的环境中,还有耐心慢慢瞄准再进行射击的。

    所以说,我们国家,这一次在研制的这一款新型突击步枪时,就是考虑了枪的使用性,而不在于枪的精确度。因为,只有使用耐用的枪支,才是一把好的突击步枪吗!”

    汉斯拿着他们的m18突击步枪,就是在赵中遥面前,给他讲解了一下,他们国家的枪支设计理念。好象全世界的枪支专家都不大懂枪的真正用途一样。

    不过,这个汉斯讲了这些之后,那些围观的军工专家和一些军火商们,就是感觉汉斯讲的很好,这也是他们这些和军工有关系的人员,所不太注意的事情。

    于是大家听了之后,就还是纷纷向汉斯投来赞许的目光。感觉这人,虽然射击的成绩不怎么样,可人家讲的这些理论,还是很有道理的,也是其他的军工专家们应该注意的地方。

    可是赵中遥听了之后,就是感觉有些好笑,他想,这些东西,好象是自己之前早就在他们华国给别人说过了无数遍的知识了吧!怎么,到了这个展览会上,竟然还有一个m国的所谓的军工专家,在给自己让这样的课呢!真是太好笑了。

    不过,赵中遥也不想当着这么多人嘲笑这个汉斯。他只是平静地看着汉斯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可能也是我们大多数军工专家所忽略的问题。不过,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也早就想过了,在我们这一把新款‘ak-47’突击步枪的研制过程中,就是也进行了这方面的设计和研制了,所以说,我们这一款‘ak-47’突击步枪,不但是射击精确度高,在质量有耐用方面,也是一流的。”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汉斯就是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那好,我们下面能不能再进行一下枪支的耐用比赛呀!”

    赵中遥听了,就是非常自信地说道:“当然可以,你说吧!要怎么比吧!”

    汉斯听了,就说道:“一般我们的战士们在战场上使用枪支时可能会遇到的情况就是有这几方面的情况。

    第一,就是在射击时,由于不停地移动位置,不小心,就会让枪支脱手掉到地上。

    而作为敌我双方交战的战场,一般都是在怪石嶙峋的山地之中,或者是全部是水泥中的城市之中。

    在这种情况下,战士们手中的枪支一但是脱手,那就有可能掉到地上摔坏了。要是战士们在和敌人较量时,把枪个到地上摔坏了,你说那不是根本没有武器一样,手拿着一根废铁,那不和手无寸铁是一样的。

    第二,就是在射击时,可能会遇到一些水坑河流之类的地方,我们的战士们须要拿着枪从水坑或者是河流之中趟过去,要是这样的话,战士们手里的枪支不是很容易脱手掉到水里面吗!

    也就是说,我们射击的枪支,一定要有防水功能,不能因为一沾了水,就不能射击了,就成了一根废铁了,那这枪对于战士们来说,又有什么用。

    第三,就是火。现在的战争都是以火药武器为主的热兵器的战争。这样的战争,其破坏力比古代的冷兵器时代,那是强大多了。所以说,在战场上除了水之外,那就剩下火了。

    战场上最多的东西,可能就是火了。正所谓只要有战争的地方,那一定是满山遍野的火光了。

    在这样的环境中,就要要求我们军工专家们设计的枪支,一定要有防火的能力,就算是把枪支仍到火坑里,它依然是一把好枪,随时拿出来,就是可以继续用。

    所以说,我们军工专家设计的轻武器,一定要能够经受住实战中的各种艰难环境的考验,那才是一把真正的优秀的轻武器。”

    赵中遥听这人唠叨了半天,就是感觉象快要睡着了一样,倒是旁边这些围观的人群之中,不时有人小声地议论着什么,好象是对汉斯讲的这些理论知识也是感觉很有道理一样。

    “汉斯先生,你讲完了吧!我们是不是可以比赛了,你说个规矩吧!我一定会奉陪到底的。”

    赵中遥不想听汉斯再啰嗦这些,他早就想到了事情了,于是不等汉斯再说些什么,他就是打断了汉斯的话。

    “那好,我们现在开始继续比赛,这一次,我们来比赛我们两个国家研制的枪支的耐用程度。

    首先,我们先来摔打一下我们自己手中的这一把枪支,要是这枪支在经过了摔打之后,依然可以正常射击的,那就是好的枪支,要是摔打之后,枪支里面的零件就是已经零散了的话,那这样的枪支不就根一堆废铁没有什么两样了。”

    “嗯!好,那就请汉斯先生先开始吧!我想请你先给我做一个示范,看看,你是怎么摔打你自己的枪支的。”

    一听汉斯这么说,赵中遥就是看着汉斯心想:“你还跟我比赛摔枪吗!我可是摔枪的祖宗呢!你想要怎么摔,我都奉陪到底。”

    汉斯听了,就是拿起自己手中的‘m16’,然后用力摔到了自己身边的靶台上。那枪,在靶台上弹跳了一下后,就又滚到一边的草丛之中了。

    汉斯的这个举动,也彻底把四周看热闹的人给吓了一跳。因为,刚才汉期虽然是说了一些有关于枪支的耐用的理论知识讲座。可大家,只是把他的话当理论听,谁也不会想到,这人真的会去摔打自己国家研制的枪支呢!

