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拿了冠军

    第四百九十六章拿了冠军

    看着这一帮子起哄的家伙,刘心志也是谎了神了。想砸吧!又不敢砸,不砸吧!这么多人可都等着他呢!他要是不敢砸的话,今天可是要丢大人了。

    没有办法,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刀山火海,那该上也得上了。就这样,刘心志是定了定神,举起手中的突击步枪,就是向脚下的一块石板摔去。

    “啪!咔嚓!”

    刘心志这下似乎也是用尽了力气了,他举着枪狠狠地摔到了石板之上,这枪,愣是把赵路遥砸断的石板,又砸断了一截。

    “好!好!砸的好!---”

    “啪啪!啪啪!啪啪!---”

    刘心志在用枪把石板砸断的同时,他手下那些兄弟们,也就对他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了。

    刘心志这下也是得意了,他也顾不得捡自己的枪了,只是也举着双手,象是奥运选手得了冠军一样,挥着双手,向大家致意呢!

    “哈哈,怎么样,赵专家,我们研制的突击步枪也不差吧!也把这石板给砸断了吧!”刘心志就是对大家挥了一会手后,就又来到了赵中遥面前,也想要在自己的对手面前炫耀一下。

    赵中遥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指了指刘心志脚下的突击步枪说道:“兄弟,还是看看你的枪吧!这光把古板砸断算什么呀!要是枪坏了,那可就不用进行下面的比赛了。”

    一听赵中遥这话,刘心志这才想到自己的枪还在地上躺着呢!于是赶紧过去把枪拿了起来。

    他这一看,就是傻眼了。因为这枪在把古板砸断的同时,自己也是受了严重的撞击伤了,整个枪击的地方,都凹进去了一大块。

    赵中遥这时,也走到了刘心志面前,他看着刘心志手中的枪笑道:“刘专家,你这枪还能射击吗!”

    刘心志红着脸,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枪端起来,做了一个射击的动作。他把手指头扣到扳机的位置,就想要击发一下看看。可是他怎么使劲也扣不动扳机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看着自己手中的枪,刘心志是急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用费劲了,你的枪已经报废了。枪击里面的那一根弹簧已经被你砸石板时,把它给砸扁了,你说,你还能击发吗!里面全都卡住了,你当然扣不动扳机了。”

    根本不用把枪拆开,赵中遥只是看了一眼这枪上面的外伤,就已经知道,里面受的内伤了。

    “哎,我---我认输了。”刘心志拿着自己的破枪,他不得不当着这么多人,向赵中遥认输了,毕竟,他的枪别说是还继续和人家赵中遥较量了,根本已经是废铁了,还较量个屁呀!

    “行了,既然这样的话,你就坐到下面看我表演就行了。”赵中遥看着刘心志,也就不客气地把他赶走了。

    刘心志听了,也只好红着脸,唉了一声,无奈地走到了自己的队伍之中了。

    他手下的那些个战士一看他们刘将军的枪就这样让赵专家的枪给比成废铁了,一个个也都是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现在赵中遥就来到了陈鹏面前说道:“怎么样,你要不要也来表演一下。”

    陈鹏本来是想要上去表演呢!可一看刘心志的结局,他就只好改变了注意了。

    “行了,不用比试了,你研制的枪肯定是最厉害的,我们这枪,实在是不怎么样呀!我已经认输了。”陈鹏可不想象刘心志那样,既毁了枪,也丢了人,还不如直接认输算了,这样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枪。

    “哦,这样的话,那我好象是没有什么事了呀!行,那就让刘主任来讲几句吧!”

    赵中遥说着,就又来到了刘主任面前,他看着刘天明说道:“刘主任,现在没有人和我较量了,那你是不是要宣布一下,我研制的枪是这一次的冠军了。”

    刘主任听了赵中遥的话,也只好站起来,来到了大家面前,他看着所有人说道:“哎,大家还有谁不服气的,都可以出来了,你们可以拿着枪,一个个地和赵专家比试一下,要是你们的枪能够比得过赵专家的枪,那就让你们的枪去参加这一次m国的国际轻武器大赛。”

    现在这些人,谁还敢说什么呢!刚才赵中遥的表演,已经让大家很吃惊了。大家都知道,现在自己要说不服,那只会上去丢人现眼,最后还得把枪给损坏了,真可以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呢!谁还会这么傻,再去和赵中遥比试呢!

    就这样,刘主任问了之后,就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了。特别是刘心志和陈鹏,本来也是不服气,可只是刘心志上来和赵中遥只是过了一招,就已经输了。那陈鹏根本就不想上去丢人了,直接就缴械投降了。

    “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这一次全军的轻武器比赛,就算是赵中遥赵专家研制的ak-47是这一次比武的冠军了。”

    一看大家谁都不敢再和赵中遥比武了,刘主任也只好宣布这一次比武结束了,赵中遥的ak-47,成了这一次比武的最大赢家。

    在宣布了这一件事情之后,刘主任就又讲了几句话。

    “好了,大家静一下,我再来讲几句,也算是对这一次比武做一个总结吧!”刘主任说完这些话后,大家就是也先鼓掌了。

    “啪啪!啪啪!啪啪---”所有人都先给刘主任鼓掌了。

    刘主任看了一眼大家又说道:“这一次全军轻武器比武,我看是比任何一次都要精彩。因为,我们这一次轻武器比武,终于比出了一把全军最优秀的突击步枪——ak-47突击步枪。

