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新规定让大家不满

    第四百九十章新规定让大家不满

    “刘主任,我看那两个老家伙的步枪图纸一定是拿别人的,不会是他们自己设计的。”刘心志现在虽然弄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但他可以肯定一点的是,只有他在m国的导师的图纸才是人家自己‘原创’的。

    一听刘心志这话,刘主任那是立马就发火了。

    “吗的,这两个老家伙,竟然还给我玩小学生抄作业这样的事情呀!我说他们给我的图纸上面,怎么会有一个英文单词呢!原来他这是拿别设计好的图纸来糊弄我呀!”

    听了刘心志的话,刘主任又回想了一下张连营和陈东山把图纸拿给他看时,他就看到上面有一个小小的英文单词,他当时还奇怪,两个从来没有出过国的老专家,一辈子都用的是华文,根本不会英语,可在他们设计的步枪蓝图上面竟然有一个用英文单词标记的小零件,这不是太奇怪了。

    “什么,他们抄袭的时候,竟然还在上面留有英文单词,这可真是太好笑了。”

    一听刘主任的话,刘心志也感觉这事可真逗。两个老家伙不但自己不会设计枪械图纸,就连抄都不会抄呀!竟然把原图上面的英文单词都抄了下来。

    这事,就很容易让人想到,一个笑话。说的是一个小学生学习很差,每一次考试都抄袭他同桌的。有一次一着急,就连对方卷子上的名字都抄了下来,这可真的算是抄到家了。

    “是呀!当时我就感觉很奇怪呢!我们华国的枪械图纸上面,怎么可能会出现英文单词吗!这想想,也会让人怀疑这图纸的来历不明呢!”刘主任现在想想,当时自己怎么就大意了,这么明显的破绽,自己当时就没有看出来,竟然还相信了张连营的谎话。

    “那刘主任,张专家当时是怎么说的,他怎么说他设计的图纸上面,怎么会出现一个英文单词呢!”

    刘心志听了,还就想要知道,当时的张连营和陈东山是怎么自圆其说的。

    “当时张连营一听我这以问,他还真就紧张了一下。不过,他马上就又笑着说,这是他最近一段时间在学习英语呢!由于学习的很努力,经常脑子里就会不停地出现一些英文单词。于是在他设计图纸时,看到扳机这个小零件时,他就想到了它对应的英文单词,竟然一不小心就写到了图纸上面。

    我当时一听,感觉也很是合理,要是他真的是在学习英语的话,这还是很有可能的。毕竟,人的脑子里存在一些词汇,就会在写字时不由自主地写出来。

    刘心志听了刘主任的话,就笑笑说:“呵呵,这个老家伙编故事的能力还真是一流呀!他要是这样说的话,还真是让人很容易被他骗了呀!”

    一听刘主任的话,刘心志也感觉当时刘主任没有怀疑什么也民正常的,毕竟张连营这老家伙编的很合理,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呢!

    “可不是,要不然,我当时怎么就相信了他了呢!”刘主任也感觉,自己当时没有怀疑什么也是正常的,毕竟,张连营本来就是一个枪械专家,这也是货真价实的,又不是冒充的,谁又会怀疑他会抄袭别人的‘作业’呢!

    “刘主任,那这两个老家伙这一次可算是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呀!怎么着,也得每人背一个处分吧!”

    虽然刘心志和张连营陈东山并没有什么恩怨,也没有见过面。可对于一个刚刚回国,想要干出一番事业的刘心志来说,所有的老家伙们都是他的对手,他要把这些人全部给干倒呢!

    “那是肯定的了,这么严重的问题,背一个处分都是轻的。只是这事,我还只能先给他们记着,现在不是处理他们的时候,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刘主任现在虽然心里很生气,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处理这两个老家伙的时候。他眼前还要做很多事情,有这一次轻武器比赛,还有即将要到来的,去m国进行的国际轻武器展览会,这都要刘主任亲自出面呢!他虽然很生气,可对两个老家伙,他还是想暂时把他们的账给记着,以后慢慢再算吧!

    “嗯!刘主任说的是,现在我们还是先进行比赛吧!我要把赵中遥设计的武器给干掉呢!我看他刚才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就要先收拾他呢!”

    现在就只有刘心志和刘主任在一起,想着自己和刘主任的关系,刘心志也是有些太嚣张了,竟然当着刘主任的面,就是这样炮轰赵中遥了。

    这也难怪刘心志会这么狂,毕竟,他刚刚回国,就想着要把阻挡自己前进的一些对手给干掉呢!这个赵中遥,可能就是他现在急于想要干掉的对手了。

    他回国后,虽然也和刘主任身边呆过一段时间,可刘主任并没有说,他和赵中遥的关系。也根本不知道刘主任和赵中遥那不是一般的关系,虽然不是什么亲戚,可是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可以说是非同寻常的关系。就算是刘心志在刘主任心中的地位,也无法和赵中遥相提并论。

    只是这种关系,对于刘心志来说,他是一点都不知道,他还想,赵中遥就算是308基地的一把手,那他和刘主任也不会有太好的关系,毕竟,让他当这个新建的军工基地的一把手的人,决不只是刘主任一个人。刘主任其实也没有这个权力,他只不过是推荐了一下罢了,最终决定的人,还是总装备部的高层领导。刘主任其实也只是总装备的一个中高层领导,和真正的高层还是有些距离的。

    正是因为刘心志并不了解刘主任和赵中遥的关系,所以,他当着刘主任的面,直言不讳就把赵中遥树立成自己的敌人了。就说,要马上把赵中遥给干掉呢!