    “他---他怎么这样,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是不是疯了呀!是不是刚才输给人家赵先生了,就拿自己的枪出气呀!”

    “不会吧!汉斯先生会这么小气吗!他又怎么敢摔打已经研制好的枪支武器呢!这要是让他的领导们知道了,那还不得把他给开除了。”

    “不知道呀!这人看来是大脑受刺激了,这就做出了一些奇怪的举动了。”

    --------------------------------

    这些围观的人群之中,马上就是出现了一些嘲笑之声了。

    只是赵中遥并没有笑,他知道,这是汉斯要继续和自己进行较量呢!

    现在就看到汉斯不慌不忙地把自己的枪支从草丛中捡起来后,就又检查了一下,看到枪支并没有什么大的伤痕后,就是得意地来到了赵中遥面前。

    “赵先生,下面该你了,你也要把枪支给摔打一下,然后我们就进行较量吧!”汉斯就是这样自信地看着赵中遥说道。

    “好,既然汉斯先生已经摔过了,那就该轮到我了。”

    于是赵中遥也就不客气地拿起自己手中的枪,也是一下子就摔到了他面前的水泥靶台上。

    可能是赵中遥用力太大了,他的枪,竟然是把水泥靶台给砸掉了一大块。枪支也弹到了一边的草丛之中了。

    “啊,他---他怎么会这么用力呀!这是不准备要他的枪了吗!”大家一看,赵中遥摔枪的动作幅度很大,竟然是把水泥做的靶台都砸掉了一大块,也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其实,不只是围观的那些人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就连汉斯也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要知道汉斯刚才在摔枪的时候,也是先拿捏了一下角度,然后装出十分用力的样子,其实,他是雷声大雨点小,在摔的时候,他其实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只是做个摔的样子给大家看罢了。

    可人家赵中遥的这一摔确实是实打实的,不但是摔了,还把水泥靶台都砸掉了一大块,这要是不用力,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别说是用一把枪了,就算是让你用一根铁棍,用力来砸这水泥靶台,你就不一定能把它砸掉一大块。

    可赵中遥现在是用一把新式的松支武器,竟然是把这水泥靶台给砸掉了一大块,这一下可是把所有人都震住了,就连汉斯也是一样。

    现场是一下子冷静下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过了一会,人群之中,就是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掌声。

    “好好,这枪真是太结实了,是我见过的最结实的枪了。”

    “赵先生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这么用力摔呀!也不怕把自己的枪摔坏呀!看来,人家是既有金钢钻又有瓷器活,什么都不怕呀!”

    “可不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折腾自己手中的武器的军工专家,这武器要是不结实,那经得起这样摔呀!”

    “那是,要是我们国家那帮子没有用军工专家们研制出的枪支,要是这样摔的话,怕是早就散架了。”

    -------------------------------------------

    现在这些围观的人群之中,就是又开始议论起来,谁也知道,赵中遥怎么会研制出这么先进的武器,不但是打的准,竟然是还非常的坚固,这可真是太神奇了。

    其实,就这一摔,汉斯就是已经又输了,毕竟,人家赵中遥摔的很用力,把水泥靶台都砸掉了一块。可人家手中的枪支依然也是毫发无损呢!

    汉斯怎么也没有想到,赵中遥敢这样对待他手中的武器,他刚开始也想,就算是赵中遥敢和自己比赛,还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在众人面前轻轻摔一下装一下样子罢了。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赵中遥竟然是真的用力地摔了一下,竟然还把水泥靶台都给砸掉了一大块,这气势,立马就把汉斯刚才的装模作样给击的粉碎。

    “汉斯先生,还继续进行射击比赛吗!”赵中遥拿着枪来到了汉斯面前,看着他用嘲笑的口气说道。

    “比呀!我们还得再比赛一下射击精度呢!不能光摔了枪就算是完了吧!要是谁的枪受了内伤了,而外表看不出来的话,那只要进行一下射击不就知道了。”

    汉斯还想,赵中遥刚才摔枪摔的那么重。而枪支里面也是有很多小零件的。这样重的摔枪,里面的小零件,又怎么可能不移动位置。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