    我们军队的步枪,这几年几乎是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研制什么更加先进的枪支。

    虽然,我们各个军工厂,每年也会研制几款新式枪支,可这些枪支基本上就是在原来的枪支设计图上稍微改进了一下,根本没有做出重大的改变。

    可以说,我们的军工水平,这几年都没有多大的进步。也就是赵中遥横空出世以来,才让我军的军工水平,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

    先是在导弹和装甲车的发动机方面,有了重大的改进,之后,又在赵中遥的领导下,我们又研制了好几种先进的远程导弹和中近程导弹,让我们的导弹技术,是在短短的一年之内,就已经赶上甚至上超过了m国的导弹水平。

    这一切,可以说都是赵专家的功劳,要不是赵中遥赵专家加入到了我们军工专家的行列,我们的军工水平怎么着都不会提高这么快的。

    虽然之前,我军已经研制出来许多先进的导弹。可这导弹只是大型的武器,也是不常用的武器。只有大规模的战争中才会用到这样的武器。

    而枪支武器,则是我们军人最常用的轻武器。特别是突击步枪,更是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科技发达国家的制式轻武器。

    然而,在赵中遥加入到我们军队的军工专家队伍中之前,我们的轻武器,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变化。十几年来,一直是落后于西方一些发达国家的。

    我和总装备部的一些领导,也早就想要在这轻武器方面,做一些战略上的部署,就想着,能让我们总装备部的一些军工专家,能够研制出一些先进的轻武器。

    可是我们想象的结果,却和我们的期望有些背道而驰呀!这六七年过去了,我军每年也研制了一些轻武器,那些研制这些轻武器的军工专家们,还都感觉自己设计的这种轻武器是不错的,不管是射击精度,还是射击距离,都是有所突破的。

    可这些轻武器,也只能在国内的轻武器比武中拿到冠军。一但到了国际大舞台上,就完全占不住脚了。

    算来,我军已经是连续十多年参加在m国举办的每年一次的全球轻武器展览会。

    可这么多年下来,愣是没有一款轻武器,可以在轻武器展览会上拿到过什么好的名次,更别说什么大奖了。几乎每一次,都是信心百倍的参加,最后是一无所获的回来呀!

    今天我看到了赵中遥赵专家设计的ak-47突击步枪,我是又一次看到了希望。可这一次,这一把枪,究竟能不能在这一次m国的轻武器大展上拿到大奖,那还得等到去参加了才知道。

    虽然这一款轻武器,刚才的表演,已经让我和王主任都已经很吃惊了。感觉这一款轻武器,可以说是紧坚固耐用,又能够保证射击精度,是一款不多见的优秀突击步枪。

    可这枪究竟能不能在这一次m国的轻武器大展上拿到大奖,我现在还是不敢打这个包票。

    不过,既然这一次比武是这一款ak-47突击步枪拿了冠军,那也只能让它去参加这一次全球的轻武器展览会了。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希望大家以后要在研制武器方面,向赵专家学习,没事多学习一些这方面的知识,而不是去看一些没有用的小说,或者是其他专业书籍。

    我们都是一些军工人才,我们的爱好,那就应该是研究武器吗!你要是爱好看小说,那你就去当作家好了,你还当什么军工专家呀!

    还有的军工专家,虽然顶着军工专家的名号,可在设计枪支时,却不愿意自己动脑子想办法,而是投机取巧地抄袭别人的‘作品’。你都不觉得,你这样做很丢人吗!

    行了,我也不多说了,希望大家以后要向赵中遥学习,把自己的一切精力都投入到我们热爱的军工事业当中。”

    刘主任也是看到了陈东山和张连营,就又是气不打一出来,感觉这两个老家伙是屁本事没有,还看不起别人,于是就是故意在大会上数落了他们一番。

    陈东山和张连营听了刘主任的话,那也是把头低了下去,感觉是脸上在发烧呢!不过,陈东山也是奇怪了,他爱看小说的事情,应该只有张连营知道呀!怎么会让刘主任也知道了呢!

    于是在听了刘主任的讲话后,陈东山就又小声地对张连营说:“哎,你说我看小说的事情,怎么会让刘主任知道,他又不和我住一个宿舍呀!他怎么会知道我爱看小说。”

    张连营其实,正在琢磨着刚才刘主任说的话呢!刚才刘主任说的有人在设计图纸时,不愿意自己动脑子,而是去‘抄袭’别的‘作品’。这样的话,听到张连营的心里,感觉就象是自己的私密事情让人发现了一样。

    可他也是想不明白了,他这事,也是只有陈东山一个人知道呀!现在怎么会让刘主任知道了呢!

    所以说,在陈东山问张连营这一句话时,张连营还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呢!对于陈东山的问话,他根本就没有听到。

    “哎,你在想什么呢!我在问你话呢!”陈东山看张连营不说话,就又推了他一把。

    张连营这才反应过来,他瞪了陈东山一眼说道:“你问什么呢?”

    陈东山就又把之前的话说了一遍。然后看着张连营就用质问的口气说:“你说刘主任是怎么知道我有看小说的习惯呢!我的这个习惯,好象只有你知道呀!”

    一听这话,张连营可是有些火了。他瞪着陈东山就嚷嚷起来:“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是我在刘主任面前打你的小报告了。”

    说实在的,陈东山刚才还真就这么认为。因为他感觉,他爱看小说的事情,应该只有张连营知道呀!要是他不说的话,那是不会有人知道的。所以,陈东山就是大胆地怀疑是张连营出卖了他。

    不过,当着张连营的面,陈东山自然也是不好意思直接说是他了。于是就是这样说道:“我没有说是你呀!我的意思是说,除了你,谁还知道我有看小说的习惯呢!”

    “还能有谁,当然是你老伴了,我想,她肯定也知道你有看小说的习惯,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