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这人已经疯了

    第四百六十九章这人已经疯了

    张连营和陈东山一听赵中遥这话,差一点没有气晕过去。

    “你---你说什么,你还要当着全基地职工和刘主任的面,继续摔枪,你是不是不想当这个基地领导了,就算是不想当,也没有必要破坏武器吧!你要是这样,那领导不但撤了你的职,还要罚你的款呢!”

    张连营听了赵中遥的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赵中遥这胆子也算是大到了天上去了。不但敢当着自己的面摔枪,还要当着刘主任的面摔,这是只有疯子,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这个,就用不着两位老专家操心了,你们只管去看热闹就行了。”赵中遥看着两个老家伙,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些话,然后就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喂,老陈,你说赵中遥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敢继续摔,这不正常呀!他这种疯狂行为,你怎么看。”

    张连营已经是无法解释赵中遥的行为了,感觉这和一个疯子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这人已经疯了,这人已经崩溃了,这人已经无可救药了。我们的好日子到了,他已经是在自毁前程了。”陈东山也感觉,现在赵中遥的行为,已经是只有疯子才能做出来的事情,那他这样做的结果,就可想而知了,肯定要让刘主任给撤职了。

    “哈哈,真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容易就把赵中遥给扳倒了,我还想要继续和他斗下去呢!哎,没有意思呀!这小子看来,还是太年轻,缺乏经验呀!”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当下也就笑了起来,感觉自己翻身做主人的日子不远了。

    “是呀!我们这胜利的日子来得也太容易了吧!怎么,就和赵中遥吵了几句,他可就疯了吗!”陈东山也是感觉到不可思议,感觉,赵中遥实在是不堪一击,完全不是他所想象的。

    “哈哈,谁叫他赵中遥和我们俩做对呢!这不能怪我们,只能怪他自己了。怎么样,昨天我们去刘主任那里告状,是不是做对了呀!你当时还不想这么做呢!要是我听你的话,那能有这样好的结果吗!”张连营也是越想越高兴,感觉自己还真了不起,就这样,就把赵中遥给斗败了。

    “嗯!你说的是,幸亏是听你的了,要不然,我们还要继续受到赵中遥的压制呢!这下可好,这家伙已经疯了,他这个领导怕是当不长了。”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也是高兴地差一点要跳起来了。

    “好,我们赶紧看热闹去。”张连营这就和陈东山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两人就是高高兴兴地出了办公室了。

    赵中遥回到了办公室后,就对刘主任说:“刘主任,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去靶场了,我要当面给你表演如何把抢支给摔坏。这摔枪,还是要讲究技巧的===”

    “够了,不用再啰嗦了,我们去靶场,我要看看你今天是怎么做出疯狂行为的,你要是敢当着我的面摔枪,我就当众撤了你的职,你信不信。”

    刘主任也是气的不行了,瞪着赵中遥,恨不能打赵中遥一个耳光,好让他清醒一些。

    “我当然信,你刘主任是有这个权力的。走吧!不说这么多了,我的手又痒痒了,我要赶紧去摔枪呢!”

    赵中遥说着,已经先走出了房门。

    刘主任在背后指着赵中遥的后背说道:“你小子,是不是中了邪了呀!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可真让我这老脸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赵中遥也听到刘主任说的话,不过,他就当是没有听到,只管快步下楼了。

    刘主任也只好跟着赵中遥下楼了。

    很快两人一前一后,就是来到了位于基地西北边的靶场上。

    这时,赵刚已经把全厂的所有职工都带到了靶场上。

    这个基地虽然刚刚成立,职工还不是很多,可也有一二百人呢!现在全都站在靶场上,也是黑压压的一大片。

    现在所有的职工们都到了靶场上。就连女工同志们也到了靶场上。这下,让这些女工们可就奇怪了,不知道要她们来到靶场上干吗呢!以前这种打靶试验的事情,从来和她们没有什么关系,她们也很少会到靶场上来。

    可现在,连她们都让赵厂长叫到了靶场上,也着实让她们十分不解。

    “赵倩倩!赵厂长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把我们女工们也招到靶场上,难道也要让我们进行军训呢!”

    李南枝想,赵倩倩是通信员,是在赵厂长身边工作的,她应该能够了解赵厂长今天是要做什么事,把她们这些女工也都召集到了靶场之上。

    赵倩倩看着李南枝说道:“我怎么知道,这两天,赵厂长不让我呆在他的办公室里,说是在设计什么图纸。所以,我只能呆在女工宿舍里,我怎么知道赵厂长今天叫我们来是干什么的。”

    可就在这时,就看到张连营来到了女工的队伍前面,他看着这些女工就说道:“你们想不想知道赵厂长叫你们来干吗呢!”

    这些女工听了,自然马上就说道:“想,当然想了。难道张专家知道赵厂长叫我们来干吗呢!”

    “好,那我就告诉你们,赵厂长叫你们来这里,是要看他摔枪给我们看呢!”张连营就是得意地看着眼前这些女工们,说了一句让女工们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摔枪’,是什么意思呀!”女工们还不知道昨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所以,她们一听张连营的话,也是一头雾水了。

    “这个吗,现在我也不用跟你们解释什么,等一会,赵厂长给我们表演的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张连营也不想和这些女工们多解释什么,因为没有这个必要。赵中遥和刘主任已经来到了靶场了,马上大家就又可以看到赵中遥的‘精彩’表演了。

    “哦,是这样,那我们就赶紧看看赵厂长的‘精彩’表演吧!”李南枝听了张连营的话,只当是赵厂长真的是在表演什么‘打枪’的训练课目呢!也根本没有往别的地方想。

    “赵厂长还是一个神枪手呢!我怎么一直不知道呢!”赵倩倩听了张连营的话,还觉得他说的‘摔枪’说不定是一种射击动作呢!只是她们没有听说过罢了。

    “是呀!我们一直不知道,赵厂长还是一个神枪手呢!这下,我们倒是要好好看看赵厂长的真功夫了。”

    李南枝听了赵倩倩的话,也把张连营说的‘摔枪’当成是一个射击项目了。

    “哈哈,你们这些女工的思维还真是非同凡响呀!竟然能把‘摔枪’想象成什么实弹射击的项目,好,那你们就赶紧看看赵厂长这‘神枪手’是怎么给你们表演精彩的‘摔枪’课目吧!”

