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修改设计图

    陈东山本来是不想搭理张连营了,可看现在张连营听了赵中遥的话后,就一时无法辩解了。他也就想替张连营说一句话。

    “赵厂长,铣床确实是没有再大型的了,不过,这钻头是不是有再大一号的呢!我们能不能换一个长一些的钻头。”

    陈东山还觉得自己挺聪明,想了一个好注意,就想,他的这个主意,可以解决眼前大家遇到的问题呢!于是他说完之后就看着大家,露出欣慰的笑容。

    赵中遥听了,就也回头看着陈东山冷笑道:“陈专家,你说呢!你也是军工专家,你说这铣床都没有大号的了,那这铣床上的钻头还有再大号的吗!你难道连这个事情还不懂吗!你还是一个军工专家吗!”

    陈东山听了赵中遥的话,就立马没有话反对了。毕竟,他自己也没有见过再长一些的钻头。

    “哎,赵厂长,你看能不能再临时生产一种长一些的钻头。”张连营半天没有说话,现在一听陈东山的话,他似乎感觉是灵机一动呢!

    “当然可以,只是这须要时间,而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再生产一种新型的钻头了。要是等再设计生产出新型的钻头,再来生产新枪的枪管,那就别再想着参加今年m国的轻武器展览会了。那我们设计研制的新枪还有什么用。一切都将失去意义,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不都白费了。”

    赵中遥看这两个老家伙过来后,说了半天,所想的方法,也都是他和赵刚之前想过的方法,就有些不乐意了,于是就加重语气,数落了他们几句。

    两个老家伙听了赵中遥的话,一个个低着头,象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赵中遥看这两个老家伙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就看着他们郑重地说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唯一可行的就是修改图纸上面的数据。”

    张连营本来是低着头的,一听赵中遥这话,他马上就抬起头,瞪大了眼睛,十分吃惊地看着赵中遥。

    “赵厂长,这图纸可都是经过上级领导研究审批过的,上面的数据,那都是做了记录的,你怎么能随随便便修改上面的数据呢!要是让上级领导知道了,那我们都要挨处分的。”

    张连营一听赵中遥这话,马上就表示反对了。

    陈东山一听赵中遥的话,也马上表示反对。他看着赵中遥嚷嚷道:“赵厂长,这可使不得呀!设计图怎么能随便修改呢!要是这样的话,我和老张怕是要提前退休了。”

    “不修改,那你们说怎么办。现在是时间不等人。这个问题,必须在今天之内把它解决了。你们不让我修改图纸上面的数据,那你们说说到底该怎么办。”

    赵中遥一看,这两个老家伙,不让他修改图纸上面的数据,心里就更加生气了,于是直指两人的鼻子就发火了。

    “这---这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大家伙都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集思广益,集思广益呀!”

    张连营看赵中遥发火了,他也很无奈,只能看着眼前的这些工人们,想要让人家给他们想想办法呢!

    到了这个时候,张连营再也不敢小看眼前这些普通的工人了。就想着让人家也帮他们想想办法呢!

    赵刚看了看一脸窘相的张连营微笑着说道:“张专家,这个问题,也只有赵厂长说的办法,这是唯一的办法。因为想要解决枪管的问题,现在去设计生产新钻头,显然是没有时间了。而要想在规定的时间内,把三把新枪生产出来,只有修改图纸上面的数据这一条路可走了。”

    “没错,这就是‘万仞华山一条道,要想登顶不能绕’。”

    李南松现在也在赵刚的身边,听了赵刚的话,他一时兴起,还说了一句挺有诗意的话。

    赵中遥听了,看了看李南松夸赞道:“嗯!说的很好,快赶上诗人了。不错,我看现在我们眼前的形势就是这样。虽然修改图纸会有严重的错误,可也必须这么做。”

    “赵厂长,你看,要不,先跟刘主任通个电话,先跟他商量一下。”张连营想了想,感觉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是他怕因为这事让自己犯了错误,于是就想让赵中遥先给刘主任说一下。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就也赶紧附和了一句:“是呀!赵厂长,这事最好还是先跟领导禀报一下。要不然,我们几个,都会受到处分的。”

    看来,这两个老家伙,都是怕自己因为这事受到处分。其实,就图纸上面数据的事情,他们俩都不在乎什么。毕竟,这图纸本来就不是他们设计的。就算是修改了这上面的数据,也不是修改他们自己的设计图,只是修改了别人的设计图。

    “不行,这事,我看只有先斩后奏了。”

    赵中遥知道,这事不能现在就跟领导说呢!因为,你现在要是说了,领导一定会说,再和一些专家研究一下图纸再说呢!这样一来,就又要一两天呢!这耽误的时间,不是别人的,还是他们自己的。

    “为什么,我们先斩后奏,那领导到时候不是更加生气,一定会加倍处罚我们的。”

    张连营一听赵中遥说‘先斩后奏’,他就立马害怕了。

    “赵厂长,这样不妥吧!到时候,领导一定会很生气的。”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就也附和着说了一句。

    “没有办法了,现在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宝贵了,我们和领导耗不起呀!你现在跟人家说了,人家自然要研究一下再回答我们了。那可就又要等两天了。你们说,我们现在还能再等两天吗!”