    刘主任听了,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了。只是他也不想当面给刘心志难看。只是看着他冷笑一声说道:“呵呵!心志呀!你可别太狂妄了,这个赵中遥可不简单,他这么年轻就能当上一个军工基地的领导,你要想想这是为什么呢!”

    “我不用想这是为什么,我只知道这一次的设计的枪,一定比赵中遥设计的枪打得准。”

    刘心志很是自信,他相信自己学习过的技术,绝对是这个世界上一流的枪械技术。赵中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你要是这样想的话,你就离失败不远了。”刘天明看着刘心志,又摇了摇头说道。

    “为什么,难道你这一次不是进行精度射击比赛吗!”一听刘天明的话,刘心志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些问题。

    “算你猜对了,这一次我和王主任已经商量过了,我们这一次比武和以往不大一样,这一次不光是比赛枪支的射击精度,还要考验一下枪支的耐用程度。”

    刘天明看着刘心志,就说了一个让刘心志十分奇怪的考核内容。“什么,要进行枪支耐用考核,那有这样的考核内容。”听了刘主任的话,刘心志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好了,我现在没有空给你多解释什么了,要马上开始进行比赛了,我会在比赛前给大家的讲话时,说这个事情的,到时候,你一听就明白了。”

    刘天明不想再和刘心志啰嗦什么了,毕竟,他在比赛前,还得给大家说一下比赛规则,到时候,他会做出解释的,现在没有必要浪费时间,专门给刘心志一个人解释。

    刘心志听了,也只能作罢,不再问什么了。

    刘天明现在来到了大家面前,然后让赵刚把所有的人都集中了起来,他要给大家讲一下这一次的比赛规则。

    刘心志也就只好站在队伍之中,就想要听听刘主任会说出一些什么样的特别的比赛规则。

    大家现在都列队站在队伍前面,赵中遥也就和刘心志站在一起。只是两人现在的表情都很严肃,谁也不愿意再和谁说话了。

    “好了,在大家比赛之前,我要说一下这一次的比赛规则。我们这一次轻武器比赛,不再是之前的那种只考核精度这一项内容了。这一次,我们还要加上枪支的耐用考核这一个重要的内容。”

    刘主任一说这话,下面马上就议论起来了。

    “什么,枪支的耐用考核,还有这样的考核项目,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可不是,那有这样的比赛规则,以前都是考核精度的,那有考核枪支的耐用项目的。”

    “什么是枪支的耐用程度呀!这又怎么考核呀!这不现实吗!耐用不耐用的,那也只有用了一年半载才知道吗!”

    “没错,这个耐用考核根本是不现实的,是无法进行考核的吗!真不知道上级领导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说要考核枪支的耐用程度,这可真是好笑,这根本无法考核吗!”

    大家一听刘主任的话,立马就开始议论起来。他们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考核项目,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刘心志也是一样,心里一听大家的议论,就也是一阵高兴,就想,这样的考核项目,怎么进行呀!怕是等一会,要正式比赛时,就只能按原来的方式进行了。

    而赵中遥听了,自然十分清楚刘主任说的耐用考核是什么意思了,只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就看刘主任下面会怎么解释吧!

    大家的议论声,虽然不大,可距离这么近,刘主任自然也是听到了。

    他刚才说了上面的话后,然后没有再接着说,就是要给大家一些时间,让大家先议论一会,他也好知道大家在听到他的这个新规定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现在一听大家的议论声,他就知道大家不很理解他这样说的意思,感觉这是一个无法考核的内容。

    “行了,大家先不要议论了,下面我再说一下具体的考核方法。在这一次进行射击考核之前,先要对你们手中的枪支进行一下结实程度的考核,就是要先把枪在靶台上摔一下,然后再仍到一些沙土之中,之后,还要把枪仍到泥水里,最后还要把枪放到一堆大火里烧上十分钟,最后再把枪放到一个水桶里洗干净后,就可以进行正式的实弹射击考核了。”

    要说,刚才刘主任的说法,已经让大家感觉到有些意外。可还不知道具体的考核内容。现在一说这内容,立马把全场所有的人都给震住了。

    刚才刘主任一说完,大家马上就开始议论起来。可这一次说完之后,大家反而是出奇的安静,竟然没有人再说话了。

    现场非常的安静,一时让刘主任都有些不适应。

    “怎么了,你们这是都同意了,没有什么疑问吗!”看大家都不方向,刘主任还真有些奇怪。想,刚才自己只是说要进行枪支的耐用考核,大家就议论起来了,现在自己都说了考核的内容了,怎么大家反而是不再议论了。

    “怎么会这样,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呀!这是什么比赛呀!怎么还有水呀火呀沙土呀!这是在比赛实弹射击吗!这是在玩游戏吗!”

    “是呀!这是在搞什么吗!那有这样的考核项目呀!这就算是神枪,也要被折磨的不象样子了,还怎么可能进行正常的射击吗!”

    “刘主任这是怎么了,他是不是喝多了呀!怎么会想出这样的考核内容,这简直就是在胡闹吗!”

    “放心,这样的比赛根本无法进行,我想,等一会,王主任说话的时候,就一定会还按照原来的方法进行的。”

    大家不是不说话,这是一时非常震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经刘主任这么一提醒,马上就又开始议论起来。

    只是这一次的议论,显然已经是直接把矛头指向了刘主任了,觉得规定这样的考核项目,简直就是在胡闹。

    于是大家就又把希望寄托在了王主任身上,希望他这个现场的最高领导,能站在广大人民群众的一边。(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