    听了这些女工们的议论声,张连营禁不住又在他们面前说了这样一些话。

    本来他是想要嘲笑赵中遥呢!无奈这些女工们根本不知道他的意思,反而是把他的嘲笑当成是在夸耀赵中遥呢!这让张连营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呢!

    连陈东山在一边站着,都禁不住地笑了起来:“哈哈,老孙呀!你这不是在忽悠人家小女工们吗!到时候,人家一看到赵中遥‘摔枪’时,根本不是她们想象的实弹射击的样子,那你怎么给人家解释呀!”

    张连营听了,就看着陈东山笑道:“解释个屁,她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才不管她们呢!”

    “哎,那人家会在私下骂你呢!说你这个老专家骗了她们。”陈东山又在一边和张连营开玩笑呢!

    “嗨!谁还在乎这个呀!我们的对手马上就要完蛋了,就算这些小女工们骂我两句,那又怎么了,我根本不在意。”张连营现在心情很好,当然不在意别人在背地里骂他了。

    “嗯,你说的也是,我们别在说这些无聊的话了,还是看看人家赵厂长的‘精彩’表演吧!”

    而男工那边,现在也是很热闹,大家也在议论纷纷,不知道赵厂长把他们都叫到靶场上干吗呢!就算是进行新枪的实验射击,好象也不须要这么多人吗!

    “赵哥,你说赵厂长又把我们全部叫到这里来干吗呢!难道,还要让我们进行新枪的射击实验。”

    李南松看着这阵势,就感觉是还要他们进行新枪的射击实验呢!

    “谁知道呢!我看不象是让我们进行新枪的射击实验。到象是赵厂长自己要进行新枪的射击实验。”

    赵刚看,他们来了半天了,赵厂长根本没有叫他们出列,显然是没有打算让他们进行新枪的射击实验了。

    “哦,难道赵厂长也会打枪吗!”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就感觉有些奇怪。

    “靠!小李子,你可别忘了,我们的赵厂长,之前,曾经参加过几次军事演习呢!他还能不会打枪吗!参加这么多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就算是看也看会了。”

    赵刚他们,在来到这个军工基地后,也对赵中遥之前的经历进行了调查了解了。

    毕竟,对于任何一个职工来说,对自己公司的一把手,多少还是有些好奇之心的,就想要知道一下一把手的过去经历。

    他们经过了解,就知道赵中遥之前在江海装甲师呆过,还和严明成师长一起参加过几次大规模的军事演习。甚至,他自己还亲自当过一个炮兵团的营长。

    赵刚他们知道了赵中遥的这些经历,对于赵中遥会打枪这样的事情,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哦!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也就相信了。”李南松听了赵刚的话后,自然也就感觉赵厂长决不只是一个军工基地的管理者,自己本身也是有一定的军事素质的。

    就在他们还在议论纷纷的时候,赵中遥已经来到了大家面前。他看着大家就开始讲话了。

    “同志们,我今天把你们召集到这里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要让你们看看,我是怎么进行实弹射击的。你们可能不会想到,我一个基地的领导,还会是一个神枪手吧!”

    赵中遥这话一出口,倒是让这里所有的人都枪了一口气。就连刘主任也是禁不住就笑了一下。心想:“哼,你小子还是不敢在我面前摔枪吗!现在到了这里,就说要进行实弹射击训练了。你可真会装,还一直在我面前牛逼哄哄的,现在,你不照样的下软蛋。”

    “行了,我今天就给大家表演一下怎么打枪吧!赵刚,你带着几个人,去把昨天用过的三把新枪,还有枪弹库里的那些枪弹都再拿回来,我要亲自给你们表演一下怎么进行实弹射击吧!”

    赵刚听了,马上就答应道:“是!我现在就过去。”

    赵刚说完,就又带着李南松和黑大个,离开了队伍,去拿枪弹了。

    刘主任这时,就高兴地来到了赵中遥面前,他笑咪咪地看着赵中遥说道:“中遥呀!看来,你的胆子还是不够肥吗!怎么,到了这靶场上,你可就变卦了,不敢说继续‘摔枪’了,马上就变成是实弹射击了。”

    赵中遥听了,则看着刘主任笑道:“怎么会呢!我怎么会说话不算话呢!我可是这个基地的一把手,我怎么能不讲诚信呢!”

    “那你刚才并没有对职工们说,你要‘摔枪’呀!你只是说,你要进行实弹射击训练呀!”刘主任还有些不解地看着赵中遥。

    赵中遥听了,则又轻声地笑了一声,说道:“呵呵!刘主任,我的实弹射击方式和别人不大一样,可能会有一个小动作,等一会,你看了,就知道了。”

    刘主任听了,马上又是一头雾水了。

    “我说,赵中遥,你小子,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一会儿说要当面‘摔枪’给我看,一会儿就又改成是实弹射击了,你到底想干吗呢!”

    刘主任看着赵中遥,禁不住就摇了摇头,他实在是搞不懂这小子的脑袋瓜整天都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