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有人就是不服气

    第四百九十四章有人就是不服气

    刘心志一看赵中遥又来和自己辩解,就也不客气地说道:“就凭我是一个海归,一个真正的枪械专家,我就敢这么肯定。”

    刘心志自然不把赵中遥放在眼里,于是听了赵中遥的话,就针锋相对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还把自己是一个正宗的‘海归’提了出来。

    赵中遥听了刘心志的话,就说道:“那好呀!我就给你再表演一下射击动作,让你看看我这枪到底有没有出问题。”

    “好呀!我现在就看你拿着枪给我们表演射击动作。”刘心志听了,也是挺高兴的,就想,现在这枪虽然是不红了,可还有一定的高温呢!赵中遥现在要直接用手拿着这枪,肯定一下子就会把他烫伤的。

    赵中遥听了刘心志的话,就又冷笑一声说道:“废话,这枪现在温度这么高,我能直接拿吗!”

    “那你要怎么表演射击动作吗!既然你不能表演的话,那只能说明这枪已经废了。”刘心志看着赵中遥就是这样说道。

    赵中遥则不在搭理刘心志,他用手中的ak-47,把那一把仍到火堆里的ak-47,慢慢扒拉到了一边的一个小水坑之中。

    这个小水坑也是刘天明之前就找人挖好的,里面也有一些泥水。赵中遥现在把那一支烧过的ak-47,就扒拉到了这个小水坑里面了。

    “哗啦!”一声,那被烧过的ak-47就掉到了小水坑之中了。

    然后,就看到小水坑之中突然就冒出了一些热气。这说明这枪本身的温度还是很高的。

    大家一看赵中遥这个动作,就也都是一惊。

    “我的乖乖,这是干吗呢!在靶场打铁呢!先烧了,再仍到水里去,这可真是好玩呀!我还没有看到过在靶场生产枪支武器的呢!”

    “好玩,确实是好玩,我在这个靶场也进行过好几次新武器比赛了,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好玩的事情呢!”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明白,赵中遥现在到底是在干吗呢!一会儿烧枪,一会儿又是放水里泡。这他娘的再好的枪,还不让他折腾的不象样了。

    赵中遥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呢!他只是在看着时间,感觉一下这枪泡到水里的时间有多长,是不是已经不热了。

    再说王主任现在一看赵中遥把枪从火堆里扒拉出来了,可又仍到了小水坑里,他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赵中遥是又要搞什么名堂呢!

    “老刘,你说这个赵中遥这又是在表演什么呢!一会儿用火烧,一会儿又用水浇,他这是搞什么名堂,我怎么就看不懂呢!”王主任看着面前的赵中遥,他感觉有些陌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了,怎么想起来一出是一出呢!

    “他在表演‘烈火金刚水火不浸’的魔术呢!”刘主任听了王主任的话,就看着他,开了一句玩笑。

    “啥玩意,‘烈火金刚水火不浸’。还有这样的魔术吗!”王主任不知道刘主任是给他开玩笑,他还当刘主任说的是真的呢!

    “哈哈,王主任,你想哪去了,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呢!赵中遥这么做,只不过是在考验他设计的这种枪的极限忍耐度呢!就是想要看看他设计的这种枪,能否经受住各种恶劣环境的考验,就是这个意思,你怎么还看不明白呢!”

    刘主任看王主任不大明白赵中遥刚才所表演的节目是什么意思,他就给王主任解释了一下。

    “哦,是这么回事呀!那赵中遥接下来又该表演什么节目了。”看来王主任这也是看上瘾了,还想要接着看呢!

    “下面没有什么节目了,也就是再进行一下射击表演了。因为刚才已经对枪支进行了严格的考验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对枪支进行一下射击考验了,看这枪在经历了极其恶劣的环境考验之后,是不是还可以正常地进行射击。”

    刘主任听了王主任的话,就又给他解释了一下。

    王主任听了之后,就也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了。

    现在就看到赵中遥已经把枪从水坑里捞了出来。

    刚才看上去还有些灰儿吧几的枪体。现在经过了泥水的洗涤后,竟然变得明亮了起来。

    虽然这小水坑里是一些泥水,可表面还是有一些清水的。赵中遥刚才在捞枪的时候,顺便在水坑上面的清水中洗了一下,这本来是让大火烧的灰儿吧几的ak-47,竟然双神奇般的回复如初了,就象是根本没有烧过一样。

    “我草,这枪也真是怪了呀!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竟然没有发生变化,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真是不可思议。”

    “是呀!这枪真的是太厉害了,要是我们的枪,这样折腾怕是早成了废铁了。”

    “我靠,这小子研制的这枪可真是太牛了。看外表没有什么特别的,可这‘硬功夫’也真是有些吓人呀!”

    “我看,我们这些枪怕是根本不用比赛了,这样比赛的话,我们这些枪还怎么比,你们说呢!这别说是放火里烧了,光这泡水这一个最简单的课目,怕是都过不了关呢!”

    “是呀!吗的,这个赵中遥,他研制的是什么枪呀!怎么会这么厉害,还要我们这些枪干吗呢!他这就是来故意气我们的呀!”

    旁边这些围观的人,一看赵中遥表演的折腾枪支的课目,也都是一个个被震惊了,他们之前在这个靶场比赛,可从来没有看到地之样折腾枪的。

    再说刘心志,现在一看,赵中遥的枪从水坑里捞出来后,竟然又回复如初了,他也是大吃一惊。

    “吗的,这小子设计的这是什么枪呀!是神枪吗!怎么就不怕火烧水浸,这样严重的损害行为,竟然不能拿这枪怎么样,这可真是邪门了。”

    刘心志现在是心里一阵紧张,他感觉,自己设计的这枪,虽然看上去挺先进的,可又怎么和赵中遥设计的相提并论呢!要是光进行射击比赛的话,他还有胜算的把握。现在要这样比赛,那他的枪根本没有一点胜算的把握。

    赵中遥现在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他只管把枪从地上捡起来,然后又轻松地走到了刚才射击的靶台前面。

    端起枪,赵中遥对着远处的靶子就开火了。

    “砰砰砰!”赵中遥一边开了三枪。

    因为他刚才也就是在这枪的子弹夹里压了五发子弹,刚才他打了两发,现在子弹夹里还有三发子弹,现在他索性也就全部打了出来。

    打完之后,他就等着报靶呢!

