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这枪还真结实

    第四百七十七章这枪还真结实

    张连营得意地看了陈山一眼。然后把手中的ak-47突击步枪高高的举起,猛地向面前的水泥靶台狠狠地摔去。

    陈东山看到张连营的举动,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也学着张连营的样子,举起手中的ak-47,向面前的水泥靶台上摔去。

    “只听‘砰!砰!’两声,两把崭新的ak-47让两个老家伙分别摔到了坚硬的水泥靶台上。

    所有围观的职工看了,还都有些心疼,毕竟,这枪可是他们加班加点生产出来的。每一个人都为枪流了不少汗。这两个老家伙连车间都没有进去。现在他们好不容易生产出来,却成了这两个老家伙的出气筒,大家自然就有些生气了。

    “吗的,这两老家伙是在拿枪出气呢!这么使劲摔这枪呀!”

    “可不是,这是把对赵厂长的恨意,都发泄到了枪支上面了呀!”

    “这两人年纪不小了,可心眼使在是太小呀!”

    “嗨!有些人就这样,年轻时品行不正,就算是到老了,也还是那样,俗话说,三岁看老吗!”

    --------------------------

    这些围观的职工们,一看张连营和陈东山摔枪的动作,一个个已经对他们俩有些生气了。

    赵刚就站在赵中遥的身边,他一看两个老家伙这动作,就禁不住在赵中遥面前说道:“赵厂长,这两个老家伙这是故意使劲摔呢!就是想把我们研制的枪摔坏呢!”

    赵中遥听了,哈哈一笑说道:“哈哈!赵刚,我看他们摔的还不重。这样,还显示不出我们研制的枪坚固程度。”

    “啊!赵厂长,我们生产的枪,真的很结实吗!刚才,两个老家伙一摔,我都有些担心,他们能把枪给摔零散了。”

    “哼,说什么呢!他们两老家伙能把这枪摔零散了,那他们就不是老家伙了。应该是两个壮劳力了。”

    赵中遥非常自信,他知道自己研制的这种枪,是相当的坚固的。所有的材料,都是用的最好的钢材。坚硬度,绝对是普通枪支的好几倍。

    “真的,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两个老家伙把我们辛辛苦苦研制的新枪给摔坏呢!”赵刚听了赵中遥的解释,他也就算是放心了。

    而坐在赵中遥身边的刘主任,刚才也有些担心呢!一看,这两老家伙那架势,完全是想要把手中的枪当柴火棍呢!他们不象是在检测枪支,到象是在劈柴呢!

    刚才,刘主任一看两个老家伙的动作,也有些紧张呢!虽然,他自己没有亲自参加研制这两把新枪,可他也知道在车间生产一把枪支,那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他自己曾经也是一个枪械生产车间的一名普通工人。后来被领导提拔重用,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只是现在听了赵中遥的解释后,他也就算是放心了,知道,赵中遥这一次设计和研制的新枪的坚硬度是很高的,任凭这两个老家伙怎么使劲,怕是也不可能把这两把新枪给摔坏了。

    张连营和陈东山摔了枪之后,就又把枪从地上捡起来,检查了一下,想,看看自己是不是把这枪给摔坏了,可是他们俩看了又看,这枪身上几乎没有什么摔伤的痕迹,也就是枪托的木质结构上面有一点凹陷,其他地方都是好好的。

    “吗的,这枪可真结实呀!”张连营检查了一下手中的ak-47,他就感觉这枪是他吗的结实,他们这么使劲摔,可枪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印记。

    “可不是,吗的,赵中遥研制的这玩意,还真是不一般呀!重量轻不说,这还很坚固,真他娘的有一套。”

    陈东山也检查过了自己摔过的ak-47,看到枪身上只有枪管的地方掉了一点点的油漆,其他地方全是崭新的,就跟没有摔是一样的。

    要知道,他们俩研制的新枪,在赵中遥看似并不用力的‘摔枪’之后,枪管都有些弯了,根本无法进行射击了。而人家赵中遥研制的这枪,任凭两老家伙怎么用力摔,依然是没有丝毫损伤。

    两个老家伙看着手中的枪,一时是有些泄气,还想再摔一下呢!可一看,周围这么多人都看着他们呢!他们也不好意思再摔了。毕竟,人家赵中遥也就摔了他们的枪一下,他们不能当着这么我人再摔一次吧!

    “老陈,我看这枪,说不定会受的是‘内伤’。别看,这枪现在好好的,说不定射击时候,已经不能瞄准了。”

    张连营还希望这枪刚才是让他们摔成‘内伤’了。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只要一射击,就会出问题。

    “嗯!很有道理,那我们赶紧进行射击吧!只要射击成绩不好,也说明这枪还是有问题的。”

    听了张连营的话,陈东山也感觉有些道理,就想要赶紧进行实弹射击呢!

    “嗯,好,我们开始进行实弹射击吧!”张连营也看着陈东山点了点头。

    两个老家伙现在摔了枪之后,先看了看,感觉这枪还是好好的,就只好趴在地上进行瞄准射击了。

    这两老家伙,虽然很长时间没有打过枪了,可年轻时,他还是打过枪的,怎么说都是设计枪械的军工人才,年轻时,他们设计的枪支,都要自己进行射击试验测试呢!

    虽然十多年都没有再打过枪了,可打枪也不是什么特别高难度的动作,特别是步枪一练习,更是非常简单了,只要趴在那里瞄准就可以了。

    现在两人都趴在了靶台之上,一边瞄准一边又聊了起来。

    “老陈,我们这么多年都没有打枪了。是不是会打不准呀!”张连营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应该没有问题吧!这步枪一练习不是很简单吗!只要让准星对准了靶心,应该不会脱靶吧!就算是打不了优秀,打个及格还是有可能的。”

    陈东山还不大明白,张连营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还说了一些宽慰张连营的话。

    “草,老陈,你的脑袋在想什么呢!难道,你还不明白,我说这话的意思。”

    “怎么了,你不是担心,我们现在打不准了吗!”

