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就是故意的

    第四百六十六章我就是故意的

    赵刚说的也是实情,因为现在的话,很难说是谁的责任,毕竟是枪在送到赵中遥手中的一瞬间才掉到地上的,到底是谁的原因,这还真不好说,当时又没有谁拿着摄像机把这一个镜头给录下来,自然是不好判断是谁的原因了。

    “好,你愿意为赵厂长承担责任,那我就批评你,这枪要是有问题,那就是你的责任。”张连营听了赵刚的话,就又一次把矛头指向了赵刚。

    赵刚反正是低着头,也没有说什么,任凭张连营在数落他,他就是一声不吭,反正就是不让张连营数落赵厂长,怎么说,人家是领导,也不能丢面子不是。

    张连营看赵刚不说话,他更加得意了,把枪从地上捡起来后,一看,枪上的弹夹果然是摔扁了,怕是不能再进行射击试验了。这一下,他就更加生气了。

    “赵刚,你看看,你干的好事,这弹夹也扁了,这一把新枪算是报废了。你说你这人,看上去挺沉稳的,怎么做事一点也不认真呢!”

    张连营看自己设计生产的新枪,因为赵刚一不小心,就摔坏了,他更加的生气,看着赵刚就又开始训斥起来。

    “是呀!赵刚,这枪可是我和老张辛辛苦苦设计生产出来的,现在你一个不小心把它给报废了,你说这可怎么办,你这一回,可是犯在大错误了,我看,给你一个处分都不算重。”

    陈东山看赵刚一声不吭的,他感觉这是他赵刚理亏了,自己有理,当然要故意再次数落赵刚了。

    “没错,你这一次得受到处分。赵厂长,你这一次必须给赵刚一个处分。他摔坏了新生产的枪支,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一定要严重处罚,好给别人一个警示。”

    张连营听了陈东山的话,也是要赵中遥给赵刚一个处分呢!

    赵中遥半天没有说话,一看这情况,他不得不开口了。

    “哎,两位老专家,给赵刚处分不合适,要处分得处分我,是我不小心,没有接好这枪吗!”

    赵中遥一看,这两老家伙要‘处分’赵刚呢!他又一次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赵厂长,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你干吗要替赵刚承担呢!我刚才都看到了,就是他赵刚在你没有接好的时候,就松手了,这才让这新枪掉到地上的。”

    张连营听了赵中遥的话,又一次反驳起来,他就是想要给赵刚一个处分,这家伙,也是一向不把他们俩老专家放在眼里,这一次,也要好好收拾他一下。

    赵刚这时,就又对赵中遥说:“赵厂长,你不用给我揽着,就是我的错误,要处分就处分我吧!无所谓了,我反正也不想在这个基地呆了,这里的某些人,实在是让人看着不舒服。”

    “赵刚,你是在说我吗!你什么意思,你一个工人,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张连营可是越来越生气了,说话的腔调也是越来越高了。

    “我没有说你,你紧张什么呢!张专家,我说的是某些人,你要是非得自己承认的话,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看来,赵刚这时,也是非常生气了。直接就是这么和张连营干了起来。

    张连营听了,气的肚子是一鼓一鼓的,竟然说不出什么话来。

    这时,赵中遥就又说话了。他看着赵刚说:“你没有错,是我没有接好枪,这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处分你的。”

    张连营一听赵中遥这话,立马就又生气了,马上又把矛头指向赵中遥了。

    “哎,我说赵厂长,你这是何必呢!不是你的错,你干吗要替赵刚揽着呢!就是不想给赵刚处分,于是就这样护着他吗!”

    张连营这话,说的也是很难听了。因为,他感觉这一次,不管是赵刚还是赵中遥的错,反正就是他们两人的错,而这两人都算是自己的敌人了,不管是谁,自己这一次就是要好好收拾一下他了。

    “张专家,你在胡说什么呢!我怎么护着赵刚了,我说的是实情,是我的错,不是赵刚的错。”赵中遥再一次坚持道。

    “你们俩这是故意在扯皮是吗!就是想这样,然后就让我们拿你们没有办法是不是,反正,都说是自己的责任,结果是我们也弄不清到底是谁的责任了,你这一招,还真是有点高呀!”

    张连营看着赵中遥,心里十分生气,感觉这家伙,现在就是在和赵刚演双簧呢!就是要让他和陈东山都没法处理这一件事情。

    “谁扯皮了,我说的是实情,我可以证明,这一次是我的错,并不是赵刚的错。”赵中遥十分自信地看着张连营说道。

    “呵呵!你怎么证明,你难道身上还装着针孔摄像头吗!已经把刚才那一幕录了下来。”陈东山半天没有说话,现在也替张连营说了一句。

    张连营听了,也是得意地看着赵中遥质问道:“是呀!老陈说的是,你怎么证明,难道你现在能从身上拿出一个摄像机不成。”

    “哈哈,何必这么麻烦,我只要再说一句话,就足以证明,这一次是我的错,不是赵刚的错。”赵中遥仍然十分自信地看着张连营和陈东山。

    “哦,是吗!那你赶紧说,我倒是很好奇呀!什么样的话,可以完全证明这一次失手是你的错误。”张连营一听赵中遥的话,也是感觉很好奇,不明白赵中遥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是呀!我还真就不信,你能说什么话,可以证明这一次的失误完全是你的责任,而不是赵刚的责任。”陈东山也是很不服,感觉赵中遥说这话,似乎也是不靠谱的。

    “好,那你们俩可就把耳朵竖起来,给我听清楚了。”赵中遥说完之后,故意顿了一下,然后就是瞪着了一眼张连营和陈东山后,又把枪从张连营手里夺了过来。

    张连营莫名其妙地看着赵中遥,一时有些尴尬,不知道赵中遥这又是在搞什么名堂,本来想要发作,可还是忍着没有说什么,只是也瞪着赵中遥,一脸怒气冲天的样子。

    赵中遥停了一会,然后不在看张连营和陈东山了,他把目光盯在枪上大声说道:“因为我刚才是故意没有接好,故意让这枪掉到地上的。”

    赵中遥这话一出口,那就跟一个炸雷差不多,当下把现场所有人都给震晕了。

    特别是张连营和陈东山,更是马上踉跄了一下,差一点摔倒。

    现在现场所有人都吃惊地瞪大了眼睛,都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赵中遥这个基地领导嘴里说出来的。这简直不象是一个领导能够说出来的话吗!

