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找领导告状

    第四百六十七章找领导告状

    黑大个现在也和赵刚李南松搞好了关系了,就是想要和他们套套近乎,这就给赵刚和李南松让烟,和他们聊了起来。

    “这还用说吗!赵厂长也是忍了很久了,就想要找个机会,好好收的一下这两个老家伙呢!”赵刚接过黑大个的烟,先在鼻子下闻了一下,然后就是这样说道。

    “赵哥,可赵厂长这样收拾两个老家伙,怕是会受到上级领导的批评吧!他这一次故意把人家两个老家伙研制的枪摔到地上,这不是犯了严重的错误吗!”

    李南松接过黑大个给他的烟,他也就说了这么一句。

    “可不是,赵哥,这下赵厂长怕是会有麻烦了。”黑大个也有附和了一句。

    “不会吧!这两个老家伙,应该不会去告赵厂长吧!怎么说,他们还得在这个基地混吗!干吗非得要把赵厂长给得罪了呢!”

    赵刚想,纵然是陈东山和张连营对赵中遥很是反感,刚才更是火到了极点了。可他们俩也知道赵中遥也不是普通人,也是有着深刻背景的人,他们俩怕是不敢随随便便来动赵厂长呢!

    “说的是呀!他们俩应该不会去刘主任哪告赵厂长的。”黑大个也是这样想。可李南松却又说道:“这可不一定,这两个老家伙,一向不把赵厂长放在眼里,现在也是在气头上,那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也是在所难免的。

    也就在他们三个人还在聊着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一阵汽车发动的声音,象是那个领导要出去了。

    李南松听了,就想,难道会是两个老家伙吗!于是的,就起来走到走廊上往下看。

    他一看,还真是两个老家伙正从办公楼出来,上了一辆吉普车。这也正是基地配备给他们两个老专家的。

    “赵哥,你们看,两个老家伙真的乖车出去了,他们不会真的是去主任那里的吧!”李南松站在走廊上,就向赵刚和黑大个招招手。

    两人这也就神情紧张地来到了走廊上。

    他们俩过去的时候,陈东山和张连营已经上车了,司机一筹莫展着车,已经向大门口驶去了。

    赵刚和黑大个,也就是只看到了一个车屁股,很快就消失在大门口了。

    “吗的,这两个老家伙可真是差劲,就为这点事,就真的去告赵厂长了吗!”赵刚看着大门口的方向,就是骂了一句。

    三个人都把两个老家伙骂了几句,这才又无奈地回到了屋里。

    回到屋里后,赵刚就对李南松和黑在个说:“如果明天刘主任真来到我们这个基地,要处分赵厂长的话,我们就一起替赵厂长说话,一定要说,赵厂长说的是气话,他并不是真的故意把枪仍到地上的。”

    李南松和黑大个听了,自然也是点头答应了。

    再说,赵中遥回到自己的屋里后,就也在想着两个老家伙的事情,他就想,这两个老家伙会不会真的去告他呢!

    不过,他还是想,这两个老家伙应该不会去告他,怎么说,他也是这个基地的厂长,只要上级领导不把他给开除了,那这两个老家伙还得跟着他混呢!他们俩要是把赵中遥给得罪了,那他们俩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可是赵中遥也没有想到,这两个老家伙,竟然真的是去告他了。当他听到外面车子响的时候,也是有些紧张地在走廊上看了一眼。当他们看到陈东山和张连营一起坐上小车离开了基地后,他就知道,这下自己是要想办法对付这两个老家伙了。

    再说刚才陈东山和张连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后,两人先是坐在那里商量了一下。

    张连营非常生气,他是坐在办公桌前,看着陈东出就说话了:“老陈,你看,我们要不要直接到领导那里去告他赵中遥。”

    陈东山听了,还劝了一下张连营。他说:“要是那样的话,就把赵中遥给得罪了呀!这事,虽然说起来很严重,可也不至于能把赵中遥给开除了

    要是没有把赵中遥给开除了,只是给一个处分的话,那又有什么意思,我们还在赵中遥的手下,那他随时是又可以收拾我们的。”

    陈东山虽然也恨赵中遥,可真要去领导那里告人家,他还真没有这个胆呢!

    “老陈,我看这一次是不告不行了。要是这一次,我们不告他,那赵中遥以后还不骑在我们头上拉屎呀!你想想,今天他当着这么多臭工人,就说是故意把我们设计研制的新枪给仍到了地上,这是什么态度,根本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并且还就是故意给我们难堪吗!

    这一次,要是我们俩不去领导那里告他,那只怕赵中遥会以后会更加嚣张的,我们还不知道又怎么让他羞辱呢!”

    张连营感觉,这一次要是不和赵中遥斗到底,那他们俩以后的日子也会很不好过的。

    “老张,你这样说的话,也是个理,看来,这一次我们和赵中遥已经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了,这一下,我们要是不把赵中遥给收拾一下,那以后他真的可能骑在我们头上拉屎了。”

    陈东山本来是不想去告赵中遥的,感觉,赵中遥毕竟是他们的领导,他们还是不想把自己的领导给得罪了。

    可是听了张连营的话后,就感觉现在的情况,怕是不告不行了。要不然,赵中遥会更加狂妄的,他们俩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的。

    就这样,两人商量好后,就让司机开着车,一起去了江海装备部了。

    这两人也没有给刘主任打电话,只是就这样,开着车就过去了。

    江海市装备部。

    刘天明正在办公室和几个部下,研究着308基地生产新枪的事情。突然就听到了敲门声。

    “进来!”刘主任还想,也是自己的部下,这是也要来参加他开的小型办公室会议的。

    可让刘主任没有想到的是,门口站着的,竟然是张连营和陈东山。

    “刘主任!刘主任!”两人先是客气地叫了一声刘主任。

    “哦,是两位老专家呀!怎么,你们有什么事吗!”刘主任并不在意,只是看着他们俩笑着问了一句。

    “我---我们确实是有些事情呀!”张连营一看,屋子里这么多人,他还有些不好意思说。

    “哦,是不是关于研制新枪的事情呀!那好呀!你们俩来的正好,我和这些专家们,也正在研究这事呢!现在你们就一起来参加这个会议吧!”