    赵中遥看,这两个老家伙,又不同意他的想法,马上就又加重了语气,指责了他们两句。

    “这---这可怎么办呀!”张连营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东山也是在原地转来转去,有点象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往那里去了。

    “两位专家,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先斩后奏了,你们要是同意,我们马上开始生产这种新枪的枪管。要是不同意,那不好意思,很可能到时候完不成任务,那上级领导怪罪下来,我们同样会受到处分的。”

    赵刚看着两个老家伙,就又郑重地说了一句,要他们自己好好想想,现在只有听赵厂长的,才是对的。别的办法,都是行不通的。

    “只有先斩后奏才是唯一的出路。这样,到时候,我们把新枪生产出来了,要是性能还不错。领导又还怎么会在意,我们修改了图纸上面的一点数据呢!他们看重的还是新枪本身的质量和性能吗!”

    赵中遥也趁热打铁,就又开导了两个老家伙一句。

    这两老家伙早就让赵中遥和这一帮工人给‘吓懵’了。他们俩也早就没有主意了。听了赵中遥的话,只好点头默认了。

    “赵厂长,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你们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吧!”张连营无奈的看着赵中遥和赵刚他们说道。

    “没错,赵厂长,那就先斩后奏吧!只要我们设计生产出来的新枪性能出色,领导自然不会怪罪我们的。”

    陈东山听了张连营的话,自然也马上同意,修改图纸上面的数据了。

    “那好,我可告诉你们,这种新枪的枪管最长只能达到408mm。想要多1mm都不行。”

    “408就408吧!先完成上级人任务要紧!”张连营似乎只有‘忍痛割爱’了。

    “赵厂长,那就让工人们赶紧生产枪管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一切按照赵厂长说的做就行了。我们这图纸也算不了什么,就当是赵厂长设计的就行了。”

    陈东山已经不想多在这里呆一分钟了。于是看着赵中遥说了一些阴阳怪气的话,然后就拉着张连营走出了车间了。

    看着两个老家伙离开了。赵刚禁不住看着大家开了一句玩笑:“这两头老厥驴,不给他们抽两鞭子,他们就是不听话呀!”

    赵中遥瞪了一眼赵刚,然后笑骂道:“你这个指导员是怎么当的,说的什么屁话!怎么不知道尊重老专家呀!是不是想要挨处分呢!”

    赵刚听了,这才红着脸道:“赵厂长,我---我是一时高兴,开了一句玩笑吗!”

    “好了,别开玩笑了,我们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赶紧干活吧!今天必须把三根枪管给整出来。要不然,我们就完不成任务了。”

    赵中遥说完之后,就督促大家开始干活了。

    赵刚听了赵中遥的话,自然马上拿起铣床上面的牛皮手套,拿着枪管,开始操作铣床给枪管开膛线了。

    赵中遥看,大家又开始干活了,眼前遇到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这才又离开车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想到这一次新枪的枪管,因为铣床的问题,而不得不又修改了图纸,让原来很长的枪管又变短了,赵中遥对于新枪的性能是不抱大多希望了。

    “哎,这枪还没有生产出来了,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要是生产出来,不知道又会有多少问题呢!”

    赵中遥想着刚才的事情,他不由自主地又把自己正在设计的ak-47的图纸拿了出来。

    “还是好好设计我的新枪吧!这样看来,怕是那无托突击步枪没有什么鸟用,最终可能还得研制我的这种已经经历过二战硝烟考验出来的明星枪支了。”

    赵中遥想到这里,就又认真地设计自己的ak-47突击步枪的蓝图了。

    -----------------------------

    再说在车间工作的工人们,一看赵厂长也离开了,马上就又变得轻松起来,有人说笑,有人哼着小曲。看来,大家对于生产任务并没有太看重,毕竟都是老职工了,现在只生产三把实验枪支,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不在话下了。

    赵刚和李南松在一起,他们俩负责把这三根枪管给生产出来。

    由于修改了图纸上面的数据,完全可以按照以前的工作方法来生产这三根枪管,于是赵刚和李南松的工作就轻松了不少。这三根枪管,他们很快就完成任务了。

    干完了活,赵刚和李南松,又分别拿着一根枪管,对着灯光,认真检查了一下里面的膛线,看有没有开的不均匀的地方。要是这些阴阳线没有刻好,那到时候,装配到枪身上面时,就会影响到子弹的运行方向,弄不好,还会出现炸膛的危险情况。

    经过他们俩认真检查,看到这三根枪管里面的阴阳线都非常合适,完全达到了标准。

    当然,这种检查不是光有眼看就可以了。这还得须要做一个小实验。

    也就是说,要用一颗真正的子弹,从枪管的一头放进去,然后让枪管竖立起来,要是子弹可以顺利地从枪管里掉出来,那才能说明这枪管里面的膛线是刻好了。

    要是子弹放进去,不能顺利地掉出来,要经过一段时间或者是干脆就卡在了中间的某个位置,那这样的枪管,就是没有刻好,要么重新再刻一连,要么就把这一根枪管给报废了。

    赵刚和李南松,都是军工基地的老职工了。经过他们的手,生产出来的枪支都数不清了。就更别说这枪管了。他们俩在原来总装备部的枪械基地,就是专门负责生产枪管的。

    现在让他们还按照原来的方法生产三根枪管,自然是驾轻就熟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三根枪管生产完后,两人又认真检查了一遍,还做了一个小实验,感觉到一切合格后,就把枪管放到了一个木箱子之中。这才脱掉手上厚厚的牛皮手套,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坐到一边的小登子上,休息了一会。

    “赵哥,你说张连营和陈东山这两个老家伙设计的这新枪怎么样呀!我怎么感觉除了枪管长一些,其他地方没有多大改变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