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无官一身轻

    第五百零七章无官一身轻

    赵中遥一听刘天明的话,就是有些担心地说道:“那可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样在这个小舞台演出了,这怎么可能吸引到观众。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这一次参加展览会,那是注定不会有好的收成的。”

    刘天明又看着赵中遥说道:“不过,那年轻人也说了,这事得去找这次展览会的负责人。只有找到他们,才可能问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我们就去问吧!”赵中遥不假思索地说道。

    “关键是我们问了有用吗!要是那些个负责人也说,这事他们不清楚,你还得问上面的领导,那我们又去找谁去,难道还去找他们的国防部长不成。”

    刘天明也不是不相去,只是感觉去了可能也是白搭,还有可能碰一鼻子灰,这种尴尬的场面,谁也不愿意碰到,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去问呢!

    “刘主任,不管怎么样,我们也应该努力一下,既然那工作人员说了,可以去找这展会的负责人,那我们就去一下吧!”

    赵中遥并不同意刘天明的看法,感觉,不管怎么样,也得做最后的努力呀!不能还没有去,就放弃呀!

    “好,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们俩就去一趟展览会办公室吧!”听了赵中遥的话,刘天明也感觉有些道理,这事不管成不成,那都要做最后的努力吗!

    就这样,刘天明带着赵中遥这就到了展览馆的二楼了。

    刘天明认识m国的语言,从一些办公室的门口挂的牌子上面字母标识,就是很快来到了展览会的办公室了。

    门是关着的,刘天明就站到办公室门口,然后不轻不重地敲了几下门。

    “嘭嘭!嘭嘭!”

    “请进!”里面传来一个中老年男人略带沧桑的声音。

    赵中遥一听这个声音,就是有些熟悉,可又一时想不起来了是什么时候,在哪听过这个声音。

    刘天明也一样,也好象是听过这个声音,可也想不起来在哪听过这个声音了。

    刘天明推门这就进去了。赵中遥也跟在后面进去了。

    这是一间面积挺大的办公室,大概有四五十平米大呢!只是外面的房门和别的办公室一样,从外面看,感觉是一间普通的办公室呢!可一进来,才感觉这是一间装修的十分豪华,并且面积也很大的办公室。一看,就是这个展览馆的主要负责人的办公室了。

    两人进去后,就是看到一个秃顶的白胡子白头发老头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前。还有几张办公桌,却是并没有什么人,若大的办公室里,也就这个秃顶老头一个人。

    这老头一看到刘天明和赵中遥就是一愣,一时呆呆地看着他们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而刘天明和赵中遥也是看着眼前的老头呆在那里了,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

    双方就这样僵持了有十几秒种的时间,这时,才听那个秃顶老头露出一口黄牙笑道:“你们是华国的负责人吧!”他说的m语,赵中遥没有听出来,而刘天明是听出来了。只是这老头,也是看着眼前的这两人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毕竟,年龄大了,这也容易得健忘症。

    “你是乔尼斯博士吧!”刘天明现在已经认出对方是谁了。刘天明没有用m语,而是用华语这样问道。

    一听这话,赵中遥就是一阵吃惊。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老头,就是去年自己见过的那个老m的军工专家。

    “我是乔尼斯,你们是---”乔尼斯一听刘天明的话,他也开始说华语了,只是还是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两位是谁呢!毕竟,乔尼斯也就是和刘天明赵中遥是一面之缘了,就是那一次,他到江海市,参观江工大军工厂的事情。

    当时,是有刘天明和赵中遥一起陪同他参观的。就因为这一次事情,让乔尼斯一度,对赵中遥是很不服,两人后来,还进行了一次研制尖端武器的较量。最后,乔尼斯是完败给了赵中遥,他们m国研制的导弹,最终还是没有打过华国研制的先进导弹。

    只是现在乔尼斯已经退休了,他这一次只是来担任这个展览会的一个军工顾问的。

    “我叫刘天明,是华国总装备部的一个领导,他叫赵中遥,现在是一个军工厂的领导。之前,曾经是一个著名的军工专家,是我们华国最有才华的军工专家。”刘天明看着乔尼斯,就是这样介绍道。

    乔尼斯想了一会,好象是想起了眼前这两位是谁了。

    他非常高兴地走过来,跟刘天明和赵中遥分别握了手。然后,指着旁边的一个长沙发说道:“两位请坐,好久不见了,我这老糊涂,竟然是认不出你们了呀!“

    “无妨!无妨!我们不也是一时没有认出您来吗!”刘天明也又客气了一句。

    “你们这是来参加展览会的吧!”乔尼斯看着刘天明说道。

    “是呀!我们这也是来参加一年一次的轻武器展览会的。”刘天明看着乔尼斯也又附和了一句。

    “那你们找我是有什么事吧!”乔尼斯想,虽然自己是认识他们,可他们也不会没有事来找自己,更何况,他们还不可能知道自己现在是这一次全球轻武器展览会的军工顾问呀!

