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史上最美的死亡

    第五百二十四章史上最美的死亡

    西施的一番表演,让夫差决定要干掉伍子胥了。在江山与美人之间,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可要真的把三朝元老伍子胥给杀掉,夫差还是有些犹豫的。可事也凑巧。正在这时,伯痞这个奸佞小人,就告诉了夫差一件事。说是伍子胥把他的儿子送到齐国去了,看来,这人是要叛变了。是想要投靠齐国,然后对付吴国呢!

    一听这话,夫差自然是十分生气了。要说,夫差自从在会稽山放过了勾践之后,这人已经不在听伍子胥的话。可他也并不是谁的话也不听,他倒是开始听伯痞这个奸佞小人的话了。

    正应了那句话,不怕没有好事,就怕没好人。其实历史上任何一个昏君的形成,不只是红颜祸水的关系,更是小人祸水的关系。昏君身边必有奸佞小人。夫差身边的伯痞就是典型的一个小人。正是他不断地蛊惑夫差,才让夫差与伍子胥之间的裂痕是越来越大,直到最后让夫差起了杀心。

    而西施应该说是伍子胥的悲剧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这一切,也不能怪她。完全是伍子胥对她太过分的原因。因为伍子胥已经完全把西施等同于勾践,感觉西施会随时就要了夫差的命。

    夫差在听了伯痞的话后,自然就要去质问伍子胥了。试想伍子胥在听夫差说他要叛国投敌的话后,会是怎么的一种状态。他一个三朝元老世代效忠吴国,可最后竟然是成了一个判国投敌之人,这话,怎么不让老伍生气呢!

    本来伍子胥也就习惯了在夫差面前牛逼哄哄的样子,一直不把夫差放在眼里,总是把自己当成是夫差的长辈。而忘了自己只是夫差的一个臣子。为什么夫差越来越不喜欢伍子胥,而喜欢伯痞呢!这就是一个如何做臣子的道理。可这个道理,似乎老伍是不大懂的。试问,那一个当大王的喜欢一个臣子整天教训他,他颜面何存。

    当时老伍一听夫差的话,肯定也是气昏了头了,感觉这是夫差对他的最大的侮辱,他一个三朝元老,竟然让夫差说成是一个判国投敌之人,不管是换成谁,怕是都会生气的。

    试想当时老伍一定又开始向夫差发飙了。他肯定在是这样说的:“夫差,你竟然听信伯痞这个奸佞小人的话,你还有救吗!你不但听信小人的话,还沉迷女色,不务政事,吴国迟早是要毁到你的手里的。夫差,你还是赶紧醒醒吧,赶紧杀了伯痞和西施,这样,你才能重新振作起来,才能让吴国继续强大起来。你要是一直这样宠幸小人宠爱西施,那你很快就要成为吴国亡国之君了。”

    此话一说,试想夫差会是什么感觉,这简直就是目中无人吗!合着我这大王就是你儿子呀!整天的让你教训,我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吗!

    于是夫差接下来,根本就没有说什么话,他只是噌的一声,拔出身上的佩剑,然后仍到了伍子胥的面前。

    这是一个不须要解释的动作,这是一个不须要写的圣旨。伍子胥一看这情况,那也是心都碎了。估计是立马就是老泪纵横了。想想自己为吴国耗尽了一生的才智,可换来竟然是夫差赐死的下场,这种感觉,怕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的的。伍子胥感觉到了这个份上了,是自己该继续表忠心的时候了。

    于是老伍是擦了一把眼泪,然后捡起宝剑,来到了夫差面前,他指着夫差的鼻子说道:“大王,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不过,临死之时,我要再劝你一句,杀了西施,杀了伯痞,吴国才有救,要不然亡吴者必越矣!我死后,希望大王把我的头颅砍下来,挂在姑苏城的城头上,我要亲眼看着越军攻破城门的那一天。”

    夫差听了,冷笑一声道:“可以,我这一次听你一次,你就放心上路吧!”就这样,三朝元老伍子胥自刎于夫差面前,他死不瞑目。

    后来,夫差还真就把伍子胥的头颅挂在了城头之上。而伍子胥也真的看到了三千越甲可吞吴的壮观场面。

    不过,在越军攻破城门的那一刻,夫差会想些什么呢!他是不是会后悔不听伍子胥的话呢!肯定也会,但也可能不后悔,他所做的一切,或许他早就意料到了。而最后的下场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在这样一个穷途末路的时刻,一代君王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相当年项羽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又做了些什么呢!

    项羽在最后的时刻,只是对老婆说了一句话:“虞姬!虞姬!你奈我何。”聪明的虞姬一听这话,她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她拔出项羽的宝剑微笑着抹了脖子。成就了项羽的一世英名和他们俩之间的真挚爱情。

    后人也常常会夸赞虞姬的忠贞。可是想一想,要是项羽要是不说‘老婆呀老婆,我死了你可怎么办’这样的话。虞姬会去自杀吗!人都有生的本能,她难道就没有吗!

    显然不是,虞姬不是不想活,只要项羽不让她死,她或许不用死。就算是她成了刘邦的俘虏,她也没有死的可能。就刘邦这样一个好色之徒,他会舍得杀了虞姬这样的美人吗!不但不会,还一定会让虞姬成为她的宠妃。

    不过要是那样的话,虞姬到汉宫之后,最后的下场会不会也象戚夫人那么惨,就不好说了。

    可不管怎么说,是项羽的一句话要虞姬的命,就这一点上来说,项羽和虞姬之间的那点真爱就受到了质疑。就算是虞姬真的爱项羽,可项羽这么做了,就是对虞姬的最大不尊重。他就是知道刘邦不会杀了虞姬,所以,他才要先杀了虞姬,让她在阴间继续陪伴着他。

    再说夫差现在面临的就是这种选择,活着的时候,他爱美人不爱江山,现在江山要倒了,他会把美人也带走吗!