    刘主任也没有想,两个老家伙会说什么事,就想可能是新枪研制的事情,于是就想要他们俩一起坐下来,研究一下新枪的研制工作呢!

    可是张连营听了刘主任的话,他就又支支吾吾地说:“刘主任,新枪出了点问题,我们俩这就是来向你回报呢!”

    “哦,那好,你们俩就说吧!我们也好一起研究一下,把这问题给解决了。”刘主任还是一脸轻松地说道。

    “不,刘主任,这个问题,好象不大合适让很多人知道,我看,要不这样,明天我和老陈再向你回报吧!”

    张连营自然不想当着这么多人,说赵中遥把他们俩研制的新枪故意摔到地上的事情,于是,就只好说,等到明天,再向刘主任回报这事呢!

    刘主任听了,也就有些好奇了。想,这是什么事呀!还不能当着这么多人说。你们还说要等到明天再向我说,这不是吊我的胃口吗!

    于是刘主任想了一下,对身边的几个老专家说:“老张,要不,你们几个先回去吧!明天,我们再一起商讨新枪研制的事情。”

    那个叫老张的老专家听了,也就站起来,看着刘主任说道:“嗯,好,既然陈专家和孙专家有特别的事情,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开这个会吧!”

    几个人在张专家的带领下,也就离开了刘主任的办公室了。

    “好了,他们都走了,你们俩有什么事尽管说吧!”

    刘主任这下,也是好奇地看着张连营和陈东山,就想知道他们俩说的是什么神秘的事情,还不让别人听到呢!

    “刘主任,我想说的事情,自然也是关于这新枪的事情。只是这事情分为两个,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不知道刘主任想先听那个消息。”

    这个张连营说话还真爱卖关子,弄得刘主任也有些火了。

    只是他还是耐着性子说:“好了,那我当然要先听好消息了。”

    “好消息,就是我们俩研制的新枪已经生产出来了。并且质量也是很不错的。”张连营挤出一副笑脸看着刘主任说道。

    “嗯!好,这是你们俩的功劳,我都给你们记着呢!”刘主任这下也不生气了,还表扬了两个老家伙一句。

    “可---可还有一个坏消息呢!”张连营又说了这么一句。

    “哦,还有坏消息,那你赶紧说吧!”刘主任并不在意,感觉这个坏消息,也不会很严重,顶多就是说,新枪的射击成绩可能并不怎么理想。

    “我要说的坏消息就是,有人故意破坏新枪装备。”张连营这话一出口,刘主任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张专家,你再说一遍,怎么回事,有人敢故意破坏我们的新武器,这是谁干的,难道,你们308基地里面,混入了敌人的特务不成。”

    刘主任一听张连营这话,他立马就紧张起来。要真是他想的那样,这个问题可就严重了。

    张连营一看刘主任很紧张,就又赶紧说道:“不是敌人的特务,是我们自己人。”

    “哦,不是敌人,是我们自己人,那能是谁,谁有这么大胆,是那个车间的工人,喝醉了干的这蠢事吗!”

    刘主任之前,也听说了一些基地的工人们,因为喝了一些酒,然后在车间里耍酒疯,就故意把一些枪支给摔坏了。

    “不是工人们,是干部。”张连营又接着解释道。

    “哦,是那一个车间主任吗!他这个官是不是不想当了,你告诉我,我立马把他撤职了。”刘主任一听张连营这么说,就又生气了,因为要是干部这么做,那又怎么能让人容忍,这是一定要严惩的。

    “不是一般的干部,是我们308基地的,一把手。”张连营吸了一口气,还是把这个重磅炸弹给仍了出来。

    “你们308基地的一把手!不就是赵中遥吗!你难道要说的是赵中遥故意破坏了新式武器装备!”

    刘主任一听张连营的话,立马就又瞪大了眼睛,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话是从张连营嘴里说出来的。

    “没错,就是我们的赵厂长,是他故意把我们新研制的无托突击步枪故意摔到地上的。”

    陈东山半天没有说话,现在看张连营已经把这话说出来了,他也就又附和着补充了一句。

    刘主任听了两个老家伙的话,他感觉这事有些荒唐,这怎么可能,他赵中遥是基地的一把手,对于武器装备的管理方面的规定他也是再熟悉不过了,他怎么可能干这样的事情,这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吗!

    “哦,是不是赵中遥也喝醉了,所以就拿着新枪耍酒风呢!”刘主任就想,这事怎么可能会是赵中遥干的。可既然这两个老家伙这么说的话,他是也不得不信了。不过,他还是自己先想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赵中遥也喝酒喝醉了,所以,到车间,拿起一把枪就摔到了地上,和之前他听说的一些工人一样,就是在喝酒喝醉之后,干这样的荒唐事,毕竟在军工厂的车间里,最多的武器可能就是枪支了。

    “不,赵厂长今天根本没有喝酒。他很正常,他所做的这事,完全是他故意摔我们的新枪,打我们的老脸呢!”

    张连营当然知道,赵中遥根本就没有喝酒了,他今天在靶场所做的一切,全都是故意的。根本就是故意让他们两个老家伙难堪呢!就是要让他们两个老家伙当着那么多工人,丢尽脸面,然后以发泄,他之前对他们俩老家伙的不满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