    “乔博士,我们是有些事情要找你。”刘天明又这样说道。

    “什么事,你们尽管说,我能帮忙的一定帮忙。”乔尼斯现在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霸气,完全不象是之前,他到华国参观江工大的军工厂时,那样不把华国的军工技术放在眼里。

    现在这老头看上去非常的和蔼,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可能真的是退休了,这人的傲气也没有了。

    “是这样,我们这一次来参展的展台非常的位置是非常的不好,不但是偏僻,而且前面还有一根大柱子当着。------”刘天明,这就把刚才自己遇到的事情给乔尼斯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赵中遥也补充道:“这一次的展台的分配情况,显然是针对我们华国的吗!把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当成是非洲那样的小国对待呀!不知道乔尼斯博士知道不知道这事。”

    乔尼斯听了之后,就是看着刘天明和赵中遥说道:“你们说的这个事情,我敢有所耳闻,只是这事也不归我管,这都是上面领导做出的决定,至于他们怎么会这样分配,我就不得而知了。”

    看来,这问的结果,正和刘天明想的一样,那是一推二六五,谁都说这事不归他们管,你要想一直追问下去,那你就别想参加这一次展览会了。

    “哦,是这样呀!那我看就算了,看来,我们这一次,只能是在这样一个小展台上凑合一次了。”一听乔尼斯的话,刘天明只能是这样无奈地说道。

    “乔博士,你是这一次展览会的一个军工顾问,你难道不没有听说一些‘故事’吗!”赵中遥已经有些不高兴了,说话的口气也是十分的生硬。

    乔尼斯听了赵中遥的话,他并不生气,只是看着赵中遥笑道:“年轻人,还是火气这么大吗!你要是这样问的话,我倒是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

    “哦,是什么,你快说。”赵中遥看着乔尼斯问道。

    “怎么说呢!这可能都怪我没有本事呀!”乔尼斯看着赵中遥和刘天明,就是这样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这话,让刘天明和赵中遥一听,就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明白这老头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乔尼斯也知道,自己这么一说,别人是一时听不明白的。于是他又看着赵中遥说道:“年轻人,也不光是因为我的原因,也是因为你的原因呀!”

    老头这么一说,赵中遥就是一愣,刘天明也非常吃惊。这怎么还和赵中遥扯上关系了,这让刘天明和赵中遥两人都是越听越糊涂了。

    只是赵中遥那就更加不高兴了,他瞪着乔尼斯说道:“乔博士,你不会真的是老糊涂了吧!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我愿意,我们华国的展台是一个小展台吗!你还不知道吧!我们这一次参加展览会的主要轻武器,就是由我自己设计的呢!我怎么会愿意要一个小展台。到底是我傻了,还是你老糊涂了,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赵中遥这也是一时生气,连续两次骂乔尼斯是一个老糊涂,让刘天明听了,就是赶紧给赵中遥使眼色,就是要告诉他,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呢,你也别太过分了。

    可乔尼斯听了赵中遥骂他的话,还是没有生气,他指着赵中遥笑道:“也就你敢这么骂我呀!虽然我退休了,可我依然是我们军工界的元老吗!就连我们的国防部长见了我,也是客客气气的,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骂我老糊涂呢!”

    “乔博士,不好意思,我也是一时生气,你也别介意。你就赶紧说说,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一看刘天明给自己使眼色,赵中遥也只好给乔尼斯道歉了。

    乔尼斯听了,就又笑着说:“这事呀!说来就一句话,怨我没有本事呀!我是技不如人。”

    一听这话,赵中遥就又说道:“乔博士怎么能这么说,你不是你们m国军工界的元老吗!”

    “元老有什么用,还不是让你小子把我打败了。”乔尼斯又笑咪咪地看着赵中遥说道。

    一听到这里,赵中遥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于是就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正是因为你研制的军工武器不如我研制的,在今年的两次华国与东海两个小岛国的战争中,都是我们打败了对方。所以,你们国家的有关领导们,就不高兴了。不但是让你提前退休了,还把我们这一次参展的展台也变成了最偏僻最小的一个。”

    赵中遥是何等聪明,一听乔尼斯说到这里,马上就把这些个事情全部联系到一起,在脑子里分析出了这一件事情的根本原因。

    “赵中遥,你小子的脑子确实是好使,我真的是自愧不如。我这么一说,你可是什么都明白了。”

    听了赵中遥说的这些个话,乔尼斯也是不得不佩服赵中遥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了,这是一点就透一点就通。

    “啊,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是我们华国在这两次战争中得罪了你们m国的领导。”听了赵中遥的话,刘天明也是如梦方醒,好象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其中的道道了。

    “可不是,你们说,你们在今年的两次战争中,都让我们的先进武器在战争中丢尽了脸面,那你说,我们这一次还会给你们一个好的展台位置吗!”乔尼斯听了刘天明的话,就是又附和着说了一句。

    “行了,乔博士,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也算是对不起你了,因为我,让你是提前退休了,真是不好意思。”一听乔尼斯这么说,赵中遥也是感觉,自己之前是误会人家老头了,这还又一次向人家才老头道歉呢!这事,说来与人家老头没有多大关系,只是那些个领导们小心眼罢了。

    “哈哈,赵中遥,你说这个干吗!不管怎么样,我年纪大了,退休也是迟早的事情了,只是我感觉,我们这些个领导,一个个都是目中无人,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样的话,他们是会吃亏的。所以说,我现在已经不想趟这一池混水了,退休了也好,什么事也不用管了,m国未来的军工事业会怎么样,我也不用操心了。”老头倒是看开了,反而是感觉自己活的更加轻松了。

    刘天明听了乔尼斯的话,也是深有同感的说道:“我们华国有一句古话,叫‘无官一身轻’吗!我想,把这一句话送给你,愿我们共勉。”

    乔尼斯听了,就是高兴地看着刘天明说道:“好,你说的太好了,我要把这一句话记着,这样,我活的就更加潇洒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