    显然夫差并没有这么做,他在最后的时刻,一定还要让西施好好的活着,说她是越国的功臣,勾践是不会杀她的。而西施就算是想死,夫差都不会让她死。

    而西施肯定在这个时候,就开始向夫差做检讨了,说,大王今天的一切都是我西施造成的,我就是一个妖孽,我就是红颜祸水,是我把大王给害了,是我把吴国给亡了。最后,希望大王能亲手杀我。她可能还把宝剑递到夫差的手里。

    夫差手里拿着剑,他看着西施那绝美的容颜,最后说了一些话:“西施,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你是我最爱的女子,你是我用生命保护过的女子,你是我永远心痛的女子,你是我一生的真爱。我为你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什么王权富贵,什么吴国大业,什么天下霸权,什么荣华富贵,在我的美人面前只不过是一片浮云,今生能得到西施姑娘的垂爱,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我虽死犹荣,虽死犹生,我至死不悔。西施,我在那边等着你,你要好好活着,让我在阴间继续看到你的音容笑貌,我已经很知足了,你千万别为我而死,那样我会更加心痛的。”

    试想,夫差在说了这些话后,西施姑娘这一次是真的心痛了,之前的所有‘西子捧心’只不过是在演戏。而这一次的才是最真挚感情的流露。因为此时此刻,西施姑娘不只是心痛,她的心还在滴血。面对一个给了她一生荣华富贵的男人,面对一个因为她成为亡国之君的男人,她已经无语凝噎。

    她矗立良久,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心痛的要命,眉头紧皱,她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西子捧心’的形象,献给了她可爱的大王夫差。这是她一生中最美的瞬间,是她在吴宫中这么多年,最为美丽动人的时刻。这一刻,美丽已经化身成一种神奇的力量,让时间为止停止,让万物为止肃穆。这是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魅力。这是一种让男人看了一眼,就是马上死都愿意的美丽。一种可以征服世间一切权势的美丽。这是一种已经升华成了神女的美丽。

    相信夫差在看到了西施姑娘这一刻的美丽时,他是更加的知足了,更加的无怨无悔了,他感觉自己为西施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这一种美丽那就是无价之宝,不是什么样的男人都可以看到的。

    在夫差手拿宝剑看到了西施姑娘最后为他绽放的美丽生命之花时,他毫不犹豫地把剑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盯着西施,微笑着又说了最后一句话:“西施,你真的是美死人了。”然后,夫差就是一挥手,一股鲜红的颜色从脖颈处喷出,一个男人微笑着,美美的死在了他的美人面前。死不瞑目,依然盯着他心爱的美人。

    西施看着夫差死去,她什么也没有做,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她是吴国的妖孽,她的罪孽馨竹难书。

    过了很长时间,西施缓缓地走到夫差面前,伸出纤纤玉手,在夫差的双眼上面抚摸了一下。然后,又缓缓地把那一把带血的宝剑提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有一群人冲进了吴宫之中,来到了西施面前。这些人,不是别人,当然是勾践和他的将士们。

    当他们看到吴宫中的情景时,也是全都呆住了。一个个吃惊地看着西施和倒在地上的夫差。

    现在现场的所有人都认定,杀害夫差的‘凶手’非西施莫属。她终于做到了,终于完成了她的使命,亲手杀了越国最大的敌人。看着美丽如花的西施,勾践心中就是一阵狂喜。

    他的心中马上就冒出了几个足以让他兴奋到疯狂的词语:“江山,美人,霸主。”这是春秋时代,所有男人们的最高追求。是任何一个大王都想要拥有的三样东西。

    而这三样东西,就摆在勾践的面前。要说江山和霸主,那只是有些抽象的事物。可这美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她的美丽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呈现在男人面前,让男人为之癫狂。

    “江山美人霸主都是我的,我勾践是这个世界是最幸福的男人,哈哈,我勾践卧薪尝胆十年,终于熬出头了。”相信,勾践此时此刻的兴奋之情,就不用多说了。

    现在就看着勾践迈着矫健的步伐,向西施走去。他面带微笑,心在狂跳。可就在他快要靠近西施姑娘时,就是看到西施突然举起了宝剑,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这一下,让勾践马上就惊呆了,那狂跳的心都骤然停止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西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只见西施面带微笑,轻启朱唇,她看着勾践说道:“大王,你终于来了,我也可以走了。”

    勾践一听,就是一惊,他声嘶力竭地道:“西施,不要!”

    西施只是微笑道:“大王,我的使命已完成,我生命已经没有意义,你不一直要我为国献身吗!我现在终于可以做到这一切了。”

    勾践痛苦道:“不,西施,你早已为国献身,不须要再付出什么了。”西施道:“不,以前没有。将士们都是死了才能为国献身,我西施又有什么特殊的,我也要和他们一样。”

    勾践崩溃道:“不,西施,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是越国最大的功臣,你不须要死,大王要与你一起共治天下,共享太平。”

    西施道:“不须要,大王可以与王后共治天下,共享太平。”勾践大声道“不,西施,我现在就封你为越国王后。”

    西施微笑道:“不须要了,我的心是属于夫差大王的,我要随他而去。不过,西施的身体是属于勾践大王的,我现在就可以给你。”

    说完,西施就是一用力,把宝剑刺进了自己的心脏。没有鲜血,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就好象是西施姑娘不经意间做了一个‘西子捧心’的动作。(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