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糖衣炮弹

    第五百一十九章糖衣炮弹

    就是这样,经过一段时间的层层选拔,就有一些美女,由文仲和范蠡带着,送到了勾践的面前。

    咋一看,这些个美女,还真是不错,一个个如花似玉的,看上去都跟一个个精致的花瓶一样。

    勾践看了,心里还挺高兴,于是就是和文仲范蠡商量着,要怎么对这些个美女进行训练。因为,这一次要送去的美女,决不是普通的美女,是要执行一些间谍任务的美女。

    这也是勾践的一个计策,也就是他要打向夫差的糖衣炮弹。这女人要成为一个糖衣炮弹,那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不是你光长的漂亮就行了。还须要具备一些间谍方面的专业技能。

    这样的话,就是须要对这些个美女,进行一些专业方面的训练。

    本来,勾践想,这事也不会太难。既然这些女人都愿意为国效力的话,那她们说不定,也能够努力训练,成为一枚合格的糖衣炮弹的。

    可结果却不是勾践和文仲范蠡他们想象的。由于这些选上来的美女,根本就不知道,她们被选上来的真正目的。她们要是知道,自己是来当糖衣炮弹,怕是根本就不愿意来。

    毕竟,文仲和范蠡在选拔美女时,是不可能把真相告诉他们的。要不然,那谁家的闺女愿意给别人当炮灰呀!这两个老家伙,在选美的时候,自然也是打着为勾践选秀的晃子。以便让众美女们都踊跃报名。好选拔出一些优秀人才。

    而这些个美女们,那也是想着能够挤进宫去,成为大王的宠妃好能成为一人之上万人之上的贵妃或者是王后。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古代的这种选秀制度了,这可以说是女人‘从政’的唯一出路了。虽然古时候女人不能参加科举考取功名,可却能够通过这种机会,进入到宫廷之中,成为皇上身边的女人,然后慢慢上位,最后就有可能成为九五之尊的老婆,享受无上的荣耀。

    事实也却是这样,虽然在古代女人没有考取功名的机会,可她们依然可以能过成为皇上身边的女人的机会,然后走上飞黄腾达的人生道路。

    而且从大量的事实说明,女人走的这一条道路,往往要比男人考取功名,再一步步高升是来的快多了。试想一个男人从考取功名到进入到朝廷高层,这得奋斗多少年才可能实现。

    而一个女人,却可以只凭着漂亮的脸蛋,很快就可能从一个普通的平民,一跃成为皇上的宠妃。就算是熬了几十年,才能爬到朝廷的一品大员们,见了这宠妃,那还是还得下跪喊娘娘。

    在这个方面成功的女人,在历史上也可以说是数不胜数了。当然最成功的女人,就是武则天了。这一个连真实的名字都没有知道的女人,愣是做两千年封建历史中的唯一女皇帝。

    还有吕稚这个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后,竟然就是差一点就也当上了皇帝,改写大汉朝的历史。这一切,就是因为古代的皇帝为了贪图享乐,而在自己身边圈养的很多女人的结果。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人家叶赫那拉氏慈禧太后了。这女人愣是整死了无数大臣还有一个皇帝,统治了大清王朝半个世纪的时间,直到强敌入侵,她才不得不退出了历史舞台。

    可以说,一部中国历史,绝不是男人统治的历史。而是由男人和女人还有不男不女的人共同统治的历史。一般每一个王朝,都从男人打天下开始,然后皇权就会慢慢转移到了女人身上。最后一般又会落到一些不男不女的人身上,直到王朝覆灭。

    有人说,一部古代封建史就是一个驴拉磨的故事,转了一圈又一圈,这样说,也是很有道理的,毕竟制度不变,那制度下的内容,也就大同小异了。

    回头再说勾践选美的事情就是这样。他虽然是打着大王后宫招聘宫女的牌子。其实是想要选拔出一些优秀的女人去给他当炮灰呢!要知道,勾践现在的处境,又那有心思寻找美女寻欢作乐。

    他每天都是卧薪尝胆,只想着打败吴国一雪前耻呢!整天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连他老婆都得在家里织布了,他又怎么可能闲着没事,找一些美女来玩乐。

    别说是不会去寻找什么美女,就算是王宫里的那些个宫女妃子们,都让他组织去参加社会劳动了。那还会去整一些美女供自己享乐,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这些事情,也只有王宫里的女人知道,民间的女人那知道呀!还想着当大王的整天还过着锦衣玉食三宫六院的生活呢!她们又怎么会知道,老板跟老板是没法比的。有些公司效益好,赚的钱多,那老板自然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过着奢华的生活。可有些公司效益不好,连年亏损,那公司老板整天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又怎么可能过什么奢华生活。

    现在勾践就是这样一个公司连年亏损还差一点就倒闭关门大吉的老板,他又怎么可能去贪图享乐,而不顾国家安危。

    于是勾践文仲范蠡就是用这样一个方法,把一些纯洁的妹纸们都骗到了王宫里面。然后才告诉她们,是要让她们当炮灰的。

    你说这些个女人,其实都是通过花钱托关系才选到宫里去的。并不是一些普通的民女,也都是一些大家闺秀或者是小家碧玉。说白了,那也都是一些白富美,你让这些女人去当炮灰,她们当然是不愿意了。

    所以说,当这些女人明白真相时,就是感觉到自己安全是上当受骗了。摆在她们面前的不是一条通往王后权力宝座的光明大道。而是一条通往敌国心脏的羊肠小道。

    这下,这些个女人们就是不干了。于是就是整天就是器着闹着要回家,不想在宫里呆了。更别说,你还去教她们学习琴棋书画吹拉弹唱媚惑男人,这些十八般武艺了。她们那肯定是不愿意出力了。

    你说,这样的情况下,勾践还能怎么办,把她们全杀了。当然,这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不过,他知道现在越国正处于危难之时,须要更多的劳动力。与其杀了她们,还不如让她们去干活呢!

