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知道是谁

    第四百九十八章知道是谁

    这也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吗!在这里,我首先要感谢在坐的每一位职工,正是你们的努力,让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这两把ak-47给生产出来了。要不然,我们怕是还不能按时完成任务呢!

    虽然这一次,我们在全军的新式轻武器比武中拿到了冠军,也算是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我们要清醒地看到,这个成绩根本算不了什么,不是我们研制的ak-47有多么的优秀,只是其他单位研制的轻武器,实在是不怎么样。可以说,他们研制的轻武器,早已经是落后m国新式轻武器技术水平十年以上。

    我们的ak-47能够战胜他们,不是我们的轻武器有多么的先进,只是他们的太落后了。所以说,我们不能因为取得了这一点成绩就感觉自己了不起了,这样想的话,那我们距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在这里,我再开一个会,就是要大家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知道,我们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我想要说的是,我们研制的这一款轻武器,现在还不算是真正成功了。仅仅是拿了这样一个全军的轻武器比武冠军,又算得了什么。我们这个轻武器比武,和在m国举办的全球轻武器展览会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呢!

    所以说,我们研制的ak-47,能不能参加这一次的全球轻武器展览会,能不能拿到一个奖牌,那才是最为重要的。因为,我们只有在这一次全球的轻武器展览会上拿到了一个奖牌,那我们才有可能接到其他一些国家的订单,我们这个基地,才有活干,我们这个基地才能不断地壮大。

    不过,最终决定,我们的ak-47能不能去参加这一次的全球的轻武器展览会,那决定权不在我们手里,是在上级领导那里。我们现在要坐的事情,那就是静静地等待这个结果。

    我想,大家也都知道,距离m国的全球轻武器展览会,已经是没有几天的时间了。上级领导,这一次也一定会很快就做出决定的,我们只用在基地等待着一个好消息就行了。

    这事,我就说到这里,下面,我想再说一些不该说的事情。在这一次去总装备部参加轻武器比武结束的时候,刘主任和王主任都讲了话,对这一次比武做了总结,也说了许多意味深长的话。

    王主任说的话,和刘主任也都差不多,就是要勉励大家继续努力,为我军的军工事业添砖加瓦。刘主任在表扬了大家之后,也对我们的军工专家们提出了一些要求。

    我想大家也都听到了,刘主任在讲话时,直接批评了一些军工专家们,虽然是挂着一个军工专家的牌子,可根本没有干多少正事,只是希望做一些不务正业的事情。

    在这里,我也不想说,刘主任到底是真对谁说的。他到底是真对别的单位的军工专家,还是真能我们基地的军工专家,我也不想妄自猜测,只是希望,大家都要听明白刘主任讲话的意思,要好好领会领导讲话的精神,有则改之,无则嘉勉。要和全体职工团结一起,共同把我们基地的工作给做好。

    好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了,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今天晚上,我让食堂的师傅们,给我们必改善生活,给大家做一顿好吃的。行了,我不多说了,大家就这样散了吧!先回到宿舍休息一下,等一会,我们一起去食堂吃大餐。”

    赵中遥开完会后,就让大家又散会了。

    所有人就是又回到了各自的宿舍之中。

    陈东山和张连营自然也回到了他们的办公室之中。

    这两人自从参加全军的轻武器比武回来后,就没有再说过话。两人现在都在猜忌对方,感觉是对方出卖了自己。

    现在这两个老家伙回到办公室后,就是各自坐在自己的床边,谁也不跟谁说话。

    两人还在想着之前两人吵架的事情,就想,是不是对方出卖了自己呢!可他们俩想着想着,就感觉有可能是自己误会对方了。因为,他们俩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不可能出卖对方的。

    这两老家伙是想着想着,就感觉是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有可能出卖他们的人。

    “老陈!”

    “老张!”

    两人突然间紧锁的眉头就是舒展开来,几乎是同时都叫了对方一声。象是同时想要说什么事情一样。

    “你说!”

    “你说!”

    两人又几乎是同时推让了一下。

    “哈哈!我们俩还是很有默契感的吗!”张连营这时,就是看着陈东山笑了一下。

    “那是,在这个基地里面,还有谁能比我们俩关系更好了。他们那些人,其实也就是一盘散沙罢了。”陈东山一听张连营的话,也是笑着附和了一句。

    “哎,老陈,我刚才是有些过于急躁了,不应该怀疑你的,我们是多好的关系,不可能出卖对方的是不是。”

    张连营毕竟年龄一些,对陈东山还算是尊重一些,倒是先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我也一样,也不该武断地认为是你出卖了我,其实,我们应该都知道会是谁了呀!”陈东山一听张连营的话,就也是这样胸有成竹地说道。

    “没错,除了他还能有谁呀!他一直是看不起我们俩,觉得我们俩是老了不中用了,就想着早一点把我们俩踢走呢!”