    “你难道想要打准吗!想要证明这枪研制的很好,摔了之后,依然可以打的很准吗!”

    张连营看陈东山似乎把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给忘了,于是就赶紧纠正陈东山的思想了。

    “哦,我明白了,我都差一点忘了,我现在现在是在测试的赵中遥研制的枪支呢!这,怎么能够打准呢!当然要打不准了。”

    听了张连营的话,陈东山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刚才是想错了,没有理解透人家张连营说这话的意思。

    “是呀!我们现在必须要打不准吗!所以说,最好是不要用心瞄准了,随便打就是了。”

    张连营这就开始提醒陈东山了,别让他打出个十坏出来,可就麻烦了。

    “好了,我知道了,开始打吧!”陈东山说着,就扣动了扳机。

    张连营也随便一瞄,也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一阵枪声过后,张连营和陈东山已经把枪里的子弹给打完了,他们俩也不想瞄准,所以打的很快了,虽然是单发射击,可听这枪声,就跟连发是差不多的。

    打完之后,一报靶,两人的成绩还真是很‘牛逼’。一个是十九环,一个是十六环。五发子弹,就打了十几环,这水平还真是不一般。

    “哈哈,我们这枪打的还可以吗!我们俩的成绩加起来,刚好是及格呀!”张连营一看自己的射击成绩,心里十分得意,因为,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没错,我们的水平还真不一般,这要是别人,可能全得打‘光头’呢!”陈东山也非常得意,还在自卖自夸呢!

    围观的人一看这成绩,也就都有些心凉了。

    “怎么回事,赵厂长设计的这枪,竟然也不怎么样呀!刚刚摔了两下,就打不出好成绩了。”

    “嗨!你别这么说,什么样的枪,要是这样摔了之后,那还怎么可能打的准呢!这枪是很精密的机械吗!只要枪支上面的某一个零件出现了问题,这枪就不可能再打的准了。”

    “没错,赵厂长这样试验枪支,显然也是没有道理的,就算是设计的再好的枪支,这样试验怕是也没有用吧!”

    “赵厂长这是的,怎么会想着这样检测枪支吗!这是没有道理的,没有谁能够设计出摔不坏的枪支的。”

    围观的这些职工们一看这两把ak-47在两个老家伙摔了之后的射击成绩,就感觉赵中遥的想法有些太天直了。这样检测枪支是没有科学道理的。

    而赵刚现在一看这枪的实验结果,也有些失望了,他看着赵中遥说道:“赵厂长,我们这一次生产的新枪还是不怎么样呀!怎么随便摔了一下,就打不准了。”

    赵中遥看了赵刚一眼说道:“枪打不准,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枪本身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人的原因。这枪本身的原因就不用说了。

    这人的原因,又分为两种,一种是这人本身就没有射击的技巧,就象是第一次打枪的新兵,那肯定是打不好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打枪的人,他自己不想打好,就想要打出不好的成绩,那当然也可以打出不好的成绩了。”

    赵中遥这么一说,赵刚就有些奇怪了:“赵厂长,你的意思是说,这两个老家伙是故意打不好了。”

    “你说呢!难道他们想要打出好成绩给我们看吗!”赵中遥看了看远处的两个老家伙说道。

    “哦,我明白了,这俩老家伙这是故意打不好的。因为,他们要是打的好的话,那不是显示出我们研制的枪很结实耐用了,那不就说明,你上一次摔他们枪是摔对了。”

    听了赵中遥的解释,赵刚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两老家伙根本就是不想打出好成绩,所以才打出这样差劲的成绩的。

    “哼,我看他们能得意多久。”赵中遥说着,就想要走过去呢!而这时,刘主任就又叫住了他:“中遥呀!你研制的这新枪也不过如此吗!”刘主任刚才也看到了这两把新枪的射击成绩了,当然感觉不怎么样了,只是他还不知道这是两个老家伙故意打出的成绩呢!

    赵中遥这就又回头看着刘主任说道:“刘主任,我感觉不是枪出现了问题,是人出现了问题。”

    “哦,人出现问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主任听赵中遥的话,还有些不明白。

    “这个吗!我不用多解释什么了,你让我过去和两老专家聊聊就知道了。”

    赵中遥说着,就向靶台走去。

    来到两个老专家面前,赵中遥看着他们说:“怎么样,我研制的新枪还可以吧!你们这么使劲,就是没有摔坏。”

    张连营一看赵中遥来到他们身边了,就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哼,是没有摔坏,可这又有什么用,这枪已经是受了‘内伤’了。根本打不准了,还不跟废铁一样呀!”

    张连营说完,就把枪往地上一仍,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就是站到了一边。

    陈东山一看张连营的动作,他自然也不客气,也是学着张连营的样子,象仍废铁一样,把手中的ak-47也仍到了靶台前面。然后,也站到了张连营的身边。

    “哦,你们说我这枪是受了‘内伤’,这可能吗!”赵中遥说着,就从旁边的靶台上捡起了一把枪,认真的检查了一遍。

    “哼,‘内伤’从外表又怎么能够看得出来,只有打了才知道吗!刚才我们射击成绩你也看到了,两人加起来,才及格呢!你还说,你这枪没有受‘内伤’吗!”

    张连营自然不服气了,马上又和赵中遥狡辩起来。

    “哈哈,我看不是这枪受‘内伤’了,怕是刚才用这枪的的受‘内伤’了。”赵中遥不服气地看着张连营说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