    于是,这些美女们,虽然幸免一死。可也都回不去了,只能在宫里和王后们一起织布洗衣了。虽然还有些不情愿,可看看人家王后都这么能干的话,她们也是没有人敢在偷懒了。

    当然,这也就是勾践没有孙子那本事,要是他当时把孙子请过去的话,就算是这些个只吃过猪肉没有见过猪走的白富美,估计孙子也能把她们训练成一支战无不胜的女子特遣队。

    就这样,勾践和文仲范蠡他们忙活了大半年,选出来的一些美女,最终没有一个能够通过考核的。最后,都去当民工了。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就放弃这个计划了。勾践和文仲范蠡就又一起商量这事。

    三个人商量来商量去,感觉这个‘糖衣炮弹’,还必须继续制造。虽然是有些难度,可要是制造出来,那效果绝对是比得上千军万马。

    于是有一天,勾践和文仲范蠡决定,还是到民间去寻找一些适合制造‘糖衣炮弹’的原材料。他们感觉,这糖衣炮弹要想制造的结实,那就只能到民间去寻找一些结实的原材料。

    光靠选美是没有用的。真正好的原材料是选不出来的,这必须自己去寻找去发现。

    于是,勾践就命令文仲和范蠡两人亲自出马了,要他们俩每人至少寻找到一块优质的合金钢,好带回王宫去研制他们的糖衣炮弹。

    就这样,文仲和范蠡这两老家伙,就开始了不辞辛苦的寻找制造糖衣炮弹的原材料超级合金钢的过程。

    本来,他们还想,这事可能也不太难办。只要肯放下身份,来到基层,就可能找到几块优质的合金刚。

    可找了之后,他们才知道,这事可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要想在这些个普通的民工家庭中的找到一块优质的合金钢,那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要知道民工家庭的孩子,那从小都是吃苦受累的干活,辛苦的生活。每天风吹雨打太阳晒的,就算是生下来是一个美人的小萌妹,那等长大后,也得让生活折磨成一个有愣有角的女汉子了。

    想要在这些民女们当中,找到一块集容貌与财智一身的年轻姑娘,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是这样,文仲和范蠡这是寻找了几个月都没有发现一块让他们感觉满意的合金刚。

    两人经常是坐在一起唉声叹气,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任务没有完成,他们也不能回去。就连勾践都有些着急了,还派人来问他们寻找合金刚的事情。想了解一些文仲和范蠡现在的工作情况。

    两人也是想要宽慰一下他们的大王,也就是骗勾践说,‘他们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了,现在正顺着这个线索查找呢!可能很快就能够完成任务了。’

    勾践听了亲信的报告,也是很高兴,就感觉自己想要制造糖衣炮弹的美梦也是差不多就要实现了。

    可文仲和范蠡是糊弄了一下勾践之后,就又是感觉压力山大了。这已经好几个月了,连一点眉目都没有,怎么能让他们不着急。

    两人现在说话的地方,就是一个距离王城不算太远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非常普通,虽然说是一个镇,其实也就是一个大一些的村子罢了。

    文仲和范蠡现在就坐在村头的一块大树下乘凉。想着刚才对勾践的亲信说的话,他们俩是都在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这时,就有几个小姑娘穿着普通民女服装,然后拎着一个竹蓝子,里面放着一些衣服,然后是说说笑笑地从文仲和范蠡身边经过了。

    从他们身边走过后,就是向不远处的一条大河走去,看来是去洗衣服的,因为现在他们可以看到,在河边还有一些女孩在洗衣服。

    看到这一幕,范蠡就对文仲说,‘要不这样,我去河边看看,你再到村子里面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块优质的合金刚。’

    文仲听了,就是点了点头,于是两人这就分头行动了。

    先说文仲这就起身向村子里走去。当他走到村子中间的地方,就看到有一些村民在路边摆摊,买一些农具和蔬菜之类的食品。还有一些村民挑着一些柴火在叫卖。

    文仲当时也没有在意,他只是一直往前走,可走着走着,就是听到身边有一个动听的声音道,‘大叔!你要柴火吗!我这柴火很便宜的,一文钱可买两斤。’

    文仲一听这声音,就是感觉心中一动,‘嗯,这声音不错呀!说不定是一块优质合金刚呢!’

    于是文仲就是回头看了一眼。但他看到的只身边一个身边一个戴着一个大斗笠的人。穿的是破破烂烂的,身上的衣服都是一些黑色的粗布衣,上面还有很多补丁。

    宽大的衣服包裹着了一个较小的身躯。让人看了,很难看出来,这人是一个年轻人,还是一个老年人,或者就是连男女性别都很难看出来。

    可刚才那一句略带稚嫩的声音,分明就象是一个萌妹子的声音,要不是这里没有别人,只有这一个卖柴火的人,文仲几乎不想相信,那声音就是从这个人身上发出来的。

    看了这个人一回,文仲就是又问了一句,‘刚才是你在说话吗?’

    这时,那个戴斗笠的人,终于是又一次抬走头来,盯着文仲看了一下,就又说道,‘是我,大叔,你要柴吗!’

    文仲只是看一眼这人的容貌,当时就是呆住了。因为他看到的是一张精美绝伦的脸蛋,白嫩的皮肤吹弹可破,大大的眼睛两汪清泉。一点红唇,挺翘的鼻梁,尖尖的下巴,粉面桃腮,白里透红。真可谓是一个美貌异常的年轻女子。(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