    一会儿,报靶人员,就又开始报靶了。

    “八环,九环,十环!”再加上之前赵中遥打的一个九环和一个八环。他这一次比赛,一共打了四十四环。

    这是绝对优秀的成绩。

    一看这成绩,所有人都惊呆了。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枪呀!不但还能正常射击,竟然还打出了十环。”

    “不会吧!这小子的枪,竟然还能够进行射击呀!我的个神呀!这还是枪吗!这他吗的就是神兵利器呀!”

    “是呀!吗的,这枪经历了火烧和水浸,竟然一样正常射击,一点都不受影响,这可真是邪门了。”

    “这枪太牛了,太厉害了,我算是服了。我手里这枪是什么玩意呀!简直是废铁。”

    一个在旁边围观的选手,一看赵中遥的枪,竟然还可以正常进行射击,他还一连打了三发子弹,他就感觉自己这枪,实在是不怎么样,于是不想参加比赛了,直接把枪就仍到一边去了。

    “没错,我们这枪和人家赵中遥的枪一比,可真是不能要了,我也放弃比赛了。”

    又有一个选手,直接就把枪仍到一边去了,这就是要自动放弃比赛的动作。

    赵中遥也看到了这两人的动作,他心里就是一阵得意,想:“好呀!最好是这些人全部放弃比赛了,那自己可就省事了,马上就可以拿到这个冠军了。”

    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也就这两个选手放弃比赛了。其他的选手并没有放弃,他们中还有一些十分的不服气呢!

    “哼,这有什么了不起的,赵中遥的枪能够做到这些,我们的枪凭什么做不到呀!说不定,我们的枪和他的枪也是一样的呢!只是我们让他表演的惊险动作给吓住了,这根本算不了什么,他赵中遥能够做到的,我们也能够做到。”

    这说话的不是别人,当然是刘心志了。

    他一看,自己的队伍之中,竟然有两个家伙自动放弃比赛了,心里就是一阵紧张。马上就开始来安抚这些人了。

    其他人听了刘心志的话,也就又找回了一些信心。

    “没错,我们听刘专家的,怎么能没有比赛,我们就自己认输呢!他赵中遥是人,我们也是人,他设计的枪厉害,难道我们设计的枪就不怎么样吗!我们凭什么就这么怕他,他只不过是故意吓唬我们罢了,我们不用上他的当。”

    人群之中有人听了刘心志的话,就也开始向他靠拢了,就想要和他占在一起呢!

    “没错,我们不能让赵中遥的表演给吓住了,我们不能怕他,他能够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

    大家这时似乎是又找到了信心了,就没有人再仍枪了,也纷纷摩拳擦掌地想要和赵中遥的枪比试一下。

    这时,就看到刘主任和王主任又来到了大家面前。

    刘主任先说话了。

    “同志们,刚才大家也都看到了,赵中遥设计的枪,确实是很厉害,经过了一次次极其恶劣的环境考验之后,依然可以正常进行射击,还打出了四十四环的优秀成绩,这枪,我敢肯定已经是这一次比赛的冠军了。

    不知道,你们服还是不服,要是服的话,我们就不用再进行比赛了,要是不服的话,那我们就继续比赛下去。

    可我丑话说到前头,这比赛形式可是和赵中遥刚才表演的形式是一样的,决不是只拿着枪,来打靶子这么简单,也是要这样过一关打一枪呢!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信心,要是觉得自己手中的枪,根本不怎么样的话,就可以象刚才那两位选手一样,直接放弃就算了,省得到时候丢人现眼的,还把自己的枪给毁了,那可真就是‘陪了夫人又折兵’了。”

    刘主任之所以这样说,也是想既然赵中遥的枪已经很厉害了,那就根本没有必要再比赛下去了,因为不可能有谁的枪,可以做到象赵中遥设计的枪一样的厉害。

    可他刚一说完,就听到刘心志说道:“刘主任,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这不是明白着向着赵中遥吗!我们还没有和他比赛呢!你已经要让我们投降了呀!”

    说实在的,仅仅是这一会儿和赵中遥的相处,刘心志就感觉,自己的这个远方表哥,似乎是更加喜欢赵中遥这个跟他们没有半毛亲戚关系的人,反而是对他这个有些亲戚关系,还是回国的海归的人才,没有一点喜欢的样子。

    现在一听刘主任这话,他立马就火了。当然,他不能直接骂刘主任,也只能说一些不服气的话。

    说实在的,刘主任也有些不喜欢自己的这个表弟,有一句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就算是亲戚,可要长时间不来往,那就算是坐在一起,也会显得生疏。可就算是邻居,要是经常呆在一起,也会成为好朋友。

    对地刘主任和刘心志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虽然从表面上看,他们是有些亲戚关系,可两人见面的时候很少。这个刘心志一直在国外上学,回来后,就成了总装备部的一个军工专家。

    这本来是好事,这人要是懂事,谦虚一些,不要太狂妄,或许刘主任还是会喜欢他的。

    可这人就是这样,感觉自己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又和刘主任有些亲戚关系,于是的话,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了。

    现在一看刘主任不太喜欢他,他自然也不把刘主任放在眼里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