    张连营和陈东山,现在就算是不说名字,两人也都是心知肚明的,知道是谁出卖了他们。

    当然,这完全是他们自己臆想的。但,他们觉得,要是不把这脏水泼到对方身上,那就只能破到某一个人身上了。

    “老陈,那你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呀!这个赵中遥现在是越来越狂妄了呀!这一次,又拿了全军的轻武器比武冠军,那尾巴是又要翘起来了。”张连营想着赵中遥刚才在开会时,那得意的样子,他心里也是非常的不舒服。

    “那能怎么办,人家就是拿了冠军了吗!我们也拿人家没有什么办法呀!”陈东山虽然也嫉恨赵中遥拿了轻武器比武的冠军,可他也没有什么办法阻止。

    “老陈,那你说,我们就这样认输了,以后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这是不是太窝囊了。”张连营还是有些不服气。

    陈东山听了,就安慰他说道:“这事呀!暂时,我们是没有什么办法了。现在赵中遥拿了比武冠军,不管是王主任还是刘主任,以及总装备部领导,那一个不是很看好赵中遥。人家可以说现在刘主任和王主任身边的红人呢!我们这两个老家伙,那只能是靠边站了。”

    “老陈,你就这样放过赵中遥了,就这样认栽了吗!”张连营还是一副不服气的表情。

    说完之后,他就从烟盒里抽出两根烟,一根仍给陈东山,一根叼到了自己的嘴里。

    张连营现在就拿出打火机,先把自己嘴中的香烟点燃了,然后就又把打火机仍到了陈东山面前。

    陈东山也拿起打火机,把自己的香烟点燃了。两个老家伙,现在可以说都是一肚子气呢!

    毕竟,他们都认为是赵中遥出卖了他们。让他们在刘主任和王主任面前丢了人呢!

    现在两人就又想着要如何对付赵中遥呢!就想着,要怎么才能把赵中遥给挤兑走,好换一个别的领导来当江海机械厂的厂长。

    “老张,这事,我看暂时只能这样了。因为,下一步就是要去参加m国的轻展开展览会了。这一次,肯定是要让赵中遥设计的ak-47去参加展览会的。刘主任和王主任虽然还没有明确表态,可他也直接就说了,上级领导的开会研究,也只不过是一个形式。赵中遥研制的ak-47,这一次是铁定要去参加展览会了。

    我们对于这事,怕是根本没有什么力量来阻挡了。但愿,赵中遥研制的ak-47,在这一次的全球轻武器展览会上,什么奖牌也拿不到,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嘲笑他一回呀!”

    陈东山感觉,现在是没有什么办法,阻止赵中遥去参加这一次的全球轻武器展览会了。唯一的愿望就是赵中遥别在这一次的全球轻武器展览会上拿到什么大奖,要是那样的话,那他们俩老家伙,算是要彻底完蛋了。

    “老陈,你感觉赵中遥设计的这一款ak-47突击步枪,能在这一次全球的轻武器展览会上拿到大奖吗!”

    张连营自然对这个事情,也是很担心了。光这一个全军的轻武器比武冠军,已经让他们俩倍感有压力了。要是赵中遥再来一个全球的轻武器展览会大奖,那他们俩只能乖乖听赵中遥的话了,要是不想提前退休的话,那以后,他们俩在赵中遥面前,就不会有任何尊严可谈了。

    “老张,这事,你也放心吧!我感觉赵中遥在这一次全球的轻武器展览会上,拿到大奖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你想,我军的这些个军工专家,又怎么跟世界上许多发达国家的军工专家相提并论呀!就算赵中遥有两把刷子,那也只是在我们面前牛逼牛逼,要是把他和世界上一流的军工专家相比,他还能牛逼起来吗!

    所以说,别看赵中遥这一次拿了全军的轻武器比武冠军,可这又算得了什么呀!只要他这一次没有在全球轻武器展览会上拿到什么大奖,那他还就那样,不可能会特别受到领导的重视的。”

    陈东山倒是很自信,感觉赵中遥那两把刷子,也就是在他们俩这样的普通的军工专家面前,可以牛逼一下。要是碰到一些厉害的军工专家,那赵中遥的那两把刷子就得趁早仍了。

    听了陈东山的分析,张连营也是稍感安慰了。

    两人说到这里,暂时没有说什么。只是又都换了一根烟。又抽了两口,张连营突然又问陈东山:“你说,我们这一次还要不要陪着赵中遥去m国呀!”

    陈东山听了,就想了一下说道:“干吗不去!反正就当是出国旅游吧!有这样的机会怎么能不去呀!到时候,我们也好当面看赵中遥在那些世界一流的军工专家面前出丑。”

    可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却是说了不同的看法。

    “老陈,我感觉,我们这一次还是留在家里比较好。”张连营,这个老狐狸,似乎是另有打算。

    “为什么,你难道不想出国旅游吗!m国可是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也有许多旅游景点呢!我们难得有出国的机会,干吗不去呀!”

    一听张连营的话,陈东山有些想不通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去呢!难道出国游玩一番呀!

    “老陈,我们俩也不是没有参加过m国的全球轻武器展览会,这有什么好看的,就是一些枪支武器吗!我看,还不如呆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好呢!”

    张连营看着陈东山,就是说了这样一个相反的看法。陈东山看着张连营就又说道:“老张,你是不是另有打算呀!要是有什么打算,你也可以说出来吗!要是我觉得可以的话,自然也愿意留下来了。”

    一听陈东山这话,张连营就马上来到了陈东山面前,他凑到陈东山跟前,似乎是想要说一些悄悄话呢!

    陈东山一看张连营这个样子,还有些不适应呢!他推了张连营的肩膀一下说道:“你---你这是干吗呢!想咬我耳朵吗!”

    张连营看着陈东山,这就又小声地说道:“老陈,我已经有了一个重大的行动计划了。所以,我不打算去参加什么全球的轻武器展览会了,我想,你最好也别去,我们一起完成我们的行动计划。”

    一听张连营这么说,陈东山是立马就吓了一跳,他看着张连营那神秘兮兮的样子,用惊奇地目光问道:“你在说什么呢!什么重大的行动机会,难道想要行刺赵中遥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