    “你---你---你---”张连营一听赵中遥这话,已经气的差一点背过气去。他指着赵中遥,就一连说了三个你,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赵中遥则一点也不在乎,他不但不在意,反而又一次瞪着张连营和陈东山说道:“你们俩可听清了,我这一句话里,有两个关键词,就是那两个‘故意’。我是故意的,你们说,这还能有赵刚什么事,你们还能处分人家吗!”

    张连营这时,已经气的是脸色铁青了,他指着赵中遥的鼻子说道:“好你个赵中遥,你这个基地领导,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看你是这想当这个官了,我要到刘主任那告你去,一定要把你这个基地领导给撤职了。”

    陈东山也是气的眼睛冒火,他瞪着赵中遥嚷嚷道:“赵中遥,你也忒胆大了吧!我们设计的新枪,你不但不知道爱护,反而不故意摔坏他,我看,你这个官也是不想当了,等我和老张一块到刘主任那告了你,你就等着挨处分吧!”

    “好呀!那你们赶紧滚吧!赶紧滚蛋吧!我就看你们去告我吧!”赵中遥也发火了,当即就骂这两个老家伙滚蛋了。这可是赵中遥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骂这两个老家伙呢!

    “行,赵中遥,你有种,我们走着瞧。”

    两个老家伙一听,赵中遥当着这么人骂他们,他们俩也是气的快要疯了,马上就转身离开了。

    剩下赵刚和李南松还有黑大个,和其他职工们一看这情景,一个个都傻眼了,也都替赵中遥捏了一把汗。

    “赵厂长,你---你这是不是玩的有点大呀!这两个老家伙虽然可气,可他们毕竟是有身份的人呀!你这样直接打他们的脸,那他们会不会真的到刘主任那告你呀!”

    赵刚看着赵中遥,也是十分的担心,他感觉,这下要是那两个老家伙,真的到刘主任那告赵中遥的话,他怕是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随便他们吧!看他们能告到那去,大不了,我这个基地领导不干了,我本来就不想干了呢!”

    赵中遥听了赵刚的话,就是这样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赵厂长,你---你怎么会故意把枪给摔到地上吗!你这样做有什么意思吗!”李南松只是想到了赵中遥刚才说的这一句话,他也不解地问了一句。

    “是呀!赵厂长,你怎么会故意做这么一件事情,并且还故意说给两个老家伙听,这怎么让我们都无法理解。”

    赵中遥今天做这事,也真是有些出格,一般人是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们都是军工厂的职工。平时在车间,要是谁不小心,把武器装备的零件给摔坏了,那就是要受到领导的批评的。要是这零件十分贵重的话,怕是还要扣工资呢!

    可是赵中遥现在倒好,直接来一个故意把新研制的枪支摔到地上,这怎么也无法让人理解。本来就算是说不是故意的,那已经让人有些不高兴了。还敢说是故意的,自然让所有人都感觉,赵中遥这做的实在是太出格了。

    “我这样做,自然有我的道理,现在我不想给你们解释的太多,你们就走着瞧吧!我不会输给这两个老家伙的。”

    赵中遥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和想法,只是他现在不想和这些人多说什么。有些事情,就是要做了之后,才能告诉别人,要是没有做之前,就告诉别人,那这件事情,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好,既然赵厂长这么说的话,我们也相信,赵厂长你是不会输给那两个老家伙的。”赵刚虽然是也有些担心,可他也和赵中遥相处一个多月了,感觉赵中遥就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所以,人家的一些做法,自然也和常人不同了。

    “嗯,好,今天的射击试验就到这吧!这些新枪的射击成绩大家也看到了,根本不怎么样,连老枪都不如。这事,以后再慢慢说吧!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

    赵中遥也不想再进行射击试验了,反正,刚才已经打过了。大家也都看到了这些新枪的射击成绩了。这些新枪到底怎么样,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了。

    接下来,赵中遥就让赵刚把这些人都带回到了职工宿舍了。那三把实验的新枪,也都放到了车间里面的铁箱子里了。

    赵中遥看现在已经快要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了,也就不让职工们再到车间去了,要大家回到宿舍休息一下,准备开饭了。

    赵中遥安排好后,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而赵刚则带着李南松和黑大个他们回到了男工宿舍里。

    一到男工宿舍,赵刚和李南松,马上就又开始议论起,今天在靶场发生的事情了。

    “哎,赵哥,你说今天赵厂长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这样做呢!这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呀!”

    李南松一屁股坐到床边,这就开始和赵刚聊了起来。

    “可不是,赵厂长今天象是故意让那两个老家伙难堪呀!难道,他也是憋了好久了,这就想要发泄一下吗!”

    黑大个现在也和赵刚和李南松搞好关系了,所以,也是坐在一起和赵刚李南松聊了起来。并且,还掏出自己的烟,给赵刚和李南松每人一根香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